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8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8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8)     

神箓528 死靈騎兵

天仙降臨,震驚全城。
  這也預示著,太古戰場最后的考驗即將要拉開帷幕了!
  各大王朝的涅槃強者都又是緊張,又是期待,修煉起來愈發刻苦,幾乎是足不出戶,抓緊每一分時間去修煉。
  這也令整個太古之城的街道上,顯得愈發冷清起來了,罕有人跡。
  不過在那中央區域的武皇戰魂碑前,依舊有三三兩兩的修士駐足。
  他們剛抵達太古之城,正在測試自己的實力。
  “第一名竟然是陳汐!?這家伙不是大楚王朝的么?怎可能達到如此成就?”
  “是啊,在以往,這第一名之位不是都被頂尖王朝和古國世家子弟霸據了,這次怎會出現在一名普通王朝子弟身上?”
  “的確古怪,你們看那前二十名,竟有五個都是大楚王朝的,一個普通王朝能夠擁有這等氣運,未免也太逆天了……”
  這些剛進城的修士,望著武皇戰魂碑上的那一個個大楚王朝子弟的名字,都感到驚訝無比,嘖嘖稱奇。
  “大楚王朝……”遠處,一道挺拔身影飄然而來,他身穿羽衣,頭戴星冠,眼眸中泛著一道道光圈,虛幻迷離,仙氣盎然。
  伴隨著他的到來,空氣中彌散出縷縷清香,仿似瓊漿玉露般,沁人心魄,令人神清氣爽,精神為之一振。
  并且這一片虛空,也都仿似變得安靜起來,處處都顯現出了安寧,祥和,秩序井然的味道。
  感受到這種變化,附近之人都詫異地朝后望去,然而他們卻失望了,視野中,并沒有什么大人物出現。
  若說有,也只有一個身穿羽衣、頭戴星冠的少年,踏步而來,相貌清秀,好像世俗之中那種清寒的才子,看上去修為并不算強大。
  并且他緩緩踏步而來,也并沒有什么磅礴氣勢,顯得普通而平凡,像這樣的人,在太古之城中一抓一大把,太常見了。
  不過,這附近虛空的變化,以及那一縷縷沁人心魄的淡香又是怎么回事?
  眾人不解,旋即紛紛搖頭,不再多想,將目光再次望向了武皇戰魂碑上,望著那陳汐的名字,紛紛議論起來,
  這名清秀少年輕輕一笑,也站立了過去,抬眸掃視而去。
  “嘿,哥幾個,你們都剛來的吧?現如今的太古之城,誰不知道陳汐的威名?”就在這時候,一名強者嘿的一聲笑出來。
  “此話怎講?”清秀少年扭頭,饒有興趣問道。
  “嘖,一看你就是來自普通王朝的,消息閉塞,連這些日子發生在太古之城的大事都沒聽過。”那人嗤笑不已。
  被人譏諷,清秀少年渾不在意,依舊笑吟吟問道:“哦,那道友可否指點一二?”
  “罷了,告訴你們也無妨。”見清秀少年并未動怒,那人大感無趣,撇了撇嘴,說道:“在半個月前,那陳汐初臨太古之城……”
  這人明顯也是個話嘮,將陳汐進入太古之城后,所做的種種事情和盤托出,說到興奮處,眉飛色舞,吐沫橫飛,那模樣,倒像是他是陳汐的親戚一樣,一副與有榮焉的亢奮模樣。
  “滅殺諸多一流王朝強者,以一人之力鎮壓洛水商氏,還將一縷天仙意志也擊敗了……”清秀少年臉上的笑容漸漸收斂,眸光深邃,神情變得認真起來。
  半響之后,他才啞然失笑道:“有趣,實在有趣,沒想到這次前來,竟然還能碰到這樣一位厲害的年輕人。”
  那人對清秀少年的反應很不滿意,他原本還以為,這清秀少年也會如自己當初一樣,聽到陳汐的種種事跡之后,心潮澎湃,目露崇敬狂熱之色,哪想到,這家伙會是這等反應?
  他忍不住開口譏諷道:“老弟,聽你口氣老氣橫秋的,有點刺耳啊。你若不服,就去測試一下,看能不能將陳汐的名字從第一名擠下來?”
  清秀少年笑了笑,不以為然。
  “果然是個中看不中用的繡花枕頭,就會耍耍嘴皮子,唉,現在的年輕人啊,可都太目中無人了些。”那人見此,愈發認定這清秀少年在裝腔作勢,說起話來就再無顧忌,冷嘲熱諷的。
  清秀少年卻像置身事外般,渾然不理睬身邊這絮絮叨叨的家伙,目光在武皇戰魂碑上一掃,眸中倏然綻出一抹絢麗之極的光。
  唰!
  下一刻,他人已破空而起,來到那千丈高的武皇戰魂碑上邊,探手朝其中一個被金光繚繞的名字上摸去。
  他的動作輕柔且緩慢,甚至……還微微有些發顫,一如他此刻的心情,如決堤洪水般的記憶,轟然涌遍全身,令他仿似回到了年少時期。
  在那段年少歲月里,她,是唯一的亮點。
  直至如今,不曾磨滅。
  “大膽!那武皇戰魂碑是你能夠碰觸的?”
  “真是找死,無數年來,不知有多少人想碰觸到武皇戰魂碑,可曾有人成功過?”
  “趕緊下來!莫要褻瀆神碑!”
  見到那清秀少年騰空而起,探手朝那武皇戰魂碑表面摸去,在場眾人神色一變,大喝出聲。
  轟!
  清秀少年眸中冷冽寒芒爆射而出,俯視下方。這一剎那,天地像陷入漆黑永夜,風云色變。
  一股無與倫比的威壓,似上蒼崩塌下來一樣,狠狠鎮壓,將那在場眾人直接壓迫得砰的一聲跪倒在地,五官溢血,再說不出一個字。
  只一個轉眸,就鎮壓全場!
  那在場眾人一個個都有涅槃境修為,但如今,卻像被禁錮在地面的囚徒,別說掙扎,連呼吸都感到困難。
  這種被鎮壓跪倒在地的感覺,令他們羞憤欲死!
  他們是誰?
  是來自各大王朝當中的頂尖天才,頭角崢嶸,能夠安然進入到這太古之城,已足以說明他們實力的強大。
  哪曾被人以這等方式狠狠羞辱過?
  然而,當看到那相貌清秀的少年的眼眸,卻有一股無法言喻的恐懼無法克制地涌上的心頭,他們目光中的羞憤瞬間不翼而飛,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絕望和無助。
  這清秀少年究竟是誰!?
  難道是玄寰域使者?
  他們打破腦袋也猜不出,但他們知道,這次只怕惹下了天大的麻煩了!
  半空中,清秀少年扭頭,目光再次望向那一個被金光繚繞的名字,眸中冰冷之色瞬間化作了繞指柔。
  這次,他沒有再去以手指撫摸那個名字,仿似生怕此舉會褻瀆到對方。
  他只是靜靜地看著,唇邊含笑。
  “師姐……這次,我一定不讓你再離開我了。”也不知過了多久,一聲呢喃從清秀少年那薄如刀鋒般的唇中吐出,眸中,已是被一抹堅定灼熱之極的光澤取代。
  “上仙大人!”
  “原來您在這里。”
  “這太古之城最后的考驗,還需要您來主持啊!”
  就在這時,一陣聲浪遠遠傳來,旋即,十余道宛如璀璨太陽般的身影,從四面八方而至,氣勢浩蕩,鋪天蓋地。
  驚得那跪倒在地的眾人一個個目瞪口呆,頭皮發麻。
  老天!
  這些玄寰域使者怎么都來了?
  然而令眾人更駭然的是,這些玄寰域使者,竟然恭恭敬敬立在一側,仰望那半空中的清秀少年,眸中毫不掩飾地流露出敬畏之色!
  “天仙使者——冰釋天!?”
  一個念頭閃電般劃過眾人腦海,令他們頓時如遭雷擊,一想到之前自己竟然對一尊天仙大不敬,他們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  尤其是那之前曾出言嘲笑挖苦過冰釋天的人,見到此幕后,更是恨不得抽自己無數道耳光,欲哭無淚。
  “你們都來了。”這時候,那清秀少年神色已恢復如常,踏步走下虛空。
  和那些一個個釋放神霞,猶如一輪輪烈日般的地仙相比,這冰釋天顯得極為普通,但正因如此,愈發顯得他非同尋常起來了。
  有一種勘破天地大道,返璞歸真的氣質。
  “拜見上仙大人!”這十余個玄寰使者皆收斂氣息,像遇到貓的老鼠般,恭敬行禮道。
  若被其他人見到這一幕,非驚掉下巴不可。
  要知道這些玄寰域使者,一個個可都是來自玄寰域各大勢力的地仙老祖,身份尊崇之極,然而現在,卻齊齊朝一個清秀少年行禮,且動作自然,毫無忸怩之色,這讓人如何不震驚?
  不過,這也很正常。
  畢竟那天仙,才是真正意義上的仙人。
  而地仙,雖有一個仙字,實力已達到人間界的典范,但并不算天界的仙人。
  只有天仙,才是屬于天界,屬于上蒼!
  兩者之間的差距,判若云泥,完全就不是一個境地中的人物。
  “十五天后,還要煩勞諸位齊心協力,坐鎮太古之城,開啟這最后的考驗。”
  冰釋天身影卓然,眸似星辰,輕輕一掃眾人,就知道這些人為何而來了,直接揮手說道:“這次考驗,不比尋常,將不再層層選拔,只要能從太古戰場驚變中活下來的,統統都可以獲得進入玄寰域的資格。其中原因,想必爾等也都清楚,冰某不再贅言。”
  一眾玄寰域使者聞言,皆都附和認同。
  “云師弟,咱們走吧。”冰釋天目光一轉,落在雪發如瀑的云瀾生身上,唇邊含笑說道,聲音淡然,依稀透著一絲期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