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0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0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0)     

神箓561 悟道之海

感謝兄弟“想不起名了”、“zjb56436400”投出的寶貴月票。
  ————
  西華峰極遠處的云海中,站著兩個年輕人。
  云蒸霞蔚,大袖飄飛,將兩人映襯的宛如神仙般,飄然出塵。
  在兩人身后,還立著不少修士,人影綽綽,卻形成了兩個涇渭分明的圈子,眾星拱月般,將那兩名年輕人分別擁簇著,目光中不乏敬畏之色。
  因為這兩名年輕人,正是東華峰這一屆最為出色的兩位真傳弟子冷秋和龐舟,和那杜軒一樣,位臨九華劍派五大真傳弟子的行列!
  “冷師兄,你怎么看?”龐舟笑問道,他身穿百葉鎏金戰甲,赤黃色的濃密長發用金絲扎在腦后,雙眸炯炯有神,不時閃過縷縷電芒,雖說在他神魂有數名高大的東華峰弟子跟隨,但那種氣勢,卻是遠遠不及他。
  “很不錯的一個新人。”冷秋聞言,沉默許久,才淡淡說道,他一身雪白色長袍,面如冠玉,氣息冰冷,不茍言笑。
  “哦?”聽到這個評價,龐舟眸中悄然滑過一抹精芒,若有所思。
  在九華劍派五大真傳弟子當中,他們東華峰占了三名,而在其中,又以冷秋的實力最為深不可測。冷秋為人沉默寡言,很少有人能入得了他的法眼,如今,他竟對一名剛入門的新弟子做出這般點評,的確令人驚訝。
  起碼據龐舟所知,能被冷秋這般點評的,整個九華劍派中也只寥寥數人而已!
  “這么說,那個陳汐也是一號人物了?”龐舟笑了笑,扭頭望向身旁一人,這人赫然就是鳴言,和陳汐一樣,是岳池長老新收的弟子。
  “成驍師弟就是一招被其打敗的,實力的確不容小覷。”鳴言低聲說道,哪怕他心中再不服氣陳汐,但也不得不承認,陳汐的實力令他也很是忌憚。
  “那你覺得,他和杜軒孰強孰弱?”龐舟繼續笑問。
  “自然是杜軒師兄。”鳴言毫不猶豫答道,笑話,杜軒可是五大真傳弟子之一,斬殺過冥化境修士的存在,一個剛新進門的弟子,又哪會是他的對手?
  “此子不弱,杜軒想贏他,只怕要全力以赴。”冷秋突然道。
  “冷師兄,此話當真?”龐舟心中一凜,訝然說道,他突然發現,今天的冷秋太反常了,竟會對一名新人如此看重,難道那陳汐的實力真有這么厲害?
  鳴言心中更是一震,有些不敢置信,他原本還想著找個機會,再狠狠收拾陳汐一番,然而冷秋一句話,就像一柄利刃般,直接就將他這個念頭扼殺掉了。
  “看下去就知道了。”冷秋說著,突然扭頭瞥了一下遠處,唇邊不由勾起一抹弧度“南華峰的夏毅也來了。”
  “夏毅?”龐舟眸中爆出一團冷冽光澤,霍然扭頭,然后就看見,云海深處,不知何時已多出一個身穿獸皮的青年。
  他身材瘦削精悍,面容像石頭一般堅硬,粗糙的皮膚下能夠清晰地看到蘊積無窮爆發力的肌肉,他孤身一人立在那里,卻給人以一種無法撼動的感覺,就像矗立在云海中的一塊巋然不動的頑石,任憑風吹雨打,都無法撼動他絲毫。
  南華峰的弟子,皆是神魔煉體流,人數雖只有上百人,但實力卻不容小覷,畢竟煉體者在先天上,就要勝過煉氣士一頭。
  而這夏毅,便是南華峰弟子中的佼佼者,九華劍派五大真傳弟子之一!同時也是五大真傳弟子中唯一的一個煉體者!
  “想不到這家伙也來了,我還以為他這輩子都不踏出南華峰呢”龐舟眸中翻涌著一抹濃濃戰意,赤黃色的長發飛舞,整個人就像一柄出鞘利劍,欲要飽飲鮮血。
  “我們是來觀戰的”冷秋淡淡瞥了一眼龐舟,眸光平靜,并未多說什么,但卻令后者心中一凜。
  “對,觀戰。”沉默片刻,龐舟突然輕輕一笑,身上戰意如潮水般散去,輕聲說道“也好,等到三個月后的峰試時,再和他一戰也不遲。”
  兩人的交談,并未有任何掩飾,以夏毅的修為,自可以清晰聽得到,不過他始終沉默,一言不發,目光一直凝視著遠處。
  那里,陳汐正在和杜軒對峙。
  “說起來,這個陳汐剛加入門中,就能鬧出如此大的聲勢,的確已算是個人物了。”龐舟搖頭,正要再說什么。
  突然之間,遠處異變陡升。
  只見西華峰上空,陳汐和杜軒兩人正要開戰,然而就在這時,兩人中間的虛空猛地被撕裂開,從中走出一名山羊胡、酒糟鼻子、邋遢之極的老者來,赫然是柳瘋子。
  “柳師伯?”龐舟一呆。
  “看來這一場戰斗無法進行了。”冷秋略帶遺憾道。
  “師尊來了!”見到柳瘋子憑空出現,火莫勒等人皆都神色一喜,長松了一口氣,這下,小師弟終于不用再和杜軒拼個你死我活了。
  見到柳瘋子,那杜軒也是一怔,卻并無絲毫慌亂之色,只是靜靜看著柳瘋子,道:“柳師伯,我正要和陳汐師弟切磋一番,這種挑戰,您該不會阻攔吧?放心,我懂分寸,陳汐師弟的天賦我清楚,不會讓他出現重傷的。”
  陳汐笑了,這杜軒倒也算個狠人了,為了替其弟弟報仇,面對柳瘋子都敢這樣說話,這五大真傳弟子之一的稱號還真不是白叫的。
  聞言,柳瘋子眉頭一皺,不悅道“小家伙,跑我西華峰來撒野,還敢這么理直氣壯,是不是認為以我的身份,不敢動手揍你這個小輩?”
  陳汐樂了,自己這個師尊還真是個妙人啊,渾然沒有身為師門長輩的風度,更從來沒把身份和尊嚴當回事,也只有他才會這么說話吧?
  杜軒面色一沉“柳師伯,弟子之間的事情,您也要插手么?若傳出去,只怕會有損您的名譽的。”
  “名譽算個屁,能當飯吃嗎?”柳瘋子怪眼一瞪:“小子,再不離開,師伯我可要翻臉不認人,以大欺小了啊!”
  杜軒神色一滯,氣得差點憋出內傷了,面對這個胡攪蠻纏的師伯,他也不得不慎重考慮后果了,因為他很確定,柳瘋子真敢這么做!
  因為在九華劍派,若論誰的脾氣最乖戾,哪位長老最讓人頭疼,除了柳瘋子,根本找不出第二個人來。
  “罷了,師伯也不為難你,你不是想和我這徒兒切磋么?三個月后,峰試的時候,你們再交手也不遲。到時候,師侄你可別被揍哭了。”柳瘋子神色一斂,揮手說道。
  他知道,自己離開之后,想要讓陳汐順利接替西華峰峰主一職,杜軒他們這一關,是必不可少的。
  “揍哭了”聞言,杜軒嘴角一陣抽搐,直氣得肺都要炸掉,臉色陰沉地朝陳汐冷冷道“陳汐師弟,既然柳師伯這么說了,那你便抓緊這段時間吧,三個月后,咱們在峰試上一決高下!”
  說罷,杜軒頭也不回轉身離開。
  陳汐微笑,沒有半點畏懼,只是心中疑惑,峰試?難道是各峰弟子之間的一場競技?
  杜軒一走,遠處的冷秋、龐舟等人也相繼離去,他們離開時才發現,那南華峰的夏毅不知何事已經離開了。
  這一天,整個九華劍派上下,都知道西華峰出了一個叫做陳汐的神奇新人弟子。
  暴打杜軒之弟杜冠,逼令其同伴道歉,又將西華峰上的其他弟子全部攆走,這等層出不窮的強勢手腕,在各峰真傳弟子中引起了莫大轟動。
  一個剛加入宗門不到一天的新人,竟能強勢霸道到這等地步,如何不讓人驚嘆?
  尤為令人震撼的是,陳汐竟然接受了五大真傳弟子之一的杜軒發出的挑戰消息傳出,連一些長老都暗自咂舌不已,這叫做陳汐的新人弟子還真是不甘寂寞啊,剛加入宗門,就接二連三地干出一件件轟動之極的事情。
  九華劍派中,藏龍臥虎,不乏各種天才,但卻極少有像陳汐這般,剛加入宗門一天,便和五大真傳弟子之一對峙上了,因為誰都清楚,新人和真傳弟子之間的差距有多么的大。
  杜軒實力之強,所有人都是有目共睹的,雖說只涅槃圓滿境的修為,但卻曾斬殺過冥化修士,一般的天才,根本就不是其對手。
  而陳汐,剛剛加入宗門,雖說同樣擁有著涅槃圓滿境的修為,但畢竟是從小世界中來的新人,實力即便再強,只怕也和杜軒之間有著不小差距。
  “三個月后有好戲看了”
  所有人在驚奇之余,心中也不禁涌出一抹期待,他們很想看看,一個新人面對杜軒這等老牌五大真傳弟子時,能否再度有驚人的表現?
  “柳師兄這次可總算收了個好徒弟啊。”真武峰上,溫華庭贊嘆不已,旋即他眉頭一皺,神色中涌上一抹落寞之色“可惜,柳師兄要離開了,這一切他都再無法看到了”
  旁邊一眾長老也都默然不已,柳瘋子人雖乖戾,但對宗門的貢獻卻極多,身為一名棄天者,他的離開,無疑將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九華劍派的整體勢力。
  這是他們誰都不愿見到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