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8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8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18)     

神箓522 冰釋天

糟老頭憑空出現,不僅令陳汐三人心中一驚,連云瀾生都眼眸一凝,周身氣機轟鳴,如雪白發飛舞,如臨大敵。
  但當看清糟老頭的模樣,云瀾生似暗松一口氣,收斂氣息,驚疑道:“柳瘋子,你怎么竟也來……”
  說到這,他似想起什么,指了指陳汐,“為了他?”
  糟老頭睜開醉眼,瞪了云瀾生一眼,破口大罵:“你才是瘋子,你全家都是瘋子!”
  云瀾生神色一滯,摸了摸鼻子,不再多言,他極為了解這家伙,脾氣古怪,實力又強大絕倫,跟他斗嘴,絕對占不到任何便宜。
  陳汐三人看得一陣愕然,這跟叫花似的家伙,竟然敢這么和云瀾生說話?難道也是一位強大的地仙老祖不成?
  最讓陳汐驚訝的是,這糟老頭明顯是找自己來的,可……自己明明不認識他啊?他打破腦袋也想不出,這糟老頭怎會知道自己就是陳汐。
  “果然是一表人才,相貌清俊,骨骼精奇,真是棵好苗啊。”見云瀾生乖乖閉嘴,糟老頭得意洋洋晃了晃腦袋,旋即目光落在陳汐身上,一邊打量一邊贊嘆,就像發現了一塊璞玉般,毫不掩飾自己的喜愛。
  若是被別人夸贊,陳汐心或許還會有些赧然,但是面對渾身上下都邋邋遢遢的這糟老頭,他心卻只有一種怪異的感覺。
  就像一個乞丐要扮演世外高人給自己摸骨看命,怎么看都透著一股荒謬的感覺。
  不過從云瀾生剛才的反應,陳汐知道,這被稱作柳瘋的糟老頭定然是個了不得的強者,他自然也不敢去以貌取人。
  “前輩……”
  他深吸一口氣,剛開口,就被那柳瘋揮手打斷,“別叫我前輩,太生分,老夫也不喜歡。”
  陳汐怔了怔,笑道:“那晚輩該如何稱呼您?”
  “反正以后你就是老夫徒弟了,你自己看著叫吧。”柳瘋捋了捋山羊胡,笑瞇瞇說道。
  徒弟!?
  陳汐一驚,說道:“前輩……”
  “說了老夫不喜歡被你叫前輩!”柳瘋瞪眼,氣呼呼再次打斷陳汐道。
  陳汐張了張嘴,又閉上了,他終于明白了云瀾生的感受,跟這糟老頭說話,絕對能嗆死人。
  “這柳瘋是玄寰域三大劍宗——華劍宗的地仙老祖,脾氣古怪,喜怒無常,不過心性卻是不錯,你先順著他的心意,看他究竟是何來意,等摸清楚情況再做決定也不遲。”
  耳畔傳來云瀾生的傳音,讓陳汐終于明白了糟老頭的身份,不過令他難以理解的是,自己和柳瘋非親非故,他為何會找上自己?
  難道……
  陳汐腦海靈光一閃,猛地想起一種可能,脫口道:“你是白姨派來的?”
  柳瘋呆了呆,突然哈哈大笑起來,伸手指著陳汐,“不錯,不錯,你這小腦袋瓜也靈活,比老夫收的那些木頭疙瘩徒弟強太多了。”
  旋即,他神色一整,搖頭道:“老夫可不是白丫頭派來的,而是她央求老夫來的,這點絕對不能搞錯了。”
  陳汐也笑了,他終于弄明白了,這柳瘋果然和白婉晴有關系,如此就很好解釋,他為何會一見面,就認出自己的身份來。
  “白丫頭……是紫荊白家的?”一旁的云瀾生訝然問道。
  “問那么多做什么,難道你也想和老夫搶徒弟?”還不等陳汐回答,柳瘋就雙眼一瞪,“別說你云瀾生,就是天衍道宗的掌教來了,也不行!”
  云瀾生聳了聳肩,苦笑不已,遇到這難纏的老家伙,任誰都得頭疼啊。
  “走吧,既然不是外人,先回去再說。”卿秀衣看了看四周,有許多修士都一臉異樣地朝自己等人望來,這讓她感到頗不舒服,不禁秀眉一皺,開口說道。
  “你……”柳瘋正待說些什么,然而當他看到卿秀衣的容貌,頓時神色一呆,失聲道:“這……這不是那個……”
  “不錯,正是她。”云瀾生在一旁點頭道。
  “這么說,她已經歷經百世輪回了?”柳瘋神色復雜,喃喃自語,似想起了腦海封存已久的回憶。
  “柳瘋!”云瀾生皺眉呵斥道。
  “噢,我明白,肯定不會亂說。”柳瘋一愣,如夢初醒般,長長吐了口濁氣,旋即不滿地乜斜了云瀾生一眼,“口氣這么沖?竟還敢教訓起老夫了,要不要打一架試試?”
  云瀾生一臉無奈,若有可能,他真不希望跟這難纏的老家伙待上片刻了,可惜……這個愿望只怕不可能實現了。
  想到這,他不禁望了望卿秀衣,又看了看一側的陳汐,心暗自一嘆,以他的目光,怎會看不出卿秀衣和陳汐之間的關系非同尋常?
  他甚至很確信,若自己一旦提出現在就帶走卿秀衣的建議,不等陳汐反應,卿秀衣自己就決不會答應。
  沒奈何,他也只得選擇暫且忍耐著和柳瘋為伍了。
  就在這時,遠遠地,有一群人趕來,正是皇甫清影等人,見到陳汐安然無恙,并且還救出了卿秀衣和甄流晴,眾人皆露出一絲輕松之色,歡愉無比。
  能在這兇險的太古戰場,和自己的同伴再次重逢,無疑是一件值得慶祝的事情。
  當晚。
  東北區域那恢弘無比的宮殿,飲酒聲、說笑聲陣陣響起,其樂融融。
  在酒水的灌溉下,冷峻的趙清河變得豪邁,憨厚的凌魚變成了人來瘋,周四少爺更是赤膊上陣,和柳瘋拼起酒來。
  就連卿秀衣、甄流晴、皇甫清影三女,都破例喝了不少酒,一個個頰染紅暈,清眸流盼,風情萬種,足以顛倒眾生。
  陳汐笑吟吟看著這一幕,心境第一次在太古戰場感到如此踏實,如此安寧。
  這一天,歷經了多少廝殺,才換來這眼前的齊聚一堂歡聲笑語?
  數不過來。
  所以分外值得珍惜和守護,不是嗎?
  陳汐再次飲了一杯酒,火辣辣的酒意涌遍全身,而他的心境變得愈發堅定起來。無論是為了復仇雪恨,還是為了親友平安,哪怕付出再多,也都值得!
  ————
  累崩了,有點少,大家暫且看著先。另外,這一章520,感到一種滿滿的幸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