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8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8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8)     

神箓541 憤怒如燃

武皇戰魂碑前,隨著風璇子宣布最后一個名單之后,氣氛陷入到一種詭異的沉寂中。
  在場諸多修士,都有些驚疑不定,不敢置信。
  陳汐等人的實力,在場所有人都清楚,然而如今,卻僅僅只有一人被上古凈土天衍道宗收錄為弟子,其他人竟都無人問津!?
  這怎么可能?
  且不說其他,連陳汐這等頂尖俊杰都沒有被錄取,這讓所有人都感到難以理解。
  要知道,那身后的武皇戰魂碑第一名位置上,可赫然顯示著陳汐的名字,不僅如此,陳汐在太古之城中,若論聲望之盛,又有哪個人能媲美?
  他孤身一人對抗整個洛水商氏,以一己之力斬滅一縷天仙意志,更在昨日的最后考驗中,將四名異界強者盡數誅殺!
  然而現在,這樣一位擁有成長為至尊潛質的無雙天才,竟然落選了,這個結果又有誰能想象的到?
  哪怕拋開陳汐不談,像大楚王朝的其他子弟,也一個個極為出眾,在武皇戰魂碑上的排名幾乎都在前二十之列,也同樣沒有被任何宗派看中,這……未免太過離奇了吧?
  這一切,都讓眾人隱約間感覺到,這只怕是針對大楚王朝的一場陰謀。
  然而,他們盡管對陳汐等人的處境同情無比,卻無人敢多說什么,因為他們的命運,同樣掌握在那些玄寰域使者手中。
  那半空中,那十余名玄寰域一個個神色威儀,如同神祗,單從表面上看,根本看不出這是他們早有預謀的一場行動。
  不過,細心的人還是能夠發現,這些玄寰使者們的目光,有意無意之間,都避開了大楚王朝子弟所在的地方。
  而風劍白和商雀二人的唇邊,則已露出一抹笑意,看向陳汐等人的目光中,充滿了嘲諷、可憐、憎恨等等神色。
  兩人都與陳汐有仇,都巴不得看到這一幕發生,此時見到陳汐等人神色上流露出的憤懣失望之色,兩人真恨不得仰天大笑一番。
  “好了,名單已宣布,沒有被選中的子弟,也不要氣餒,玄寰域乃是一方浩瀚大世界,宗門無數,強者如林,爾等進入之后,說不定會遇到各自的機緣。”紫溟老祖沉聲開口。
  此話一出,等于是大局已定,陳汐等人想反駁都難。
  這時候的場景很古怪,一百一十三名各王朝強者,九成九都被玄寰域各大勢力選中,這些子弟此時分別立在不同的玄寰使者身后,只有陳汐等人,孤零零立在對面,成了沒有被選中的那一小撮人。
  這是一種強烈的對比,映襯得陳汐他們就像被拋棄的羊羔,顯得有些可憐,見到這一幕,大多人臉上都露出了不忍之色。
  一群天驕似的人物,如今卻淪落至此地步,如何不讓人感慨唏噓?
  “事不宜遲,咱們一起出手,開啟通往玄寰域的通道,這就離開吧。”一側,云瀾生輕嘆一聲,開口說道。
  其他玄寰域老祖也都紛紛點頭。
  “且慢!”
  然而就在這時,一道清冽似淙淙泉水般的聲音響起,卿秀衣踏步上前,眸光冷冽,掃視那些玄寰域使者,最終落在了云瀾生身上,“我什么時候答應,要加入你天衍道宗了?”
  此話一出,不亞于一道驚雷,震得那各王朝子弟都面露愕然之色,就連那些玄寰使者也都流露出訝然之色,似沒想到,如此天大的機緣,竟然有人要放棄。
  而陳汐等人微微怔了怔之后,心中都涌出一抹暖流,他們知道,卿秀衣這么做,完全是下定決心要跟他們同進同出了。
  這份情誼,價值無量!
  尤其是陳汐,他最明白天衍道宗對卿秀衣的重要性,然而她此時卻毅然決然地放棄回歸前世門派當中,這樣一個決定,令他心中感動之余,又隱隱作痛。
  若不是因為自己,秀衣她何須如此?
  若不是因為自己,自己的同伴們又怎么可能落得這般地步?
  一股深深的自責,悄然涌上心頭,誰也沒有注意到,陳汐的雙拳已緊緊攥起,手背青筋暴綻,指甲陷入掌心,溢出一縷縷殷紅血跡。
  “卿秀衣,你的道途在天衍道宗,如此放棄,等于是自毀前程,還是隨我來吧,有些事情,不是任性能夠解決的。”云瀾生皺眉,嘆息說道。
  他何嘗不明白卿秀衣的心情,然而這次,他無論如何也要將卿秀衣帶回天衍道宗,這是冰釋天的意志所決定,他無法改變,在場所有人都無法改變。
  “云瀾生,我在天衍道宗修煉時,你還是一個外門弟子吧?什么時候,你竟敢這么跟我說話了?”卿秀衣冷冷開口。
  眾人聞言,頭皮一陣發麻,老天!這女人竟然是玄寰使者的師姐!?這身份,可就太嚇人了!
  只有那些玄寰使者們早已知曉這一切,一個個顯得頗為淡定。
  云瀾生也沒想到,卿秀衣竟會這時候拿身份來壓自己,不由再次嘆了口氣,苦笑道:“卿師姐,師弟也是為你好,宗門中,掌教和各位長老可都望眼欲穿,等著你回歸宗門呢,還望你莫要讓師弟為難。”
  聽到云瀾生承認自己和卿秀衣的關系,眾人都有一種神經錯亂的感覺,就像在聽一個光怪陸離的傳說。
  什么時候,一個普通王朝的子弟,竟然能成為了玄寰域超級大宗門地仙老祖的師姐了?
  但很快,他們就明白過來,卿秀衣可是天仙轉世之身,她的前世,只怕就是在天衍道宗修行的吧?
  在場之人中,只有商雀臉色變得有些難堪,心中后怕不已,當初,他們的公子商坤,可是要拿卿秀衣為爐鼎修煉一部魔功的,若是早知道卿秀衣來頭如此大,再給他們一百個膽子也不敢這么做!
  “這么說,我若不隨你離開,你就會用強了?”卿秀衣冷冷反問。
  云瀾生怔了怔,心中掙扎不已,在年輕的時候,卿秀衣同樣是他心中不可褻瀆的存在,哪怕時至今日,這份敬意還在心中永存,他哪會想過有朝一日,自己會對最尊敬的師姐用強?
  可是若不這么做,又怎可能將師姐帶走?
  云瀾生猶豫了,面色變幻不定。
  眾人見此,感慨不已,能夠令一尊地仙八重境強者為難成這樣子,說出去,也足以自豪了,由此也可以知道,這卿秀衣在天衍道宗的時候,身份有多么的尊崇了。
  “秀衣,不要讓云師弟這么為難。”就在氣氛陷入僵持的時候,一道清朗的聲音突然從遠處天邊響起,旋即,一道俊秀的身影倏然而至。
  此人正是冰釋天,他衣衫獵獵,烏黑濃密的發絲飄舞,周身上下更流轉仙靈之氣,顯露出屬于天仙級別的獨特氣勢,甫一出現,就成了在場獨一無二的焦點人物。
  見到冰釋天,無論是那些王朝子弟,還是玄寰使者們,皆都露出敬畏之色,屏息凝神,再不敢輕言妄語,生怕觸怒了對方一絲一毫。
  只有陳汐,眸中閃過一絲冷意,心中暗道:“終于舍得出來了么……”
  對于冰釋天,他已經厭惡憎恨到了極致,今日的一切,可謂都是出自冰釋天之手,這讓他如何不憤怒仇恨。
  “誰允許你這么稱呼我的?”卿秀衣聲如寒冰,說話更是毫不客氣,根本就不理會對方是一尊天仙,還是一只螻蟻,這等強硬的態度,看得四周眾人都是暗自咂舌不已。
  冰釋天怔了怔,旋即笑道:“師姐,你的脾氣還是一如從前,沒有發生任何變化啊,如此最好,這才是真正的你,等你回到天衍道宗,掌教和諸位長老必然會欣喜不已。”
  “你沒聽到,秀衣已決定,不和你們一起回去?”陳汐突然開口,引得眾人心中都暗自一驚,沒想到他這時候竟敢開口說話,更沒想到他面對一尊天仙,說話還如此不客氣。
  最讓眾人驚心的是,陳汐稱呼“秀衣”,那卿秀衣竟然沒有表露出任何意見!
  單單就是這一句話,就讓所有人意識到,大楚王朝之所以落得如此處境,原因只怕就在陳汐、卿秀衣、冰釋天這三者之間。
  而兩男一女之間,最容易產生矛盾的原因是什么?答案已是不言而喻,必然還是那個字——“情”!
  這一刻,幾乎所有人都明白過來了,又暗暗心驚不已,沒想到陳汐竟然和一尊天仙搶女人,并且似乎還占據了上風……
  冰釋天感受到了四周投來的各種目光,這讓他臉上的笑意漸漸消失,變得平靜,平靜中透著一股難以言喻的冰冷。
  “師姐,你前世的記憶還沒有恢復,恕師弟冒犯,還是暫且委屈你一下吧。”沉默許久,他突然柔聲開口。
  嗡!
  就在他開口的同時,他右手輕輕一探,不帶一絲煙火氣息,卻將卿秀衣整個人直接抓了過來,而后輕輕一拍其肩膀,她整個人頓時就陷入到深深沉睡中。
  這個過程發生的太快,在場眾人只覺眼前一花,再次望去時,那卿秀衣已經陷入沉睡中,被冰釋天交給了云瀾生手中。
  這等手段,看似簡簡單單,卻將屬于天仙的力量展示得淋漓盡致,令得在場眾人心生震撼之余,愈發敬畏起冰釋天了。
  而另一側,陳汐等人卻是連連變色,目露憤怒無比之色。他們萬萬沒有想到,冰釋天竟會以如此強硬的手段,要將卿秀衣給帶走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