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8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8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8)     

神箓555 五大真傳

感謝各位兄弟投出的寶貴月票!
  ————
  西華峰。
  雖說只是九華山脈的一座山峰,但卻雄渾無比,連綿起伏,占地數萬里之遙。
  從高空俯視,整個西華峰就像在廣袤山巒中怒放的一朵蓮花,花葉通天,神霞彌散,奇葩無比。
  嗖!嗖!
  兩道遁光破開云海,朝西華峰馳來,正是剛從真武峰回來的陳汐和青雨。
  “陳師弟,你是師尊剛收的徒弟,大概還不知道,咱們西華峰和其他峰不同,只有真傳弟子六人……”
  一邊飛馳,青雨一邊將西華峰的情況詳細介紹了一遍。
  原來在這西華峰上,柳瘋總計只收了位徒弟,加上陳汐,也才只七人,少的可憐,遠遠沒法和其他山峰相比。
  像東華峰,足有真傳弟一千百余人,峰上還有仆從、婢女無數,人才濟濟,也是華劍派“真傳四峰”實力最強的一座山峰。
  所謂真傳四峰,就是指東華、西華、南華、北華這四座山峰。
  除了東華峰人才濟濟,實力鼎盛之外,南華峰也不弱,其上修煉的弟,皆都是神魔煉體流,以驍勇剽悍而著稱。
  而北華峰所收弟皆都是女修士,地位頗為超然,實力同樣不容小覷,按青雨的說法,選如今華劍派真傳弟第一人,就是來自北華峰的一名天之驕女!
  對比下來,只有西華峰顯得頗為奇葩了,只有寥寥名真傳弟,加上陳汐也只不過才七人而已,勢力弱到了極致,在華劍派幾乎沒什么存在感。
  “怎么會這樣?”陳汐好奇問道。
  “這是師尊的決定,按照他老人家的說法,在收徒弟這件事上,不收則已,要收就收最拔尖的,獨一無二的,否則收一大堆也都是一幫廢柴,看不用。”青雨一臉自豪道,顯然對柳瘋這個觀點極為認同。
  “哦?”陳汐恍然,旋即摸了摸鼻,笑道,“沒想到啊,我竟然也能被選,真有點受寵若驚感覺了。”
  青雨也不知想起什么了,俊秀的臉龐頓時變得尷尬起來,訕訕不已,他實在不知道是否該接話了。
  “哈哈,什么狗屁的獨一無二,青雨師弟,沒看出你挺老實一個人,吹起牛皮來也如此囂張,這華劍派,哪個不知道你‘西華峰白癡’之名啊。”
  “哎,杜師兄別再打擊青雨師弟了,他已經很可憐了,打不還手,罵不還口,天下還有比他可憐的人嗎?”
  “哈哈哈……”
  便在這時,遠處云海響起一陣大笑聲,聲音夾雜著毫不掩飾的嘲諷譏笑。
  陳汐瞥了一眼身旁的青雨,就見這個俊秀純良的少年,臉蛋漲得通紅,氣得渾身都顫抖起來了,不過卻是緊緊抿著嘴唇,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模樣。
  “陳師弟,咱們走吧,不要理會這些無聊的人。”青雨低聲飛快說道,聲音隱隱有著一抹驚懼和擔憂。
  “等等,青雨師弟你敢走的話,可別怪師兄們翻臉無情了啊!”一聲大叫傳來。
  伴隨聲音,那云海深處突破一陣翻滾,七八道匹練似的金虹破空劃來,速度奇快無比,眨眼就到了。
  那是一群年輕男女,模樣都很年輕,他們或者羽衣燦爛,或者甲胄炫目,或者長裙搖曳,男的英俊,女的漂亮動人,引人側目。
  甫一出現,就把陳汐和青雨圍了起來,盛氣凌人,顯然,他們已不止一次這么干過了,動作顯得很嫻熟。
  “你們要干什么!?”青雨開口,聲音卻有些底氣不足,不像質問,反而像深陷困境的幼獸在哀鳴,看得陳汐一陣搖頭。
  不過陳汐并沒有多說什么,他初來華劍派,人生地不熟,可謂兩眼一抹黑,恰可以借此機會來好好審視一下自己日后的修行之地,究竟是怎樣一番情況。
  “喲,這位師弟面生的很,該不會是柳師伯新收的弟吧?”一人怪笑,直接忽略了青雨的危險,抬眼打量起陳汐來。
  他身披黑袍,臉龐白皙狹長,眸里盡是桀驁之色,模樣還算英俊,只不過聲音卻是破鑼一般沙啞尖利,刺耳難聽的很。
  “我看也像是,聽聞各位長老前些日奔赴四海,踏遍地,皆帶回了一些年輕俊杰,收為了真傳弟,眼前這位師弟,必然是柳師伯帶回來的。”
  “噢,這么說,這位師弟也是一位‘獨一無二’的天才了?”
  “哈哈!是啊,獨一無二,就是獨一無二。”
  一眾男女肆無忌憚打量著陳汐,眼神戲謔,發出一陣哄堂大笑,就像在看一個天大的笑話般。
  “你們……不要太過分了!”青雨臉憋得通紅,氣憤大喊道。
  “過分?我們哪里過分了?”那聲音尖利難聽的黑袍男夸張怪笑道,“你們西華峰弟不都是獨一無二的嘛,我哪有說錯了?”
  青雨已是氣得胸膛起伏不定,已說不出話來。
  哪怕到了這時候,他仍舊沒有一點抗爭的**,看得一旁的陳汐又是一陣嘆息,自己這位師兄真的……太純良了!
  “青雨師兄,走吧。”陳汐拍了拍青雨肩膀,轉身就要離開。
  他有些看不下去了,但一想到自己初來華劍派,不宜惹事,所以打算等摸清楚情況了,再另作決斷。
  “噢,行。”青雨連連點頭。
  “慢著!誰讓你們離開的?”那黑袍男冷然說道,“這位師弟是新來的,想必還對咱們華劍派的規矩不清楚,不若留下來,讓師兄弟們給你指點一二?”
  “杜冠!你不要欺人太甚!”一聽要把陳汐留下來,青雨臉色驟然一變,似想起什么不堪回事的記憶一般,憤怒大叫,說話時,聲音都因激動而顫抖起來了。
  “我等好心好意幫這位師弟解惑,青雨師弟你也太不給面了吧?”杜冠嘿地笑出來,慢條斯理說道。
  “是啊,是啊,你們西華峰新來的弟,也是我們東華峰的師弟啊,咱們都是同出一門,在一起交流一番,有什么好緊張的?”其他人在一旁幫腔,神色戲謔,陰陽怪氣。
  “你們……”青雨怒目,顫聲不已。
  “好了,青雨師弟。”陳汐走上前,打斷他說話,而后面向杜冠等人,笑道:“既然諸位師兄要指點我這個新人一番,那可再好不過了,不知咱們從哪里開始?”
  “陳汐師弟……”青雨大急,他知道陳汐實力不錯,可對面這七八名弟,可都是東華峰出了名的跋扈之輩,惹了他們,還不被打個半死?
  “稍安勿躁。”陳汐淡淡傳音。
  聲音像有魔力般,令青雨焦躁不安的心沒來由變得安靜許多。
  他不再勸阻,只是飛快解釋道:“陳汐師弟,那為首的杜冠,乃是荒古萬族之一的冥鴉一族,實力強勁,已快要進階冥化之境,為人也是心狠手辣之極,他那些幫兇也一個個實力不容小覷,你可要小心些,打不過就逃,現在轉身逃回真武峰,應該還來得及。”
  聞言陳汐心不由苦笑,自己這位師兄的性情究竟是太善良了呢,還是太軟弱了?不過他對自己的關心卻是發自肺腑的,這點陳汐還是能感覺出來的。
  杜冠一怔,似沒想到陳汐竟如此痛快答應了,旋即他就啪的一下打了個響指,瀟灑地說道:“這位師弟好氣魄!很簡單,咱們華劍派的規矩就是……”
  “挨揍!”杜冠身旁的一名男弟搶著答道,說完,他人已哈哈大笑起來了。
  其他人也都紛紛抱臂,一副看好戲的模樣。
  “對,正是挨揍。”杜冠一本正經道,“挨揍也很有講究的,必須得打消你們身上的傲慢之氣、懶惰之氣,自大之氣、猖獗之氣等等陋習,這樣一來,心境會更有利于你修行。”
  見到杜冠這般模樣,那群人的女弟皆忍俊不禁,笑出聲來,感覺杜師兄太會作弄人了,誰若落在他手,非被玩成傻不可。
  “挨揍?”陳汐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,一臉感慨道:“這倒真是一個妙不可言的方法啊。”
  “那可不是……”杜冠一臉得意,下意識開口,旋即意識到這話出自陳汐之口,不由面色一變,冷哼道:“小,你他媽敢……”
  話沒說完,他只感覺眼前一花,陳汐的身影竟消失了。
  啪!
  下一刻,一記響亮無比的耳光響起,眾人就看到,杜冠整個人一下被抽飛,身上幾件護身法寶都沒有來得及發動!
  噗!
  杜冠一口鮮血噴了出來,臉頰紅腫如豬頭,連帶著噴吐出來的還有幾顆大牙!
  眾人皆都張大了嘴巴,萬萬沒想到,杜冠居然遭此侮辱!
  “混蛋!你找死,你這是找死!”杜冠被這一記耳光打得腦袋嗡鳴,徹底憤怒了,發出尖利無比的咆哮。
  啪!
  又是一記響亮的耳光,杜冠整個人直接被抽飛百丈外,打得鼻血都流了出來,眼前直冒金星。
  “挨揍不是利于修行么?說起來,杜師兄你該感謝我才對,我在幫你靜心修煉呢。”陳汐走上前,笑吟吟說道。
  ————
  明天上午8點去考事業編職位,好緊張,大家預祝俺能……正常早起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