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3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3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3)     

神箓530 金甲騎兵

半個月后。
  這一天,原本晴朗的天空,突然涌出一片片鉛塊似的烏云,遮天蔽日,令得天地仿似一下子陷入了黑暗的夜色當中。
  風,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,呼嘯怒嗥,發出隆隆如悶雷般的咆哮聲,席卷大地,飛沙走石,煙塵翻飛。
  狂風肆虐,黑云壓城城欲摧。
  一股莫名的壓抑氣息倏然彌散天地,籠罩在每個人心頭上,仿似有什么驚天變故將要發生一樣,令人心緒躁動,感到不安。
  “變天了!”柳瘋子抬頭,渾濁的醉眼中泛起一縷冷冽的光澤。
  陳汐默然,心中卻有些奇怪。
  半個月前,冰釋天抵達太古之城后,就像人間蒸發了一樣,再沒有顯現,也并沒有來尋找卿秀衣,這種反常的舉動,令陳汐隱隱感到一絲不妥。
  不過他卻無力去改變什么,他能夠做的,也僅僅是刻苦修煉,抓緊每一分時間來提升自己的實力。
  砰!砰!砰!
  就在這時,遠古之城外,仿似有千軍萬馬整齊劃一而來,那沉重的腳步聲,震得大地都劇烈顫抖起來了。
  “好兇煞的氣息!”
  陳汐神色一動,騰空而起,就看到了遠處,無數的黑氣沖天而起,黑氣中好像是一條條的黑色長龍,咆哮騰挪,大地上,一片片的漆黑,土地中的靈氣,靈脈全部都被抽走,轉瞬間就成了腐朽的沼澤。
  并且那黑霧中,隱隱有著一隊隊騎兵在飛馳,漆黑的鎧甲,漆黑的頭盔,漆黑的長戟,就連其胯下之馬,都泛著一股漆黑濃霧,宛如死靈之騎!
  遠遠一望,那一隊隊的騎兵鋪天蓋地,仿似潮水般從極遠處的地平線上奔涌而來,浩浩蕩蕩,煞氣沖霄。
  這一刻,不僅是陳汐,整個太古之城中,所有修士都被驚動,飛掠半空,遙望遠處,一個個面色驚疑不定。
  “老天!那是什么?”
  “這是什么怪物,竟然形成了軍隊!?”
  “好可怕的煞氣,太古戰場中怎會有這等生靈存在?莫非……這就是玄寰使者口中所說的驚天變數?”
  整個太安之城,就像漂浮在大海中的一座孤島,孤立無援,四面八方都是那漫天遍野的鐵甲戰騎,猶如黑色的洪流,決堤而至,情景駭人之極。
  “各玄寰使者,速速帶本區域修士,駐守城門,抵御外敵!”突然,一道清朗的長嘯,倏然響起,直沖九霄,覆蓋九天十地,振聾發聵。
  伴隨聲音,一道峻拔的身影,出現在半空中,周身金光璀璨,釋放億萬霞光,映襯得他宛如一輪浩大熾盛無比的太陽,睥睨天下,神威無雙。
  赫然是天仙使者——冰釋天!
  他甫一出現,就像定海神針一樣,頓時就驅散了城內修士心中的驚慌,給他們帶來鎮定和光明。
  “他就是冰釋天?”陳汐目光望去,只能看到一團璀璨之極的光芒,而看不清冰釋天長得何等模樣。
  唰!
  就在這時,冰釋天似察覺到陳汐目光,眼眸開闔之間,爆出一縷縷燦然閃電,掃視向陳汐。
  一瞬間,陳汐就感覺眼睛刺痛,呼吸一窒,像一座大山鎮壓而下,震得自己神魂都忍不住顫粟起來。
  那等威壓,簡直可怖到了極致!
  這冰釋天,絕對是陳汐修行至今,所遇到過的最強大的敵人,沒有之一!
  很快,冰釋天的目光就移開,這也令陳汐暗松了口氣,心中苦笑,自己這個“情敵”還真是強大啊。
  這時候,十余名玄寰域使者,也悉數出動,分別朝八方城門掠去。
  最后的考驗,要開始了!
  ……
  轟隆隆!
  鐵騎奔馳,似決堤洪水轟鳴洶涌,站在城門前,放眼望去,遠處的天地已被滾滾漆黑煞氣覆蓋,遮天蔽日,可怕之極。
  天地都像陷入到了永夜。
  “每隔百年,這太古戰場當中就會發生一場驚天變數,你們現在所看到的,就是來自太古戰場當中的死靈騎兵。”
  “太古時期,諸神征戰于此,所攻打的對象,乃是來自域外的異族強者。這些強者隕落后,怨念殘留,不能抹滅,就形成了這些死靈騎兵。”
  “這些死靈騎兵的實力,大致都有涅槃境修為,數目龐大,無窮無盡。你們的任務,就是把守城門,竭盡一切斬殺這些異類。”
  “而這,也正是太古戰場最后的考驗!”
  東北城門前,云瀾生白發飄舞,指著那極遠處的滾滾騎兵,侃侃而談。
  這時候的東北城門前,早已聚攏了不下百多名修士,其中不僅有陳汐等人,也有來自其他王朝的強者。
  這些王朝強者,大都來自普通王朝,和大楚王朝并無仇怨,所以方才能得到陳汐等人的允許,駐扎在東北區域。
  如今,太古戰場最后考驗將開始,他們自然責無旁貸的加入到了陳汐的陣營當中,共同守衛這東北城門。
  其他七座城門的情況也都如此。
  當然,他們也可以不參加進來,但若是這樣的話,無疑就失去了接受最后考驗的資格,那也就再不可能進入玄寰域了。
  所以,這時候的城中修士,倒也并沒有誰敢消極懈怠的。相反,他們一個個卯足了勁,希望在這最后一刻,大展身手,從而引起玄寰使者的注意,順利進入到玄寰域當中。
  然而,聽了云瀾生的介紹后,包括陳汐等在內的所有人,心情不免都沉重了許多。
  笑話,那城外宛如汪洋大海般的鐵甲騎兵,可都是域外異族強者的殘念所化,并且每個的修為還都有涅槃境界!
  別說是他們這些涅槃強者了,就是境界更高的修士前來,只怕也不敢保證能夠在這浩蕩大軍中存活下來。
  “你們也不必過多擔心,戰斗一開始,這八大區域內,皆會有一件諸神法器出世,鎮守城門,幫你們化解掉大半壓力。”云瀾生說道。
  眾人神情這才緩和許多,有諸神法器在,倒的確令人心安。
  云瀾生微微一笑,旋即神色一肅,眸光如電,冷冷望向極遠處,“至于像我這樣的玄寰使者們,也都會坐鎮八方,去震懾這些死靈騎兵中的強大存在!所以,你們完全不虞擔心其他問題,待那死靈騎兵沖至,全力廝殺就行了。”
  “敢問使者,我們會不會有性命危險?”人群中,一名修士突然開口問道。
  云瀾生瞥了一眼那人,淡然說道:“這是真正的廝殺,你覺得呢?”
  眾人默然。
  想想也是,這是太古戰場最后的考驗,是一場規模浩大的戰斗,傷亡總是避免不了的。
  嗡——
  就在這時,一陣宏大無比的波動,倏然在太古之城上空擴散,八道璀璨之極的神霞,從八個區域內暴涌而出。
  遠遠一望,仿似有八座光柱沖霄而起,粗大炫亮無比,攪動風云,將那籠罩城池上空的黑云全部齏粉,露出一片晴朗天空。
  “諸神法器出世了!”云瀾生霍然扭頭,即便以他的心境,當看到這從無盡歲月塵封中破土而出的諸神法器時,也不禁泛起一絲顫抖。
  霞光萬丈,瑞氣滾滾,整個古老滄桑的太古之城,沐浴在一片神性光澤中,顯得神圣而浩瀚。
  那是八件諸神法器,曾伴隨諸神征戰天下,染過圣血,屠過異族,而今重現人間,那等古老浩瀚的波動,仍舊令人忍不住心生敬畏。
  陳汐抬眼望去,就看到那蒼穹上,那些諸神法器被泛著神性光澤的熾盛霞光包裹著,令人看不清楚究竟。
  不過單單從其所散發的宏大氣象上,就足以證明這諸神法器有何等強大了,絕對比仙器只強不弱!
  唰唰唰……
  八件諸神法器,如有通靈般,擴散而開,各自飛向八座城門。
  就在這時,陳汐驀然看到,一件諸神法器宛如一抹彗星般,落入到東北城門前,將皇甫清影的身影籠罩。
  那是一件獸皮戰鼓,臉盆大小,鼓面刻畫著日月星辰,花鳥蟲魚,以及一些神秘的紋理,幽幽彌散出縷縷神性光澤,令人望而生畏。
  “夔牛鼓!”云瀾生驚嘆,眼眸中也忍不住泛起一絲灼熱,“在太古時期,有一種外形像龍,聲音如雷,僅有一足的恐怖兇獸,名為夔牛,其吼聲能震落蒼穹星辰,撼動十萬山岳,可怕無比。”
  “而這夔牛鼓,便是以夔牛之皮煉制而成,其上道紋天生,輕輕一敲,神音如雷,不僅能震殺敵人,還可以喚起己方士氣,爆發出無窮潛力,絕對是一件強大之極的諸神法器!”
  眾人聞言,也都驚嘆連連,對皇甫清影羨慕之極。
  她得到了誓戰碑的認可,這件夔牛鼓自然就屬于她了,別人根本就搶奪不走,哪怕將其抹殺掉,這夔牛鼓也會自動消失。
  “死靈騎兵來了!爾等準備迎戰!”就在這時,云瀾生突然暴喝出聲。
  眾人心中一凜,抬眼望去,果然就看到,浩浩蕩蕩的死靈騎兵從滾滾黑霧中奔馳而至,鐵甲長戟,煞氣沖霄,似潮水,如洪流,單單是那鋪天蓋地的兇煞氣勢,都足以震碎敵人肝膽!
  ————
  還有,祝大家平安夜快樂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