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3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3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3)     

神箓546 百年之約

第四更!兄弟們,大盟主四周兄已出手,兇殘捧場210000縱橫幣,將月票拉進了前20,咱們大家也要給力,捍衛住咱們得來不易的位置啊!
  月票!月票!讓我們并肩戰到1314交差之時!締造屬于我們的新篇章!
  另外,明天繼續爆發,拼盡所有,與大家一起作戰!
  ————
  踏天大圣破虛空而至,身影比肩天地,此時大笑出聲,簡直如巨龍長嘯,聲浪如潮,響徹整個天地,震得虛空都寸寸崩碎掉。
  那些玄寰域使者紛紛面色大變,連忙打出法訣,將身邊眾子弟防護住,以免被音波震傷了神魂。
  而陳汐等人也在柳瘋子的防守下,這才安然無恙。
  然而,最令人震撼的卻是踏天大圣話中的意思,他竟說甄流晴是他的師妹!
  這簡直就像一記雷霆霹靂,震得所有人下巴都差點掉地上。
  一位是來自玄寰域不可知之地的強大牛魔,存在了不知多少歲月,更傳言其徒手斬殺過天仙。
  而另一位,則是來自大楚王朝的一名女修士,實力才只涅槃境界。
  這兩者之間,怎么可能是同門師兄妹!?
  就連陳汐,也都大感意外,沒想到甄流晴的來頭竟然如此之大。
  身為當事人,甄流晴也懵了,她完全沒搞清楚這究竟是怎么回事,他的師尊,是大楚王朝水煙閣的閣主,何時還收了這樣一尊強橫的存在為弟子?
  “唔,是我魯莽了,師妹,等你隨我回到師尊那里,自然明白這一切。”見甄流晴一副戒備的模樣,令得踏天大圣笑聲戛然而止,撓頭解釋道。
  呼啦!
  他渾然沒有料到,自己只是一個撓頭的動作,那粗如擎天之柱般的手臂,竟將附近一些高大建筑直接給掃塌掉了。
  見甄流晴一副驚恐的模樣,讓他又是一陣尷尬,旋即他一拍腦門,整個人倏然變小,化作了一個丈八魁梧大漢,氣息卻是同樣的霸道兇殘。
  不過見此,還是讓在場眾人暗松了口氣,剛才踏天大圣比肩天地的模樣,著實太過駭人了。
  “師妹,咱們走吧,這次我突然降臨這邊,已經被天界的一些混蛋察覺到了,雖說師兄不怕他們,但若是師尊知道了,肯定饒不了我。”踏天大圣嘿嘿笑道。
  “不行。”甄流晴這時已恢復清醒,一指遠處的冰釋天,“這位天仙說了,這次決不讓我離開太古戰場。”
  聞言,眾人皆都是渾身一哆嗦,這女人,報復心可真強啊!以后無論得罪誰,可千萬別得罪她了。
  而冰釋天的臉色已是變得難看之極,他同樣沒有想到,竟會發生這樣一個變故,還招惹來一尊連他都忌憚不已的大人物。
  “我師妹說的是真的?”踏天大圣血輪似的眼眸一瞪,冷冷望向冰釋天,目光中盡是兇煞之色,完全就是一副欲要擇人而噬的模樣。
  “哼!踏天大圣光,我乃仙界使者,手持仙界符詔,怎么,你想要和我為敵嗎?”冰釋天面色陰沉,冷哼道。
  話雖如此說,但眾人都聽得出來,冰釋天的態度變得軟弱許多,這一切,都是因為那踏天大圣的存在。
  踏天大圣眼眸一掃冰釋天手中那金燦燦的符詔,不禁皺眉道,“還真是麻煩啊,殺了你,只怕師尊要令我再閉關上萬年了。罷了,師妹,咱們走吧,等以后有機會,師兄我暗地里幫你宰了這混蛋。”
  眾人愕然,這家伙也太口無遮攔了吧,暗里地的事情,怎么能說出口呢?
  冰釋天臉頰更是狠狠一抽搐,臉色陰沉得直欲滴出水來,若是他本尊在此,他完全不懼這踏天大圣,但可惜……現在他只是一尊分身,完全不是踏天大圣的對手,也只能生生咽下這口氣。
  “不行。”甄流晴再次搖了搖頭。
  “為啥?難道還有人欺負了你不成?”踏天大圣眼珠一瞪,朝四周眾人掃視而去,那模樣,暴力兇殘的一塌糊涂。
  “不是,這些都是我同伴,莫逆之交,若是離開,你也要帶上他們,否則……”甄流晴指了指身旁陳汐等人,緩緩說道。
  “這算什么事情,完全可以,包在師兄身上了。”不等甄流晴說完,踏天大圣便痛快答應,但旋即,他就沉吟道,“師妹,帶他們離開也可以,不過,可不能帶他們回咱們宗門,這是師尊的規定,師兄也沒辦法。”
  甄流晴嫣然笑道,“這樣就足夠了,多謝師兄。”
  她雖然還沒搞清楚自己和踏天大圣所在的宗門有什么關系,但這并不妨礙她借助踏天大圣的威勢,來幫助陳汐他們。
  如今見踏天大圣痛快答應,她已是心滿意足了,至于以后,陳汐他們完全可以跟隨柳瘋子前往九華劍派修行。
  唯一令她有些遺憾的是,這次沒能狠狠收拾冰釋天一頓……
  陳汐等人也都感到一陣意外,旋即皆都長松了口氣,心中輕松不已,他們也不曾想到,即將陷入絕境時,竟會殺出如此一尊強橫的存在來,更是幫助他們化解了危機,這種感覺,跟絕境重生沒什么區別。
  見此,冰釋天的心頓時跌入低谷,這時候不殺死陳汐,只怕日后想殺死他都難了,但他卻不得不接受這個現實。
  一想到這,他就恨得牙都快要咬碎,一個小螻蟻,卻怎么也殺不死,更是讓自己尊嚴連連受損,這讓自己以后在仙界如何立足?又如何服眾?
  “不行,他們中有兩人,牛老弟你可不能帶走,那是我羽化圣土的有緣人,應該由我來引渡他們。”
  就在這時,突然虛空中綻放一朵朵清氣花朵,遍灑天地,其中又有天籟似的道音叮咚脆響,令得四周一切,都仿佛一剎那間化作了一片仙靈凈土般。
  而在那漫天飄灑的清氣花朵中央,一個愁眉苦臉的黃眉老者顯現了出來,他拄著一根青色拐杖,弓背駝背,看起來就像一個世俗耄耋老翁。
  但在場眾人可沒有一個敢小覷他,仔細看去就會發現,他身上的氣息竟如淵如海,令人根本探查不出深淺,也更看不出境界高低,顯得神秘之極,也讓人驚心之極。
  “羽化圣土!你是黃眉翁!”冰釋天瞳孔驟然一縮,驚道。
  而其他人則早已驚得渾身僵硬起來,羽化圣土,那可同樣是一個隱世不出的古老門派,其存在的歷史比之玄寰域十大仙門都要悠久!
  尤為重要的是,在玄寰域的宗派之中,名字里能夠帶上一個“圣”字的,往往意味著,這家宗門曾走出過一尊真正的圣人!
  何謂圣人?
  超凡入圣,無所不能之人,一旦出世,注定封禪天地,叱咤三界,尊貴之極。
  眾人雖對黃眉翁的身份不甚清楚,但他既然是來自羽化圣土,就足以證明其實力和身份有多么強大了。
  “哦,想不到這世間還有人認得老頭子?”黃眉翁一掃冰釋天,淡淡說了一句,就把目光落在了踏天大圣身上,嘆息道,“牛老弟,剛才老頭子的話你同意么?”
  “隨便你。”踏天大圣揮手道,“只要他們愿意跟你走,我怎么可能阻攔你。”
  “那就好,那就好啊。”黃眉翁點點頭,目光已是落在了皇甫清影和周四少爺身上,略一打量,唇邊不由泛起一抹笑意,“兩個小家伙,你們可是進入了隕寶之島中的一座秘境內,獲得了《羽化飛靈經》傳承?”
  “正是。”皇甫清影和周四少爺怔然答道,他們的確進入秘境獲得了一些傳承,只不過令他們搞不懂的是,這黃眉翁又怎會知道的?
  “那就沒錯了,跟老頭子走吧,羽化凈土時隔八千年,終于再次用新的傳人加入了,真是讓人欣慰啊。”黃眉翁輕嘆道,話雖如此說,可他依舊是一副愁眉苦臉的模樣,給人以很怪異的感覺。
  陳汐見到這一幕幕,也是愕然不已,打破腦袋也想不到,事態竟會發展到這種地步,不僅甄流晴有大人物相助,就連皇甫清影和周四少爺,也都有了師門,這等變化,連他都大感意外。
  而皇甫清影和周四少爺這時候也明白過來,自己竟然誤打誤撞,意外成了羽化圣土的傳人了!
  想到這,兩人目光齊齊望向了陳汐,心中已是感激之極,那次進入秘境,還是因為陳汐的幫助,他們才能獲得如此機緣。
  換句話說,他們二人能夠成為羽化圣土的傳人,完全是陳汐的功勞。
  “不行,那位天仙可不允許我們離開,還說要滅殺我們呢。”皇甫清影眼珠一眨,突然開口說道。
  眾人頓時再次一呆,面面相覷,這說辭,簡直就跟甄流晴如出一轍啊,果然,女人都是記仇的!
  而冰釋天的臉色徹底黑了,氣得直欲吐血,今天究竟是怎么回事!?難道真的是自己時運不濟?
  “哦?一尊天仙的分身而已,不用理會他的威脅。”黃眉翁不以為意道。
  聞言,冰釋天真恨不得扭頭就走,身為一尊天仙,竟然連連被人無視,這種感覺,簡直快要讓他瘋掉。
  “禿驢!你真要和本尊一戰?”
  “不對,不對,小僧哪有時間和你打打殺殺。”
  “那你為何緊追著本尊?”
  “只是順路,順路而已……”
  就在這時,遠處天邊,再次響起兩道聲音,似是在一路爭吵,聲音卻是宏大之極,響徹整片天地。
  見到這一幕,眾人腦海中不約而同浮出同一個念頭:“該不會又有大人物前來,欲要收大楚王朝那些子弟為徒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