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9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9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19)     

神箓537 落下帷幕

沓!沓!
  腳步踏空,發出沉悶有節奏的響聲,像鼓點般響徹天地間,又像帶著一股魔力,令天地間的一切都陷入沉寂。
  那漫山遍野的死靈大軍,陷入呆滯,忘記了進攻。
  那悲傷無比的城中修士,心隨著這腳步聲,變得安靜起來。
  而那幽帝離隍、落川、冥枳、盧岡四位異界強者,目光陡然變得凝重起來。
  就在這一片沉寂中,陳汐托玉鼎,登臨九天之上,身姿峻拔,有一種沉穩巍峨的氣度,像定鼎天下的王者,令萬物折服。
  “你是誰?”幽帝離隍大喝,銀瞳中驚疑一片,在他眼中,手托玉鼎的陳汐,身上所散發出的氣勢,像極了太古時期那個曾令他做了無數噩夢的可怖存在。
  這時候,其他人也從沉寂中驚醒過來,望向九天之上那一道峻拔的身影。
  “陳汐!?”城中的風劍白、蘇輕煙、薛燃辰等人,皆都愣了一下,目中涌出不敢置信之色。
  怎么會是這家伙?
  哪怕他再厲害,可也只是涅槃修為啊!怎可能做到這一步?
  “不對,他不是陳汐。”卿秀衣、甄流晴、皇甫清影等大楚王朝子弟,微微怔了怔之后,紛紛露出驚疑之色。
  那人的模樣的確是陳汐無疑,然而那份氣度,卻跟陳汐截然不同,有一種沉穩尊貴之極的王者氣息。
  他的目光沉穩而平靜,目光所及,仿似這天地乾坤都變得安靜,這日月山河都變得溫順而平靜。
  仿佛只要有他在,這天地萬物,都有了依靠,有了寄托,這種一種定鼎天下的氣勢,是屬于那主宰天下,至高無上的王者的氣息!
  在他身上究竟發生了何事?
  眾人猜不出來。
  而冰釋天見到陳汐,心中卻陡然涌出一抹刻骨仇恨,原本壓抑在心底深處的妒火,再次蹭蹭涌上心頭,令他恨不得現在就抹殺了此子。
  一只螻蟻般的存在,竟然虜獲了師姐的芳心,甚至還為他生下一個兒子!
  這個結果冰釋天根本接受不了,也不能接受。
  師姐是他心中不容褻瀆的存在,是只屬于自己一個人的,除了自己,這天地間沒有任何人能夠得到她!
  所以,冰釋天早已對陳汐抱有殺機,只不過一直隱忍著,打算找個絕佳機會,就將陳汐一舉抹殺掉。
  然而他卻沒料到,陳汐竟會在這時候出現,并且還是以這樣一種沉穩浩瀚的氣勢出現的,這簡直讓他不敢置信。
  一只小小螻蟻,怎會有這等強大的氣勢?甚至……比自己都要強!?
  這種感覺令冰釋天感到極為不舒服,極為厭憎,他如今被打得渾身浴血,身受重傷,狼狽不堪,無力扭轉局面。
  可陳汐一出現,就令所有人震驚,令這天地震蕩,這種巨大的落差,讓一直拿天仙身份自詡的冰釋天如何受得了?
  但最終,他還是忍住了,他倒要看看,這家伙究竟是不是在虛張聲勢。或者說,他根本就不信陳汐的出現能夠改變什么。
  “原因出在他手中的玉鼎上!”柳瘋子皺眉,渾濁眼眸死死盯著陳汐手中那尊玉鼎,越看越感到心驚。
  那是怎樣一尊玉鼎啊!
  它通體晶瑩瑩潤,流轉神輝,吞吐神性,鼎身四周,飄溢著千道虹光,萬丈瑞霞,其中神紋翻涌,隱隱有諸神的吟唱聲傳出,有一種浩瀚巍峨,容納萬物的至尊氣息。
  不過令人遺憾的是,在鼎口處,卻有一個缺口,令這份完美多出一份瑕疵,不過即便如此,這件玉鼎依舊強大之極,令人根本無法揣度出這是何等層次的寶物。
  不止是柳瘋子,一些實力強大之人,也都注意到了陳汐手中的玉鼎,一個個都心驚無比,感覺此物竟似比諸神法器都要強大許多!
  “這尊鼎……”幽帝離隍喃喃,銀瞳中流露出一抹追憶之色,似想起什么,又不敢確信這是真的。
  “猶豫什么,先殺了他!憑你我四人之力,就是諸神復活,又能耐我何?”落川暴喝,率先發動進攻,潔白的雙翼一振,似一道流光般,爆灑出億萬銀燦燦光芒,凝聚成一柄剪刀,朝陳汐裁殺而至。
  “諸神復活……”九天之上的陳汐突然喃喃自語一聲,透著一股無盡的滄桑、悲愴、傷感氣息。
  旋即,他眸光掃向落川那迎面而至的殺招,輕吐一字:“滾!”
  “砰!”
  所有人震撼,陳汐手中的玉鼎沖起,當即就將那一道銀燦燦的剪刀鎮碎,銀光飛濺,潰散于無形之中。
  并且那玉鼎余勢不減,宛如撕裂虛空而至,“咚”的一聲砸在落川身上,就聽咔嚓一聲巨響,落川的潔白雙翼折斷,暴涌出銀色的血漿,而他整個人更是被震飛出去,咳血不止。
  誰都沒有想到,陳汐竟然這般的強大與恐怖,寥寥一擊,就將一位降臨太古戰場的異界強者給震成重傷了!
  這是何等的力量,何等的威勢?
  望到這一幕,城中眾人那原本絕望的心,不自覺間,重新燃起了一絲希望的火苗,所有人都隱隱有種感覺,陳汐的出現,注定將扭轉乾坤!
  冰釋天抿了抿唇,驚疑不定,心中的妒火和憤怒卻愈發旺盛,這怎么可能,這小子怎會如此厲害?
  不對,這一切都是那玉鼎的功勞,那一定是一件諸神重寶!沒有它相助,他怎可能做到這一步?
  落川被一擊震傷,令得離隍、冥枳、盧岡三人也都心中一驚,別人不知道落川的實力,他們可是一清二楚,就是真正的天仙降臨,也根本不可能一擊就將落川重傷!
  嗡!
  銀光閃爍,落川開始修復身體,他的生機旺盛如海,除非一擊取走他的性命,否則傷勢很快就可以恢復如初。
  這也是他“翼界”中人之所以強大的原因所在。
  “混賬!竟讓我受傷了,再來一戰!”落川嘶吼,他非常憤怒,剛才竟被一擊重傷,雖然已修復,但對于他來說依舊是一種奇恥大辱。
  他潔白雙翼一振,延展擴張,大有千丈,覆蓋蒼穹,形似兩柄擎天利劍,從兩側朝中心的陳汐絞殺。
  而另一側,幽帝離隍、冥枳、盧岡三人也紛紛出手,他們都看出了陳汐的可怕,要聯手全力誅殺于他。
  轟隆隆!
  九天之上,神芒爆綻,氣浪轟鳴,方圓萬里的蒼穹,悉數被淹沒在滾滾可怖亂流當中。
  “不可能了,諸神再無法復活了……”面對這等可怖無比的攻勢,陳汐卻恍若未覺,低聲輕嘆,突然猛力搖頭,發出低沉傷感的嘶吼,滿頭長發飛舞。
  他站立當場,陷入一種悲傷中,任憑各種攻擊在自己身體上沖擊,就好像是一尊億萬年不倒的磐石,亙古礁石。
  砰砰砰,砰砰砰……無數攻擊,都斬殺在他身上,絲毫不漏,但是卻斬不破他半點皮膚,在玉鼎神光籠罩下,令他宛如一尊不可侵犯的至高王者。
  離隍四人的全力出擊都能震殺一尊天仙了,但落在陳汐身上,也只發出雨打芭蕉的聲音,清風拂面,不染塵埃。
  見到這一幕,原本心都提到嗓子眼的眾人,都驚呆了,這……是何等強大的修為?簡直不是人間能夠擁有!
  “諸神不在,滅殺爾等也易如反掌!”陳汐霍然抬頭,頭發飛揚,心中有悲,諸神不可能復活,如今卻仍有異界余孽來犯,令他充滿了恨與殺意。
  他眼望蒼穹,突然天空陷入一片黑暗,無數明星閃爍,出現了一條長長的星河,照耀在他的身上,他身上也顯現出了和星河對應的穴竅,天地在此時此刻,相互映照,契合無比。
  這一刻的他,拋棄舊時悲愴,霸絕人間。
  咚咚咚!
  陳汐踏步,似戰鼓轟鳴,徹響天地,玉鼎釋放億萬神輝,沖殺而上,那一刻,連天地都為之顫抖和嗡鳴。
  噗!
  鮮血迸濺,陳汐眸子中帶著一種懾人的殺意,他手中的玉鼎如一輪神日,涌出無數古樸浩瀚的符文,碾壓鎮殺,橫沖直撞之間,落川、冥枳、盧岡三人相繼被震得連連倒退,咳血不止,染紅全身。
  只有離隍,似知道陳汐厲害,出手之際保有余力,這次避免了諸多傷害。
  眾人駭然,就是冰釋天也都變色,陳汐好強,這等威勢,簡直已媲美太古諸神了!
  要知道,那四位異界強者聯手之下,連冰釋天這尊天仙都無法抗衡,然而如今,卻被陳汐殺得毫無招架之力,這等力量,已超出了他們任何的想象。
  “你究竟是何人?!”離隍大喝。
  落川、冥枳、盧岡也都面色變幻不定,殺氣彌漫,道:“你到底是誰?”
  戰斗至此,他們從玉鼎所顯現的威力中隱約已能猜到一些,但是他們卻不敢相信,因為這個事實太可怕了。
  “我是誰?”陳汐自語,眸中略帶惘然,而后猛地睜開,爆出兩道湛然神輝,直接就震碎了虛空,道:“這太古之城,乃是由我之身所化,這太古戰場,乃由我之手開辟,這天地法則,乃由我所演繹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