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5-29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5-29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5-29)     

神箓538 戰后余波

什么?!
  陳汐竟然說,這太古之城是由其修建,太古戰場是由其開辟,甚至連太古戰場的天地法則,都是由其一手演繹!
  所有聞聽到此語的人都驚撼,渾身一僵,這實在讓人震撼,不敢相信一切。
  而離隍、落川、冥枳、盧岡四人則感到一陣恐懼,這得是多么可怕的一個人物啊,親手締造了這片戰場,居然還存活于世?這不真實,這……太過虛幻!
  但當想及陳汐之前那可怖的戰斗力,他們又都隱隱感覺到,陳汐應該不會說謊,也只有像他這樣強橫的人物,才能做到這一切吧?
  下方,太古之城的各王朝強者同樣激動無比,太古戰場的締造者?這豈不是說,那家伙是一尊比諸神來頭還大的可怖存在?
  “前輩,殺盡他們,為我等報仇啊!”
  “這些該死的域外異族,一定要殺光了他們!”
  許多人都忍不住激動哭喊起來。
  之前,那些異界強者表現得太過強勢,令他們心生絕望,以為再無存活的可能,而如今陳汐的出現,頓時令他們看到了無盡希望,心之激動,也就可想而知。
  卿秀衣、甄流晴等大楚王朝弟見此,也相當的吃驚,他們早已知道這陳汐已非自己所認識的陳汐,可當聽到此話,依舊有點難以置信。
  太古戰場何其廣袤,乃是橫亙在小世界和大世界之間的天塹鴻溝,其內充斥無數禁地和秘境,因諸神征戰于此而聞名天下。
  這樣一個近似神跡般的地方,竟然是由一個人親手締造,甚至連這天地法則,都是由他一人演繹所化,這等化腐朽為神奇的可怖手段,只怕天仙也不可能做到吧?
  “這……未免也太駭人聽聞了……”風劍白嘀咕,一想到之前自己還和陳汐為敵,殺得不死不休,他心底就直冒寒氣,毛骨悚然。
  “真是想不到啊!”蘇輕煙和薛燃辰等人,都是暗暗心驚,哪怕他們也隱約猜出,這時候的陳汐,并非是自己所認知的那個,可這一切仍舊令他們心生驚駭。
  “麻煩了。”云瀾生看了一眼天之上的冰釋天,心擔憂不已。
  “好家伙,好家伙啊!”柳瘋盯著陳汐,就像發現世上最珍稀的一塊美玉般,眉開眼笑,大口灌酒,逸興遄飛。
  這一刻,得知了陳汐的身份之后,離隍四人如臨大敵,面色凝重,甚至已有了逃離的打算。
  相對而言,離隍是最不甘心的,他為了脫身,籌謀了不知多少歲月,這才等到了三界大亂的契機,本以為可以借助異界強者相助,能夠輕易覆滅太古之城,然而陳汐的出現,頓時令一切都變成了未知數。
  甚至……有可能自己的一腔心血都化為烏有!
  怎么辦?
  難道這輩注定自己將逃不脫這一道樊籠?
  離隍心劇烈掙扎,遲疑不定,不知是否該繼續拼下去。
  “不對!你們看,他的氣息正在急速的變弱……”突然,耳畔傳來冥枳的傳音,令離隍猛地清醒過來。
  他抬眼望去,的確發現陳汐身上的氣勢,明顯比剛才差上許多,甚至隱隱有轟然崩散的趨勢。
  “這……難道是上天眷顧!?”離隍驚喜,心頓時大定注意,哪怕是拖延時間,也要看一看,陳汐是否真如自己所猜測那樣,力量會最終崩散掉。
  可惜,他低估了陳汐誅殺他們的決心。
  唰!
  就在離隍心思轉動之際,陳汐猛地動了,一步跨出,虛空被撕裂,瞬間就抵達最前邊的落川身前,手玉鼎當頭籠罩而下。
  這一次動手,速度之快簡直無法用言語來形容,又出其不意,根本就不給落川任何掙扎逃生的可能。
  剎那之間,天地竟完全陷入混沌之,而陳汐的一擊,就像是開天辟地的一擊,定鼎宇宙,劃分陰陽!
  轟!
  落川被這一鼎擊下,整個身軀頓時爆碎成一團肉泥,血雨飛灑,浸染天,徹底死絕掉了。
  這位來自域外翼界的絕頂高手,之前還將天仙冰釋天追殺得瀕臨死亡,如今卻反而被陳汐一鼎鎮殺,看得在場所有人都驚呆了。
  而那幽帝離隍、冥枳、盧岡三人則心狠狠一抽,眼珠都差點裂掉,自己的同伴……竟然就這樣死了!?
  “逃!”這一下,冥枳早已被嚇破了膽,還哪管陳汐的力量是否正在急劇流逝,轉身就撕裂虛空,要逃掉。
  冥枳一走,離隍和盧岡二人也不敢再有任何猶疑,緊跟著要逃亡。
  這家伙太可怕了,哪怕是諸神復活,只怕都沒有他這等逆天般的可怖力量!此時不撤,只怕連命都沒了。
  “既然已得知我的身份,那就全都留下吧!”
  咚咚咚!
  平靜的聲音,陳汐腳步如擂鼓,每一步,都好像跨越無盡空間界限,有一種四海之內皆在我腳下尺寸之地的強大氣勢。
  他手掌一揚,玉鼎沖霄滴溜溜旋轉,噴吐出一個神輝彌漫的字,“禁”!
  這個“禁”字,古老,鏗鏘,有一種不容置疑號令天地的霸道氣韻,似乎是宙宇法則的化身,將這片天地四極八合的所有空間都全部禁錮。
  砰!砰!砰!
  離隍三人逃走的身影,下一刻已被一道神霞擋了回來,他們驚怒,探手撕裂虛空,再次空間挪移,然而,任憑他們掙扎,總無法逃開這片天地之間,就像三只熱鍋蓋上的螞蟻般,上天無路入地無門。
  “可惡,我和你拼了!”冥枳氣急敗壞,整個人筆直朝陳汐殺來,如長槍般,刺破蒼穹,憤怒的眼神,展現出前所未有的戰意和力量,全都集于眉心獨角上,白虹貫日般的一擊,刺向陳汐的頭顱。
  轟!
  空間被刺爆,發出宏大的引爆之聲,那獨角泛起蔚藍光澤,如同實質,凌厲鋒銳到了極致,令得在場所有人都氣血翻滾,耳膜震蕩,幾欲炸裂。
  有那實力弱小之輩,當場就被震得倒飛出去,吐血暈厥,可知這冥枳的拼命一擊,有多么的恐怖了。
  “日月沉浮,天經地緯,鼎盛天下,萬世太平!”然而面對這近乎無堅不摧的一擊,陳汐臉上沒有絲毫的情緒變化,手玉鼎悄然融于體內,整個人端立原地,一動不動。
  當!
  冥枳的眉心獨角,居然刺殺不進去,他那恐怖的力量,凌厲的一擊,連一點皮毛都沒有刺破,更別說刺進陳汐的頭顱了。
  咔嚓!
  一聲脆響,陳汐抬手一抓,竟然直接將冥枳眉心的獨角硬生生掰斷了!
  “啊———!”冥枳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凄厲慘呼,那眉心獨角乃是他的生命本源所在,本身又是一件極為可怖的武器,如今被硬生生掰斷,頓時像泄了氣的皮球似的,整個人變得蒼老無比,皺紋密布,很快就油盡燈枯,化作一張腐朽人皮。
  這一下,又一位異界強者隕落了!
  見到這一幕的所有人,都深深震撼于陳汐那近似無所不能的強大手段。
  就連冰釋天都瞳孔一縮,心顫抖不已,他身為天仙,剛才又跟冥枳交戰過,深深明白這位來自域外“嵐海界”強者的厲害,然而如今,他那拼命一擊,非但沒有令陳汐損傷毫發,反而直接被一擊抹殺了!
  這樣的一幕,令他這尊天仙都感到一陣渾身發寒。
  “圣靈之錘,屠仙三招,碎神滅佛,撼破萬界!”就在陳汐剛抹殺掉冥枳,突然,一道身影從陳汐后方虛空暴竄而出,手巨錘朝陳汐當頭砸下。
  這人赫然是來自域外“圣靈界”的盧岡,他之前竟已一種神秘手段藏身虛空,此時沖殺而出,簡直將出其不意的精髓發揮得淋漓盡致。
  并且他這一動手,就動用了全力,因為他早已清楚了陳汐的可怕,再敢有任何保留,那絕對是對自己性命的不負責。
  然而,就在他的錘法猶如天落雷般,將要轟在陳汐頭顱上,空突然衍生出一朵朵的金花,金花如鼎,花蕊綻放乳白神火,將那錘法上所蘊含的所有力道都包裹其。
  “大道神鏈,妙諦蓮花,鼎火昌榮,萬物不滅!”陳汐口,念出一句玄妙箴言,整個人動也沒動,就把盧岡的襲殺消除在無形之,那等神異的手段,已無法用語言來形容了。
  “圣靈之輝,破滅萬法!”盧岡面色驟然一變,手上巨錘震蕩,有氣吞山河,破殺八荒的可怖力量,手上的巨錘如天瀑布,天河斷裂,再次轟殺而下,招式之剛猛,已脫離了人間武學的范疇。
  轟!
  面對這一擊,陳汐扭身出拳,簡簡單單一拳,卻像將這片天地的法則都抽空,凝聚在拳頭上,爆綻出億萬神輝,竟然一拳硬生生將那巨錘都打爆了!
  砰!
  與此同時,盧岡慘呼一聲,被這一道拳勁直接打飛出千里遠,身軀碎裂,斷臂殘肢夾雜著血水飛灑在整片天空,死相凄慘無比。
  又死了一個……
  眾人呆滯地看著眼前一切,心神已被陳汐所施展的種種手段震撼得麻木起來了。
  ————
  ps:這兩天去外地參加大學同窗的一場婚禮,晚上才吹著寒風回來,然后……重感冒+頭疼,碼字很艱難,晚了點,大家見諒,凌晨12點前應該還有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