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6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6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6)     

我們沒有輸

第二更!兄弟們,距離明年只差3個時辰了!競爭也越來越慘烈,月票榜位置很危險,迫切需要大家全力沖刺,火力全開啊!
  ————
  一尊尊大人物破虛空而至,將大楚王朝的子弟收錄一空,令在場所有人皆震驚,感到有點不真實。
  而陳汐,卻笑了。
  看見他的笑容,冰釋天恨不得一拳砸在這混蛋臉上,但他還是生生忍住了,沒辦法,此時哪怕他手持仙界符詔,也再難有任何的威懾力。
  因為在陳汐那邊,柳瘋子、踏天大圣、黃眉翁、六賊和尚、方斬眉這五位大人物中的任何一個,都足以輕易抹殺掉他。
  在這種情況下,他怎敢輕舉妄動?
  不過令他慶幸的是,最終,師姐卿秀衣還是落在了他手中,倒也算不虛此行,至于陳汐,以后有的是機會殺死他。
  然而接下來發生的一幕,卻打了他一個措手不及。
  只見甄流晴立在踏天大圣身邊,輕聲說道:“師兄,那位天仙掠走了我的一名同伴,還請您為我主持公道啊。”
  “是啊,前輩,幫幫我這位同伴吧。”皇甫清影等人,也都各自朝身邊的黃眉翁、六賊和尚、方斬眉說道。
  下一刻,這些大人物的目光,齊刷刷都落在了冰釋天身上,目光或不以為然、或兇煞冷厲、或淡漠無情……但卻令冰釋天感受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壓力。
  這種壓力,令得他都感到一陣呼吸困難,臉色變得難看無比,他萬萬沒想到,在這等時候,這些螻蟻般的小家伙竟敢倒打一耙!
  “小家伙,趕緊交人!”踏天大圣甕聲甕氣道。
  “你一個天仙分身,竟做出這等有損身份的事情,真是讓人失望啊。”黃眉翁依舊是一副愁眉苦臉的模樣。
  “因果循環,報應不爽,這位施主,還是聽小僧一句,快快放了那個女娃娃吧。”六賊和尚搖頭晃腦道。
  “放人!”方斬眉最簡單,直接輕吐兩個字,聲音中的殺伐果決氣息卻是最為濃烈的,仿似若有不從,就準備動手殺人一樣。
  見到這四尊破虛空而至的大人物矛頭皆指向冰釋天,那等壓力,連附近的王朝強者和玄寰使者們都感到心驚膽顫,幾欲窒息。
  而身為當事人,冰釋天的壓力之大,也就可想而知。
  他面色陰沉,緊緊咬著牙關,心中的憤怒和憋屈如火般燃燒,火辣辣的刺痛,他很后悔沒能早早滅殺了陳汐,如果早這么做,也不會引出這么多變故。
  可惜,他知道這一切都晚了。
  然而,想讓他就這么交出卿秀衣,卻絕對不可能,那是他年少至今唯一摯愛的女人,如今好不容易重逢,他有怎肯輕易放手?
  可是若不放手,又該如何面對眼前這些強大的離譜的家伙?這一刻,冰釋天心中劇烈掙扎,臉色陰晴不定,竟不知該如何辦了!
  能把一尊手持仙界符詔降臨世間的天仙,逼迫到這種窘迫無比的程度,說出去,絕對不會有人相信。
  但現在,卻是實實在在上演著,那等視覺沖擊力之大,令得四周眾人都甚至都有些同情起冰釋天了。
  早知如此,又何必當初呢?
  其實早在之前的時候,就有人對冰釋天指使玄寰域使者,打壓陳汐等人感到不滿,畢竟就在昨天,陳汐可是還救過他們在場所有人一次,冰釋天不知感恩圖報,反而對陳汐等人予以懲罰,這讓很多人都看不下去。
  如今,見到冰釋天也淪落到這步境地,許多人心中都是暗爽不已,只不過臉上卻是不會表現出來了。
  畢竟他們可不是陳汐,冰釋天對于他們而言,依舊像一座無法撼動的大山,只能去敬畏,而不敢稍有輕怠了。
  “各位道友,且聽在下一言。”
  便在這時,云瀾生突然踏步上前,深吸一口氣,開口道,“這女子乃是天仙轉世之身,前世身份乃是我和冰師兄的師姐。此次帶她離開,也是我天衍道宗掌教和諸位長老的旨意,絕不敢去陷害于她。”
  踏天大圣等人聞言,都是微微一怔。
  “不錯,卿姑娘的前世身份,的確是你天衍道宗的弟子,可她之前已表示,決不會跟你們離開,但你們卻用強硬手段欲要帶她離去,這該如何解釋?”陳汐朗聲開口說道。
  “原來如此。”踏天大圣等人這才都明白過來,目光再次紛紛不善地望向了冰釋天和云瀾生,強人所難,這可有些太卑劣了。
  云瀾生苦澀一笑,連忙出聲解釋道:“諸位道友有所不知,我這卿師姐百世重修,歷經萬難,若不回到天衍道宗,只怕此生道途就將毀于旦夕之間,功虧一簣,所以才不得不出此下策啊。”
  百世重修!
  聽到這個字眼,踏天大圣等人的眼眸中,皆閃過出一抹冷芒,道:“這女人,該不會是卿秀衣吧?”
  陳汐心中咯噔一聲,萬沒想到,以踏天大圣等人的身份,竟然也知道卿秀衣的存在!這讓他簡直不敢想象,前世的卿秀衣究竟達到了何等高度,怎會受到如此多人的矚目?
  “正是我家師姐。”云瀾生暗自松了口氣,他從踏天大圣等人的反應中,已看到了一絲改變處境的希望,連忙趁熱打鐵,“各位道友想必也清楚,百世重修,所冒風險之大,可謂是九死一生,而卿師姐當初將一切業障,都留在了天衍道宗,若無法重啟業障,繼而斬滅業障,她這一生,注定要被毀掉。”
  “此話倒也在理,我輩修士,登天路時,誰人不帶著一身的業障?若無它,無以談道,若不棄它,則無以為仙。”黃眉翁輕聲感慨。
  “唔,這么說,這卿秀衣還真得和你們回去了。”踏天大圣道。
  “不錯,各位道友且放心,卿師姐這等人物,可是我天衍道宗諸位長老的心頭肉,絕對不敢怠慢了她的。”云瀾生說道。
  “師妹你看?”踏天大圣望向了甄流晴。
  甄流晴撇了撇嘴,眸光卻是望向了陳汐。
  這時候,不止是踏天大圣,一側的黃眉翁、六賊和尚、方斬眉也都發現,陳汐似乎是這些小輩中的領袖人物。
  這個發現令他們感到有些訝然,要知道,他們可是知道,自己所選中的子弟有多么的不凡,如今,卻都乖乖聽一個人話,這讓他們如何不好奇?
  “咦!”
  他們的目光略一打量陳汐,似是發現了什么,臉上皆露出一抹驚容,一閃即逝,很快就恢復了平靜。
  只不過他們心中,卻掀起了一片波瀾,命格被天機所遮掩?究竟是何方神圣竟能運轉天機,將此子的一切命數統統掩蓋?
  心中雖驚訝,但他們卻都沒有問,到了他們這等境界,有些事情知道就好,一旦問出來,說不定就沾染上了什么因果,是福是禍可就難料了。
  陳汐并沒有注意到這些,他這時已被云瀾生所說的內容,攪亂了心湖。
  他這才明白,似乎無論如何,卿秀衣終究不得不回天衍道宗,否則,她這百世重修時所付出的一切,都將付之東流。
  這時他絕對不愿意看到的。
  然而,當瞥見遠處的冰釋天時,他心中又極不情愿卿秀衣就這么回到天衍道宗。
  怎么辦?
  陳汐陷入久久的沉思中。
  ……
  這時候,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陳汐身上,包括冰釋天在內。
  氣氛顯得很沉寂,鴉雀無聲。
  那種感覺,就仿佛陳汐主宰著在場的一切般,只要他一個決定,都會令一切發生一個不同的變數。
  當然,這僅僅只是一種感覺,歸根究底,陳汐如今還是借了踏天魔王等人的勢,才能達到如此效果,而非是他個人實力和意志的體現。
  最終,陳汐緩緩抬頭,目光平靜盯著冰釋天,說道:“好,我答應你帶走她!”
  一句話,寥寥幾個字,卻像重逾千鈞般,甫一說出口,令陳汐有種全身力氣都被抽空的感覺。
  他的確很在乎卿秀衣,恨不得現在就將她從云瀾生手中搶回來。可是,為了她的以后,她的道途,她的一切,陳汐也只能這么做。
  他不覺得自己有多么偉大,只是發自內心且堅定地認為,只有做出這個決定,他才永遠不會后悔。
  云瀾生松了口氣,冰釋天松了口氣……這一刻,在場所有人都暗松了口氣,仿似陳汐這個答案,也同樣是他們心中所愿意看到的那樣。
  只有甄流晴等人明白,做出這個決定,陳汐心中究竟有多么的不甘和痛苦。
  “好,既然你做出這個決定,那我也不怕告訴你,百年之后,天衍道宗上下,會為我和卿師姐會舉辦一場儀式,正式結為道侶。”
  冰釋天突然開口,目光平靜地盯著陳汐,緩緩說道:“這個約定,早在卿師姐轉世重修之前,宗門元老便已訂下,只等卿師姐百世重修結束,就要舉行。”。
  這句話,顯得如此突兀,就像在晴朗無云的蒼穹下響起了一道驚雷,令所有人都感到一陣愕然。
  而陳汐,則早被這一句話震得渾身一僵,心中掀起一片驚濤駭浪,百年之后,舉行儀式,與冰釋天結為道侶!?R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