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3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3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3)     

神箓556 洗劍池

感謝各位兄弟投出的寶貴月票!
  ————
  啪!啪!
  連續兩聲脆響的耳光,干脆利落地將杜冠抽飛了出去,口中噴血,臉頰紅腫,披頭散發,模樣很是凄慘。
  眾人都呆住了,因為這一系列的動作發生的太快,根本就不給他們反應的時間,想救助都來不及。
  并且他們也沒想到,杜冠竟會如此不堪一擊,連抵抗掙扎的余地都沒有,在陳汐的攻擊下,就像陀螺似的,被抽得團團轉,讓人不敢置信。
  杜冠怒了,徹徹底底的怒了,他堂堂一個涅槃圓滿境高手,又是冥鴉一族的子嗣,身份尊崇,居然被人連抽耳光?這傳出去,羞也要被羞死了!
  轟!
  他身上爆發出一股強大氣息,黑霧洶涌,衍化出一只只赤瞳如火、黑翼如刀、銀爪鋒利的烏鴉,桀桀怪叫,音浪如錐,刺得人耳膜生疼,神魂悸動。
  這是冥鴉一族的天賦道法——萬鴉噬魂術,據傳修煉至極致,可以召喚來真正的冥鴉邪神,驚天動地,懾人心魄,厲害之極。
  杜冠雖未曾修煉到這等地步,但此時施展而出,依舊顯得可怖之極,萬千冥鴉在他身體四周飛舞尖叫,羽翼拍打出滾滾黑霧,映襯得他宛如一尊魔神般。
  “杜冠師兄徹底怒了,這下那小子慘了。”其他人見此,都是暗松了口氣,神情再次亢奮起來。
  他們皆清楚,這“萬鴉噬魂術”乃是杜冠的壓箱底殺手锏,也不知有多少強者飲恨在此術之下,也正是憑借此術,杜冠才成為了他們當中的核心人物。
  “混賬!一個新人而已,竟不知禮數,以下犯上,身為師兄,我非要把你修理得服服帖帖不可!”杜冠尖叫,透著一股森寒暴戾之氣。
  “看來,杜師兄還需要挨揍啊,這樣的心態可不利于修行。”
  唰!
  聲音剛響起,陳汐已再次無聲無息的出現在杜冠身邊,右掌探出,噴涌出一股湮滅萬物的可怕氣息,竟然直接破開了杜冠的萬鴉噬魂術,群鴉哀鳴,潰散成一團團黑霧。
  而后手掌一掄,“啪”的一聲脆響,又是一耳光抽在了杜冠臉上,打得他眼淚鼻血飛濺,臉龐紅腫成了一團。
  這一次,杜冠沒有倒飛出去,因為他被陳汐牢牢揪住了衣襟,舉了起來。
  “杜師兄,挨打也很有講究的,必須要打掉你身上的傲慢之氣、懶惰之氣、自大之氣、猖獗之氣,不知杜師兄現在感覺如何?要不要繼續下去?”陳汐笑問道。
  “你這是在找死,知道嗎!趕緊放了我,否則這九華劍派內再無你容身之地!”被陳汐拿自己的話來教訓自己,杜冠氣得幾欲發狂,嘶聲咆哮起來。
  啪!啪!啪!
  陳汐臉上笑意不減,手上的動作卻不慢,一記記響亮無比的耳光狠狠抽在杜冠臉上,直抽得他血水飛灑,頭顱跟撥浪鼓似的狂擺不定。
  其他人徹底懵了,長大嘴巴,面露驚恐,渾身都禁不住哆嗦起來。
  往日里,他們身為東華峰真傳弟子,走到哪里都受人尊敬,別說暴揍一個新弟子了,就是欺負其他老弟子,也敢怒不敢言,這一切都讓他們養成了一股驕縱跋扈之氣,眼高于頂,渾沒把其他人看在眼中。
  這次聽聞西華峰新收了一名弟子,他們迫不及待就耀武揚威來了,哪曾想,竟會發生這樣一幕?
  踢到鐵板了!
  他們一個個雖然狂傲,但是內心深處比誰都精明,一眼就看出,這陳汐絕對不是軟柿子,可以任由他們拿捏。
  相反,這家伙表現他比他們還要狂,還要狠,抽起杜冠來,根本就不留任何情面,下手更是毫不心軟,絕對的強勢人物!
  “杜師兄,現在感覺如何了?”陳汐笑吟吟問道。
  看到他這個笑容,其他人不禁激靈靈打了個寒顫,這家伙以前肯定是個殺人不眨眼的魔頭!
  而這時,杜冠已被揍得五官一片血肉模糊,意識渾噩,模樣凄慘無比,聞言,眼睛艱難睜開一條縫,目光怨毒,沙啞低吼:“我不會放過你的,不會的……”
  陳汐眸中一寒,涌出一抹殺機,但旋即,他還是按捺住了,這是九華劍派,殺了杜冠事小,卻會給自己帶來大麻煩,得不償失。
  “陳師弟,要不……先這樣算了?”青雨在一旁弱弱說道,他心中早已被之前的一幕幕震撼得無以復加,沒想到自己的陳師弟,竟兇殘如斯,令他心中都不禁升起一抹敬畏之感來。
  “罷了,看在青雨師弟面子上,這次先放過你,等你養好傷,我再和杜師兄好好‘切磋’一番,爭取將杜師兄身上的各種毛病徹底根治了。”陳汐淡淡一笑,抬手將杜冠丟垃圾似的丟了出去,再懶得多看一眼。
  其他人東華峰弟子見此,皆都長松了口氣,連忙上前,將杜冠饞了起來,就打算掉頭離開。
  “且慢,你們若敢走,可別怪我這個做師弟的翻臉無情啊!”
  陳汐的聲音從背后響起,頓時令他們心中一僵,這句話,正是他們先前來時所說,沒想到陳汐竟反過來用在了他們身上,令得他們的心一下子都懸了起來,神色難看。
  “你要干什么!你可知道宗門之內,禁止弟子之間相互殘殺?”有人深吸一口氣,鼓足勇氣呵斥道。
  “對,你不要太過分了!”
  “小子,你不要太張狂,我東華峰人才濟濟,五大真傳弟子中,有三人就在我東華峰,你如此羞辱于我等,后果你可承擔不起!”
  有人開頭,其他人也膽氣一壯,七嘴八舌說道。
  “看來你們也和杜冠師兄一樣,迫切需要挨揍啊。”陳汐笑了,一副不以為意,云淡風輕的模樣。
  眾人眼眸一凝,頓時閉上了嘴巴,沒辦法,杜冠的下場太凄慘了,臉被抽得估計他娘都認不出來了,有這個前車之鑒,他們怎還敢重蹈覆轍?
  “那你想要怎樣?”有人問道。
  “很簡單,道歉。”陳汐一指旁邊的青雨,說道,“道歉之后,以往你們欺負青雨師兄的事情,我就不再追究了,這就放你們離開。”
  “讓我們跟他道歉?”眾人看了一眼青雨,臉色難看無比,在他們心中,青雨就是一個打不還手,罵不還口的廢物,向一個廢物道歉,簡直比殺了他們還難受。
  “使不得,使不得啊。”青雨一怔,有點受寵若驚,為難得連連擺手,他人性格純良,有點接受不了這樣的待遇。
  陳汐沒有多說,只是笑吟吟望著那些東華峰弟子。
  一看到這個笑容,他們又忍不住渾身一哆嗦,心中的傲氣和尊嚴不翼而飛,一個個聳拉著腦袋,垂頭喪氣,向青雨道歉。
  “青雨師弟,以前是我不對,請你原諒。”
  “青雨師弟,你大人有大量,就饒過我等以前的不敬吧。”
  “青雨師弟……”
  眾人道歉完畢,頭也不抬,轉身就走,速度奇快,那模樣簡直恨不得爹媽多生兩條腿了,沒辦法,他們實在怕陳汐再提出什么令他們難堪的要求了,光是向青雨道歉,就令他們感覺丟臉到了極致。
  “陳師弟……多謝!”待眾人離開后,陳汐和青雨兩人也朝西華峰掠去,路上,青雨心中激動得憋了半天,才憋出幾個字,望向陳汐的目光中,透著一股深深的敬佩。
  他這些日子,經常被杜冠這些人欺負,苦不堪言,若非如此,也不會躲進真武峰尋求庇護了,如今見陳汐大展神威,將杜冠抽得跟個皮球似的,更是勒令那些混蛋向自己道歉,這種從未有過的感覺,令他對陳汐充滿感激。
  “以后有我在,沒人能欺負得了你。”陳汐笑著拍了拍青雨的肩膀,心中暗自感慨,“有這么個善良干凈如白紙的師兄,其實也不錯,通過他,起碼能讓自己知道,這世上還是有很多善良質樸的品質存在的……”
  “不過,陳師弟,這次你打了杜冠,只怕東華峰的弟子不會善罷甘休啊。”青雨突然皺眉,憂心忡忡道。
  原來,這杜冠乃是東華峰以跋扈著稱的弟子之一,自身實力頗為強大,性格卻是狠戾猖獗之極,經常帶著一些幫兇在宗門內恃強凌弱,不僅是真傳弟子,連內門弟子,外門弟子中也經常有人被他欺負,惡名昭彰。
  不過,他之所以敢如此囂張而沒有受到任何懲治,乃是有所依仗。
  他的哥哥杜軒,乃是九華劍派五大真傳弟子之一,前些年杜軒外出歷練,遭遇到圍攻,一連斬殺了三十多名同級別的涅槃修士,其中更有一位冥化修士慘死其手中,由此就可以知道其實力有多么強大了。
  也正因如此,杜軒受到了九華劍派高層的重點培育,地位自然水漲船高,所受待遇比之一些長老都要好。
  “哦?五大真傳弟子?有趣,也不知他們實力究竟強大到了哪種程度……”陳汐若有所思,旋即他眼眸一亮,視野中涌現出一座神霞噴吐宛如盛開蓮花般的山峰,花葉通天,雄壯無比。
  “陳師弟,到了。”青雨一指遠處那蓮花般的山峰,臉上涌出一抹發自內心的喜悅,“看,那就是西華峰,咱們師兄弟們的潛修之地!”R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