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1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1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1)     

神箓557 一網打盡

感謝靜思妹紙的打賞捧場支持!
  ———
  西華峰!
  流泉飛瀑,蒼松茂竹,處處可見靈藥飄香,珍奇異獸出沒。
  踏足山內,恍如走進一片仙家寶地,蘭芝芬芳,吞霞吐精,云靄氤氳,飄渺多姿,霧靄深處,不時有五彩靈鶴翩躚,鸞鳥翱翔,清啼如天籟。
  這便是西華峰,一座矗立在道品靈脈上的洞天福地。
  當陳汐甫一踏足那山道上,一股濃郁如稠的靈力撲面而至,令人心曠神怡,其中更有一絲絲的仙靈之力,吸入體內,感覺身體都像輕上二兩,精神抖擻。
  “好驚人的靈力,其內竟蘊含著一絲絲的仙力,凡人在此,哪怕不修煉,只怕也能延年益壽,百病不侵。而對修士而言,能在此潛修,簡直就是一場莫大造化,何愁尋仙無門?”陳汐心中暗暗驚嘆,大感不虛此行。
  在大楚王朝,哪有這般濃郁的靈力?哪有這般完整無暇的天道法則?哪有這般神異的洞天福地?
  這一切,都顯得那么與眾不同。
  “咱們西華峰高九萬六千丈,占地數萬里,其上有天然洞天福地三百余座,靈田無數,各種靈材、靈藥遍布山峰上下,若論財力之雄渾,東華、北華、南華三峰是遠遠無法和咱們相比的。”
  一邊拾階而上,青雨一邊自豪說道,回到西華峰之后,他就像回到家了般,俊秀的臉龐的盡是歡喜,顯然對西華峰有著很深的感情。
  “師弟,以后你在這里潛修,峰上各種靈物隨便你用,咱們師兄弟七人,也根本用不上那么多的,不過……”
  說到這,青雨略一猶豫,搖了搖頭,說道,“算了,這些煩心事,還是不提也罷,師弟你安心在峰上修煉就行了。”
  陳汐不由啞然,看來越純良的人,煩心事就越多啊。
  兩人一邊閑聊,一邊朝峰頂飄掠而去。
  路上,陳汐也終于搞清楚了西華峰的一些情況,在他沒來之前,柳瘋子總計收了六名弟子,青雨排行老六,是輩分最小的一個。
  大師兄名叫火莫勒,是荒古萬族中的熔炎一族的后裔,以器入道,祖傳的煉器之術,已達到爐火純青之地步,是一名技藝精湛的大煉器師。
  二師兄名叫盧生,來自荒古萬族中的百靈族,以音入道,尤其擅長各種樂器,音律如天籟,能引來百鳥朝鳳、天花亂墜的異象。
  三師兄名叫奕塵子,是一名人族,他以棋入道,在黑白子之間縱橫捭闔,棋落驚天地,局成泣鬼神。
  四師兄名叫段易,則是一名妖修,脫胎自玉石精髓之中,性靈天生,罕見無比,他癡于書道,擅各種字跡,精通自古至今各種古語。
  排行第五的則是一名女修士,名阿九,以畫入道,天地萬物,莫不能融于其一筆一畫之間,靈韻十足,道意非凡,甚至能衍化種種玄妙異象。
  “煉器、音、棋、書、畫……這些師兄師姐們,還真是非同尋常啊。”聽了這些師兄師姐的介紹,陳汐不由一陣愕然,喃喃說道。
  他的確很驚奇,九華劍派以劍立派,名字中都透著一股撲面而來的殺伐之氣,而自己的這些師兄師姐們,卻一個個奇葩無比,所擅長的,沒一個和劍有關,不得不讓人驚奇。
  “嘿,那可不是,他們可都是真正的天才,要不也不會被師尊收為弟子了。”青雨笑道,聲音中竟透著一股深深的敬服,那絕對是發自肺腑的贊美。
  “有機會到一定要見識見識。”陳汐笑了,他突然發現,這樣也很有趣,從這些師兄師姐身上,自己或許還能學到更多意想不到的東西。
  “對了,青雨師兄你擅長的是什么?”陳汐問道。
  “我?”青雨一呆,旋即有些不好意思,訕訕道,“我對排兵布陣比較感興趣……”
  “排兵布陣?”陳汐訝然打量了青雨一眼,實在看不出,像青雨這樣一個與世無爭,顯得純良無比的家伙,竟然會對打仗情有獨鐘。
  “嗯,是啊,師弟你可莫要笑話我,我雖然喜歡排兵布陣,但也只是拿傀儡來演練戰術,從沒有想過要發動戰爭去殺人的。”被陳汐這么一盯著,青雨愈發不好意思,頭都快埋進地上了。
  “青雨師兄,若你再演練戰術時,我能否在一旁觀摩一下?”陳汐好奇道,無論是煉器、音棋書畫、還是戰術,都是他從未深入接觸過的門類,他實在很好奇,這些師兄師姐們是如何以之來修煉的。
  “當然可以,隨時都行。”青雨痛快答應,顯然,他所鐘愛的東西能被陳汐所欣賞,他也很開心。
  兩人邊走邊聊,不知覺間,已抵臨西華峰峰頂。
  西華峰峰頂沒有恢弘的宮殿,也沒有鱗次櫛比的建筑群,偌大的平臺上,有密林、有碧湖、有花海……總之,就是沒有任何房屋,仿若無人居住般。
  “咱們西華峰崇尚自然,各位師兄也都不拘小節,都各自有自己的洞府修煉,至于那些華美的殿宇,咱們西華峰是沒有的。”青雨說道,“若師弟你住不慣洞府,可以自行在這邊修建宮殿,沒人會阻攔你的。”
  “不用了,只要有一個容身之地就夠了。”陳汐笑了笑,打量四周,問道,“對了,師尊的修煉之地在哪里?”
  青雨怔了怔,撓頭道,“師尊他一般很少出現在西華峰上,大多時間都在外界逍遙快活,像這次帶師弟你回來,可是師尊九年來第一次回到宗門。”
  “他就不管你們?”陳汐愕然,感覺柳瘋子這個當師尊的,也算很另類了,放著收的徒弟不管不顧,自己反倒是去逍遙游樂了。
  “師尊說,一個人有一個人的道途,不懂就自己琢磨,想學什么,就去物華峰藏經閣挑選,總之,一切都要靠咱們自己去努力。”青雨笑道。
  “嗯,這樣也不錯,師傅領進門,修行看個人。”陳汐點頭,柳瘋子另類歸另類,但他的觀點,陳汐倒是頗為認同。
  “走吧,我帶你先去拜見師兄們,待會再幫你安置洞府。”青雨興沖沖說道,“這時候,師兄他們肯定在洗劍池之畔。”
  “洗劍池?好名字啊……”陳汐喃喃。
  然而片刻后,當青雨帶著他來到一片陡峭的崖壁前時,他的眉頭驀地一皺,說道,“青雨師兄,北華峰上除了咱們師兄弟七人外,還有其他人在么?”
  “啊?”青雨一呆,旋即似想起什么,神色中竟流露出一抹苦澀,“有,并且很多,師弟你也知道,東華、南華、北華三峰的真傳弟子極其之多,數目龐大,有些弟子暫無居住之地,就……”
  “就跑來咱們北華峰了?”陳汐眉頭一挑。
  “正是,沒辦法,他們來了,咱們總不能把人給攆出去,畢竟同出一門……”青雨苦笑,低聲解釋。
  “好了,我明白了,大師兄他們好像遇到些麻煩,咱們趕緊過去看看。”陳汐打斷道。
  “麻煩?”青雨又是一呆,下一刻,他人已經被陳汐帶著,化作一抹流光,朝遠處那陡峭崖壁出掠去。
  ……
  轟隆隆!
  洗劍池之畔,千丈高的瀑布從陡崖之上傾瀉而下,如九天落銀河,水花飛濺,發出龍吟似的轟鳴聲,大氣磅礴。
  洗劍池大有千畝范圍,水質澄澈,泛著靈光,宛若盛著一池子的靈液玉露般。這里乃是北華峰靈氣最濃郁的地方,得天獨厚,鐘靈毓秀。
  附近還有一片浩瀚花海,此起彼伏,生著各種奇花異草,搖曳在風中,沐浴在飄渺靈霧中,錦繡而壯闊。
  遠遠一望,風景如畫,仿若神仙隱居之地。
  不過此時,卻有爭吵聲此起彼伏響起。
  “過分!我西華峰好心留你們在此修行,你們卻得寸進尺,不僅強奪我等潛修棲息之地,如今更要將這洗劍池據為己有,簡直是豈有此理!”
  洗劍池畔,一名頭發亂糟糟的壯漢憤怒大喝,他須發赤紅而濃密,**著的上半身肌肉賁張,泛著堅硬如古銅般的光澤,看起來頗為雄健。
  在他身后,還立著三男一女,此時也皆都憤怒無比。
  而在他們對面,則立著十余人,眾星拱月般擁簇著一名身穿紫衫、眼眸狹長、瘦削如麻桿似的青年。
  “打鐵的!你跟誰嚷嚷呢?”見那壯漢怒吼,這些人皆都不以為然地冷笑不已,直接忽略了的對方的憤怒。
  “你們走!我西華峰不歡迎你們這些貪得無厭的小人!”壯漢揮舞著手中巨錘,大喝道,聲如驚雷,威猛無匹。
  “哼,這洗劍池如今屬于我等的地盤了,要走也是你們走,像你們這些廢柴,哪配得上這等寶地?簡直就是暴殄天物!”
  “誰說不是呢,你們這‘西華峰六白癡’可丟盡了我九華劍派的顏面,我若是你們,干脆抹脖子自殺算了。”
  “趕緊滾吧,再磨嘰小心挨揍啊!”
  一群人或冷哼,或譏諷、或威脅,七嘴八舌毫不客氣罵道,直氣得那壯漢五人一個個渾身發抖,怒不可遏。
  “你們……你們真是無恥到了極致,難道不怕我師尊回來,問罪于你們!”壯漢咬牙,氣得額頭青筋爆綻。
  “夠了!柳師伯九年都沒回來了,早把你們這幫廢物給遺忘了。”那一直沒開口的紫袍青年突然冷哼道,“最后給你們一個機會,是自己離開,還是讓我等把你們這些廢物‘送’走?”
  壯漢等人一怔,喟然無語,一個個神色黯淡無比。
  他們只是想在自己癡心的道途上安心修煉,與世無爭,從沒有要與人為惡的念頭,哪曾想,自己的善良和好心,竟給自己帶來了這樣一個惡果?
  難道……這世上真的沒有一片凈土,能容得下自己嗎?
  望著紫袍青年登上臉色的譏諷嘲笑之色,這一刻,他們感到前所未有的茫然和失落,痛徹心扉。
  “是誰說,我西華峰的弟子都是一群廢物的?”便在這時,一道淡漠冷冽的聲音,倏然響徹在天地間,如驚雷般,炸得在場眾人耳膜幾欲裂開。
  ————
  ps:明天上午最后一門申論考試完,然后開始補上個月欠下的四更,俺沒忘掉的,詳情明天公布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