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9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9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19)     

神箓544 羽化圣土

感謝兄弟們的投出的寶貴月票!我繼續去碼字,今天要爆發!
  ————
  天仙!
  遨游宙宇,逍遙九天之上,與萬古同壽。
  天仙!
  俯瞰天地,掌握萬般妙法,又豈懼人間界的流言蜚語?
  冰釋天這次突然出手,可謂是將一尊天仙的強勢展現得淋漓盡致。
  眾人稍稍一怔,便即默認了這個事實,原因很簡單,這是一尊天仙的行動,在這片天地中,天仙就是一切,代表著至高無上的意志,不容褻瀆!
  但在陳汐看來,冰釋天卻根本不配“仙”之一字,霸道蠻橫,肆意踐踏一切,這樣的人物,與其說是仙,倒不如說是一個十惡不赦的惡徒!
  這一刻,因為卿秀衣被強橫奪走,已經讓陳汐將冰釋天恨到了骨里。
  “現在,你還有什么話可說。”冰釋天雙手負背,漠然俯視下方的陳汐,淡淡問道。
  這是他第一次開口和陳汐說法,聲音平靜蘊含著一股咄咄逼人的壓迫之力,更帶著一絲貓戲耗般的不屑味道。
  “我從來沒有想過,一尊天仙竟會如此無恥,早知如此,昨天就應該看著你死在那四個異界強者手。”陳汐抿嘴,冷冷說道。
  眾人聞言,心都是砰砰直跳,陳汐這句話說的,簡直就是當面譏諷冰釋天不知感恩圖報,反而落井下石,去迫害自己恩人。這……簡直就是在挑釁冰釋天的尊嚴啊!
  “這小這下只怕該遭罪了……”所有人腦海,皆不約而同地浮出同一個念頭。
  “真是大言不慚,也不知道秀衣如何看上你的,”出乎意料的,冰釋天并沒有動怒而殺人,他唇邊浮起一抹不屑笑意,搖頭道,“憑你那點實力,能做到這一切么?若真能的話,只怕你現在也不會眼睜睜看著秀衣被我帶走了吧?”
  聞言,陳汐心瞬間一沉,看來這家伙已猜出,小鼎再不可能如昨日那般大發神威,所以才敢如此肆無忌憚吧?
  “既然無話可說,接下來,我可要好好和你算一筆賬了!”冰釋天臉上重新恢復漠然,冷冷盯著陳汐,目光涌出一抹殺機,“身為一名修士,你竟敢挑釁我的尊嚴,該當何罪!”
  轟!
  隨著這一縷殺機涌出,整片天地都瞬間灰暗下去,一股壓抑無比的可怖氣息籠罩四方八極,氣流翻滾,虛空嗡鳴,聲勢駭人無比,令得在場所有人都心顫抖不已。
  而陳汐更是首當其沖,只覺腦袋嗡地一聲,整個人就像被鎮壓在無盡深淵,呼吸困難,任憑他如何掙扎,也擺脫不了這一縷殺機的鎖定。
  沒辦法,他和冰釋天的差距實在太大了,雖說只是一縷殺機,但一個是修士,一個是天仙,本就不是一個級數的存在,又如何能掙脫出來?
  這一刻的陳汐,面容扭曲,雙眸赤紅,燃燒著憤怒的火焰,整個人就像頻臨絕境的困獸,充滿不甘。
  “陳汐!”甄流晴等人大驚失色,紛紛要上前幫助。
  然而,還不等他們靠近,就被冰釋天抬手打出的一道仙術禁錮住身體,再動彈不得。
  見此,大多數人都露出不忍直視之色,但卻無力去阻撓什么,這是天仙的懲罰,誰又敢去阻撓?
  “竟敢挑釁天仙,真是不知死活啊!”風劍白心冷笑不已。
  “痛快!最好殺了此,以絕后患!”另一側,商雀同樣亢奮不已,心獰笑連連。
  “冰師兄,他只不過是一個晚輩,以你的身份又何必與他計較?看在師弟的面上,還是饒過他一次吧。”就在這時,一旁的云瀾生突然開口,輕聲勸說道。
  見到云瀾生開口,冰釋天眉頭一皺,有些不悅,“云師弟,此當著眾人之面挑釁于我,難道不該受到懲罰嗎?”
  “冰師兄……”云瀾生急忙道。
  “罷了。”冰釋天揮手打斷道,“云師弟,看在你的面上,我今日不殺他。”
  “多謝冰師兄。”云瀾生暗松了口氣,他知道卿秀衣多么在乎陳汐,一旦此死了,他實在不知道以后該如何向卿秀衣交代了。
  陳汐不再掙扎,立在原地,目光死死盯著冰釋天,之前發生的一幕幕,猶如刀般劃過心間,令他已憤怒到極致。
  “不過死罪可免,活罪難逃,既然他敢挑釁于我,就必須要受到一些懲罰。”
  冰釋天唇邊泛起一絲冷意,突然踏前一步,喝道:“跪地向我磕頭謝罪,否則天上地下沒有誰能救得了你!”
  聽到這話,云瀾生面色一變,跪地求饒?這比殺了陳汐還難受吧。
  “嘎吱!”陳汐緊握的拳頭發出骨骼摩擦的聲響,他面無表情,心的怒火卻如熔漿般沸騰,他盯著冰釋天那俊秀的臉龐,咬牙冷笑道:“別讓我看不起你,有種就殺了我,又何必如此惺惺作態!”
  “你這是在求死?”冰釋天目光寒光涌動,身為一尊天仙,這天地間,誰人敢挑釁于他?如今,這樣一只來自小世界的螻蟻卻一而再再而三向他發出挑釁,已令他動了真怒。
  “再說一次,你照不照我所說的做!”冰釋天面色冰冷,殺機畢露,天仙境強者那恐怖氣息直接是爆發而開,宛如山岳般狠狠的壓迫在陳汐身上。
  咔嚓!
  在這等不屬于人間的恐怖氣息壓迫下,陳汐的雙膝猛地一彎,旋即,他竭盡全力硬生生抵抗住這股壓迫,渾身的骨骼,不斷發出不堪重負的咔嚓咔嚓聲。
  “倒是看不出來,還算有些骨氣。”見陳汐竟然能夠在自己的壓迫下未曾跪下,冰釋天眸光閃動,冷笑不已,身上再次暴涌出一股壓迫之力。
  “轟”的一聲,陳汐所立之地的地面,直接塌陷碎裂,被硬生生給壓爆掉。
  陳汐體內真元瘋狂運轉,周身巫力洶涌澎湃,死死抵抗著這種讓他幾乎瀕臨窒息的可怖壓迫,到了現在,他方才徹底明白,涅槃境與天仙之間的差距,究竟有多么的大。
  那無處不在的可怖壓迫之力,不斷想要將陳汐壓得跪倒在地,而陳汐則在腦海瘋狂推演著自己的種種手段和底牌。
  然而結果卻令他心有些沉重,哪怕用出自己最隱秘的底牌,也無法傷害到冰釋天,這家伙實在太強大了。
  “陳汐!”甄流晴等人驚呼,他們看到,陳汐面色扭曲,額頭青筋爆綻,仿似承受著無盡痛苦,渾身皮膚都赤紅得要滴出血來,模樣令人心痛。
  “冰師兄,這樣已經夠了,你難道真要將其鎮殺了么?”云瀾生皺眉嘆息道。
  “不,我怎可能殺了他。”冰釋天神色漠然,聲音卻透著一股濃濃不屑,“無論怎么說,昨天可是他救了我一命,這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啊。”
  四周眾人聞言,皆都暗自嘆息不已,他們當然聽得出,冰釋天這是在嘲諷陳汐自不量力呢。
  其實細算起來,昨日若非陳汐,他們這些人的確不可能活下來,但偏偏,那力挽狂瀾的是一尊神秘的大人物,而非真正的陳汐本人。
  所以說,無論感激不感激陳汐,其實都可以說的過去。
  而冰釋天就是看了此點,所以才會如此肆無忌憚對付陳汐,而沒有任何的心理壓力。
  陳汐的身體,在四周目光的注視下,不斷地顫抖著,他渾身冷汗如漿般流淌,臉色刷白,身上爆出咔嚓咔嚓的筋骨斷裂聲,只有他的目光,依舊倔強而執著,透著一股堅狠決絕之色,像一柄劍,寧折不彎。
  “救命恩人?哼,冰釋天,你就是這么對待救命恩人的?”便在這時,一道沙啞蒼老的聲音倏然響徹全場,眾人目光望去,竟是柳瘋。
  他依舊是那副邋遢之極的模樣,山羊胡,酒糟鼻,醉眼渾濁,然而當他出現在陳汐身前那一剎那,他整個人氣質頓時變了。
  一股凌厲浩瀚之極的氣息,從他那枯瘦的身體上爆發,直沖云霄,驚動八方風云,旋即,一股股磅礴的仙靈之力在其身體四周流溢,神霞萬道,映照山河,神威浩蕩,讓人油然心生不可撼動之感。
  僅僅剎那間,冰釋天所施展的壓迫之力,被瓦解沖散掉,蕩然無存。
  見到這一幕,所有人都面色一變,眸光驟然收縮,難以置信眼前發生的一切,柳瘋竟然將天仙的氣勢瓦解掉了!
  “嗯?”冰釋天眼眸也是一凝,旋即想起什么,驚疑道:“仙體已成,卻能夠蒙蔽天機,沒有飛升仙界,你……竟然是一名‘棄天者’!”
  眾人聞言,頓時如遭雷擊,他們雖猜不出什么是“棄天者”,但卻從冰釋天的話,聽出了一種可能,那柳瘋似乎……也是一尊天仙!
  “老夫呆在人間界逍遙快活無比,只是懶得去仙界受管教。”柳瘋搖頭。
  “哼!你如今已顯露仙體,已被天機所察覺,不出三天,你就會被強制引渡仙界,屆時,只怕你的后果會很嚴重啊。”冰釋天冷笑。
  “但我可以現在就殺了你,信不信?”柳瘋眼眸一瞥冰釋天,淡淡說道,“滾,趁老夫沒有改變主意之前,統統滾回玄寰域!”聲如炸雷,徹響天十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