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0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0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0)     

神箓567 震動高層

第一更!感謝兄弟“書生在此”、“牛大灣的魚”、“雪皇至尊”投出的寶貴月票和兄弟“追尋桃花”的打賞捧場支持。
  ————
  這是一張充滿古典味道的清美容顏,眉如青山含黛,眸光盈盈,紅唇絕美,肌膚如羊脂玉般潔白而晶瑩,秀發如瀑,額頭飽滿而瑩白,讓她看起來美麗而空靈。
  古典而清美,空靈得超凡脫俗,宛若謫仙。
  然而,她的身材卻有著一股驚人的誘惑,雙腿修長,細腰若柔柳,胸部飽滿,鵝頸雪白,象牙般的藕臂閃動光澤,身段曲線起伏曼妙,透著一股誘人無比的魅惑。
  空靈清美的古典容顏,卻配上一個曲線魅惑誘人的身材,這一切都給人以極為強烈的視覺沖擊感。
  以陳汐之淡定,當見到安薇的第一眼時,也不禁出現了一剎那短暫失神,旋即目光便恢復清澈,波瀾不驚。
  這女人的確是個絕世尤物,擁有傾國傾城之容,禍國殃民之姿,不過陳汐已見多了風華絕代的女人,自然不會像個雛鳥般被迷得神魂顛倒。
  像卿秀衣、甄流晴、梵云嵐……其儀容雖各有千秋,但卻是和此女不相上下,只不過沒有她那種給人以驚艷的強烈視覺沖擊力罷了。
  在陳汐打量安薇的時候,安薇也在打量他,當見到他眸閃過的一絲失神時,她那瑩潤的紅唇邊不由勾起一抹冷意,但旋即,這一抹冷意就消失無蹤。
  因為她訝然發現,眼前這面容清俊的年輕人,目光幾乎在一剎那間就恢復了清明,有的只是平靜以及一抹欣賞之色,完全不像其他人那樣,第一次見到自己時,或多或少都會流露出一絲貪婪和熾熱的占有**。
  這個細致入微的發現,讓安薇感覺到,眼前這家伙,的確像自己妹妹所說那樣,有著一種獨有的氣度,與眾不同。
  不過,也僅僅如此罷了,她身為華劍派真傳弟第一人,不知見過多少驚艷無比的年輕強者,風度翩翩的有之,豪邁灑脫的有之,各種各樣都有,自不會就憑第一面,就對陳汐心生好感了。
  所以,她很快就收攏思緒,紅唇輕啟,說道:“蓮臺之上,乃華道典的核心之地,這蓮臺階之上的各種域境,皆是由其衍化,一旦外人靠近,便會自主產生抵御之力,冒然上去只會傷害到自己。”
  “哦?”陳汐眉頭一挑,旋即笑道,“我只是想確認,從上邊能否獲得更厲害的道法,還真不知道有這樣的說法。”
  “你不信我所說的?”安薇秀眉微蹙,配上那古典清美的容顏和魅惑曼妙的身段,別有一番驚人的美麗。
  “呃,當然信,不過我還是想試一試。”陳汐摸了摸鼻,灑然道。
  “若我所猜不錯,你體內應該有什么東西能夠抗衡道意壓迫。”就在陳汐打算轉身,跨出最后一步時,安薇突然再次開口。
  陳汐心頓時一震,這女人難道能窺察到自己識海的河圖碎片?
  “你不用緊張,無論是以前,還是現在,能夠抵達蓮臺第層的真傳弟,幾乎都有所依仗,我同樣也有。”安薇語聲嚦嚦,輕聲說道。
  陳汐默然,心卻暗道看來眼前這個女人,也同樣擁有著不小福緣的奇才啊,想想也是,能夠成為華劍派真傳弟第一人,此女必然也是有所際遇,方才能在這無數杰出天才脫穎而出。
  “不過,任何依仗,在蓮臺之上的核心之地,都將會遭受到壓制,甚至遭到破壞。”
  安薇看了一眼默然不語的陳汐,繼續道,“你應該知道,這煉法之地,乃是由開宗祖師的一片蓮瓣所化,奧妙無窮,至今未曾有人勘破其的所有奧妙,面對這等神物,我勸你還是呆在第層為好,冒然向前,不見得就是一件好事。”
  “多謝了。”陳汐認真回答道,“不過,既然來了,不親自去試一試,我總有些不甘心。”
  “你以為我勸誡你,是擔心你超過我么?”安薇皺眉,軟糯悅耳的聲音已帶上了一絲不悅。
  陳汐啞然,不知該如何解釋。
  “罷了,你既然執意如此,就盡情尊便,希望別被傷到自己。”安薇搖頭,似乎感覺陳汐太過不識好歹,再懶得跟他多說一句,重新閉上了眼眸。
  兩人之間的對話,皆是以傳音交流,周圍眾人只看得一頭霧水,搞不清楚兩人究竟在說些什么。
  不過見到安薇竟然開口和陳汐交流,還是令眾人感到一陣艷羨。
  要知道,安薇可是他們這些真傳弟的第一人,風華無雙,容顏傾城,幾乎從未曾見過她和哪個男人交談過,簡直就像一個女神般,只能遠觀而不能褻瀆。
  如今,她卻和一名剛加入宗門不久的新人聊了許久,怎能不讓人艷羨。
  “快看,這家伙開始行動了!”
  “老天,他還真要登上蓮臺啊!”
  一陣驚嘩響起,旋即所有人都震驚看到,陳汐那峻拔的身影,面向蓮臺,毅然邁出了那最后一步。
  這時候,就連安薇都忍不住再次睜開眼睛,朝身前那一道身影望去,目光帶著一抹難以理解之色。
  她實在不明白,一個剛進入宗門一天的家伙,為何要冒著性命危險,也一定要登上蓮臺呢?
  典藏樓外,容顏蒼老無比的老者似察覺到什么,高大清瘦的身軀漸漸緊繃起來,喃喃自語“竟然要跨蓮臺……看來小家伙身上也有不少秘密啊……”
  老人眸光深邃如星空,雖立在典藏樓外,卻仿佛將蓮臺之上的情景看得一清二楚,在他的感應,陳汐那峻拔的身體,存在著一股奇異的波動,無論他如何試探,也勘不破這種波動究竟是來自何等寶物之。
  這讓他感到驚詫,因為像他這等存在,別說是仙器,比仙器更高等的寶物也見過不少,可卻從沒見過,有像陳汐體內這般如此不可思議的寶物。
  “有趣,劍恒雖說是報恩,但何嘗不是為西華峰贏得了一場機緣……”
  沓!
  在周圍一道道充斥著震驚的目光,陳汐那跨出的一步最終落在了蓮臺上,然而,就在他身影剛剛跨上蓮臺,還不等他有所準備,一股恐怖無比的道意壓迫,像決堤洪水般轟涌而出,磅礴兇悍,狠狠對著他沖擊而來。
  這一次的道意壓迫,比之之前,竟然狂暴了數十倍,而且仿若有靈性般,有著一股強烈的攻擊意圖,那感覺,就仿佛有著什么人在操控著道意力量對他發動攻擊一般!
  陳汐眼眸倏然一凝,遙望平臺上那一道釋放億萬神霞的通天神柱,正常情況下,道意壓迫之力應該不會有如此強烈的攻擊意圖,仿似故意針對自己一般,也就是說,這蓮臺上的道意壓迫之力,乃是主動發出的!
  轟!
  就在陳汐心念轉動之間,那股恐怖的道意壓迫之力,已狠狠轟在其身上。
  這一剎那,整個蓮臺之上風云突變,各種熾盛霞光流竄,化作滾滾洪流,洶涌激蕩,就像一頭沉睡的兇獸被吵醒了一般,暴怒肆虐。
  這突然間的變化,令得蓮臺之下的所有人頓時驚呼起來,不少弟都是猛地站起身,驚愕地望著這一幕,顯然這么多年來,他們也是第一次見到蓮臺之上竟會發生這等變故。
  而幾乎同時,陳汐識海的河圖碎片仿似也察覺到這一股變故,當即劇烈嗡鳴,產生出一波又一波如潮水般的奇異波動,擴散而出,與那洶涌而至的道意壓迫之力狠狠撞在一起。
  砰!
  低沉如雷的撞擊之聲,從蓮臺之上傳開,一股驚人的力量波動也是隨之轟涌四散,激蕩四野,震得蓮臺階之上的所有弟都一陣氣血翻騰,腦袋嗡鳴,駭人無比。
  在這種波動下,陳汐的身體劇烈顫抖了幾下,忍不住發出一聲悶哼,雖說那股道意壓迫之力最終還是被瓦解掉,可那種震蕩之力,卻仍舊令他的神魂像被巨錘砸一般,不可抑制地產生一股顫粟疼痛感。
  轟隆隆!
  仿似察覺到這一擊并沒有擊退陳汐,蓮臺之上,再次洶涌起一股狂暴無比的道意壓迫之力,與此同時,那蓮臺央的通天光柱,也是猛地釋放出無盡刺目霞光,紛紛灑灑,化作滔天洪流,像天銀河傾瀉而下,全都沖擊向陳汐。
  那等聲勢,簡直像變天了般,各種道意洶涌,萬千盛光轟鳴,驚得蓮臺階之上所有人都張大了嘴巴,目露駭人無比的之色。
  “這家伙,只怕要被轟飛下來了……”見到這一幕,那安薇紅唇輕抿,古典清美的容顏上,不禁涌出一抹遺憾。
  她之前也曾試圖闖上蓮臺,可惜,最終還是敗在了那洶涌可怖之極的壓迫之力當了,而陳汐此刻所面臨的一幕,簡直和她之前所遇到的如出一轍,她很確定,在這等攻擊之下,別說是陳汐,換做宗門長老,也注定要含恨落敗。
  “這一步,若是他能堅持下來,或許真可以獲得華道典最神秘的道法傳承……”老人蒼老的容顏上,這時候也不由浮現一抹罕見的緊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