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7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7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7)     

神箓552 強勢逆襲

真武峰之巔,恢弘古老的大殿前。
  因為柳瘋子的一句話,令氣氛頓時陷入一片寂靜之中。
  在玄寰大世界,或者說在十大仙門這一類的超級宗門中,皆都有“棄天者”的存在。
  這些人早已渡過九重天劫,可以羽化登仙,然而卻因為種種原因,不愿上天為仙,所以就施展通天之術,遮蔽自身仙體,滯留在凡間界。
  不過,如此做卻需要付出極為慘重的代價,一是壽元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枯竭,無法與萬古同壽,二是修為只能保持地仙九重,而無法發揮出一名天仙的真正力量。
  尤為重要的是,當“棄天者”的身份暴露,被天機所洞察到,就會被強制引渡進仙界,再無緣降臨人間界,并且還將遭受一定程度的仙罰!
  “怎么會這樣……難得柳師兄你和天仙開戰了?”掌教溫華庭皺眉,眸中用冷芒翻涌,據他所知,以柳瘋子的實力,除非是天仙,否則根本不可能有人能逼得他暴露“棄天者”的身份。
  “差不多。”柳瘋子滿不在乎道。
  “降臨太古戰場的玄寰使者中,也只有冰釋天是天仙身份,柳師兄你該不會……”有長老忍不住問道。
  “不錯。”柳瘋子冷笑道,“這混蛋百般羞辱我那徒兒,我怎可能置之不理?若非他手持仙界符詔,老子早把他給滅了!”
  “嘶!”
  在座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涼氣,雖然早已知道自家柳師兄性情很狂放,可當聽他直言不諱地承認和冰釋天為敵時,他們仍舊不可避免被震撼了一把。
  冰釋天是誰?
  是天衍道宗數千年來最耀眼的天才翹楚,一尊真正的天仙,名震玄寰域,此次降臨人間界太古戰場,這個消息在整個玄寰域都引起了莫大轟動。
  而柳瘋子竟然和冰釋天對敵起來,這消息若傳出去,必然要掀起一番軒然大波不可。
  “不對,若冰釋天手持天仙符詔,只怕柳師兄你早已被強制引渡仙界了,莫不是當時又發生了什么變故?”溫華庭沉思許久,突然開口道。
  “不錯,說來也是巧了,就在我和冰釋天那混蛋對峙時……”柳瘋子也不隱瞞,把當日發生的一幕幕和盤托出。
  他說的輕描淡寫,可落在其他人耳中,卻像一記驚雷般,震得他們臉色連連變幻,不敢置信。
  踏天大圣、羽化圣土黃眉翁、大禪林寺六賊和尚、先天魔宗方斬眉……這些名字,每一個都像有懾人的魔力,像一段驚動天地的傳奇,曾震撼整個玄寰大世界,立下不朽威名。
  這些大能者,早已不知多少歲月未曾顯現過蹤跡,如今,竟然接二連三出現在太古戰場,選擇徒弟,引渡有緣人,怎能不讓人震驚。
  “大楚王朝何其之幸,這么多弟子竟全都被收錄了。”有長老感慨大楚王朝的氣運絕佳。
  “那個名叫陳汐的小家伙,竟然和卿秀衣的今生產生了情愫,這……可真是讓人不敢置信啊。”有長老暗自咂舌,終于明白冰釋天為何要為難陳汐了。
  “大人物頻頻顯現,連佛宗之人都忍不住出手了,看來三界果真要大亂了啊,這一場禍患也不知要波及多少生靈……”有長老品味出一絲不同的味道,不禁憂慮起來。
  而其他沒有開口的長老,也都神色各異,陷入沉思當中,柳瘋子所透漏的消息,實在太過驚人了,他們需要一定的時間來消化。
  “三界大亂還早,諸位倒不必為此而過早憂慮。”掌教溫華庭目光一掃眾人,突然開口,“所謂亂世出英豪,每逢動亂,必然有無數大機緣降臨,這對我等而言,對我九華劍派而言,同樣是一種天賜的良機。”
  說到最后,溫華庭眸中已盡是湛湛神光,有一種掌控天下,生殺予奪的睥睨之色。
  眾人從震驚中清醒過來,略一思忖,也都頗為認同溫華庭的觀點。
  動亂來臨,是一場滔天災禍,但同樣,也是一次重新洗牌的機會!
  那時候,整個三界必然是一番諸侯并起,王者逐鹿,群雄爭霸的場面,舊的秩序必然將被打破,從而形成新的格局!
  而誰能在這動亂中主宰浮沉,笑到最后,就是最大的贏家。
  一想到這,諸位長老心中都有一股豪情激蕩不休,躊躇滿志,久久沉寂的熱血和雄心涌遍全身。
  他們九華劍派已沉寂了太久了,在十大仙門中的名次,也早已沒落,不復往昔輝煌。
  而這一次三界動亂,讓他們看到禍患的同時,也看到了讓自己以及背后的九華劍派扭轉乾坤,脫胎換骨的大契機!
  “未雨綢繆,才能在大亂中攫取最大的好處,掌教師兄以為,現如今咱們九華劍派,該采取些什么措施?”
  “是啊,動蕩在即,咱們必須要做好充足準備才行。”
  “掌教師兄,你看倒不如……”
  一眾長老七嘴八舌議論起來,一個個摩拳擦掌,恨不得現在就大干一場。
  見到這一幕,柳瘋子卻是心中一嘆,想起了在太古戰場遇到的那四位域外異界強者,暗道:“三界動蕩的破壞力,又豈是那么簡單的?還想從中謀取大機緣,真是異想天開啊……”
  “柳師兄,你可還有什么吩咐?”面對眾人的議論,溫華庭卻是把目光投向柳瘋子,出聲問道。
  “我?”柳瘋子一怔,正待搖頭,旋即似想起什么,說道,“我如今已是別無所求,唯只擔心我那徒兒。溫師弟,可否答應師兄一個請求?”
  “但講無妨。”溫華庭笑道。
  “好,那我就說了。”柳瘋子沉吟片刻,說道,“溫師弟,待我離開之后,就把那西華峰峰主之位,暫且空下來吧,等陳汐成長起來,由其擔任可好?”
  “什么?峰主之位,皆都有門中元老擔當,陳汐一個毛頭小子,如何擔當得起?若傳出去,只怕會被其他門派笑掉大牙了!”
  還不等溫華庭開口,那岳池長老已皺眉反對道,“此事并非兒戲,還望柳師兄三思,再做決定。”
  “是啊,柳師兄,此事太過重大,涉及我九華劍派的尊嚴和威勢,任由一個剛加入門派的弟子去擔任峰主之位,只怕難以服眾啊。”
  “柳師兄,說句難聽話,你這純粹是胡鬧,成何體統?咱們九華劍派可是玄寰大世界十大仙門之一,名震天下。一峰之主,都抵得上一個一流門派的掌教之位了,讓一個乳臭未干的小家伙坐上去,不是胡鬧又是什么?”
  “涅槃境界的峰主?我九華劍派創建至今數十萬年來,可曾有過實力這么弱的峰主?柳師兄,你這么做不是幫他,而是害他啊!”
  一眾長老都炸開了鍋似的,紛紛搖頭表示不同意,皆都感覺柳瘋子太過孟浪,純粹就是拿峰主之位當兒戲。
  “你們慌什么!”見眾人說完,柳瘋子這才臉皮一翻,呵斥道,“我西華峰弟子才只寥寥數人,有什么統馭不了的?更何況,我也沒說現在就讓陳汐擔當這個峰主啊,你們慌個什么勁?難道早已看上我西華峰,打算趁我離開之后,就搶進自己手中了?”
  不等那些長老再次開口辯駁,柳瘋子繼續道:“我知道,你們當中,多的收了上千真傳弟子,少的也有上百人,一直抱怨地盤不夠用,但是,把注意打在我西華峰頭上,那可就是越界了!”
  “還記得我九華劍派的規矩么?峰主之位,由上任峰主和掌教協議定奪,其他人沒有任何權利來反對!”
  眾人啞然,柳瘋子說的倒也是實情,令他們無法辯駁。
  “哼,強詞奪理,柳師兄既然這么說,那還是聽聽掌教如何說罷。”岳池冷哼一聲,把目光望向了溫華庭。
  其他長老也都把目光望了過去,在場之中,想要否定掉柳瘋子那近乎胡鬧般的安排,也只有溫華庭說話有決斷權了。
  被這么多人凝視,溫華庭顯得頗為平靜,只略一沉吟,就點頭道:“柳師兄,我可以同意你的安排,將西華峰峰主之位暫且空下來。”
  “不過,卻必須有一個時間限制,就給他一百年時間吧,百年之內,他的實力若無法晉升為長老之位,那這峰主之職,也只能由其他人來擔當了。”
  “好!”柳瘋子不假思索,點頭答應。
  其他長老一個個心中暗嘆不已,雖然不甘,但掌教已開口做出決斷,也只能如此了。
  令他們心安的是,西華峰峰主之位,只是空置了出來百年時間而已,并不算多久遠,并且他們也根本不信,陳汐能在這么短時間內晉升長老之位,因為那根本就不可能!
  要知道,想要在九華劍派晉升長老,要經過外門弟子、內門弟子、真傳弟子、種子弟子等重重選拔,修為達到地仙境界之后,這才能問鼎長老之位。
  而陳汐如今才只是真傳弟子,修為也只有涅槃境界,一百年的時間,能達到地仙境界嗎?能經過那重重的選拔嗎?
  不可能!
  眾位長老很確定,因為這種事情別說是在他們九華劍派,就是在玄寰域其他各大勢力當中,也從未曾發生過。
  就拿當年天資驚艷無比的卿秀衣來說,也花了一百六十余年,才由涅槃境界修煉至了地仙境界。
  陳汐天賦再好,能好的過卿秀衣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