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6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6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6)     

神箓563 蓮臺域境

感謝兄弟“風流無心”、“kkgf”、“watchywq”投出的寶貴月票和兄弟“想不起名了”的打賞捧場支持!
  ————
  一個女人,能在藏龍臥虎的真傳弟子中脫穎而出,本身的天賦和實力必然是驚人之極,稱之為天之驕女也不過分。
  陳汐曾和杜軒對峙過,從對方那冷厲的殺意中,就明白對方實力之強悍,絕對是自己所遇到的年輕子弟中,最為厲害的一個。
  而這安薇的排名能凌駕于杜軒之上,其實力又達到了何等高度?
  “五大真傳弟子……也不知其他人又是何等的強大,自己若想順利掌管西華峰,只怕要先過了他們這關才行了。”陳汐暗自思忖,因為據他所知,想要成為西華峰之主,就必須晉級為種子弟子、長老這兩道關卡。
  然而在九華劍派內,種子弟子數目極其至少,幾乎是鳳毛麟角般的存在,不知多少真傳弟子以此為目標在努力奮斗著,而自己想要成為種子弟子,必然不可避免地會和其他真傳弟子產生競爭了。
  而要從種子弟子晉級為長老,這又將是一輪極為殘酷的競爭,由此就可以知道,想要順利成為西華峰之主絕非那么簡單了。
  尤為重要的是,陳汐只有一百年的時間,百年之內若無法完成這一切,西華峰峰主之位,就將落入其他人手中。
  “柳師伯,這就是陳汐師弟吧?”安珂好奇說道,她烏發如瀑,面容精致美麗,身段高挑曼妙,充盈著一股少女獨有的靚麗活潑,美麗得讓人心顫。
  “不錯,小珂兒,以后你可要好好愛護你這位小師弟,不要讓他被別人欺負了哦。”柳瘋子笑瞇瞇調侃。
  陳汐一陣無語,這柳瘋子也太為老不尊了吧。
  “柳師伯,你這人太壞,我不跟玩了。”少女嗔了一句,眼珠骨碌碌又打量了一番陳汐,撅著瑩潤小嘴一陣風似的離開了,秀發飛舞,活力四射,給人以無限美好的感覺。
  “沒事,以后跟我徒兒玩就行了。”柳瘋子扯著嗓子喊了一句,令得遠處那一抹火紅倩影一滯,旋即逃也似地離開了。
  陳汐腦門頓時冒出一道黑線,無語之極,因為他分明看到,周圍那一眾弟子都一臉憤慨地望向柳瘋子,一副心中女神慘遭猥褻而痛心疾首的模樣。
  甚至,他們望向自己的目光都充滿了不善!
  “哈哈,這小丫頭不錯,她姐姐更不錯哦。”柳瘋子渾然不覺周圍那幾欲殺人的目光,依舊嘖嘖贊嘆不已。
  陳汐再受不了,扭頭就走,他擔心再留下來,非被周圍那些人群毆一頓不可。
  ……
  書山一側,有一條道路直通山巔。
  柳瘋子帶著陳汐拾階而上,道路兩側,盡是一排排高插入云的書架,書架上琳瑯滿目地堆放著各種典籍,從中行走,宛如在書的世界徜徉,令人心生震撼。
  山徑上,不時能看到一些人影佇立,他們皆在凝神專注在典籍中,寂靜無聲,只有沙沙的翻書聲響起,寧謐安詳。
  陳汐跟隨柳瘋子,悄無聲息地穿梭在山徑上,他的目光也忍不住在兩側一排排書架上逡巡瀏覽。
  “完美級道品武學,金月流虹訣。”
  “完美級道品武學,三才奇光劍。”
  “完美級道品武學,游龍震天步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越是瀏覽,陳汐心中越是驚嘆,這書山上所典藏的武學顯然已達到了一個相當恐怖的數量,幾乎每一種都有完美級的層次。隨便拿出一部放在大楚王朝,都足以引起一番血雨腥風,但在這里,卻是被隨意的擺放,任由弟子觀摩參悟。
  這就是玄寰域一方超級大勢力的底蘊了,傳承之雄厚,足以用驚世駭俗來形容。
  “到了,這便是九華道典所衍化的‘煉法之地’!”
  耳畔突然響起柳瘋子的聲音,讓陳汐猛地從沉思中驚醒過來,抬眼一看,自己如今已立在了書山之巔,而后,他的目光陡然凝固,略帶震撼地望向前方。
  千丈之外,有著一片浩大廣袤的平臺,形如蓮花,層層綻放,形成一道道似片片花瓣一樣的臺階。
  而在平臺中央,也就是蓮臺中央處,有著一片熾盛霞光直沖天際,形如利劍,釋放出億萬霞光,像光雨般紛紛灑下,將整片天地渲染成一片絢麗虛幻的光澤。
  遠遠一望,就像有一位神祗傲立在蓮臺中央,釋放神輝,光耀天地,氣勢磅礴,令人不由自主就心生敬畏膜拜之意。
  令陳汐震驚的是,那彌漫天地的各色霞光,竟全都是種種大道奧義所化!青色的木之道意、赤色的火之奧義,呈現電光的雷霆道意……光澤無窮盡,而道意亦無窮盡!
  “這……難道是大道之本源!?”陳汐震撼,感覺像抵臨太初鴻蒙時期的道意本源之地,目光所及,盡是諸般大道,萬般妙諦,無窮無盡,如道之根源!
  “我派開創祖師,乃是太初時期誕生于本源中的一株神蓮,花開九瓣,內蘊九種神光,每一瓣都有通天徹地之無上威能,而這九華道典,便是由祖師留下的一片花瓣衍化而成。
  柳瘋子緩緩開口,聲音中竟有著一絲敬慕之意,“此花瓣內蘊乾坤,演繹無窮妙諦,我派諸多傳承,皆是參悟其中妙諦所得來,可惜,時至今日,依舊無人能徹底洞曉其中所蘊含的所有妙諦。”
  “這一切竟然只是由一片花瓣所化……”陳汐實在不敢想象,九華劍派的開創祖師,究竟是何等樣的一株神蓮,遺留下的一片花瓣,竟然都造就了如今貴為十大仙門之一的九華劍派!
  “那蓮臺就是九華道典所化,名叫煉法之地,走至其上,只需靜心體悟,就能感受到其中蘊含的種種妙諦。”
  這一刻的柳瘋子,顯得很有耐心,詳細解釋道,“不過,領悟妙諦也是因人而異,你看那蓮臺四周的臺階。每一道臺階,都代表著一種品階的道法,越往高處,所能領悟到的道法的威力就越大。”
  “道法?”陳汐疑惑。
  “不錯,是道法。”柳瘋子點頭道,“武學、道術,歸根究底,只不過是術的一種,有跡可循。而道法,則凌駕于武學之上,無跡可尋。”
  “這也是為何世間武學多如牛毛,而道法卻幾乎不曾流傳于世的根源所在。因為道法的形成,源于武學,而高于武學,每一種道法,幾乎都是各大宗門的鎮派之寶,不傳之秘。一般的宗門根本無法獲得到。”
  “簡單點說,道法的威力比武學更可怕。”說到這,柳瘋子突然說道,“你可知那杜軒為何能斬殺一名冥化修士?”
  “莫不是他掌握了一部道法?”陳汐怔怔道。
  “不錯,此子在這‘煉法之地’獲得了一部名叫《玄氣瞬殺訣》的道法,一劍出,宛如瞬殺,速度超過音速十倍有余,防不勝防。”柳瘋子點頭道。
  “十倍音速……”陳汐暗自推算一番,發現自己竭盡全力施展星空之翼,也才勉強能做到這一步,若是與杜軒為敵,面對這速度奇快無比的殺招,還真能打自己一個措手不及。
  “總之,你要明白,武學是任何道法的根基,而道法,則是通往成仙之路的必備手段。”柳瘋子淡淡道,“道法道法,道之妙法,等你成仙之后,就會明白,天仙所掌握的力量,便是由道法所衍化,名為法則!”
  “法則!”陳汐心中一震,總算隱約明白了些。
  武學,是修士運用道意和力量所必備的基礎手段;道法,則源自武學,威力更強大,乃是成就仙人必備的手段。
  而法則,源于道法,乃是天仙所能掌控的手段和力量!
  “去吧,煉法之地有種種神妙,你且靜心參悟就是,以你的悟性,不愁獲得不到一部強大的道法。”柳瘋子拍了拍陳汐肩膀,說道。
  “徒兒明白。”陳汐深吸一口氣,摒棄腦海雜念,抬步朝那遠處釋放億萬神霞光雨的蓮臺行去。
  ……
  典藏樓外,柳瘋子走下臺階,并沒有立即離開,而是駐足在了那躺在搖椅中的老者身邊,輕吐了一口氣,說道:“師叔,我走以后,就拜托您照看這個小家伙了。”
  老者依舊瞇著眼睛,臉上皺紋如溝壑,一片安詳,像沒聽到這句話般。
  柳瘋子見此,不禁搖了搖頭,抬腳就走。
  “劍恒,你這輩子從不肯求人的,為何要改變自己心意?”一道嘆息聲幽幽從背后傳來,令得柳瘋子渾身一僵,面色變幻不定。
  不知何時,那位躺在搖椅中的老者已睜開眼眸,那眼眸漆黑清澈,竟似比嬰兒的眼眸還要純凈無暇,卻有那么深邃,仿若浩瀚的星空般,給人心靈以震撼。
  “你求掌教讓他接掌西華峰之位,又將典藏閣為其任意開放,如今更是托我照看于他,這可一點都不像你啊。”老者又是一嘆。
  “當年,我欠了那人一條命,也該還了……”沉默許久,柳瘋子沙啞開口,聲音中竟透著一股說不出的悲愴和傷感。
  “怪不得,怪不得啊。”老者一怔,灰白色的長眉皺了皺,旋即不禁再次嘆了口氣,揮手道,“你放心去吧。”
  “多謝師叔。”柳瘋子點了點頭,大步而去,身影瀟灑,卻透著一股蒼涼。
  從那年那人離去后,世上再無柳劍恒,只有一個瘋子……
  ————
  PS:昨天大半夜突發急燒,難受壞了,下午才好很多,這一章本來中午發的,只能放現在了。另外,天氣變化太大,大家注意保暖,別和俺一樣悲劇了……R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