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8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8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18)     

神箓514 眾矢之的

那一道偉岸虛影如夢似幻,當空而立,周身釋放熾盛神霞,光照天地,散發出的可怖威勢,令天地都顫抖,風云色變。
  這是一縷真正的天仙意志,烙印在玉符中,如今被商平激發而出,輕松擊破星空大手印,將商雀救了下來,可想而知其威勢有多么強大了。
  并且這一縷天仙意志,和裴羽的天仙法旨不同,這是純粹的天仙意志,力量可怖,地仙老祖都不敢攖其鋒芒。
  而那裴羽的天仙法旨,只不過是一尊天仙隨手書寫的墨寶,字跡森然,無形中殘留了天仙的一絲氣息。
  兩者之間的差別,簡直就是判若云泥,這從在場眾人神情中那深深的敬畏之色中,就足以看得出來。
  換句話說,這一縷天仙意志,完全可以視作天仙的一尊分神,一縷神念,其所掌控的力量自然是驚世駭俗的。
  像這等至寶,即便在洛水商氏這等古國世家中,也罕見之極,非遭遇重大變故,根本就不舍得動用。
  “天仙意志么……”凝視著那當空傲立的偉岸虛影,陳汐臉色蒼白,喃喃自語,剛才星空大手印被毀,令他也遭受到一定的創傷,若非他及時切斷與手印的聯系,甚至差點就被震碎了神魂。
  “陳汐,你的實力的確令我吃驚,不過,再厲害又如何?終究要死在這天仙意志之下!”遠處,商雀眸光森然,陰冷喝道。
  陳汐不答,場中只有商雀那陰冷的暴喝聲回蕩不休。
  就連遠處觀戰的眾人也是一陣默然,心中暗嘆不已,他們同樣認為,陳汐今日只怕已是在劫難逃了。
  原因很簡單,面對天仙意志,就連地仙老祖都只能望風而逃,更何況是一名涅槃修士?
  若是陳汐手中也擁有這等大殺器,或可以扭轉乾坤,力挽狂瀾,但很顯然,他根本不可能擁有。
  畢竟他出身普普通通的大楚王朝,論底蘊,根本就沒法和古國世家相比,身上又怎可能攜帶能夠媲美天仙玉符的至寶?
  古國世家子弟之所以強大,不僅體現在整體實力上,還在于他們擁有常人無法企及的諸多底牌,足以令他們在這太古戰場當中立于不敗之地。
  而普通王朝就沒這等底蘊了,哪怕個人實力再強,在底蘊和底牌上,終究要比古國世家差上太多了,無法彌補。
  “哎,這家伙剛進城就干出如此多轟動的事情,如今見他即將死去,我竟然有些不忍心了。”
  “哼,這就是和咱們洛水商氏作對的下場,什么驚世之才,什么武皇戰魂碑第一,想要讓他死,簡直比捏死一只螻蟻還輕松。”
  那些洛水商氏的子弟,望著遠處陳汐那孤零零的身影,就像看著一個將死之人般,發出譏誚不屑的嘲諷。
  商平也并沒有立即驅動天仙意志去滅殺陳汐,而是優哉游哉地打量著陳汐,臉上帶著一絲貓戲老鼠般的戲謔表情。
  他就是想看一看,陳汐面臨死亡威脅,會是怎樣的表現,嚇得屁滾尿流?或者是跪地求饒?只想一想都令人興奮啊。
  當然,他這么做,也是為了給遠處觀戰的其他勢力看,畢竟陳汐今日孤身一人闖來洛水商氏,大殺四方,差點都沒人能直至住他,這在一定程度上也打擊到了洛水商氏的威名。再加上天仙玉符只能動用一次,所以誅殺陳汐事小,敲山震虎才是他的最終目的。
  此時,看著遠處眾人臉色那深深的敬畏之色,商平知道,自己的目的達到了,接下來只需誅殺掉陳汐,就算圓滿完成任務了。
  然而,就在商平剛準備有所行動時,就猛地看到,遠處的陳汐竟拿出了一柄巨大漆黑的彎弓。
  這柄弓漆黑中泛著幽暗冷光,散發一股古老、粗獷、神秘的巫力氣息,正是陳汐從齊胤手中奪得的巫寶——滅星弓!
  所謂巫寶,就是煉體者用的兵刃,煉制起來極為困難,并且只能煉體者自己去煉制。
  巫寶的煉制材料只有一種,那就是遠古神魔的尸體,其骨骼、牙齒、經脈、指甲、甚至是頭發、眼睛、內臟都可以煉制成巫寶。也只有遠古神魔的尸體骨骼,才能融匯巫力的力量,使之發揮出如同法寶般的威力。
  并且每一件巫寶,都必須煉體者以自身精血喂食和孕養,然后不斷以巫力淬煉其中的雜質,如此方能達到血溶于水,如臂使指的地步。
  不過巫寶極其少見,甚至比仙器都難以見到,畢竟那遠古神魔的尸體本就是罕見無比的存在,留存在世上的極其至少。也正因此,世上九成九的煉體者,手中都沒有巫寶可使用,由此就可知道巫寶的珍貴程度了。
  當然,即便沒有巫寶,煉體者憑借自己那堪比法寶的肉身,照樣能夠在同階之中,完全碾壓煉氣士。
  “巫寶!?”商雀眼瞳一亮。
  他原本就是煉體者,對巫寶自然熟悉之極,不過可惜的是,即便在洛水商氏中,巫寶也是罕見之極,并且那等至寶,也根本不可能落入他的手中。
  此時見陳汐手中那張漆黑大弓竟然是一件巫寶,商雀的心思一下子火熱起來,真是上天恩賜啊,等殺了這家伙之后,這件巫寶也將會是我囊中之物了!
  “巫寶?哼,你以為這樣就能戰勝天仙意志?”商平冷冷一笑,語氣中透出濃濃的不屑。
  遠處觀戰的眾人也不禁搖頭,陳汐明白是疾病亂投醫,都這時候了,不趕緊逃跑,竟然還要和天仙意志抗爭,真是有點魔怔了。
  然而陳汐卻不理會這些,抬手從胸口處摘下一件物品,而撘弓拉弦,巫力洶涌。
  這一刻,他通體繚繞巫力,配上那比肩山岳的高大身影,宛如一尊遠古神魔復活般,滅星弓被拉的狀若滿月。
  隨后,“嗡”的一聲,弓弦巨震,如神魔吟唱,驚亂虛空,蕩起陣陣可怕的漣漪。
  嗖!
  下一刻,一抹璀璨似彗星般的白光橫空,化成一道匹練長虹,裹挾著一股無與倫比的神威,朝那天仙意志爆射而出!
  而就在這時,那當空而立的偉岸虛影也霍然轉身,踏步如天鼓,咚咚直響,震動天地,震得所有人心頭巨顫,直欲吐血。
  偉岸虛影右手隨意一抓,就將那爆射而至的白光抓在掌中,輕松愜意之極,簡直不費吹灰之力。
  “完了!”
  “唉,終究還是螳臂擋車啊。”
  “天仙意志果然非人力可抵,這陳汐只怕再無翻盤的可能了。”
  見到這一幕,遠處觀戰的眾人都忍不住嘆息不已,而商雀、商平他們,再忍不住發出一陣大笑,幸災樂禍。
  然而就在下一刻,他們的笑容頓時凝固,眼眸死死盯著半空中那天仙意志,一副活見鬼的表情。
  “嗯?發生了什么事……”遠處觀戰眾人一怔,當看清楚蒼穹中所發生的一切,頓時也是一副如遭雷劈的表情。
  半空中,那天仙意志身上,猛地產生一股劇烈的力量波動,仿似被一條毒蛇咬住了右手般,瘋狂地甩動右臂,嘶吼不已,聲音中透著無盡的驚恐之色。
  他的右手上,有著一道熾白的光,仔細看去,那赫然是一件小指粗細,通體晶瑩剔透,氤氳乳白神霞的小鼎!
  這件小鼎,也正是陳汐從白骨長河底部獲得的那一件,神異無比,曾將一具神靈尸骸上所烙印的大道痕跡、神性、神火統統吞吸掉,之后就陷入到了沉寂當中。
  在隕寶之島上的時候,陳汐曾遭遇到裴羽祭出的天仙法旨的擊殺,危急關頭,正是這件小鼎抵消了天仙法旨的攻擊,并且將天仙法旨力量全部給吞吸掉了。
  那時候,陳汐就隱隱猜到,小鼎來頭巨大,從其吞吸的力量中,就能推測出一絲端倪。試想,世上又有哪種法寶只對神靈、甚至是天仙的力量感興趣?
  小鼎強大就強大在,它不僅對這些更高等的力量感興趣,還能夠將吞吸掉,為自己所用!
  也正因此,當陳汐見到商平祭出這一道那天仙意志時,他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小鼎。
  果不其然,當那天仙意志橫空而出時,原本沉寂不動的小鼎頓時變得躁動起來,如有靈性一般,散發出一圈圈乳白色熾盛漣漪。樣的異狀。見此,陳汐毫不遲疑以滅星弓將小鼎射了出去。
  此時見到天仙意志被小鼎所糾纏,無法掙脫,陳汐頓時心中大定,暗松了口氣。
  嘩啦啦!
  蒼穹中,在眾人一道道駭然無比的目光注視下,那天仙意志所化的虛影,竟像水流般劇烈滾蕩著,朝其右手上的白光涌去,身影也變得越來越模糊,快要消散一空。
  下一刻,那一道令在場所有人都深深敬畏不已的偉岸虛影,就徹底消失不見,融入了那一道白光之中。
  那道白光,自然是小鼎,吞吸了這一道天仙意志之后,它重新化作一抹流光,飛回了陳汐手中,漸漸沉寂下去,就像吃飽喝足之后,進入酣睡當中了一樣。
  天仙意志竟然……被擊敗了!
  見到這一幕,全場鴉雀無聲,包括那商氏子弟在內的所有人,都呆若木偶,不敢相信眼前所發生的一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