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9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9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9)     

神箓539 暗流涌動

感謝各位兄弟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,由于名字太多,就不一一列舉了,拜謝!
  ————
  “怎么,還想施展幽雨解體之術逃命?”滅殺了盧岡之后,陳汐霍然扭頭,目光如電,冷冷掃視向遠處空中。
  他探臂一抓,那片虛空頓時爆碎,將一道人影給逼迫了出來,身影踉蹌,渾身紫火幽幽,宛如成千上萬只紫色螢火蟲在飛舞。
  正是幽帝離隍!
  他此時的臉色已是變得難看之極,看向陳汐的目光中有憤怒,有不甘,更多的卻是一種來自心靈深處的恐懼。
  他實在害怕了,戰斗到此時,他的三位橫跨玄寰域而降臨在這太古戰場的強力外援一一隕落,而陳汐所施展的種種手段又是如此可怖,令他感到絕望。
  他只有逃,只有暫時隱忍,另擇時機再次現身。
  然而,當陳汐一抓而下,將他從虛空逼迫出來,更開口道破他所要施展的秘術時,他的心頓時就涼了,如死灰。
  “你究竟是誰?怎可能知道我‘幽界’的幽雨解體之術!?”離隍咬牙暴喝,聲音帶著一絲顫抖。
  “太古時期,你施展幽雨解體之術,能瞞得過諸神,卻瞞不過我……”陳汐緩緩說道,聲音并沒有任何自豪情緒,反而有一種悔恨和失落之色,“若是在那時滅殺了你,只怕也無今日之禍了……”
  離隍頓時呆住,死死盯著陳汐,那模樣就像見了鬼了一般,嘶聲道:“怎么可能,太古諸神何其強大,都沒有發現我的蹤跡,你怎么可能知道!?你難道還能比太古諸神還強大?笑話!若是你真有如此厲害,太古諸神又怎會被我域外大軍滅殺死絕?”
  這一刻的離隍就像受到莫大刺激一般,狀若瘋魔,凄厲咆哮,聲音響徹天地,震得八方云層都寸寸崩散。
  城眾人又是驚詫,又是震撼地望著這一幕,心久久不能自已,幽帝離隍和陳汐的對話,牽扯到了太古時期的諸神,已超出了他們的所有想象空間!
  “難道……難道你是……”離隍似想起什么,猛地面色劇變,顫巍巍指著陳汐,張大了嘴巴,聲音帶著一股無法形容的驚恐,“你是禹……”
  砰!
  就在這時,陳汐腳步一踏,人已來到離隍身前,一拳砸出,萬般妙法相隨,在離隍話還沒說出口時,就將其脖頸擊爆。
  下一刻,陳汐右手涌出一道乳白色神火,落在離隍身上,瞬間就被點燃焚化起來。
  “想不到,當年因我一念之差,卻差點釀成了今日大禍……”望著離隍那一點點焚燒一空的尸體,陳汐喃喃自語,聲音帶著無盡的惆悵和落寞。
  城眾人望著這一幕,沉寂而無言,他們已找不到任何詞匯來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了。
  幽帝離隍,這尊曾在太古時期與諸神征戰過的強大存在,歷經無盡歲月而不死,然而如今,卻死在了陳汐手。
  這樣的一幕,簡直比諸神征戰的傳說還要令人難以置信,震撼人心。
  “離開吧,太古戰場將要關閉了……”蒼穹上,陳汐目光一掃眾人,最終落在了那連綿起伏的巍峨城池,沉默片刻,輕聲一嘆。
  嗡!
  令眾人驚異的一幕出現了,在陳汐身上,有著一抹虛無的影飛出,裹挾著一尊玉鼎瞬息已消失在天邊極遠處。
  這是……
  眾人惘然,旋即皆猜到了什么,再次望向陳汐,果然就發現,他的修為一落千丈,哪還有一絲之前那無所不能近似主宰般的氣勢?
  “我就說,一個涅槃修士,怎可能擁有這等可怕的實力,原來是被一尊大人物附體,控制了其神智。”
  “嗯,肯定如此,剛才那一道虛影,只怕就是那尊大人物吧?一連誅殺四個異界強者,這等手段,簡直是驚天地泣鬼神啊!”
  “可惜,那尊大人物不在了,若是能被他指點一二,咱們這輩都足以受用無窮了。”
  眾人都從剛才那一幕大致猜到了什么,紛紛議論出聲。
  不過絕境重生后的喜悅,很快就令他們忘了這一切,并且他們還驚喜發現,那城門外的死靈大軍,正在如潮水般退去。
  對于此,沒有人去截攔阻殺,幽帝離隍已死,這些死靈大軍也再難成什么氣候。
  更何況他們全都戰斗了許久,之前又歷經了一場場驚心動魄的大事件,早已是身心疲憊之極,也沒誰還有閑心去剿殺死靈大軍。
  唰!
  就在這時,人們愕然看到,那天之上的陳汐,身影一晃,竟倒頭朝地面栽了下來。
  不過還不等眾人搶去救助,一道人影已瞬間出現在陳汐身前,將他一把扛在了肩膀上,這人山羊胡,酒槽鼻,渾身邋遢之極,正是柳瘋。
  “只是筋疲力盡暈厥了過去,沒死就好哇。”柳瘋查探了一下,發現陳汐只是暈厥過去,頓時暗松了口氣。
  見是柳瘋出手救下的陳汐,那卿秀衣等一眾大楚王朝弟懸著的心,也頓時放了下來,紛紛涌了上來。
  伴著柳瘋一起,將陳汐送往東北區域的住處休憩。
  危難已經解除,太古戰場最后的考驗也早已結束,他們這時候只需回到住處,聽從玄寰使者的安排就行了。
  他們渾然沒有注意到,天之上,渾身血跡的冰釋天,正在凝視著那一道一直伴隨在陳汐身邊的纖柔身影,目光有惘然、不甘、憤恨、仇怨。
  今日所經歷之事,或許對其他人而言,簡直就跟劫后重生沒什么區別,身心雖疲憊,但喜悅之色卻是無法掩飾。
  但對冰釋天來說,這一切都糟糕透了,心情也惡劣到了極致。
  “冰師兄,你傷勢頗重,還是早點回去養傷吧。”就在這時,云瀾生來到了冰釋天身前,低聲說道。
  “也好,路還很長,咱們一步一步慢慢走,不到最后,誰有知道輸贏呢……”冰釋天從紛雜的情緒清醒過來,恢復冷靜,站起身,眸光遙遙望向遠處,喃喃自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