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3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3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3)     

神箓57 李銘


  第一更!今天還是三更,我去碼字先,紅票和收藏就靠大家了~
  松煙城李氏家族,祖屋。
  據說祖屋里邊有著李家祖上傳承至今的最為上乘的武道功法,以及供修煉所用的諸多神妙丹藥。
  但同時,祖屋內也有著極為殘酷的各種訓練項目,能夠把人折磨得體無完膚,生不如死。
  可在所有李家子弟心目中,祖屋仍舊是他們心中最渴望的修煉圣地,只要能夠變強,吃一點苦,忍一些痛苦又能算什么?
  可惜,祖屋畢竟是李家核心重地,非直系子弟和資質極為優異的族人,一輩子也無望進入祖屋一步。
  今天,祖屋緊閉數月的大門緩緩開啟。
  沓!沓!沓!
  一陣穩而有力的腳步聲在祖屋幽暗深邃的走道上響起,片刻后,從黑暗中走出一個少年,赫然便是李家家主李逸真的幼子李銘!
  不過此時的他,和之前像完全換了一個人,衣衫邋遢,蓬頭垢面,仿似幾個月都沒有洗過澡,白皙的皮膚粗糙黝黑,原本浮腫輕佻的三角眼,如今已變得猶如鷹隼般陰冷銳利,精光四射。
  “原來擁有力量的感覺,竟是如此美妙啊。”
  他握了握拳頭,昔日白皙的手掌如今已布滿老繭,骨骼粗大,甫一緊握,身上猛地涌出一股剽悍狠戾的氣息。
  “二少爺,家主請您過去。”
  籠罩在一團黑影中的鐵手從黑暗中走出,尖利陰冷的聲音就像一條躲在暗處的毒蛇在吐信。
  “請鐵手叔帶路。”李銘恭敬道,直至此刻擁有力量,他才終于明白這個一直跟隨在父親身旁,甘愿充當一道影子的鐵手,其修為是多么的可怕。
  李家正廳,李逸真端坐在中央位置,兩側則是李家的諸多長老,見李銘進來,所有人的目光齊刷刷落在他身上。
  李銘能夠感受到這些目光中的震驚和不能置信,這種感覺很美妙,令他極為享受,臉上卻是神色鎮定,步伐從容,拱手見禮之后,便即沉默坐在屬于自己的座位上。
  “三個月的時間,從后天境界臻至先天圓滿,不錯,不錯。”
  大長老李鳳圖率先開口,神情中透著一股歡愉,笑道:“如今李淮隨著蘇姑娘已進入南蠻冥域一個月之久,此刻恐怕已尋覓到劍仙洞府,若是能夠在其中得到一些機緣,那可就再好不過了。逸真,你生了兩個好兒子啊!”
  “大長老謬贊了。”得到大長老的贊許,令李逸真也是欣喜不已。
  李鳳圖笑了笑,旋即神色一肅,沉聲道:“我此次召集大伙前來,其實很簡單,便是為了敲定咱們李家的繼承人人選。李銘雖然不錯,但畢竟稍顯年幼,跟李淮還有著不小差距,我提議由李淮繼承族長之位,大家以為如何?”
  “大長老慧眼如炬,李淮的確不錯,天資和心智在同輩中也是出類拔萃。”
  “嗯,我也同意李淮繼承族長之位。”
  “哈哈,當然得是李淮,他此次從南蠻冥域回來,說不定已虜獲蘇姑娘放心,促成咱們李家和龍淵蘇家的聯姻關系,如此一來,咱們李家的地位還不是水漲船高?”
  ……
  一眾長老紛紛贊同大長老李鳳圖的意見。
  見此,一旁沉默坐著的李銘心中卻是極為不舒服。
  擱在以前,他根本不會計較這些東西,因為他太弱,根本無法跟猶如天之驕子一般的李淮相提并論。
  但現在不同了,他已擁有了強大了力量,雖說還差上李淮一籌,但誰敢確定以后自己就超不過李淮?
  “既然大家都同意李淮,那咱們這就……嗯?”大長老李鳳圖話還沒說完,正廳大門突然被粗暴地推開。
  吳管家神色驚恐跌跌撞撞地奔了進來,跪地大呼:“家主,諸位長老,大事不好了!李淮少爺的本命元燈……熄滅了!”
  啪嚓!
  李逸真手中的茶盞掉落地面,碎裂成一灘粉末。
  李淮竟然死了?
  所有人神色一變,陰沉如水。一時之間,大廳內的氣氛變得沉悶之極。
  這次召開族會,本就是為了確定李淮家族繼承人的身份,然而還沒有宣布結果,卻被告之李淮身亡的消息,這種突然的變故,誰又能接受得了?
  “南蠻冥域內難道發生了什么意外嗎?”
  “怎么可能?李淮可是跟著蘇姑娘一起的,據說還有七八個龍淵城大勢力的子弟相伴,怎么可能遇害?”
  “他媽的,若讓我知道誰害了淮兒,我非滅他全族!”
  ……
  短暫的沉寂之后,憤怒的叫聲轟然響徹在正廳之中。
  “閉嘴!”
  大長老李鳳圖暴喝出聲,見眾人閉上嘴巴,這才冷冷道:“諸位都知道,南蠻冥域試煉只有一個月的時間,一個月之后,其內的所有修士都會被傳送出來。只有進入劍仙洞府之人,方才能繼續留在南蠻冥域中。”
  “而南蠻冥域下次開啟的時間是三年之后,所以哪怕咱們現在再憤恨,在這三年里也見不到兇手,那么,現在談論此事還有意義嗎?”
  “大長老的意思是?”李逸真強忍著痛失愛子的悲慟,聲音低沉沙啞道。
  “當務之急,便是選出家族繼承人。既然李淮不在了,就換做李銘來擔當吧。”李鳳圖深吸一口氣,一字一字說道:“諸位,損失一名族人并不算什么,重要的是我們不能只沉浸在悲痛中,令親者痛仇者快!”
  “喏!”眾人神色肅然,齊聲應諾。
  李銘有點不敢置信地望著眼前一切,我就這么輕而易舉地成了家族繼承人?
  他對哥哥李淮的死談不上悲傷,也談不上興奮,因為自幼生活在李淮的光芒之下,兄弟兩人的關系并不怎么好。
  但一想到自己是因為李淮的死,而成為家族繼承人的,他心里就跟吃了一頭蒼蠅似的,惡心的難受。
  這不是自己想要的!
  李淮在心中吶喊,自己已擁有力量,也并不比李淮差,終有一天,我會證明給你們看的!
  “李銘!”
  大長老的聲音在耳畔響起,李銘從紛雜的思緒中清醒過來,起身拱手道:“大長老。”
  “別以為家族繼承人就一定可以坐上族長之位,你需要用實力去證明自己,證明給所有族人看,只有獲得大家的認同,你才能夠成為一名合格的族長!”大長老沉聲說道。
  李銘目光在父親和諸位長老身上掃過,心中涌起一股萬丈豪情,鏗鏘說道:“父親,諸位長老,我一定不會辜負你們的期望!”
  說到這,李銘沉吟片刻,旋即咬牙繼續說道:“哥哥既然已經不在,那么從今日起,我決定就由我來取代他,不僅是族長之位,我還要與龍淵蘇家的蘇嬌姑娘成親!”
  “哦,你打算如何做?”李鳳圖眼眸中閃過一絲奇異的亮澤。
  “既然龍淵蘇家答應,只要把陳汐一家羞辱至死,就會把蘇嬌姑娘許配給我李家。那么我就從這方面入手。”
  李銘毫不猶豫答道:“當然,這個計劃哥哥李淮一直在做,但大長老請放心,我會做的比哥哥更狠,也更好。只要跟陳汐一家有關系的人,我統統不會放過!”
  “有目標了嗎?”李鳳圖追問道。
  “有!松煙城張氏雜貨店的老板,以及其手下的所有制符學徒,還有陳汐家方圓百丈內的所有鄰居。”
  李銘眼中閃過一絲瘋狂之色,“我要他們全部都死,全部都毀滅掉,我要告訴松煙城所有人,他們都是因為陳汐死的,我要所有人都知道,跟陳汐哪怕有一丁點的關系,注定將家破人亡!”
  好毒辣偏激的心性!
  在座的諸位長老在心中暗暗倒吸一口涼氣,看向李銘的目光不由帶著一絲擔憂,這樣的性子,適合繼承族長之位嗎?
  “好!”
  大長老李鳳圖沉默許久,卻是出人意料地撫掌贊嘆起來,“成王敗寇,強者為尊,只要對我李家有益,手段再狠辣百倍也值得!”
  李銘說完自己的計劃,本就有些惴惴不安,此刻猛地得到大長老的認同,不由大喜之極,拱手道:“大長老請放心,不僅是為了跟蘇嬌的婚事,也是為了咱們李家以后的發展壯大,我一定會把陳汐炮制到令龍淵蘇家滿意為止!”
  說話時,李銘心中不由升起一絲遺憾,可惜,陳昊那小子已離開了松煙城,否則讓他看著他的哥哥陳汐一點點被我折磨羞辱至死,那才過癮啊……
  “據我所知,陳汐也跟隨杜清溪進入了劍仙洞府,三年之內恐怕不會出現,這段時間足以做任何事情了。李銘,你明白我的意思吧?”李鳳圖問道。
  李銘點點頭。
  李鳳圖沉聲道:“去吧,若能把此事做的漂亮,做的令龍淵蘇家滿意,我以大長老的身份保證,咱們李家的家主之位必是你的!”
  “喏!”
  李銘深吸一口氣,轉身離開,他知道這是對自己的一個考驗,同時這也是改變自己命運的絕佳機會。
  PS:這章是過渡情節,必須有的鋪墊,可能有點平淡,不過以后只會越來越精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