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3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3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3)     

神箓535 小鼎神威

感謝兄弟“上善若水”、“半支萬寶路”、“我心有霞”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!
  ——
  太古之城前,四位異界強者踏空而立,氣勢強大,籠罩八方,宛如一尊尊太古蠻神般,兇煞滔天,令得城中一眾子弟都心生驚悸,呼吸困難。
  轟隆隆!
  這片天地都哀鳴起來,狂風大作,黑云壓城,電閃雷鳴,宛如末日即將降臨一般。
  “幽帝離隍?”就在這時,冰釋天踏步上前,周身億萬霞光綻放。
  隨著他一步跨出,那混亂的天地立刻變得安靜,風平浪靜,所有的天象,全部都消失,處處風和日麗,霞光普照,顯現出安寧、祥和、秩序井然的氣象。
  這就是天仙的威勢,化天地法則為己用,一念之間,萬法相隨。
  冰釋天當空而立,將這等天仙的氣勢演繹到了極致,可謂是強大之極。
  “哈哈,想不到小輩之,竟還有人記得我離隍。”身披黑袍的離隍仰天大笑,周身紫火洶洶繚繞,映襯得宛如一尊魔神一般。
  “哼,一縷殘魄而已,若是全盛時期的你,我自當退避三舍,但如今,殺你易如反掌!”冰釋天冷哼,眉宇間盡是自信睥睨之色。
  “真是無聊,一具天仙的身外化身而已,就如此大言不慚,看來如今的天界,還真是腐朽沒落到了極致,一代不如一代。”旁邊,落川不屑輕笑,他潔白雙翼拍打,兩只眸如兩輪血月般,懾人無比。
  “小輩,你還是速速離開,這太古之城覆滅在即,你根本守護不下,別因此葬送了自己性命。”那來自“嵐海界”的異族強者,渾身泛起蔚藍浩瀚水光,說道。
  “的確,只憑你一個天仙,完全不是我等對手。”金發碧眼,骨骼粗大如雄獅的盧岡淡漠說道。
  “哦?”冰釋天眉頭一挑,唇邊泛起一絲毫不掩飾的不屑,“你們真以為憑你們那點實力,就可以在這里耀武揚威了?不怕實話告訴你們,在你們來之前,行跡就早已暴露,而我冰釋天來此,為的就是誅殺爾等!”
  說話時,他渾身氣勢轟地一下,變得熾盛無比,暴喝道:“諸神法器,還不加持我身,滅殺這些異端?”
  嗡!
  話音剛起,那太古之城八個方向,倏然升起八道神霞,飛馳而至,旋繞在冰釋天周身,顯現出浩大的神性光澤。
  這是剛出世不久的諸天法器,原本被皇甫清影等八人獲得,如今卻如有通靈一般,來到冰釋天身前,與他并肩作戰!
  “諸神法器!”幽帝離隍那銀色的瞳流露出一抹滔天恨意,似想起了那不堪回首的往事。
  “大家一起動手,滅了此人,而后祭煉諸天法器,覆滅太古之城!”見到冰釋天如此自信,那盧岡臉色一沉,當即暴喝一聲,搶先動手。
  轟!
  一聲驚雷似的巨響,盧岡身上暴涌出無盡金光,如同汪洋大海,凝聚成一股大手,抓向冰釋天。
  “就憑你?”冰釋天不屑,長發飛揚,甚至沒有什么動作,那金色大手到達他面前,就被一件諸神法器擋住,轟然崩潰散開,化成了無數金花,消失不見。
  “諸神法器,移花鏡!”
  盧岡眼眸一凝,手突然多出一柄巨錘,向前猛踏,空間顫抖,步步衍生出朵朵金花,“弒天七步,圣靈之錘!”
  滾滾錘影,破空殺出,每一道錘影,都在虛空延展伸縮,宛如萬丈巨山,蘊含沉渾巍峨的氣勢,鎮殺向冰釋天。
  與此同時,離隍,落川、冥枳也相繼出手。
  離隍抬手一招,一抹紫火,如來自幽冥地獄,衍化萬千紫火鎖鏈,當空而舞,鞭打天下,從側面朝冰釋天襲殺。
  落川潔白雙翅一振,拍打出無數道銀燦燦的符,每一個符都如刀似劍,綻放銀光,如浩瀚星河席卷而出,可怖無比。
  而冥枳則腳踏虛空,眉心獨角泛起如漣漪般的蔚藍色波動,擴散而出,一圈又一圈,所過之處,虛空寸寸塌陷崩滅,聲勢同樣驚人之極。
  這四位異族強者甫一出動,就祭出了自己的殺招,光芒熾盛,將這片天地淪陷進入一種大混亂當。
  城眾人都是臉色一變,感到一種來自靈魂深處的顫抖,這等戰斗,只遠遠一觀,就令他們感到無比無力和絕望。
  就像一只螻蟻在地面仰視蒼穹的雄鷹搏殺一般,那么渺小,也根本沒有插手的份兒。
  “不知道冰釋天,怎么抵擋這等攻勢?”遠處,陳汐望到這浩大驚人的一幕,心也是震驚之極。
  就在他念頭剛剛轉動之間,就看到冰釋天手的銀色大戟一震,爆出億萬神芒,指天打地,橫掃八方,變化法則,扭曲時空。
  僅僅一戟,就將所有攻勢瓦解掉,強悍得一塌糊涂。
  下一刻,冰釋天已縱身來到天之上,眸若冷電,大戟指著離殤等人,暴喝:“可敢上來一戰?”
  “有何不敢!”離隍等人,毫不遲疑殺上天。
  冰釋天這么做,是擔心戰斗波及到腳下的太古之城,而那離隍等人,也同樣擔心傷害到死靈大軍。
  不然,他們雙方的戰斗會將大地毀個干凈,寸寸崩裂,片瓦不留,那可不是他們雙方都樂意看到的。
  雙方可謂是心意相同,在天之上,開辟出了一個新的戰場。
  轟隆隆!
  云層,廝殺聲如雷鳴,滾滾激蕩,爆發出炫目的光芒,這等對決,早已超出人世間的范疇,令人心生敬畏。
  ……
  高空在戰斗,地面上,大戰也如火如荼。
  漫山遍野的死靈大軍,悍不畏死沖殺,欲要攻陷太古之城,一波又一波,宛如層層巨浪般,沒個盡頭。
  而那些玄寰使者則坐鎮八方城門之上,率領各王朝弟全力出手,各種法寶、道術、武學、神通交織,將這片大地化作一片煙硝彌漫之地。
  這已不再是太古戰場最后的考驗,而是一場戰斗。
  沒有僥幸。
  沒有退縮。
  只有歷經血與火的考驗,生與死的較量,竭力廝殺到底,方才有唯一的存活機會。
  所有人都在拼命,每個人都在為腳下的太古之城而戰!
  這注定是一場血戰,慘烈無比,在符紋交織,斷臂殘肢不斷飛,生命在這一刻顯得無比脆弱。
  那等情景,讓人恍惚間宛如回到了太古時期,將諸神與異族強者對決的一幕幕演繹得淋漓盡致。
  ……
  陳汐也看得熱血沸騰,恨不得沖上天去大戰一場。
  太古時期,域外異界強者來犯,諸神征戰于此,拋頭顱,灑熱血,為的就是捍衛三界眾生,為萬世開太平!
  如今,諸神不在,難道就任由敵人肆意踐踏侵犯?
  非我族類,其心必異!
  身為三界一員,值此一刻,自當奮勇殺敵,如此,方不負一身所學。
  “想要戰?”小鼎發問。
  “想!”陳汐毫不猶豫答道。
  “好,去殺了這些死靈騎兵,為我搜集足夠的神性之力,只要時間來得及,應該可以避免最壞局面的發生。”小鼎答道。
  “最壞局面的發生!?”陳汐心一驚,腦袋恢復一絲清醒,“你是說,冰釋天不是那些異界強者的對手?”
  “不錯,雖有八件諸神法器相助,但他終究不是太古諸神,無法發揮出其真正威力,再加上他只是一具身外化身,并非天仙本尊,想要滅殺那四人,幾乎不可能。”小鼎平靜答道。
  “這……”陳汐簡直不敢想象,若冰釋天落敗了,這太古之城會被踐踏成什么樣,只怕在場所有人都會隨之滅絕吧?
  “動手吧,為了你,為了你的同伴,也為了……太古之城。”小鼎輕聲道,說到最后,聲音竟泛起一抹無法言喻的傷感。
  “好!”
  下一刻,陳汐毫不遲疑出動。
  他如今立身在浩蕩死靈大軍的后方,無人發現,只需從背后突襲,自然就能輕松滅殺掉無數敵人。
  “殺!”
  陳汐周身巫力狂涌,身影比肩山岳,整個人就像一把尖刀,從后方狠狠捅進了死靈大軍之。
  砰砰砰……
  雷暴漩渦轟鳴,覆蓋百丈范圍,十余頭巨象騎兵被磨滅齏粉,化作一片兇煞之氣,而其體內蘊含的神性之力,則被輸送進了小鼎體內。
  “太慢了,這樣殺下去,就等著滅亡吧!”小鼎輕嘆。
  “太慢了?”小鼎這句話,深深刺激到了陳汐,他咬牙切齒,再次沖殺,像一尊發瘋的魔神,橫沖直撞,吞噬八方。
  “你就這點實力,如何能殺上天?”
  “殺!拼盡一切去殺!”
  “戰場,是最好的磨刀石,你要做的,就是把你的潛能徹底爆發出來,只有這樣,你才能成長的更快,實力更強大,成為一代至尊!”
  “對!忘掉你的招式,忘掉你自己的存在,你的心念,你的意志,你的目標,只有一個字——戰!”
  …………
  小鼎一句句話,在耳畔響起,刺激得陳汐雙眼漸漸通紅,熱血一點點燃燒,戰意一節節攀升,完全陷入一種純粹的戰斗狀態。
  像一頭幼獸,終于露出自己鋒利的爪牙,開始一生的廝殺捕獵。
  像一頭雛鷹,展翅離開了自己的巢穴,去攫取那一片屬于自己的蒼穹。
  這,是一種從未有過的體驗。
  為戰而生,因戰而睥睨天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