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0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0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0)     

神箓562 煉法之地

感謝丑神、love-逍遙投出的寶貴月票和問號兄的捧場支持!
  ————
  西華峰。
  陳汐等師兄弟七人有些不知所措地看著柳瘋子。
  這時候的柳瘋子一反常態,神色罕有的認真和嚴肅,就像在囑咐后事一樣,聲音雖平靜,但其中的不舍和眷戀,陳汐他們都聽得出來。
  “師尊,您真的要離開了么?”青雨眼圈泛紅,低聲說道。
  不止是青雨,其他人也都神色黯然,很是不舍,誰能想到,柳瘋子九年沒回來,一回來就要徹底離開?
  只有陳汐明白,柳瘋子這次真的不得不離開了,早在太古之城時,柳瘋子“棄天者”的身份已暴露,按照冰釋天的說法,柳瘋子最多也只能再呆在人間界三天時間,然后就將被強制引渡進仙界。
  一想到這,陳汐心中也不禁涌出一抹難過,他知道,柳瘋子的身份之所以暴露,完全是因為自己,這種天大的恩情,令他的心情很難平靜了。
  雖說和柳瘋子接觸的時間并不長,可陳汐能夠感受到,柳瘋子對自己是發自真心的,早已把自己當做其徒弟看待了。
  “好了好了,等你們日后修煉成仙,咱們師徒不就又可以見面了?”柳瘋子皺眉揮手道,徒弟們臉上那發自內心的不舍神情,令得他心中很是煩躁,他一生瀟灑不羈,性情最為豁達疏闊,最見不得離別時那悲悲戚戚的場景。
  “可……那要等到什么時候啊。”大師兄火莫勒低聲說道。
  “蠢材,敢不敢有點志氣?連成仙都不敢想,老子收你做徒弟何用?”柳瘋子氣得劈頭蓋臉又是一通罵。
  “師尊教訓的對。”火莫勒摸了摸腦袋,訕訕不已。
  “還有你們。”柳瘋子眼眸一轉,落在二師兄盧生等人身上,繼續破口大罵,“一個個木頭疙瘩似的,整天研究一些沒用的破玩意,不務正業,敵人欺負上門了,屁都不敢放一聲,簡直就是一幫孬孫!以后沒人再照看你們,看你們還怎么活!”
  “師尊教訓的對。”二師兄盧生等人一個個低下腦袋,羞愧不已。
  換做以前,見到徒弟們這般模樣,柳瘋子必然又氣得一陣大罵,然而此時,他卻突然閉上了嘴巴,眼眸深處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溺愛。
  陳汐看到了,心中不禁感慨,無論再怎么罵,其實在柳瘋子心中,何嘗不寵溺他這些弟子?若沒有他,大師兄他們如何能無拘無束地呆在西華峰,醉心研究自己喜歡的事情,而不受外界干擾?
  甚至說殘酷點,如果沒有柳瘋子在,大師兄他們只怕早就被轟出師門了,畢竟這是九華劍派,以劍立派,大師兄他們所學,在其他人眼中就是不務正業,自然會遭到諸多的排擠和非議。
  “以后,西華峰上的事情,全部聽你們小師弟的,他讓你們做什么,就做什么,聽明白沒有?”柳瘋子沉默許久,這才緩緩說道。
  火莫勒等人紛紛點頭,沒有任何猶豫。
  “好了,你們該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,陳汐你留下。”柳瘋子揮手說道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以后,西華峰的一切就交給你了。”在火莫勒等人離開后,柳瘋子凝視著陳汐,說道,“有你在,我放心。”
  “嗯。”陳汐點頭,“師尊放心,一切有我。”
  這時候,哪怕柳瘋子吩咐他更多,他也不會推辭什么,因為他欠柳瘋子的實在太多,唯有努力做好柳瘋子囑咐的事情,他心中才不會愧疚。
  “走吧,我帶你前往物華峰典藏樓,身為九華劍派的弟子,總歸是要熟悉九華劍派的傳承武學的。”柳瘋子笑著拍了拍陳汐肩膀,沒有再多說什么,身影一動,帶著陳汐朝遠處踏空而去。
  物華峰位于真武峰后方,形如聚寶盆,高可擎天,云霧繚繞,釋放熾盛的神霞,猶如仙境般。
  在柳瘋子的帶領下,片刻后,兩人落在了物華峰之巔。
  這里只有一座樓閣,通體由巨石砌成,高達千丈,矗立于云海之中,宛若修筑于九天之上的神宮,氣勢磅礴,散發著古老滄桑的氣息,而在樓閣四周,遍布著一條條青石路徑,通往山峰的各處。
  此時,這里已有不少弟子來往,見到落下來的柳瘋子二人時,皆都連忙行禮,旋即一道道奇異的目光看向陳汐,現在的陳汐,儼然已成了九華劍派的名人了。
  柳瘋子沒有理會那些弟子,徑直帶著陳汐走向那座古老樓閣,越是靠近,就愈發能感受到這座樓閣的恢弘和古老,像從那莽莽太古時期矗立到現在般,彌散著厚重的滄桑味道,令人心中油然而生一股敬畏。
  這種古老,象征著一個宗派的底蘊和傳承,也只有像九華劍派這等超級大勢力,方才能完好保存下這一片延續無盡歲月的傳承之地。
  陳汐望著眼前這座樓閣,心中也不禁升起一抹好奇,身為玄寰大世界十大仙門之一,九華劍派的傳承道藏,又是什么樣子的?
  但旋即,他的目光就被樓閣前的一名老者吸引了。
  老者身披灰袍,容貌極為蒼老,須發稀疏,皺紋如溝壑,此時,他正瞇著眼睛躺在樓閣前的一張搖椅中曬太陽。
  而在其膝蓋上,則蜷臥著一只胖乎乎的黑貓,皮毛烏黑而柔軟,懶洋洋趴在那里,像老者一樣,瞇著眼眸曬太陽。
  老者很普通,像世俗中頤養天年的耄耋老翁,身上沒有任何氣息,而那只黑貓也很普通,并不像什么厲害的靈獸,然而這樣一對很普通的組合,出現在這典藏樓前時,卻又顯得那么不同。
  “走吧。”柳瘋子瞥了一眼陳汐,便抬腳朝典藏樓內行去,自始至終都沒有看那躺在搖椅中的老者一眼。
  陳汐收斂心神,連忙跟了上去。
  ……
  推門而入,出現在陳汐視野中的,是一片遼闊無比的天地,碧空如洗,白云朵朵,山巒起伏,一輪金烏掛在中央,釋放無盡光明。
  而在另一側還有一片浩瀚無邊的大海,海面澄澈,一朵朵金燦燦的蓮臺漂浮其上,極其壯觀。
  令陳汐吃驚的是,在那山巒上,竟堆放著一排排書架,每一座書架都高聳入云,上面擺滿了書籍,這些書,有玉冊、有竹帛、有金石,有玉簡,甚至還有樹葉、獸皮、云霞……密密麻麻,無所不有,無所不包。
  這簡直就是真正的“書山”!
  而在那浩瀚無邊大海上,此時正有一個個弟子盤坐在金燦燦的蓮臺上,或手捧書卷,或閉目沉思,或瑯瑯吟誦……無不在鉆研各種書籍。
  “書山有路勤為徑,學海無涯蓮作舟。”沒來由地,陳汐腦海中涌現這樣一句話,眼前此景,可不正是“書山”和“學海”?
  “典藏樓內自成一片天地,那書山中,藏著咱們九華劍派無數先賢搜集而來的各種典籍,不止有武學、神通、道術、其他還有天文地理、醫卜星相等等,包羅萬象。”
  柳瘋子輕聲傳音道,“而那片海則名為悟道海,乃是咱們九華劍派開創者所遺留之物,在其上的蓮臺中參悟功法,可起到事半功倍的妙效。”
  “書山、悟道海……”陳汐暗自驚嘆不已,和眼前的一幕一比,大楚王朝的皇室典藏之地,就顯得很微不足道了。
  而這,就是玄寰十大仙門之一的底蘊,悠久古老得讓人不得不心生震撼。
  “這里邊的典籍,你日后盡可以來翻閱,沒人敢攔你,這可是我好不容易為你求來的福利,換做其他真傳弟子,哼,一年中也只能呆在此地一個月罷了。”柳瘋子一臉傲然之色,“走吧,我帶你去觀摩我九華劍派的至高傳承——九華道典!”
  “九華道典……”陳汐心中一震,傳聞中,這九華道典乃開派祖師身上的一片蓮花瓣所化,內蘊乾坤,衍化無窮大道,不可思議之極,乃是九華劍派立派之根基。
  也正是因為九華道典的存在,九華劍派才能屹立玄寰大世界十大仙門之列無數年,名震天下!
  “柳師伯!”
  就在這時,一道清脆的聲音響在遠處,伴隨聲音,一個少女歡快朝這邊跑來。
  她一身火紅的衣裙,將高挑的身材勾勒得凹凸起伏,美麗的面孔,雪白的鵝頸,飽滿的胸部,盈盈一握的小蠻腰,一雙修長的美腿,這樣的組合,將少女那靚麗活潑的美好展現得淋漓盡致。
  隨著少女朝這邊跑來,周圍一道道目光都是投注在少女身上,露出癡迷愛慕之色。
  “小珂兒?”柳瘋子訝然,“你這搗蛋鬼最不喜靜修,怎么卻跑來典藏樓了?”
  “還不是三個月后的峰試嗎,我姐姐非逼我來的。”少女揮舞著瑩白粉嫩的小拳頭,憤憤說道。
  話雖這么說,她那一對漆黑靈動的眸子卻是朝陳汐打量而去,目光中有著一絲耐人尋味的調皮之色。
  “徒兒,這是安珂姑娘,怎么樣,臉蛋和身材都夠漂亮吧。”柳瘋子笑瞇瞇,很為老不尊地介紹道,“她姐姐安薇更漂亮,有機會,你去瞧一瞧,絕對讓你大飽眼福。”
  陳汐心中尷尬之余,卻又禁不住產生一抹驚奇,安薇?那豈不就是五大真傳弟子當中唯一的一名女修士?
  并且此女更是被譽為真傳弟子第一人,傲視群雄!
  ————
  PS:感冒咳嗽,身體越來越差了,調整一下作息,第三更放明天中午一點,以后都白天和晚上更新,凌晨之后務必要早早睡覺了……R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