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0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0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0)     

神箓521 滴血認主

感謝兄弟“神之天地魔”的打賞捧場支持!
  ————
  “不錯,就是她。”云瀾生神色已恢復平靜,眸中甚至泛起一絲傲然,“現在,你總該明白了吧。”
  靈崖似想起什么,心中驀地升起一股大震撼,那枯瘦的臉皮都忍不住狠狠抽搐了一下,張了張嘴,最終頹然無語。
  “一夜之間,連破九重天劫,舉霞飛升……”陳汐驚*瞥了身邊的卿秀衣一眼,暗道,“難道正如那云瀾生所說,她的前世乃是上古凈土天衍道宗的弟子?”
  “我前世記憶只恢復了六成,只是一些修道感悟,記不得有關天衍道宗的事情。”卿秀衣似看穿了陳汐心中疑惑,傳音說道,“不過,提及天衍道宗的名字,我的確有一種熟悉的感覺。罷了,還是靜觀其變,這云瀾生對咱們應該并無惡意。”
  這時候,遠處觀戰的眾人心中也一陣驚疑不定,聽了云瀾生的話之后,他們怎可能猜不出“那個她”就是卿秀衣?
  一想到此女前世竟然是玄寰域上古凈土天衍道宗的弟子,更是創下一夜連破九重天劫,舉霞飛升的奇跡,眾人心中就禁不住掀起一陣驚濤駭浪。
  這等人物,當年的修為該有多恐怖?
  云瀾生淡淡看了靈崖一眼,沒有再多說,而是轉身目光在陳汐三人身上一掃,便即溫和笑道走吧,帶我去見見你大楚王朝的子弟。”
  這個提議顯得有些唐突,不過一想到他和卿秀衣有之間有可能是同門關系,再加上他之前又救助了三人,也容不得陳汐拒絕,當即點了點頭。
  陳汐都答應了,卿秀衣和甄流晴自然沒有意見。
  當即,他們一行人就在眾人艷羨的目光中,朝那太古之城東北區域行去,那里,如今已成為大楚王朝的地盤了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靈崖師祖,難道就這么輕易放他們離開?”商雀嘶聲尖叫,透著濃濃的不甘。
  啪!
  一聲脆響,靈崖臉色陰沉,再忍不住心中怒火,一巴掌狠狠抽在了商雀臉上,抽得他直接倒飛了出去,重重栽倒地面,砸出一個坑,口中噴血,牙齒都掉了好幾顆。
  “廢物!一代不如一代!連普通王朝的子弟都奈何不得,要你們何用?死了也活該!”靈崖老祖一想到之前的一幕幕,氣得肺都快炸了,臉色鐵青,目中兇光畢露,幾欲擇人而噬。
  商雀嚇得渾身直哆嗦,捂著紅腫溢血的右臉頰,心中又是委屈又是怨恨,再不敢多說一句,生怕觸了靈崖老祖的霉頭,直接滅殺了。
  “廢物!統統都是廢物!”見商雀露出這副窩囊模樣,靈崖老祖直氣得恨不得一掌拍死了這廢物,但最終他還是強自忍住了。
  如今洛水商氏幾乎全軍覆沒,只剩下了商雀一人,若再將他也殺了,那這次太古戰場最后的考驗,完全沒他洛水商氏事兒了。
  想到這,靈崖老祖心中的怒火這才平息許多,冷冷瞥了一眼商雀,問道人死了,地盤丟了沒有?”
  商雀連忙搖頭沒,沒有。”說到這,他又想起一事,咬牙說道,“老祖,若非您及時趕到,那云空風氏只怕都趁亂將咱們的地盤搶下了,著實可恨!”
  “哼,現在說這些又有用?怪只怪你們太不爭氣!”靈崖老祖沉聲一哼,語氣已緩和許多,地盤沒丟就好,其他的事情再去計較,根本沒多大意義。
  “走,和我一起去誓戰碑前滴血認主,只要得到誓戰碑的認可,不僅能徹底掌控這太古之城的西北區域,最重要的是,在最后的考驗結束之后,就可以獲得一件真正的諸神法器!”
  說及諸神法器,即便以靈崖老祖的心境,眼眸中也不禁涌出一抹熾熱,然而當瞥見鼻青臉腫畏畏縮縮的商雀時,氣又不打一處來,糾結得無以復加,禁不住暗暗嘆息這次倒是便宜了這個窩囊廢。”
  商雀可不靈崖老祖的心情,聽說有可能獲得一件諸神法器,他整個都呆住了,興奮得渾身都顫抖起來。
  ……
  太古之城,東北區域。
  這里是東北區域的一座恢弘大殿,巍峨無比,矗立周圍建筑環拱之內,宛如鶴立雞群般,異常醒目。
  此時,皇甫清影、周四少爺、梵云嵐、趙清河、凌魚五人正恭敬立在宮殿中,神色復雜地望著對面。
  對面,分布九重石階,層層而上,在上邊就是中央主座,坐在上邊,能夠俯瞰整個大殿每個角落。
  顯然,放在那太古諸神征戰時期,絕對是身份尊貴之極的神靈才有資格坐在這張寶座上。
  然而如今,卻有一個糟老頭,懶洋洋躺在寶座中,臟兮兮的右手拎著個黃皮酒葫蘆,左手抓著一只燒雞,正在大快朵頤。
  這老頭枯瘦得像麻桿似的,山羊胡,酒糟鼻子,醉眼渾濁,身上穿著一件破爛不堪且臟得看不清顏色的長袍,簡直就像世俗中一個叫花子。
  他就這么大喇喇躺臥在寶座中,一邊吃肉一邊飲酒,顯得愜意舒服無比。
  “這該死的糟老頭,簡直是褻瀆神靈,哪像個高人的樣子!”周四少爺皺了皺眉毛,咬牙傳音道。
  “的確太邋遢了,比我師傅還邋遢。”趙清河在腦海中把師尊邋遢道人,和眼前的糟老頭對比了一下,竟師尊甚至能用衣冠整潔來形容了。
  “別多嘴,這位前輩可是幫咱們化解了好幾次危機呢。”皇甫清影暗暗警告了兩人一句。
  這糟老頭出現的很突然,在玄寰域使者抵達之前,就像憑空顯現般,出現在了這宮殿之中,驚得周四少爺還以為敵襲,直接就動手了。
  結果周四少爺反而被這糟老頭一巴掌打在地上,死活都站不起來了,這一幕頓時就震住了其他人。
  要,周四少爺如今好歹也是一位涅槃強者,在武皇戰魂碑上也是躋身前二十名的主,竟然就這么一巴掌打趴在地上站不起來了,這如何讓他們不震驚?
  還是皇甫清影見機不妙,向那糟老頭求情,這才放了周四少爺一馬。
  這也是為何周四少爺滿肚子怨憤的原因所在。
  不過這糟老頭并無惡意,只是口口聲聲說認識陳汐,欲要見陳汐一面,陳汐不來,他就不走。
  這就讓人很詫異了,并且皇甫清影,這糟老頭很奇怪,根本不像涅槃境的人,也絕不像參加太古戰場的王朝子弟,說他是玄寰域使者,偏偏他又比那些玄寰域提前來了一步,簡直渾身上下都透著古怪。
  并且他還指名道姓要見陳汐,就令皇甫清影愈發疑惑了,據她所知,陳汐可絕沒有這樣一位或者長輩。
  再后來,皇甫清影等人徹底放心了,并且對這糟老頭很尊重。
  原因很簡單,就在那玄寰域使者到來后,有好幾個玄寰域使者,都紛紛打起這東北區域的注意來,氣勢洶洶,但當見到這糟老頭之后,都是神色一呆,二話沒說就匆匆離開,那神情,簡直如避瘟神般,唯恐躲之不及。
  也就是說,因為這個糟老頭的存在,無形中幫他們化解了重重危難,他們哪還敢再對這糟老頭有任何不敬?
  “也不知陳汐在哪里,到了現在還不?難道發生了意外?”皇甫清影思緒如飛,柳眉輕蹙。
  “這小子終于來了,害老夫等了這么長,真是該打。”就在這時,那糟老頭突然扔掉手中光禿禿的雞骨頭,翻身坐了起來。
  下一刻,他人已突兀地消失在寶座上,宛如憑空蒸發了一下,甚至都沒有引起任何的空間波動!
  見到這一幕,皇甫清影等人再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,哪怕他們在心中早已把這糟老頭當做世外高人看待,然而見到如此詭異的一幕,仍舊感到一陣心驚。
  太可怕了!
  心意一動,就瞬移消失,這等修為,明顯已對空間大道的掌控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!
  “嗯?不對啊,這老混蛋口中所說之人,莫不是陳汐?”周四少爺一愣,說道。
  “走,一起去看看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東北區域的街道上,
  陳汐、卿秀衣、甄流晴,伴著那雪發披舞,俊美似少年的云瀾生,向前而行,速度不疾不徐,猶如閑庭信步。
  如今,陳汐三人已經了解到,這云瀾生的確是玄寰域上古凈土天衍道宗之人,乃是地仙八重境強者,可怕之極。
  不過當陳汐問及有關卿秀衣前世的事情時,那云瀾生卻是閉口不談,只說等卿秀衣回到天衍道宗時,自然會明白一切。
  這個回答非但沒打消陳汐念頭,反而讓他愈發好奇了,卿秀衣的前世究竟是何等人物,怎會令這地仙八重境的云瀾生都一副諱莫如深的樣子?
  “小子,老夫終于等到你了!”就在這時,突兀的,遠處憑空出現一道枯瘦身影,山羊胡,酒糟鼻子,醉眼混準,衣衫破爛,臟兮兮的,正是皇甫清影等人口中的糟老頭。
  ————
  們有空多冒泡,一個人寫書,得不到批評或者贊美,終究會顯得很空虛寂寞冷的,尤其是在這凍人的冬天……
  是由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