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6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6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6)     

神箓565 雷之域境

感謝排骨妹的打賞捧場和兄弟“barefy”、“上善若水0”、“zhenjun7256”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!
  ————
  煉法之地,蓮臺第五層金之域境。
  整座蓮臺上,不知何時變得寂靜一片,唯有陳汐的腳步聲響起,所有人的心臟都是伴隨著那腳步聲,迅速的跳動起來。
  而在蓮臺上變得寂靜時,典藏樓外,面容蒼老皺紋如溝壑的老者似察覺到什么,微微側頭,那對清澈沒有任何雜質的雙目,緩緩睜開,猶如億萬星空于夜空中悄然映現,深邃浩瀚得令人心悸。
  旋即,他的唇角微不可查地劃起了一抹細微弧度,似有些詫異。
  沓、沓……
  沉穩有節奏的腳步聲在安靜的蓮臺上悄悄的傳出,那道峻拔的身影邁動步伐,以一種不急不緩的速度,在那一道道神色不一的目光,繼續朝前行進。
  已快要越過金之域境,抵達第層陰之域境了!
  “哈哈,赤金震天破!有此道法,我看你陳汐以后如何跟我斗!”
  就在這時,那金之域境突然響起一陣大笑聲,在這寂靜的氛圍顯得極為刺耳,令得眾人都是一陣愕然,抬眼紛紛朝那人望去。
  那人身披羽衣,頭戴黑色平天冠,容顏俊美,身段修長,赫然是和陳汐一樣,今日剛加入華劍派的鳴言!
  此人曾在真武峰和陳汐對峙過,但卻因為掌教溫華庭的出面,止了兩人之間的戰斗,想不到如今竟也出現在了煉法之地。
  并且看情況,他似乎已在這金之域境參悟掌握了一部厲害的道法!
  “這家伙把自己當做假想敵了么?”陳汐止步,饒有興趣地看了鳴言一眼,金之域境的道意壓迫力量很大,有一種鋒利的味道,刺得他神魂都隱隱作痛,不過這點壓迫,倒也阻擋不了他的步伐。
  他只是有些訝然,這鳴言竟能這么快領悟出一部道法,其實力和天賦的確算得上是上上之選,不過此人明顯把自己當做了敵人,讓人遺憾。
  “嗯?氣氛似乎有些……”鳴言一怔,笑聲戛然而止。因為剛獲得一部道法而產生的亢奮之情也如潮水般消褪一空。
  他目光一掃四周,發現許多人都一臉愕然地望著自己,一副看怪物的模樣,這讓他感覺自己就像個小丑,心里很是不爽,媽的,都什么眼神?羨慕嫉妒老獲得一部厲害道法,也不用這樣吧?
  “氣氛有些不對,是么?”便在這時,一道淡然的聲音在身后響起,令得鳴言渾身頓時一陣僵硬,臉色變得陰晴不定起來。
  這道聲音他太熟悉了,一想到剛才自己獲得一部道法之后,還興奮地大吼大叫著要徹底征服此人,他臉上就一陣火辣辣的刺痛。
  媽的!這混蛋什么時候來的?
  鳴言扭頭,然后就看到了那一道熟悉的身影,他的臉色不禁變得陰沉難看之極,心卻是有點惴惴不安。
  當日,這混蛋可是抽暈了杜軒的弟弟,自己如今還沒有參悟道法,只怕也不是其對手,若這家伙當著這么多人面,現在就沖上來暴揍自己一頓,那……可就太丟人了!
  “鳴言師弟,若是選錯目標,有時候可會釀成悲劇了。”陳汐淡淡一笑,再懶得理會這家伙,轉身飄然而去。
  見陳汐離開,并沒有讓自己難堪,鳴言不禁暗松了口氣,旋即臉色一變,雙目噴火地盯著那道漸行漸遠的背影,恨得牙癢癢,“鳴言師弟?老什么時候成他師弟了?簡直太過分了,還悲劇,悲劇你大爺!”
  “等老將道法修煉成功,非叫你嘗嘗哭爹喊娘的滋味不可!”鳴言咬牙,狠狠腹誹了一陣,然后扭頭離開。
  他已迫不及待要修煉剛獲得的道法了。
  然而,他剛走兩步,卻又突然頓住腳步,扭頭霍然朝陳汐消失的地方望去,那對瞳孔一點點擴張,“這家伙竟然也要參悟道法?!”
  鳴言心不禁狠狠一抽,他可是明白,蓮臺階,越往上能夠獲得的道法品相就越高,威力就越強大,而現在,陳汐竟一步步朝上行去,豈不是說,他就是奔著威力最強的道法而去的?
  “這混蛋的胃口還真大啊,希望別被撐死了!”半響之后,鳴言回過神來,俊美的臉色已不禁帶上了一抹冷笑。他才不信,陳汐能夠登臨更高的臺階,也根本不相信,他能從獲得威力更強大的道法。
  原因很簡單,像那杜軒、龐舟二人皆都躋身五大真傳弟之列,也才各自從第層陰之域境各自獲得一部道法,陳汐天賦再強,又怎可能比得過他們二人?
  就是退一萬步說,即便陳汐登臨陰之域境又如何?參悟不到道法也是白瞎!
  如此一想,鳴言心大定,扭頭離開,在他心,早已認定陳汐此舉必將無疾而終,沒什么好關注的了。
  ……
  其實蓮臺四周的大多人,和鳴言的心思一樣,皆都對陳汐這種魯莽舉動有些質疑,但卻沒人去勸阻。
  想來他們也都清楚,這位剛加入宗門的新人,敢肆無忌憚地暴打杜軒之弟,并且答應杜軒的挑戰,必然是有所依仗了。
  在這等情況下,再把陳汐當做普通弟看待,明顯有些不合時宜。
  而在這一道道目光的注視下,陳汐的身影,已安然踏上了第層——陰之域境!
  并且他毫不停步,繼續朝更高出行去。
  見到這一幕,蓮臺附近所有弟都不禁暗吸一口涼氣。
  “第層啊!他竟然達到了杜軒、龐舟二人所能達到的高度之后,竟然又朝更高處行去,難道他還不滿足,要破掉更高的記錄么?”
  “現在言之過早,畢竟他只是踏進了更高層,關鍵還得看他能否獲得一部道法,否則一切也都是枉然。”
  “不錯,拼著神魂受傷,咱們也同樣可以登臨蓮臺更高層,但想在其堅持著參悟,并獲得一部道法,卻困難無比,以往可有不少弟逞一時之強,魯莽登臨更高層,可結果呢,還不是被震得神魂重傷,昏厥過去,休養數年也不曾完全痊愈。”
  眾人低聲議論,目光卻都一致凝聚在陳汐那峻拔的身影上,看著他一步步跨越陰之域境,登上第七層陽之域境、第八層風之域境……
  所有人的臉色已變得凝重,屏息凝神,籠罩袖的雙拳都情不自禁緊緊攥了起來。
  他們皆清楚,陳汐若是能夠在第八層獲得一部道法,那可就破掉了杜軒、龐舟、夏毅三人的記錄,能夠和冷秋并列了!
  ……
  轟!
  陳汐甫一踏上第八層風之域境,一股磅礴恐怖之極的道意壓迫撲面而來,那等可怖的力道,比起第七層陽之域境簡直強大了數十倍。
  那種無所不在的風之道意,就像洶涌咆哮的太初兇獸,震得陳汐神魂嗡嗡顫抖,眼前直冒金星,措不及防下,整個人被壓迫得一趔趄,差點就倒退出去。
  “好霸道的風之道意……”陳汐眼眸一凝,能夠清晰看到,那無所不在的風之道意,竟如同實質般,化作刀、槍、劍、戟等武器,狠狠朝自己殺來,氣勢洶洶,根本無法阻擋。
  因為這道意乃無形之物,直接作用在神魂之上,尋常手段根本就無法化解掉,只能靠神魂之力去強自抵抗。
  換做尋常人,遇到這等霸道的道意壓迫,必然會感到極其棘手,甚至直接就被震得神魂重傷,倒飛出去了。
  但對陳汐而言,這等道意壓迫這力,還在他的可承受范圍之內。
  畢竟,他如今的神魂修為,歷經太古戰場的種種磨礪之后,尤其是在渡過涅槃鳳凰劫之后,早已變得強大之極,比之冥化修士都只強不弱。
  再加上他識海有伏羲神像坐鎮,神魂無疑多了一重堅固無比的保護,想要被壓制都根本不可能。
  不過令陳汐皺眉的是,雖說以自己如今的神魂之力,差不多可以承受住風之域境的道意壓迫之力,但是若想走得更高,只怕就有些困難了……
  神魂雖不會崩碎,但卻會受到傷害,并且一旦受到傷害,想要修復,必然要花費很長一段時間。
  因為神魂和身軀不同,身軀破損了,可以借助各種靈丹妙藥快速修復,但若神魂損傷了,可極少有靈丹妙藥能夠修復的可能。
  除非尋覓到那種直接能夠作用于神魂的圣藥,但可惜,這等圣藥別說是華劍派,就是在整個玄寰大世界,也罕見無比,幾乎等同于傳說般的存在。
  “怎么辦?難道真要拼著神魂受損,先登臨第層獲得一部道法再說?”陳汐望著遠處那最后一層蓮臺,皺眉不已。
  三個月后,他就將與杜軒一戰,若此時神魂受損,即便獲得一部厲害的道法,只怕影響到戰力的發揮。
  嗡!
  然而就在陳汐沉思之際,一股奇異的波動倏然從他那識海悄然擴散而出。
  這股波動甫一出現,陳汐頓時感覺神魂所受到的壓力全部消失一空,如履平地般,再沒有任何的不適!
  “這是……”陳汐一怔,旋即眸驀地爆綻出一團亮芒,“河圖碎片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