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3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3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3)     

神箓558 都給我滾

那一道倏然響徹的聲音,漠然而冷冽,透著一股毫不掩飾的殺伐果決氣息,令得在場眾人臉色猛地一變。
  誰?
  這西華峰除了六個白癡,難道還有高手存在?
  而那赤發濃密的壯漢等人,也是一呆,這一道聲音他們很陌生,似乎并不是他們西華峰的弟子啊?
  嗖!嗖!
  就在這時,兩道身影倏然出現在場中,立在了壯漢等人身前。
  為首一人面容清俊,眼眸深邃,身姿峻拔,氣質飄然出塵,正是陳汐,而他身旁的,自然就是青雨了。
  “青雨師弟?”
  壯漢等人一怔,認出青雨,旋即苦笑不已,神色重新變得暗淡起來,想來也明白,青雨的到來,也無法改變眼前局面。
  “大師兄,這些混蛋要強占洗劍池嗎?”青雨憤怒,咬牙說道。
  “罷了,不提也罷,真不行……就讓給他們得了。”壯漢等人頹然搖頭,惘然不已。
  “各位師兄稍安勿躁,此事交由師弟處理就行了。”陳汐突然開口,朝壯漢等人笑了笑,而后踏步而出,笑容一斂,目光冷冷掃向對面那群人。
  “青雨師弟,這是?”被陳汐稱作師兄,壯漢等人皆是一呆,疑惑不已。
  “師兄,這位是……”青雨飛快傳音,把陳汐的一切都詳細告之壯漢等人。
  ……
  見來人是青雨和一個陌生年輕人,紫袍青年等人頓時長松了口氣,唇邊重新掛上了一抹冷笑。
  身為九華劍派弟子,他們哪會不知道,青雨就是一個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廢物,他的到來,根本掀不起半點浪花。
  至于青雨身旁的年輕人,他們雖然沒見過,但能和青雨這個廢物成為朋友的,實力又能強到哪里去?不足為慮。
  “哼,想不到啊,一向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青雨師弟,竟然也找幫手來了?真是少見啊。”
  紫袍青年打量了陳汐一番,狹長的眼眸中不禁涌出一抹不屑,冷笑道,“咱們九華劍派的真傳弟子中,似乎并沒有這么一號人物吧?青雨師弟,莫非這是你從內門弟子中找來的幫手?”
  “內門弟子?青雨師弟的朋友還真多啊。”其他人哄堂大笑。
  “好,就為了內門弟子四個字,你就得付出一條手臂的代價。”陳汐平靜道,剛才紫袍青年欺辱大師兄等人的一幕幕,他都看在眼中,心中已是殺機涌動。
  “好大的口氣,也不怕閃了自己舌頭!”紫袍青年聲音森然,“小子,報上名來,我冬啟可不殺無名之輩!”
  冬啟并不傻,他這么說,是為了探一探陳汐的底,畢竟這家伙獨自面對他們這些人,非但沒有懼怕,反而一副從容不迫的模樣,顯得很不正常。
  “就你這樣的敗類,也配知道我的名字?”陳汐漠然。
  “找死!竟然罵冬啟師兄!”
  “小子,你怎么說話呢?”
  “趕緊跪地道歉,可以饒你一次!”
  冬啟身后的眾人紛紛大喝,摩拳擦掌,大有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架勢。
  “好了。”冬啟面色一沉,眸中閃過一抹慍怒,旋即深吸一口氣,壓抑住心中怒火,冷笑道:“罷了,看你面生,大概是新進門的弟子,無知者無罪,我可以再給你最后一次機會,現在就離開,一切我都可以當做沒發生過,否則……”
  “否則什么?”陳汐神色淡然,不假思索問道。
  “看來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了?”冬啟神色變得陰沉無比,“我再說一次,這是我們和西華峰弟子之間的事情,你若摻合進來,可要小心自己的小命!”
  “忘了告訴你,我也是西華峰弟子。”陳汐語氣很淡,目光一掃冬啟等人,“現在,你們或者現在跪地求饒,我放你們離去。或者,由我親自動手,不過那時我可不能保證,是否會殺了你們。”
  “好大的口氣,和你廢話這么多,還真把自己當人物了!”冬啟再按捺不住心中怒火,森然一笑,突然手指一點。
  嗤啦!
  一抹鋒銳無匹的金光劍氣,脫手而出,直襲陳汐的身體。
  這道劍氣,長達數十丈,寬如門板,蘊含著凌厲鋒銳的金之道意,有一股洞穿萬物,斬殺天下的氣勢。
  這就是蓮華庚金劍氣,九華劍派的完美級道品武學之一,練就此劍氣,并不用任何法寶,隨意一點,劍氣迸發,那凌厲無匹的殺傷力,比之一些飛劍法寶都要可怖。
  傳說九華劍派乃太古一株天生神蓮開創,此神蓮秉天地而生,九片花瓣呈現九種神之華光,烙印著無窮的大道奧義,不可思議之極。
  如今供奉在九華劍派典藏樓內的《九華道典》,據說就是由這一株神蓮的一片花瓣所化,內蘊乾坤,大道衍生。九華劍派的歷代祖師,就是參悟《九華道典》,創出了繁若星辰的種種武學、道術、神通。
  而這蓮華庚金劍氣,便是源自《九華道典》中的一種極其厲害的道品武學。
  嗤啦!
  劍氣破空,似金虹貫日,凌厲無匹,然而面對這劍氣,陳汐卻是神色不變,探手一抓,五指之間湮滅之力流轉,直抓這一道劍氣。
  他出手極快,掌間湮滅之力,泛著令人心悸的烏光,充斥一股極度的排斥震蕩之力,直接將這一道劍氣牢牢鉗住!
  咔嚓!咔嚓!
  蓮華庚金劍氣發出一陣顫抖,不斷縮小,快要崩碎一空。
  見此,那冬啟卻是不驚反喜,臉上露出陰謀得逞的笑容,在這千鈞一發之間,他口綻春雷:“蓮心怒,劍華爆!”
  嗡嗡嗡!
  那被陳汐抓住的蓮華庚金劍氣突然發出強烈嗡鳴,濃縮成一枚金丸,而后像花苞似的,猛地在一剎那間怒放盛開,片片花瓣如鋒利的利刃,爆散而出。
  “蓮心一怒!冬啟師兄竟將蓮華庚金劍氣修煉到了這等程度,此招一出,殺神斬鬼,絕對的防不勝防啊!當年掌教大人憑借此招,不知道誅殺了多少強大魔頭!”冬啟身后的眾人震撼不已。
  “陳師弟他是不是危險了?”大師兄火莫勒等人皆都面色一變,他們雖不喜戰斗,但眼力還在,豈會認不出冬啟所施展的,正是蓮華庚金劍氣中的絕招?
  眼見陳汐的整條胳膊就要被“蓮心一怒”一招爆碎掉,但是就在這最為緊要的關頭,轟的一聲,他那掌心中,突然涌出一團雷暴漩渦,將那爆散而出的細碎如刀刃般的庚金劍氣全部吞噬一空!
  那情形,簡直就像泥牛入海,沒有掀起半點波瀾,更沒有傷到陳汐絲毫。
  “怎么可能!這是什么武學?”冬啟眼眸驟然一縮,失聲驚呼。
  他身旁眾人也一個個變色不已,不敢置信,陳汐竟然徒手就將“蓮心一怒”給破滅掉了!
  “就這點實力,也敢跑來我西華峰作威作福?”陳汐眸光冰冷,淡然道,“既然你們不愿跪地求饒,那就接受我西華峰的懲罰吧!”
  唰
  話音未落,陳汐的身影已消失在原地。
  “走!”聽著陳汐聲音中毫不掩飾的殺伐之意,冬啟面色一變,腳踏一道虹光,毫不猶豫轉身破空而去,顯得果斷無比。
  “讓你逃了,我西華峰的顏面何存?”淡漠的聲音在空中飄蕩著,陳汐的身影,宛如一抹流光,幾個閃爍,已來到冬啟身后,而后駢指為劍,一劃而下。
  “啊——!”冬啟發出一聲慘叫,整只右臂被切了下來,鮮血噴涌如泉,疼得他身影一趔趄,差點從半空栽倒下來。
  砰!
  下一刻,他人已被陳汐抓住,像丟垃圾似的,丟在了地上,濺起一片煙塵。
  “逃啊!”
  見到這一幕,冬啟的那些同伴們一個個渾身一顫,亡魂大冒,斗志崩潰,嚇得朝四面八方逃散而去,那模樣,恨不得爹媽多生兩條腿了。
  砰!砰!砰!
  然而,無論他們逃得再快,無論逃向何方,卻總有一道黑影如影隨形般出現在他們身前,掌力如錘,將他們一個個拍飛出去,重新跌落在原先的位置,跌得四仰八叉,痛呼不已。
  一時之間,整個洗劍池之畔,就像下餃子般,一道道黑影撲通撲通墜落在地,滾地葫蘆似的慘叫不已。
  望著這令人震撼的一幕,大師兄火莫勒等人都驚呆了,沒想到新來的這位小弟竟如此威猛絕倫,不僅將冬啟這個罪魁禍首的右臂斬落,如今更是要一網打盡,一個也不放過!
  陳汐撣了撣衣衫,施施然走來,望著那滿地慘叫的家伙,眸中沒有任何憐憫,若非自己到來,躺在地上的恐怕就是大師兄他們了。
  “青雨師兄,咱們西華峰上,總共有多少其他峰的弟子?”陳汐問道。
  “一百三十二人。”青雨不假思索答道。
  “這么多?”陳汐一怔,旋即點頭道,“也好,今日就趁此機會,將這些強占我西華峰地盤的惡徒全部都清除出去,省得日后再麻煩。”
  說著,他身影一縱,猛地掠上空中,傲立云層中,俯瞰下方西華峰,淡淡道:“從此刻起,非我西華峰弟子,統統給我滾出去!”
  如龍吟,似虎嘯,驚動風云,響徹整個西華峰上下。R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