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9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9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19)     

神箓53 各方匯聚


  第三更!困死了,睡覺前求一下票票和收藏,嗯,明天繼續三更!
  典藏大殿。
  跟珍寶殿的布局不同,這里并沒有一座座的密室,甫一進入大殿,便是一處足有千丈范圍的巨大空間。
  一排排高有十丈的書架遍布四周,層層疊疊占據著整個大殿的每個空間。若從高處往下看,這一排排一行行的書架從內到外形成一個個八宮形,像一層層綻放的花蕾一般,井然有序。
  行走在其中,仿若走入了曲折環繞的迷宮,目光所及皆是密密麻麻堆滿玉簡的書架,分不清東西南北。
  此刻,陳汐便駐足在一處書架前,他已沿著大殿把所有書架都逡巡了一遍。
  “制符、傀儡、豢獸、種植、神通、法訣……這處典藏殿竟是包羅萬象,無所不用啊!”陳汐忍不住發出陣陣驚嘆。
  旁邊,季禺放下手中的一枚玉簡,搖頭道:“數目眾多可不代表珍貴罕見,據我看來,其中十之八九的玉簡都是一些普通貨色。”
  陳汐卻是并不贊同,他知道季禺的眼光極為挑剔,看不上這些玉簡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,而對他而言,這些玉簡可是寶貴之極。
  他自幼貧窮,那次去松煙城玲瓏閣購買煉體所需的基礎武技,硬是被人家女侍者嘲笑了一把,若非將軍府小公主秦紅棉出面,他也只能忍氣吞聲地灰溜溜離開。
  所以,此刻面對這近乎浩如煙海的玉簡,他已暗下決心,哪怕自己不修煉,也要全部拿走,兌換成元石,也是一筆巨大的財富啊!
  然而就在這時,一陣腳步聲突然在大殿門外響起。
  這么快就有人來了!
  陳汐心中一凜,此刻再大張旗鼓地搜刮這些玉簡已經不可能,可是讓他就這么錯過如此多的玉簡,又極為不甘心。
  怎么辦?
  去珍寶殿自己空手而歸,難道這次在典藏殿也要重蹈覆轍?
  “劍法、神通、身法……我都幫你挑好,你看看還差些什么?”說話時,季禺探手在虛空中連續劃動,只見一枚枚玉簡像長了翅膀一樣飛了過來。
  陳汐一愣,問道:“能不能都帶走?”
  季禺臉色一沉,卻是停止了手中動作。
  陳汐暗叫一聲糟糕,跟季禺相處日久,他極為了解季禺的性格,在修煉上他可以悉心指點自己,但若讓他幫著自己干一些他不愿的事情,那絕對是萬萬不行的。
  按照季禺的說法,也只有自己通過天峰所有試煉之地,成為洞府主人的親傳弟子,方才能使喚得動他。
  此刻見季禺不悅,陳汐當即歉然道:“季禺前輩莫怪,是晚輩太過貪心了,若是能選擇的話,我希望得到一些制符一類的玉簡。”
  陳汐知道,只要談及制符一類的事情,季禺必然會極為開心,因為他的主人伏羲前輩,便是觀河圖而推演天機循環之奧義,方才頓悟大道,登臨道之極致。
  而自己也正是因為對符道有所感悟,方才能從那星辰秘境中走出,得到季禺的認可。
  果然,聽到陳汐對制符之道也是念念不忘,季禺的神色瞬間緩和許多,冷哼了一聲,伸手在虛空一劃,十幾枚玉簡再次飛射而來。
  “十三枚制符玉簡,加上涉及劍法、身法、神通的玉簡,我已擁有二十枚玉簡,雖說只是典藏大殿的滄海一粟,不過能被季禺前輩挑中的,應該都是一些珍品。”
  陳汐隨手把玉簡都裝進儲物戒指,便即跟在季禺身后,朝來路奔去。
  腳步聲越來越近,隱隱夾雜著噪雜的人聲,陳汐如今孤身一人,而能夠進入大殿的無不是紫府境修士,并且是結伴而來,實力和人數的巨大差距,令他不敢再多逗留,并且為了防止被發現蹤跡,他甚至都沒動身旁書架上的諸多玉簡,唯恐被人從蛛絲馬跡中察覺出什么。
  跟其他人從大殿正門進入不同,陳汐是從主殿的一條隱秘小路進來,若非仔細探尋,極難發現這條通道,所以一路返回倒是沒有碰到一個修士。
  “哈哈哈,典藏殿!洞冥仙人留下的典藏殿!”一聲沙啞尖利的笑聲猛地響徹在大殿之內,“這一排排書架上的玉簡只怕不下數萬個,塵封萬年,如今倒是便宜了我等,真是莫大的機緣啊。”
  這家伙倒是毫不掩飾自己的興奮啊,極遠處的一處暗門前,陳汐聽到這道聲音后不禁搖了搖頭,正待踏入暗門離開這里,突然聽到一道熟悉的聲音響起,令他霍然止步。
  “鳳霞派的各位道友,是不是高興的有點早了?”聲音爽朗溫和,但聽到陳汐耳中,卻令他心頭殺機涌動。
  柴樂天!
  就是化作灰,陳汐也認得這道聲音的主人。
  想起在赤炎山脈被這家伙從背后偷襲,令自己跌入那萬丈深淵,陳汐心頭的恨意就不受控制地涌上心頭,神色已是變得冰冷之極。
  “季禺前輩,我決定留下來。”陳汐深吸一口氣,沉聲傳音道。
  季禺看了看陳汐,淡然道:“你自己的仇人自己解決,哪怕你被敵人殺死,我也不會幫你。”
  陳汐點點頭,對于敵人,只有自己親手殺掉,方才能傾瀉心中的滾滾仇恨。
  刷!
  陳汐看了看四周,而后身子一弓,腳尖輕點地面,像一只無聲的貍貓一樣,靈巧地竄上角落上方的石梁上,這處石梁寬有一丈,跟其他幾十根石梁縱橫交錯,猶如大網一樣貫穿整個大殿的上空,躲藏在上邊根本不用擔心被下邊的人發現。
  并且在這個位置,還能夠看到整個大殿的景象,據陳汐揣測,那些鳳霞谷的修士,和柴樂天等人為了爭奪典藏殿內的玉簡,必然會發起戰斗,如此一來,他完全可以藏匿在這里,挑揀最佳的時機,對柴樂天進行偷襲!
  紫府境修士已具備念力,并且六識敏銳,對周圍的感知極為靈敏,陳汐不敢動用念力,收斂全身氣息,趴伏在石梁上,猶如一抹黑影一般,同時眼睛瞇成了一條縫隙,朝大殿前下方小心望去。
  此刻的典藏大殿中,已聚攏了兩撥修士。
  一撥是柴樂天為首的一群人,杜清溪、端木澤、宋霖……都是陳汐熟識的。
  而在對面,則是八九個衣衫各異,有老有少的陌生修士,為首那四人很顯眼,一個枯瘦老者、一個魁梧中年、一對青年男女,他們四人穿著同樣的絳紫長袍,長袍上繡著火鳳飛舞,云霞繚繞的精美圖案,赫然便是陳汐在喋血城時見到的那些來自鳳霞谷的修士。
  此刻,兩撥人皆已取出自己的法寶武器,在書架中間的空地上對峙,氣氛劍拔弩張。
  “哼,雖說你們皆是來自龍淵城各大勢力的子弟,身份非凡,但是抱歉,為了這里的玉簡,想讓我們離開根本不可能,不僅我傅恒不會答應,我身后的諸位道友,也是決不會答應!”鳳霞派的枯瘦老者冷然說道。
  “對,我們決不答應。”
  “想讓我們主動撤離?沒門!”
  枯瘦老者傅恒背后的其他修士也紛紛附和,不過神色卻并無輕松之色,顯然,柴樂天等人帶給了他們不小的壓力。
  “何苦呢?得罪我等,你們這些小門小派以后還有好日子過嗎?”柴樂天慢條斯理說道:“難道你們就不擔心,你們背后所代表的門派宗族被連根拔起,覆滅一空?”
  “我勸你們還是趕緊離開吧,柴兄之祖,可是南疆碩果僅存的冥化境大修士之一,對付你們這些人,也只是動動嘴皮子的事情。”萬云學院的俞浩白搖頭嘆息道,他看似秀氣儒雅,言辭間卻盡是對柴樂天的巴結之意。
  傅恒枯瘦的臉頰驟然變幻不定,一陣青一陣白,現在內心在做著激烈的掙扎。而在其背后,那些來自南疆不同城市的修士臉色也大都陰郁許多。
  冥化境的威懾力就如此大?
  看到傅恒這些人斗志消退,陳汐不由暗暗著急起來,若是傅恒等人不戰而逃,那他偷襲的計劃就全部落空了。
  “哼,據我所知,冥化大修士柴紹前輩可不是個不講理之人,更何況這座劍仙洞府本就是無主之地,此處的玉簡誰搶到就是誰的,只憑一句話就讓我等離開,未免就太過分了吧?”
  傅恒咬牙說道:“依我看倒不如這樣,若是柴道友同意,我等可收取此處的四成玉簡,剩下的六成歸你們如何?”
  “絕無可能!”柴樂天當即否決,冷冷笑道:“想跟我搶東西?你們還不配,我再給你們十息的時間,趕緊給我滾出此殿,否則就別怪我等下手無情了!”
  “你……”傅恒雙眸圓睜,怒不可遏,竟是氣得說不出話來。
  “哼,就這樣的膽色,也敢跑來跟我搶東西?快點啊,已經過去五息的時間了。”柴樂天不屑地搖了搖頭。
  這些家伙真是有賊心沒賊膽啊!
  看著傅恒等人忍氣吞聲不敢發作的模樣,陳汐不由一陣無語。
  “哼,我當是誰呢,原來是星羅宮的柴道友啊!”便在這時,一道嬌柔的女聲悠悠響起在大殿內。
  陳汐抬眼望去,不由暗叫一聲不妙,蘇嬌一行人竟然也來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