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5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5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5)     

神箓569 道蓮論道

感謝兄弟“奢念”、“YUCHI黃”“我是好人啊”、“夢入神鴉”、“Agner”“水步頭”、投出的寶貴月票和打賞捧場支持!
  ————
  在以前,陳汐參悟道意,無不是拿來便用,從未曾想過,要選擇出一種大道奧義,來駕馭和統籌其他道意。
  不過仔細一想,他便發現道蓮所說,著實妙不可言。
  像《萬藏劍典》,以前他只是純粹地去參悟,去掌握,卻如今想來,萬藏劍典,何嘗不是由劍之大道,去統馭那八大劍勢中所蘊含的道意?
  像《星璇雷體》,蘊含水行、雷霆、吞噬三種大道奧義,可其中,卻是由吞噬大道來駕馭其他兩種大道,這同樣是一種統馭。
  再例如《星空大手印》,雖說是一部神通,卻可以容納各種道意循環其中,可仔細想來,這部神通卻是由星辰大道為主導,去駕馭和統馭其他所有道意。
  總之,這種道意之間的駕馭和指揮,其實在陳汐參悟和使用道意時早已存在,只不過他從未曾仔細去想過罷了。
  如今被道蓮一說,簡直就是一語驚醒夢中人,令他豁然開朗。
  “只有完美駕馭各種道意,方才能發揮出全部的威力,若如此,的確必須選擇一種道意作為主導,統領其他道意啊。”陳汐輕聲喃喃。
  “的確如此,這條路,是每個修士必須踏出的一步,對于當下的你,也最至關重要。”道蓮笑道,“畢竟,你即將進階冥化境,若無法統籌自身道意,實力將很難全部發揮出來。”
  冥化境!
  與萬物冥合,化自身于天地之間,抵達此境界,一舉一動,無不能驅使天地之力,真正可以做到彈指間山崩地裂!
  而進階此境界之后,體內涅槃輪,就會衍化為一座混洞,就像在體內開辟出的一個世界般,也稱之為混洞世界。
  到那時,修士整個身軀,外映天地,內通神魂,與天道契合,無論是實力,還是生命本質,都將再次得到一個全新蛻變。
  如今,陳汐的修為已臻至涅槃圓滿,只差一步,就將登臨此境界中,對此自然是極為關心,但他有些不理解道蓮所說究竟是什么意思。
  難道統馭自身道意,還和冥化境界息息相關?
  “原因很簡單,當你進階冥化境界,能夠統馭一條完整的大道奧義,就能將一部道法發揮出一倍的戰力,統馭兩條完整的大道奧義,就能將道法發揮出兩倍的戰力,依次疊加,當你能將所掌握的各種道意,皆完全統馭,你可以想象,你能發揮出多少倍的戰力了。”
  道蓮眸光湛然,一字一頓道:“最為重要的是,這樣做,可以讓你的混洞世界變得宏大而堅固,所積蓄的真元,也將成倍提升!”
  聞言,陳汐不禁暗自一驚,感到有些不可思議。
  在大楚王朝時,他可從沒聽說過,冥化境修士所能掌握的力量,竟然如此之大,竟能以統馭道意的多少,令戰斗力成倍的暴漲!
  “這,或許就是小世界和大世界的不同吧,天地法則不同,所能夠接觸到的東西,也不盡相同……”這一刻,陳汐深深明白了小世界和大世界的差距。
  這就像一個窮鄉僻壤的村落和一個繁華都城的區別,無論是實力、修行體系、還是其他種種方面,小世界都要比大世界差上太多太多了,簡直是天壤之別。
  若非來到玄寰域,他只怕這輩子都想不到,這世上竟會有如此多他不知道的事情。
  “現在,你可想明白選擇何種道意,用之為主導,統領其他道意?”道蓮似乎很理解陳汐此刻心境,靜靜等待許久,這才開口說道。
  “符道!”陳汐沉默許久,這才緩緩答道。
  “符?”道蓮一愣,旋即眸底深處驀地涌出一抹無法言喻的亮澤,似是驚詫,又似是想起了某些往事而震驚。
  “不錯,是符道,若論能夠統馭其他道意的,也只有符道。”這一刻,陳汐想到了很多,回答的很堅定。
  他如今掌握的道意,有五行、陰陽、風、雷霆、蒼穹、星辰、彼岸、沉淪、劍道、符道、湮滅之道、吞噬之道、殺戮知道等等。
  每一種都是大道奧義,其中有好幾種更是罕見的大道奧義,然而,若讓他選擇出一種能夠統馭其他道意的,卻當屬符道無疑。
  原因很簡單,從第一次獲得玉墜洞府,第一次見到季禺時,他就與符道產生了一種不可分割的聯系。
  像坐鎮于劍箓中的五大神箓,蘊含金木水火土五行大道奧義,但卻皆統馭于符道當中。
  像星空大手印,能容包容各種道意,然而其星辰軌跡之運行,同樣也包容于符道之中。
  陳汐至今還清晰記得,自己進入玉墜洞府時,曾面臨過星辰秘境的考驗,當時,他看到了億萬星辰循環不休的軌跡,這些軌跡長短各異,粗細不同,或曲折纏繞、或筆直如槍、或彎曲為弧、或盤旋成圓,儼然如同筆畫各異的符紋。
  就仿佛有一只無形大手,以蒼穹為符紙、以億萬星辰為符筆、以超乎想象的制符手法,肆意詮釋著玄妙莫測符紋路線,妙不可言。
  也正是因為符道,他才能獲得洞府主人的認同,獲得諸如星空大手印、星空之翼、星璇雷體等強大得不可思議的神通。
  不止如此,因為符道,他也才能將萬藏劍典八大劍勢推演到極致,篆刻出五大神箓,煉制出劍箓……
  總之,在陳汐眼中,符道的意義,要遠遠高于其他任何大道奧義,也只有符道,才能讓他游刃有余去駕馭其他道意!
  “不得不說,你的選擇令我很意外。”
  許久之后,道蓮說道,聲音中有著一抹無法言喻的感嘆,“符箓大道,自古至今就是三千大道中最為玄奧復雜的存在,沒有之一,不過,能夠在這條路上取得成就的,卻寥寥無幾,原因便在于太困難了。”
  說著,道蓮抬手一指遠處,“你看那蒼穹痕跡,大地經緯、草木脈絡、山石紋理,每一處都存在著符道的痕跡。”
  “你再看這天降大雨落下的軌跡,這地涌狂風掠過的痕跡,這萬事萬物,都有符紋的存在。就連命格、機運、因果、預言……這等冥冥中存在的東西,也皆都可以用符道之力來推演和掌握。”
  “然而,正因為符道之痕跡無處不在,想要走這條路,就愈發顯得困難了。”
  說到最后,道蓮轉過頭,凝視著陳汐,說道,“你真的已做好準備了?”
  陳汐點頭,目光堅定卓絕。
  “那你可知道,當符道達到終極的時候,意味著什么?”道蓮繼續問道。
  陳汐搖頭,以他如今的境界,也根本無法知道這些事情,除非有一日真將符道臻至了終極,他才有可能回答這個問題。
  至于現在,他的確是回答不上來。
  “哈哈哈……”道蓮見此,罕見地大笑起來,聲音清越,瑯瑯如道音,透著一股暢快豪邁之意,“無知方無畏,無畏而行,雖九死亦無憾啊!”
  陳汐怔怔,有點不明白道蓮為何會如此激動。
  “按照規矩,前來此地的弟子,皆可以選擇一部道法來參悟,不過對你卻是例外。”許久之后,道蓮恢復平靜,抬手一指旁邊石桌上的一堆竹簡,“這是四十九卷道法,全部都傳授你也無妨。”
  “什么?這些道法都傳授給晚輩?”陳汐大吃一驚。
  據他所知,這些竹簡中所留的道法,可都是開派祖師親手所留,每一部道法都有驚天徹底之威力,歷史上,踏入此地的弟子,天賦皆都驚艷無比,可最終也只能獲得一部道法傳承而已。
  這是規矩,淵源流傳至今,幾乎從未曾因為某人而改變過。
  如今,道蓮竟說,自己竟可以將這四十九部道法全部參悟了,這如何不讓陳汐震驚?
  “怎么,你不愿意?”道蓮笑道。
  “當然愿意,可這……似乎有些不合規矩吧?”陳汐摸了摸鼻子,說道。
  “三界要亂了,這些道法常年蒙塵于此,若無人修習,也是一無用處。”道蓮嘆息一聲,說道,“這些道法你都可以參悟,等離開這里,也可以將它們交由宗門內的高層,由他們來定奪。”
  陳汐點點頭,他這才釋然,道蓮此舉,也是擔心三界動亂來臨會波及到九華劍派,所以將這些道法由自己帶出,傳授而開,以此來提升宗門內弟子的整體實力。
  “大衍之數四十九,損一而補不足。”道蓮突然神秘一笑,說道,“不過,我認為最適合你的,卻并非這四十九部道法。”
  說著,他抬手彈出一抹金光,落入到陳汐手中,竟然是一片花瓣!
  此花瓣,色呈金色,蘊生著無窮玄妙紋理,仿似烙印著無窮大道,釋放出一縷縷金燦燦的神性光輝。
  “這片花瓣由我所煉制,記載著九華道典中的原始道韻,我將其名為《大羅真解》,九華劍派的所有道法,皆可以從中參悟得來,你留在身邊,對你日后獨創道法、開拓符道之路都有極大補益……”
  說著,道蓮袖袍一揮,石桌上四十九部竹簡上,倏然涌現出四十九條虛無身影,“將竹簡交給陳汐帶走,你們再尋覓一個住處吧。”
  “大善,大善。”這些虛影齊齊點頭,旋即化作一股股清風,消失在了亭子中。
  陳汐一下子就認出,這些虛影赫然就是之前他所推測的“書妖”了。
  “陳汐,來如有緣,我們當可以再次相見。”道蓮溫煦一笑,袖袍一揮,整片天地頓時陷入到了混沌中。
  山谷不見、小溪不見、溪畔的亭子也不見了,而陳汐,只覺眼前一黑,身不由己地被一股巨力帶走。
  ————
  PS:書名的問題真心不想再解釋了,大家或許不知道,就因為這個書名,這部書,少了太多的推廣資源,每個月都讓我損失很多小錢錢的,哭瞎了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