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8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8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18)     

神箓523 祭煉寶物

玄寰域使者抵達,宣布一個月后將開啟太古戰場最后考驗。
  全城轟動,氣氛頓時變得緊張起來。
  進入太古之城的各大勢力子弟,紛紛選擇閉關,努力修煉,為迎接最后的考驗做準備。
  ……
  東北區域,中央核心之地。
  這里荒草叢生,只孤零零矗立著一座石碑,高有半丈,寬二尺,表面斑駁暗啞,深褐色的苔蘚和青色的藤蘿蔓延石碑表面,散發古老悠久的氣息。
  “這就是誓戰碑,太古時期留下的遺物,當年諸神為了抵御敵人,曾分別在太古之城八個區域當,埋下了諸多法器,每一件都比真正的仙器只強不弱。”
  “每當太古戰場最后的考驗來臨時,這八個區域之,就會出土一件這等寶物,并且能夠獲得寶物者,必然是區域的掌控者。”
  “而其原因,就在這誓戰碑上。”云瀾生身姿卓然,雪發飄舞,抬手一指眼前那苔蘚和藤蘿滿布的石碑,輕聲說道。
  “這里就是諸神誓戰的地方?”一旁的陳汐望著那石碑,能夠清晰看到,在那石碑表面有著“誓戰”二字,蒼勁有力,神韻天成,氣勢迫人。
  尤為令人駭然的是,那字跡顏色,竟是以鮮血書寫而成,烙印在石碑上,血淋淋的征戰殺戮之氣,迎面而來。
  這一刻,陳汐恍惚有一種置身諸神戰場的感覺,眼前尸山血海,無盡骸骨,數十上百萬,鋪天蓋地的廝殺聲若天驚雷,滾滾激蕩,令他幾欲窒息,渾身冷汗淋漓。
  可怕!
  哪怕歷經了無盡歲月的侵蝕,這石碑上的字跡卻仿似剛刻上去,有一種奪人心魄的慘烈征伐之氣。
  “小心,千萬不要以神識去探尋誓戰碑,否則會被其內的諸神戰意直接抹殺掉,連地仙都無法幸免。”云瀾生在一旁警告,神色肅然。
  這一下,不僅是陳汐,就連皇甫清影等人都神色一變,望向戰魂碑的目光都帶上了一絲深深的敬畏。
  “那些諸神法器埋葬在誓戰碑下方,難道就不怕被挖走了?”周四少爺忍不住問道。
  “挖走?”云瀾生啞然,搖頭道:“不可能,有誓戰碑鎮壓,就連天仙出手,也無法挖走一件諸神法器。”
  說到這,他眼眸泛起一絲追憶之色,嘆息道:“要知道那太古諸神,可都是跺一跺腳都能令三界震顫的至強存在,他們留下的寶物,早已化為這太古戰場的一部分,若非如此,只怕早就被挖光了,哪可能歷經無盡歲月而延存到現在?”
  眾人聞言,心皆都不禁升起一抹惘然,只留下的寶物都能令天仙都無法取走,那太古諸神究竟強大到了何等地步?
  “不過事情也有例外,這太古戰場,每過百年就會產生一場驚天異變,到那時,這太古之城八大區域就會各自出土一件諸神法器,選擇區域掌控者,守衛太古之城不被毀滅掉。而對你們而言,這驚天異變爆發之際,就是最后的考驗開始了。”
  云瀾生緩緩說道:“我等從玄寰域前來的使者,為的就是幫助你們攝取諸神法器,通過考驗,從而進入到玄寰域。”
  “也就是說,只有通過考驗,才能進入到玄寰域了,那沒通過的呢?”陳汐忍不住問道。
  云瀾生沉默片刻,才從唇輕輕吐出兩個字:“死了。”
  眾人悚然一驚,死了?是死在競爭當,還是死在了那驚天異變當?
  “不過此次的考驗有些特殊,以你們的實力,倒不必擔心出什么意外……”
  說到這,云瀾生沉吟片刻,搖頭道:“罷了,等考驗開始時,你們自己就會明白了。我只能告訴你們,這次能夠進入玄寰域的弟名額,會超過以往任何一次。”
  “這是為何?前輩,能不能稍稍透漏一些啊,好讓我等也有個準備。”周四少爺好奇追問道。
  云瀾生有些猶豫:“這些事情,距離你們還很遙遠,知道了也于事無補,反而會干擾到自己心境。”
  眾人雖早有心理準備,但聽到這個回答,仍舊忍不住一陣失望。
  “哼,有什么不好說的,還不是因為三界動蕩在即,玄寰域如今也不太平了?修行界人人自危,才會放寬限制,廣收門徒,瘋狂擴充力量。”
  就在這時,臟兮兮的柳瘋突然出現,他一邊撕肉,一邊喝酒,含糊不清嘀咕道:“若非如此,在即將來臨的考驗,這城的年輕人只怕和以往一樣,成都將被淘汰掉!”
  三界動蕩,玄寰域各大勢力人人自危!?
  陳汐等人心頓時一驚,他們之前剛才也有過各種猜測,但卻沒想到答案竟會如此驚心,竟然已牽扯到了三界動亂上了!
  所謂三界,乃人間界,仙界,地府道輪回。而這三個界面,每一個都包羅無數的大小世界,所涉及的范圍,簡直廣袤浩大的無法想象。
  像如今的人間界,就有三千大世界,億萬小世界之稱,這無數世界所衍生的種族、物種何止能用億萬計來形容?
  就更遑論那仙界和地府道輪回了,同樣有著各種光怪陸離的位面和物種衍生。
  而如今,一場禍亂竟然能牽連到整個三界,哪怕陳汐如今的心境早已被磨礪得堅如磐石,但聽聞此事后,仍舊不可抑制地產生一股驚濤駭浪,久久無法平息。
  云瀾生見眾人色變,不由苦笑不已,也只有這瘋瘋癲癲的老家伙,才敢毫無顧忌地說出此事吧?
  不過話已出口,也不能在所隱瞞了,他只得出聲安慰道:“不過你們不必有什么心理負擔,有那玄寰域的大能力者推算,距離三界大亂還有千年時間,對你們而言,還很遙遠。更何況,就是天塌下來了也有人扛著,如今你們要做的,只有一件事,那就是安心修煉,令自己快點變強大起來。”
  “這話倒是不錯,千年時間,對你我而言,或許只是一場靜修就渡過了,但對這些小家伙而言,還有漫長的路要走,倒也不必去驚慌。”柳瘋竟一反常態,罕見地認同了云瀾生所說的話。
  陳汐等人皆都不自覺吐了一口濁氣。
  距離三千動亂還有千年時間,只要趁此時間,做好充足準備,倒也不必過多驚慌。
  畢竟,他們每個人的年齡還很年輕,修為都已臻至涅槃之境了,千年時間,足以令他們在修為上有著極大的跨越。
  當然,前提是能夠好好地活下去。
  ……
  按照云瀾生的說法,誓戰碑需要滴血認主,才能夠成為被承認的區域掌控者。
  并且,也只有如此,才能在最后考驗之后,有機會獲得一件諸神法器。
  而滴血認主的方法,只掌握在這些玄寰域使者手,這也是為何城修士皆知道誓戰碑的存在,卻無一人理會的原因。
  云瀾生身為玄寰域使者之一,自然也知道此方法,不過在滴血認主的人選上,陳汐等人卻是意見不一。
  在皇甫清影、卿秀衣、梵云嵐等人看來,無論是個人聲望,還是個人修為上,這名額都應該歸陳汐所有。
  或者說,在他們心,也只有陳汐擁有這個威望,最終獲得諸神法器。
  這是歷經無數事件,無數磨合而產生的一種信任,換做其他人,或許都無法達到這樣的高度。
  換句話說,陳汐如今,儼然已成為了他們這些大楚王朝弟的領袖人物,無可替代。
  不過——
  陳汐拒絕了,最終,他拍板決定:“就讓小公主滴血認主吧。”
  不是他不想得到諸神法器,而是他身上的寶物太多,根本不需要再多添一件。
  并且他另有安排,最后的考驗結束后,他們等人就將進入玄寰域,而那時,或許就要暫時分別了。
  所以,他要為這些與自己并肩奮戰過,同甘共苦過的同伴們,各自準備一份禮物。
  無論如何,他們是來自大楚王朝的自己人,哪怕進入玄寰域,也同樣如此,相比于彼此的友誼,一些寶物根本算不上什么。
  寶物沒了,可以再尋覓,而友誼沒了,人生,就多了一場遺憾。
  陳汐的決定,不止令卿秀衣、甄流晴、梵云嵐、周四少爺,趙清河,凌魚等人意外,就連身為當事人的皇甫清影,臉上都浮起一抹無法掩飾的愕然。
  誰都沒有想到,陳汐竟會將這等天大的機會讓出來,并且還如此痛快,如此豁達。
  而云瀾生和柳瘋也是一怔,大感古怪。
  要知道,這可是諸神法器,比真正的仙器都只強不弱,連身為地仙的他們都艷羨之極,而陳汐竟然如此干脆利落地讓出來,一點猶豫都沒有,這讓他們如何不驚訝?
  “陳汐你……”皇甫清影懵了,不知所措。
  “咱們都來自大楚王朝,受楚皇陛下的恩惠太多,一直沒機會報答,這個機會,你就幫陛下他代領吧。”陳汐笑著調侃道。
  卿秀衣等人怔了怔之后,也都紛紛點頭,他們尊重陳汐的決定。
  皇甫清影心感動莫名,眼圈竟隱隱泛紅,眸淚水泫然欲泣,她知道,陳汐這么說,只不過是想讓自己安心接受這份饋贈,而不會因此而心生不安。
  ————
  圣誕節快到了,小汐汐要向他的小伙伴派發禮物了=??=