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3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3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3)     

神箓515 太極大道

感謝兄弟“za6373”投出的寶貴月票、以及妹紙“靜思己過”的打賞捧場支持。
  ————
  挽弓射空,寥寥一箭,直接將天仙意志轟滅!
  那大弓是一件巫寶。
  那箭矢是一抹白光。
  那持弓射箭的人,只是一名來自普通王朝的年輕弟子,修為……才只有涅槃初境!
  然而就是這樣的組合,卻在那天仙意志還沒來得及施展神威時,就被一箭震碎,煙消云散于無形當中,這等可怖的場景,別說是在場所有人,就是地仙老祖見到,只怕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  那可是真正的天仙意志啊!
  就連地仙老祖都不敢攖其鋒芒的可怖存在,卻就這么毀在一名涅槃初境強者手中,那種無與倫比的視覺沖擊力,令在場每個人都驚得頭皮發麻,怔然無語。
  也有些眼力高超之人,察覺到其中的微妙,明白那毀掉天仙意志的并非是陳汐,而是其手中爆射出去的那一抹白光。
  他們雖未窺伺到那一抹白光的真實面容,但心中卻極為肯定,那絕對是一件強大無比的異寶,比半仙器只強不弱!
  “這怎么可能……那可是天仙意志啊,怎可能是涅槃境修士能夠滅殺的!?”
  “完了,連天仙玉符都失效了,這太古之城中,又有誰還能夠降服此人?”
  “怎么會這么強,怎么會……”
  對于那些洛水商氏的子弟而言,陳汐這一箭卻像一記驚雷般,震得他們心中掀起一陣驚濤駭浪,久久無法平復。
  崩!崩!崩!
  然而還不等他們從震驚中清醒過來,遠處的陳汐再次出手,拉弓似滿月,弓弦連連震動,一道道無形箭矢爆射而出,如神虹貫空。
  箭道,本就擁有著無與倫比的速度、可怕驚人的洞穿力,此時陳汐彎弓射箭,以自身巫力為箭矢,其所爆發的可怕洞穿力,直接就將洛水商氏六名子弟的身軀爆掉,連元神都無法幸免,隨之湮滅。
  殺戮突然上演,令洛水商氏子弟全都驚醒過來,旋即面色大變,沒想到這一愣神的功夫,自己這邊竟然有六人齊齊死掉,死相更是凄慘無比,被轟殺成了一地的碎肉血泥,再無奪舍重生的可能。
  血腥沖霄,刺激得遠處觀戰的眾人也是膽寒不已,難道陳汐這家伙,今日真的要以一己之力將洛水商氏連根拔起?
  “最后問一遍,商坤在哪里。”陳汐那平靜的聲音倏然回蕩在天地間,清晰落入在場每個人耳中。
  這時候,很多人都終于反應過來,陳汐為何會如此暴怒嗜殺,原來是沖冠一怒為紅顏啊!
  這些人大都親眼目睹了陳汐滅殺呂天澤等人的場景,自然也從呂天澤口中得知,那商坤抓捕了大楚王朝的兩個女人,欲要修煉“姹女梵天功”。
  面對這種事情,陳汐只是回答了一句,“她們若死了,我會讓整個洛水商氏陪葬”,當時聽到這句話的人,都根本就不敢相信,還以為陳汐瘋掉了。
  然而現在,他們徹底相信了。
  連天仙意志都無法阻擋陳汐的步伐,洛水商氏還拿什么和陳汐斗?
  “白癡,你以為我們會告訴你?”面對陳汐的威脅,商雀反而冷靜了下來,咬牙說道,“哪怕我們全死了,你也不可能知道公子在哪里。相反,等公子修煉成混沌魔體,肯定會將你,以及你背后的大楚王朝子弟統統抹殺,為我等報仇!”
  “哼!既然如此,我就將你們徹底誅殺,毀了這片宮殿,就不信逼不出那商坤!”陳汐又豈會被三言兩語給威脅到,冷冷哼道。
  說話時,他已收起手中滅星弓,探臂一抓,一尊星空大手印再次橫空而出,遮天蔽日,狠狠朝商雀拍砸而下。
  “殺!一起動手,務必要堅持到公子出關,否則咱們都必死無疑!”望著那從天而降的可怖手印,商雀面色一狠,發出一聲尖銳咆哮。
  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,這些洛水商氏子弟也不敢再有任何幻想,一咬牙,全都施展出自己的最強攻勢,朝陳汐攻殺而去。
  戰斗,再次爆發!
  恐怖的氣浪撕裂虛空,攪動天地風云,將這片區域籠罩在一片片熾盛刺目的霞光中,令人看不清究竟。
  一陣陣爆炸聲、轟鳴聲、嘶喊聲交織在一起,激蕩四野,震蕩八方,將這里映襯得宛如回到了那太古之初,諸神征戰的喋血戰場上。
  誰能想象,這場浩大慘烈的戰斗中,其中的一方,僅僅只是一個人?
  遠處觀戰的眾人已退避到了極遠處,唯恐被那可怖的戰斗亂流給波及到了,即便如此,當他們矚目在這場戰斗中,仍舊感到一陣心驚肉跳,震撼之極。
  并且有越來越多的修士,感知到這場驚天戰斗的發生,從四面八方飛快趕來,當了解到這一切,也都一個個驚嘆不已。
  甚至就連一些看不慣陳汐的人,也不得不承認陳汐的強大和剽悍。
  突然,遠處天邊飛來一片雨云,形如巨劍,足有千丈長,釋放可怖的劍勢,直接劈在那交戰雙方所爆發的光團當中。
  轟!
  一道驚天動地的巨響,像是神人在擂動蒼穹般,震得人雙耳嗡嗡,頭腦昏脹。
  下一刻,人們就看到,交戰雙方已被分開。
  陳汐那高大比肩山岳的身軀上,血痕遍布,傷痕累累,看似受到重創,但他眉眼之間一片淡漠平靜之色,身上散發出的迫人氣勢卻絲毫不減,戰意如燃。
  而另一側,那些洛水商氏子弟,竟死了個七七八八,只剩下十余人活著,個個渾身浴血,模樣狼狽。
  “死了!我洛水商氏五十名子弟,如今竟只剩下十余人!”望著身邊僅剩的同伴,商雀目眥欲裂,幾欲滴出血來,嘶吼連連,已憤怒到極致。
  這種慘重損失,他承擔不起,就連閉關中的公子商坤也承擔不起,若是傳回家族中,必然要掀起一片軒然大波。
  陳汐卻沒有理會他,而是望向了遠處天邊。
  那里,有一片雨云在繚繞,形似利劍,其內蘊含磅礴力量,散發出逼人之極的凌厲氣勢,籠罩天地。
  就在剛才,正是這片雨云橫空殺出,阻撓了他繼續斬殺洛水商氏子弟的步伐。
  不止是陳汐,就連遠處觀戰的眾人,也都注意到了這片雨云的出現,他們似猜到什么,一個個目露驚色,怔然失神。
  “冤家宜解不宜結,陳汐,不如看在我的面子上,放他們一馬如何?”就在這時,那片雨云中出現一道身影,踏足虛空,一步一步走來,如履平地。
  這腳步有一種玄妙的節奏,和這片天地共振齊鳴,像是融為了一體!
  “風劍白!”一些人驚呼,旋即噤聲,似是怕驚擾了此人一樣。
  這是一個強大的男子,像是融入了天地自然中,整個人散發一種莫名氣韻,似劍凌厲,似雨磅礴,給人以極大的壓力。
  商雀見到這個男子,卻是眉頭一皺,卻是毫不領情,畢竟那風劍白是云空風氏的首領,和他洛水商氏的關系有競爭,有暗斗,相互提防。
  這時候風劍白突然出現在這里,雖說看似是幫他洛水商氏來了,但商雀心中卻并不這么認為,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,這風劍白必然是有所圖謀的!
  很快,風劍白已抵臨這邊,這是一名英俊無匹的男子,身材修長,步履沉穩,氣質空明而飄忽,若不注意,完全感知不到他的存在,因為他宛如和天地相融為一體般。
  他膚色白皙如玉石,閃動晶瑩光澤,一雙眼眸深邃若星空,滿頭發絲烏黑而濃密,披散在胸前和背后,有一種特別的氣質。
  這就是風劍白,一個來自云空薛氏的強大男子,在今天之前,他的名字還牢牢霸據著武皇戰魂碑第一名的位置,無人能夠撼動。
  如今,雖然他的位置被陳汐占據,但卻絲毫不妨礙眾人對他的忌憚和敬畏。
  這是一個神秘低調的強者,實力深不可測,一般情況下不出手,一旦出手,必然冷酷而絕情,對手難以活下來。
  有些人,讓人一望就印象深刻,覺得定非池中物,早晚會一飛沖天,顯然風劍白就是這種人。
  并且太古之城一直有傳聞,說他如今的實力早已突破涅槃六煉,抵達到了涅槃圓滿之境,正是這則傳聞,讓所有進入太古之城的修士忌憚無比。
  “你的面子?你是誰,我認識你嗎?”不過,望著那風劍白突然現身,陳汐的神色卻是毫不動搖,當聽到風劍白所說的話時,他甚至感到有些好笑,聲音中自然帶上一絲不屑。
  眾人嘩然,沒想到都這時候了,陳汐竟還如此剽悍,連風劍白都沒放在眼中,難道他就不擔心風劍白聯手洛水商氏一起對付他?
  “陳汐,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?”風劍白毫不動怒,云淡風輕道。
  “若是客人,我必以禮相待,你覺得你是么?”陳汐眼眸冷冷反問道,不等風劍白回答,他就繼續說道,“直接說吧,你這次來,可是為洛水商氏出頭的?”聲音如雷,震蕩天地,帶著一種迫人的氣勢。
  ————
  還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