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3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3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3)     

神箓547 新的征程

感謝兄弟們的月票支持!最后6個小時,急需月票!兄弟們,要頂住啊!別讓大盟主自己一人孤軍奮戰!
  ————
  在場所有人都沒想到,今天發生的變故竟會如此之多。
  身為一尊至高無上的天仙,冰釋天僅僅只是為了懲治陳汐,就惹來了“棄天者”柳瘋子,來自不可知之地的踏天大圣,羽化圣土的黃眉翁。
  這三尊大人物,每一個的實力都要比冰釋天更強大,并且似乎都和大楚王朝那些子弟有著極為密切的關系,這在剛才,誰能想象得到?
  要知道剛才,在冰釋天的指使下,可是沒一個宗派,愿意收留陳汐他們的!
  然而現在,這一切卻都反過來了。
  那柳瘋要帶走陳汐,踏天大圣要帶走甄流晴,黃眉翁更是要帶走皇甫清影和周四少爺,這等變化,不僅令那些來自各王朝的強者驚得心顫不已,連那些玄寰使者們都吃驚連連,不敢置信。
  柳瘋所在的華劍派,位列玄寰域十大仙門之一,更有天下三大劍宗之一的稱號,完全不遜色于摩天閣、御心劍齋、天衍道宗這一類超級宗派。
  而那踏天大圣和黃眉翁所在的宗派,比之十大仙門要更久、神秘、古老,屬于那種存在于傳說的隱世宗門。
  那等宗門,幾乎罕有傳人出世。但只要一出世,注定是縱橫八方的巨擘人物,呼風喚雨,睥睨天下!
  像踏天大圣,存在無盡歲月,傳聞曾徒手斬殺過天仙!
  而大楚王朝竟有數位弟,有幸被這隱世宗門選為弟,別說是那些各王朝強者,就連玄寰域使者都感到震驚無比。
  相較而言,冰釋天的心情是最糟糕的,臉色奇差無比,陰沉得快要滴出水來。
  原本他以為,憑自己的身份,稍稍施展一個計謀,都能令陳汐陷入萬劫不復之地,哪曾想到事態會發展到這種地步?
  不僅柳瘋叫囂著讓他滾,連踏天大圣和黃眉翁這等人物,也對他不屑一顧,視若螻蟻,這讓他這尊走到哪里都備受尊重的天仙大人物,如何受得了了?
  但偏偏,他還不得不暫時忍耐著,因為他清楚知道,無論是踏天大圣,還是那黃眉翁,都可以輕松殺死自己,他哪怕再憤怒,也不敢輕舉妄動,這種憋屈無比的感覺,令他氣得差點吐出血來。
  然而,還不等所有人從這一波又一波的震驚清醒過來,遠處天邊,竟再次響徹兩道宏大的聲音,頓時就令所有人心巨震,呼吸為之一窒。
  又有大人物降臨了!
  這次該不會又是為大楚王朝的某個弟而來的吧?
  眾人神色僵硬,木呆呆望向遠處天邊,那里,正有兩道擎天徹地的浩瀚神虹朝這邊呼嘯而來。
  “唔,到了,緣來于此,人生何處不相逢啊。”
  唰!神虹一閃,走出來了一個身穿破爛袈裟,腳下穿著一雙草鞋,手上拿著一串普普通通腐朽木質念珠的和尚。
  這和尚,穿著就好像是世俗之,沿街四處化緣的流浪僧人,但是一雙眼睛卻清澈無比,翻涌慈光,眉心隱隱約約有佛光流淌,全身潔凈,雖然衣衫襤褸,卻并不沾染污穢之氣,反而如蓮花一般,獨立于污穢的世間。
  當望見這和尚的第一眼,所有人都感覺到了極其深奧的智慧,好像一個大智者,無所不知,慧光如海。
  這還是陳汐第一次見到佛宗之人,遠遠一望,果然察覺到,一股浩瀚、光明、純凈的陌生力量在這和尚周身流轉,顯然,這就是佛之力了。
  而那些玄寰使者見到這和尚,卻是面色一變,原因很簡單,即便是在玄寰域,佛宗之人已有不知多少歲月沒有問世了,世人都快忘記了佛宗的存在,誰曾想到竟會在這太古戰場碰到一個佛宗之人?
  并且,這和尚的實力似乎還很強大!
  “大禪林寺賊和尚?你這和尚怎么來了?三界即將大亂,莫非佛宗也坐不住了?”一旁,黃眉翁訝然開口道。
  “施主能來,小僧自然也能來,來來往往,天地之妙,又何必去刨根問底呢?”賊和尚笑瞇瞇說道。
  “賊?這個法號倒也有趣,取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心賊為名,悟賊之妙,滅賊之欲,這該不會是你這和尚一輩追尋的大道吧?”踏天大圣似想到什么,哈哈大笑出聲。
  “施主果然有慧根,擇緣不如撞緣,不如隨小僧回去,頌真經,悟妙法,必然可以早日成佛。”賊扭頭,笑瞇瞇看著踏天大圣。
  “扯淡,早聽聞你佛宗之人口燦蓮花,嘴皮功夫比誰都厲害,我哪能上了你的當?”踏天大圣眼睛一瞪,搖頭說道。
  “這禿驢的確廢話連篇,惹人嫌惡!”便在這時,另一道虹光倏然抵達,光芒一閃,走出一個男。
  他身材極其挺拔,背脊筆直,眼眸深邃,面部線條剛硬猶若斧鑿刀刻板,英俊無匹,滿頭濃密烏黑的發絲飛揚,眉宇顧盼之間,自有一股霸臨天下,殺伐果決的滔天氣焰。
  尤其是其身上,有一股凜冽、純粹、充滿毀滅氣息的力量,流轉身體四周,衍化成無數的惡鬼、夜叉、修羅、骷髏等可怖異象,映襯得他宛如冥獄走出的大魔頭般。
  四周眾人心再次一震,這……竟然是一尊魔宗大人物!
  “魔宗之人,本是殘忍陰邪之輩,可在此人身上,那魔氣卻如此純粹,也不知其是如何修煉的……”陳汐心也暗暗驚奇。
  這時候,不光是他,在場其他人都只能在心想想,而不敢開口說話。
  沒辦法,在場這些大人物,著實太多,也太可怕了。
  踏天大圣、黃眉翁、賊和尚,以及現在抵達的魔宗大人物,每一個都各有特色,每一個的實力都高高凌駕在眾人之上,在他們面前,連冰釋天都沒有插嘴的份兒,他們這些晚輩又哪敢開口?
  不過,事態發展到這種地步,已是令陳汐徹底松了口氣,他知道,自己已再不用借助小鼎的力量去和冰釋天拼命了,只需靜觀其變,伺機而動就足夠了。
  “先天魔宗方斬眉!想不到你這魔頭也來了,早在數千年前,我就想和你戰上一場,卻一直無緣相見,擇日不如撞日,咱們這就比劃比劃吧!”就在這時,踏天魔王猛地仰天大笑,身上戰意狂涌,躍躍欲試。
  方斬眉!
  一聽到這個名字,玄寰使者們的臉色又是一變,就連冰釋天都眼瞳一縮,露出一抹深深的忌憚。
  此人是魔道最為驚采絕艷的霸主級人物,不知多少歲月前就已名揚天下,震驚玄寰域大世界,只不過后來,也不知因何原因隱退,就再也沒有出現過。
  這在當時,還引起了莫大轟動,所有人都推測,此人早已破劫而飛升天界了。哪曾想,他竟會在這時候橫空現身,出現在這里?
  “想和我戰斗?先問問你師尊是否同意吧!”方斬眉瞥了一眼踏天大圣,云淡風輕說道。
  被人提及自己的師尊,踏天大圣神色一滯,禁不住嘆息連連,一副很無奈的模樣,再沒了戰斗**。
  “小胖,趕緊隨小僧走吧,大禪林寺的一幫光頭可都在眼巴巴等著你呢。”一側,賊和尚突然來到凌魚身邊,笑瞇瞇打量了一番,說道。
  眾人見此,暗道一聲果然如此,他們都早已被之前的一幕幕驚得麻木,這時候反而顯得平靜許多。
  “我?”凌魚愕然,撓著腦袋,一臉憨厚地問道,“前輩,您沒認錯人吧?”
  “認錯誰,也不會認錯你。”賊顯得很有耐心,笑瞇瞇說道。
  “您確定?”
  “確定。”
  “真的?”
  “真的。”
  “真的沒有搞錯?”
  “真的沒有。”
  “可我……”
  “小兔崽!有完沒完了!”
  砰!
  賊終于受不了了,抬手拍暈了凌魚,無奈搖頭道:“真是的,咱們佛宗弟雖說都很啰嗦,但像你這兔崽這般啰嗦的,還真是絕無僅有,奇葩啊!”
  見到這一幕,踏天大圣、黃眉翁、方斬眉都忍不住大笑出聲,能啰嗦得讓賊都受不了,這小胖還真夠奇葩的。
  陳汐等人也都莞爾不已,他們都看得出來,賊的確是發自內心要帶走凌魚,收為大禪林寺弟的。
  只有冰釋天,依舊陰沉著臉,面無表情,又一個大楚王朝弟被佛宗大人物帶走,這令他的心情愈發郁悶憋屈起來了。
  接下來,方斬眉也同樣選了梵云嵐。
  梵云嵐似并不意外,安心接受了這份天大機緣。
  陳汐也并不意外,在很早以前,他就曾聽自己那位喜歡女扮男裝的師姐說過,梵云嵐乃是邪蓮伴生之體,又出自魔宗,被方斬眉選也是在情理之的事情。
  不過令陳汐意外的是,方斬眉選了梵云嵐之后,突然目光一掃旁邊的趙清河,竟又將趙清河選了!
  至此,他們大楚王朝的弟,除了陳汐和卿秀衣,其他人全部都被突然而至的大人物選了!
  這樣的一幕,別說陳汐他們,在場所有人,又有誰能夠想象得到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