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8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8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18)     

神箓52 貔貅


  第二更!有點晚了,抱歉哈大家,我這就去碼第三章,不過大概會在凌晨發布了,熬不住的兄弟們明天再看哦。最后再求一下紅票,收藏~
  ——
  貔貅!
  聽說這個拳頭大小絨毛雪白的幼獸竟然是一頭貔貅,陳汐不由倒吸一口涼氣。
  貔貅乃是荒古神獸,并且是神獸中身份最為特殊的存在,它吞食萬物之珍,納八方之寶,自古至今一直被所有人奉為祥瑞,擁有轉禍為祥的奇異神通。
  “想不到,一個散劍仙竟然能夠招來貔貅蘊積氣運,真是逆天般的福運啊。”季禺看著掌中的貔貅,連連贊嘆。
  “蘊積氣運?”陳汐有點懵了,據他所知,氣運虛無縹緲,難以琢磨,絕非肉眼可以看得到的東西,也似乎極難有方法去改變氣運。
  不過在修行界有個公認的說法,氣運旺盛之人,往往能夠受到天道眷顧,修煉無往不利水到渠成,且福緣深厚,擁有讓人艷羨的各種機緣。而氣運不足之輩,則命途坎坷,事事蹉跎,雖不至于招來飛天橫禍,但一輩子也別想著走大運了。
  當然,由于氣運飄渺不定,肉眼又難以發現,每個人的氣運也是會隨著各式各樣的事情改變的。
  此刻聽聞貔貅竟然能夠蘊積虛無縹緲的氣運,陳汐心情之震撼就可想而知了。
  季禺點頭都:“不錯,對于俗世凡人而言,貔貅乃是招財進寶的祥瑞之獸,但對于修者來說,擁有貔貅坐鎮,完全可以逆改一個人,乃至于一方宗派的氣運!”
  說到這,季禺神色復雜地沉默許久,這才喟然嘆息道:“總而言之,等你修為進至天仙境界,就會明白氣運的作用了。”
  又是天仙境界……
  陳汐不由想起母親左丘雪的吩咐,她說只有在自己抵達天仙時,方才能與之相見,否則是禍不是福。
  而此刻,因為一個拳頭大小的貔貅幼獸,因為其所具備的蘊積氣運的神通,又牽扯到天仙身上,這讓陳汐隱隱覺得,好像只有抵達天仙境界,方才用資格去做任何想做的事情一樣。
  “嗯?”
  季禺神色微動,似是察覺到什么,說道:“有人進入珍寶殿了,咱們得快點行動。”
  陳汐心中一緊,連忙推開密室大門,朝內走去。
  甫一進入,映入眼瞼的便是六個巨大無比的白玉架子,上邊依次標注著‘黃階’、‘玄階’、‘低階’、‘天階’、‘仙階’、‘奇物’字樣。很顯然,這六座巨大的白玉架子,正是洞冥仙人用來珍藏寶物的地方。
  然而……
  此刻那六座白玉架子上,卻是空蕩蕩的一片!
  “怎么會這樣?”
  陳汐連忙走上前,目光在白玉架子上一一掃視而過,別說法寶了,連一根毛都沒有,干凈溜溜的。
  “噢,我想起來了,這里邊的珍寶應該是被這頭貔貅吃掉了。”季禺也是一愣神,旋即很快就反應過來,搖頭大笑道:“我怎么忘了,這小家伙喜食珍寶奇物,只要帶靈氣的,無論何物,皆是它口中美味。”
  陳汐卻是笑不出來,目光直勾勾望著季禺掌心的貔貅,實在不能想象,拳頭這么大的小身板,竟然能把一屋子的寶貝都吃掉!怎么可能?
  吼~~
  絨毛雪白如一頭小獅子般的貔貅幼崽,朝陳汐呲牙咧嘴地嘶吼了兩聲,似是在示威,不過配上它那稚嫩的聲音,和清澈漆黑的一對小眼睛,不顯得兇悍,反而極為可愛。若是女孩子看到,非把它抱在懷中揉成一團不可。
  “那咱們豈不是白跑一趟了?”陳汐喃喃道,他看著標注有‘仙器’字跡的空蕩蕩的白玉架,真是恨不得把這頭貔貅給掐死。
  仙器啊!
  光是這兩個字都令人熱血沸騰,偏偏自己卻失之交臂……
  “怎么是白跑一趟?我覺得你的收獲已經夠大了,你看清楚,這可是貔貅!”季禺很是不解,說道:“哪怕有上萬件仙器,也抵不上一頭貔貅啊。”
  陳汐看著季禺認真肅穆的神情,張了張嘴巴,只得把滿腹牢騷生生咽了下去。
  “季禺前輩,咱們去典藏殿吧。”
  陳汐轉身就朝密室外行去,心中兀自遺憾不已,暗道:“珍寶被吃了就吃了吧,那些功法秘籍總該不會有神獸愛吃吧?”
  ……
  沓!沓!沓!
  一陣頻繁的腳步聲響起。
  在陳汐離開不久,一個身穿寶藍色衣衫的青年興沖沖推開密室大門,走了進來。
  “咦!”
  看著六個白玉架子上標注的‘仙器’等字樣,他的臉色驟然變得亢奮,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,然而當他目光落在空蕩蕩的白玉架內部時,臉色瞬間僵固,身子不由自主地顫抖起來,一口鮮血直沖嗓門。
  “啊啊啊!天殺的,從黃階法寶到仙器應有盡有啊,卻被人搶先一步掃蕩得干干凈凈……他媽的,吃肉就吃肉,連口湯都不給人喝嗎?”
  藍衫青年哆嗉著嘴皮子發出一聲撕心裂肺般的尖嚎,聲音之大,傳遍了整個珍寶殿的長廊上。
  刷!刷!刷!
  很快,一道道人影出現在此處密室之內,望著那空蕩蕩的六個白玉架,知道被人捷足先登了,臉色都是變得糟糕之極。
  “媽的!若讓我知道誰干的,非把他生吞活剝不可!”
  “看字跡,那白玉架上存放著的是仙器啊!竟然被人掃蕩一空了,他……他……都是道上混的,哪有這樣吃獨食的?”
  “真是欺人太甚,連江湖規矩都不懂,太他媽缺德了!”
  ……
  這些年輕男女皆是來自龍淵城大勢力的青年才俊,儼然就是天之驕子般的存在,平時個個眼高于頂,自傲的緊,這次進入劍仙洞府,也是抱著極大的希望。
  然而此刻望著四周空蕩蕩的一切,想起一路累死累活,又冒著偌大風險趕來,卻什么也沒撈著,再也再也不顧什么風度了,七嘴八舌地詛咒起那個刮地三尺掃蕩一空的家伙。
  “你們在其他密室也沒發現寶貝嗎?”蘇嬌臉色難看異常,她之前搜遍了上百個密室,竟是沒找到一件寶貝。
  “是啊!”、“不錯!”其他人齊齊一愣,旋即連連點頭附和。
  蘇嬌銀牙暗咬,目光死死盯著那六座空蕩蕩的白玉架,說道:“看來此處才是珍寶殿真正的藏寶之地,偏偏地,卻被人捷足先登了,真是可恨!”
  “會不會是杜清溪他們?”蒼濱突然說道,他的臉色也黑得跟鍋底似的,顯然也是憋屈不已。
  “不可能,咱們可是比他們先到的。”蘇嬌搖頭否定。
  “那……會不會是那些來自南疆其他地方的紫府修士?”蒼濱還清晰記得,在從喋血城出發時,自己一伙并不是第一批離開的。
  “罷了,暫時先不想這些,此處只是珍寶殿,其他幾個大殿咱們還沒有去過,如今珍寶殿已經被洗劫一空,咱們可不能讓別人把其他幾個大殿的寶貝也占據了。”
  蘇嬌深吸一口氣,強自按捺下心頭的憤怒,緩緩說道:“甚至,若是咱們能及時趕到的話,說不定還能找到那個洗劫珍寶殿的家伙!”
  聞言,其他人也從那股憤怒中清醒過來,明白蘇嬌所說的確是當前最為緊要的,當下一個個揣著滿腔的憋屈,便在蘇嬌的帶領下,朝其他大殿奔去。
  他們拼命地催動真元,沿途根本不做停留。
  等著吧,小子,小爺的東西豈是好拿的?
  媽的,逮到這小子非一寸寸活剮了他不可!
  這家伙太獨了!也不知是男是女,若是男的,本小姐以后找道侶若敢跟他一個德性,揮手就拍死他!
  ……
  一刻鐘后。
  蘇嬌帶著眾人神色陰沉地從一處大殿走出來。
  “什么狗屁武道殿,就幾塊破石頭,連我青陽門的練武場都不如……”有人再也忍不住憤然出聲。
  “閉嘴!”蘇嬌再也忍不住喝斥出聲。
  此時此刻,她實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,去珍寶殿,珍寶殿被人捷足先登洗劫一空。來到這武道殿,卻只有幾塊修煉劍法所用的破石頭,白跑了一趟不說,還浪費了大把的時間,一想到其他人有可能正在瓜分其他大殿的寶貝,她哪里還忍得住心中怒火?
  “走!去其他大殿,哪怕寶貝都被別人得到了,咱們搶也得搶過來!”蘇嬌的聲音中殺氣騰騰,毫不掩飾自己的殺機。
  其他人見此,個個也是目露兇光,跟在蘇嬌身后,狂奔而去。這些人本來就實力相當出色,再加上胸中怒火叢生,只片刻的功夫,便已來到另一座大殿前。
  “典藏殿?該死,有人先進去了!”蘇嬌眼眸一亮,不過當看到那一半開著一半遮掩的大門時,不由神色一寒,一字一頓道:“看來還真的要動手了。”
  “媽的,早就想殺人了!”
  “就等這句話呢,小爺我都快憋屈死了。”
  “走!”
  滿腔憋屈的眾人,幾乎不用招呼,個個迫不及待殺氣騰騰地沖進大殿,那模樣倒像是恨不得殺人劫貨的土匪似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