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3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3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3)     

神箓54 翻手為云


  第一更!拜求收藏!紅票!晚上八點第二更,凌晨左右第三更!
  ——
  隨著蘇嬌一行人進入典藏大殿,原本劍拔弩張的氣氛愈發緊張起來。
  看著對峙的兩撥人,蘇嬌以及她身后的眾人臉色皆陰沉無比,目光中盡是毫不掩飾的殺意。
  又來了十三人!并且個個都是龍淵城各大勢力的子弟!
  鳳霞派的傅恒暗自吸了一口涼氣,此時此刻,局面的發展已出乎了他的意料,不過唯一讓他放心的是,因為蘇嬌一行人的加入,柴樂天他們哪怕再想朝自己等人下手,也必定會有所顧忌。
  見到蘇嬌等人,柴樂天和他身后的眾人的神色也變得凝重許多,再不復剛才勝券在握的模樣。
  此時此刻,大殿中赫然形成了三足鼎立的局面,三方勢力互為犄角,相互牽制,牽一發而動全身,在這種情況下,沒有人敢輕舉妄動。
  “蘇姑娘,如今這典藏殿已被我等占領了,你們還是莫要橫插一腳,傷了彼此和氣,那可就不好看了。”柴樂天冷冷開口。
  從珍寶殿和武道殿空手而歸,本就令蘇嬌憋了一肚子氣,見柴樂天甫一開口,便想轟自己走,再忍不住冷笑道:“別廢話了,你家那個老怪物也只能嚇嚇其他人罷了。”
  “大膽!”
  柴樂天身后的俞浩白暴喝道:“柴紹前輩乃是整個南疆碩果僅存的冥化境大修士,你竟敢罵他老人家老怪物?真是不知死活!”
  “哼,別唧唧歪歪了,不就是拼祖宗嗎?”
  蘇嬌旁邊的蒼濱嘿然冷笑道:“柴樂天背后有冥化老祖撐腰,蘇姑娘的兄長蘇禪也已拜在流云劍宗涅槃劍修凌渡老祖門下,成為凌渡老祖千年來收的唯一一個關門弟子,你現在還覺得說這話有意思嗎?”
  凌渡老祖!
  聞言,在場眾人包括柴樂天在內,似是聽到極為恐怖的事情一般,神色無不齊齊一變。
  蘇嬌的哥哥竟然拜在了凌渡老祖門下?
  遠處高高石梁的陰暗角落里,陳汐心中也不由一驚,龍淵城八大宗門、三大學府和六大家族中,若論勢力最為強大者,當屬流云劍宗無疑。
  據說有好幾位地仙級別的強橫劍仙便隱居在流云劍宗內!
  凌渡老祖便是流云劍宗赫赫有名的一位涅槃境劍修,他脾氣火爆,殺伐狠戾,名頭在整個南疆的修行界中極為響亮,稱得上是婦孺皆知。
  “哼,怪不得口氣如此大呢,原來是蘇禪那家伙走狗屎運拜在凌渡老祖門下了啊。”柴樂天神色很快恢復如常,旋即搖頭不屑道:“蘇禪是蘇禪,你蘇嬌是你蘇嬌,你覺得凌渡老祖會為了你,得罪我家老祖嗎?”
  蘇嬌神色不動,心中卻是暗自嘆了口氣,柴樂天說的的確不錯,她跟凌渡老祖之間畢竟隔了一層關系,也僅僅能讓她扯扯虎皮罷了,想讓凌渡老祖替自己出頭,去得罪比自己還高出一個境界的冥化境大修士絕對不可能。
  不過,蘇嬌也絕非易于之輩,眼珠轉動,已想到一個主意,不去理會柴樂天,而是把目光投向了鳳霞派傅恒等人身上,笑吟吟說道:“想必諸位也不甘心入寶殿卻空手而歸吧?不如咱們雙方一起聯手,把他們全部殺死,此處大殿內的玉簡咱們平分,你看如何?”
  傅恒萬萬沒料到蘇嬌會提出如此一個建議,怔了怔,才說道:“可是……”
  蘇嬌打斷道:“不用擔心其他的,這里畢竟是南蠻冥域,人死在這里,只要咱們不說,沒人會知道是誰殺的。”
  對啊,只要把柴樂天一行人全滅了,自己一伙和蘇嬌一伙又瓜分了玉簡,誰會傻得向別人透露此事?
  傅恒目光變得灼熱起來,顯然已被蘇嬌說動。
  蘇嬌所提建議的確狠辣有效,柴樂天一方才八個紫府境修士,本就比不得其他兩方勢力的任何一方,若是再被這兩撥人聯手,的確能夠把柴樂天等人全滅了。
  “傅道友,若你敢這么做,你肯定會后悔的!”柴樂天終于無法保持淡定,勃然色變,大喝道:“難道你就不怕蘇嬌過河拆橋,到最后也把你們一個個殺了,然后把大殿內的玉簡都獨占了?”
  傅恒一愣,神色再次陰晴不定起來,顯然,他也顧忌蘇嬌會這么做。
  “不如你們跟我合作,咱們一起滅殺了蘇嬌一伙,這些玉簡就按你剛才所說,四六分如何?”柴樂天暗自松了口氣,趁熱打鐵道。
  傅恒很為難。
  他完全沒料到,自己一方原本是最弱的,卻在此刻成了其他兩方都要爭取的香餑餑,偏偏地,為了防止過河拆橋的事情發生,他還不能答應任何一方。
  怎么辦?
  面對這等局勢,傅恒和他身后的眾人皆是左右為難。
  該死!這么商量下去,遲早要被他們想出個所以然來,如此一來,自己還如何渾水摸魚?
  見三撥人遲遲不開戰,陳汐不由暗暗著急,旋即腦海靈光一閃,猛地想到一個絕妙的注意。
  ——
  ——
  時間點滴流逝,氣氛卻是越來越沉悶,打又打不得,不打又無法分配大殿中的玉簡,只能干瞪著眼睛耗時間。
  “我看咱們三方也別爭執了,不如商量一個對策,一起瓜分了這些玉簡如何?”柴樂天終于等得不耐煩了,心有不甘地提出了自己的建議。
  “行啊,能這么做我等也贊同。”蘇嬌暗暗松了口氣,她也害怕就這么耗下去,再有人插足進來,那局面可就更加混亂了。
  “柴道友的提議正是我等急于看到的。”傅恒也是長長吐了一口濁氣,相較而言,他們這群人是最弱的,也是壓力最大的,自是不愿跟其他兩方大動干戈。
  然而就在此時,一道突兀的聲音猛地響徹在大殿中。
  “柴兄,大事不妙,那些鳳霞派的人竟然也在搜集珍品玉簡!”
  鳳霞派?
  搜集珍品玉簡?
  聞言,在場所有人皆是一愣。
  陳汐?
  他竟然還活著?
  這道聲音落入杜清溪、端木澤、宋霖等人耳中,卻令他們心頭猛地一震,臉上盡是不敢置信之色。
  那個廢物竟然還活著?不過他此刻說這話是什么意思?柴樂天一愣,隨即明白過來,臉色瞬間變得黑如鍋底,他媽的,這小子好毒辣的手段!
  蘇嬌也聽出了聲音的主人是誰,目光在柴樂天身后一掃,果然沒有發現陳汐的蹤影,想起陳汐話中透露出的信息,她臉色瞬間冰冷到極致,怒極而笑,一字一頓道:“你柴樂天真不愧是老謀深算,先派人把珍品玉簡搜集起來,再提出平分大殿玉簡的建議,把那些垃圾留給我們……真是欺人太甚!”
  “蘇姑娘,你聽我說,陳汐他騙你們的,他早就不是我們的人……”柴樂天連忙解釋道。
  “都到這種時候了,你還要狡辯?陳汐從離開喋血城就跟你們在一起,你當我沒看見嗎?”
  嗆啷!
  說話時,蘇嬌手中驀地多出一把火紅如燒的飛劍,臉色鐵青道:“看來也只有通過戰斗解決了,各位,咱們被這些該死的混蛋耍了,殺了這些表里不一的小人!”
  嘩啦啦……
  蒼濱等人也反應過來,在珍寶殿和武道殿飽受的憋屈,混雜著此刻被人蒙騙的怒火,轟然爆發。一個個祭出武器,咬牙切齒地朝柴樂天等人殺去。
  “我……”
  柴樂天直氣得渾身發抖,還要多解釋,然而還不等他話說完,就看到各種靈光逼人的法寶朝自己鋪天蓋地地砸來,哪里還敢遲疑,隨手祭出法寶,迎了上去。
  他媽的,我們是無辜的啊!
  柴樂天身后的其他人也是委屈無比,不過見蘇嬌他們不分青紅皂白地就沖過來,他們也是一陣火大,當即也陰沉著臉,祭出自己的看家法寶加入了戰局。
  “殺!”
  “殺死他們!”
  “該死!”
  蘇嬌一伙十三人和柴樂天等八人皆是紫府境修士,此刻同時各自施展自己擅長的手段,整個大殿一時間真元震蕩轟鳴,恐怖的氣流如同最鋒利的刀子般掃蕩四周,在地面墻壁上留下一個個觸目心驚的裂痕。
  有巨大的血色長劍化作蛟龍,騰空咆哮撕咬。
  有上百把寒光森然的飛劍交織一起,鉤織成一座殺氣滔天的劍陣。
  有滾滾的黑色洪水從靈幡中奔涌而出,轟隆隆沖向敵人。
  ……
  各式各樣的法寶,精妙絕倫的戰斗手段,繽紛絢爛卻充斥著恐怖氣息的各種光芒……交織碰撞在一起所造成的破壞力仿似要把虛空都撕碎了。
  混戰所在成的恐怖氣流沖蕩四周,瞬間把整個大殿的所有書架都轟到在地,摧毀得支離破碎。而那如同水銀般滾落一地的玉簡也都被碾碎齏粉,化作飛灰消失不見。
  人為財死,鳥為食亡。
  偏偏地,此刻卻再沒有誰去在乎大殿中的玉簡了,一個個殺紅了眼睛,施展渾身解數,吶喊著、咆哮著、恨不得令所有對手都慘死在自己手下,場景一時顯得慘烈無比,宛如人間地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