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9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9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19)     

神箓572 掌納天地

感謝兄弟暴醬投出的4張寶貴月票和青東的打賞捧場支持!
  ————
  蓮臺之上。
  一抹虹光閃過,陳汐的身影倏然出現其中,晃了晃腦袋,他這才感覺清醒許多,不禁長松了口氣。
  手上握著的那一片質地似玉非玉的花瓣,讓他明白,之前所遇到的一幕幕,并不是幻覺,而是真的。
  嘩啦啦!
  一堆青翠的竹簡從天而降,散落在陳汐身前,赫然正是那四十九部道法傳承。
  見此,陳汐連忙朝四周一望,竟詫異發現,蓮臺九階上下空蕩蕩的,除了自己,竟再沒有其他人了。
  這是怎么回事?
  陳汐沉思許久,也想不出所以然,當即將地上的一卷卷竹簡小心收起來,連同手記載著大羅真解的金色花瓣一起放入浮屠寶塔,而后轉身離開。
  今天所遇到的事情,簡直能用神奇來形容,登臨蓮臺之上,不僅見到了一卷卷如有通靈似的“書妖”,還和道蓮這位化身于混沌神蓮的一縷神念交談許久,直至現在,他還有一種恍如做夢的感覺。
  不過細細一想,他此次登頂蓮臺,就是為了獲得一部道法,如今竟意外獲得如此多道法,已經令他很滿足了。
  很快,陳汐已走下蓮臺,沿著書山小徑層層而下,而后經過悟道海之畔,朝典藏樓外行去。
  令他疑惑的是,整個典藏樓內,竟靜悄悄的沒有一個人!
  他還清晰記得,自己進入那山谷之時,典藏樓內可有著不下數千弟在其,這才僅僅過了不到一個時辰,竟全都不見了蹤跡,這種情景實在太不同尋常了。
  ……
  走出典藏,當看到那位躺在搖椅的老者還在,陳汐頓時松了口氣,這起碼證明,自己剛才所見到的,并非是幻覺。
  至于那些弟究竟去了哪里,他才懶得去關心。
  現在他滿腦都是如何參悟道法,如何沖擊冥化境界,如何以符道統馭其他道意等等事情,恨不得現在就閉關修煉一番了,哪還有心思關注這些細節。
  “陳汐。”就在陳汐剛要離開時,那搖椅的老者突然開口,“你師傅離開了。”
  陳汐身一僵,眸閃過一抹暗淡,點頭道:“多謝前輩告之,晚輩已知曉了。”
  “好好修煉,你是數千年來第一個登臨蓮臺之上的弟,莫辜負了所獲得的道法傳承,修行時若遇到什么不懂之處,可以隨時進入這典藏樓查閱典籍。”老者溫聲囑咐道。
  “多謝前輩。”陳汐拱手。
  “你登臨蓮臺的消息,已被封鎖,今日進入典藏樓的弟,也都被勒令勿談此事,這么做也是為了保護你的個人安危。”
  老者緩緩道,“不過紙終究包不住火,趁這段時間,你還是努力提升自己的修為吧,想要成長為強者,所能依靠的只能是自己。”
  陳汐這才明白,典藏樓內為何會空無一人,原來那些弟都被宗派高層召集走,下了禁口令。
  辭別老者,陳汐當即離開物華峰,朝西華峰飛掠而去。
  然而就在半途上,一道虹光突然迎面沖來,見到他,連忙叫道:“陳汐師弟,你趕緊回西華峰看看吧,那杜軒帶著東華峰的弟,揚言要霸占了你們西華峰。”
  此人一襲火紅長裙,秀發如瀑,面孔清稚妍麗,肌膚瑩白如玉,體態修長曼妙,正是南華峰女弟安珂。
  此時她柳眉微蹙,光潔的眉宇間有著一抹慍怒之色,像發怒的小貓般,又是焦急又是憤怒。
  “什么!?杜軒竟敢不守約定?”陳汐劍眉一挑,他可清楚記得,柳瘋離開時,曾將杜軒狠狠訓斥了一頓,并且已達到協議,在三個月后的峰試,才會接受自己的挑戰。
  哪曾想,柳瘋剛離開不久,這家伙就又殺回來,更帶著一幫東華峰弟揚言要霸占了西華峰!
  “出爾反爾,跋扈蠻橫,這東華峰弟還真是囂張啊!”陳汐眸閃過一抹毫不掩飾的殺機,心也有些焦急,倒不是擔心西華峰被霸占了,而是擔心大師兄他們的安危。
  他可是清楚,自己這些師兄師姐們就像一群乖寶寶,心底善良,與世無爭,癡迷于自己所擅長的道途,根本就不可能是杜軒等人的對手,若是受到傷害,那等結果絕對是他無法容忍的。
  “你趕緊回去看看吧,我去通知我姐。”安珂又飛快囑咐了一句,轉身就化作一抹神虹離開了。
  “你……”陳汐張了張嘴,又閉上了,他原本想說,這是西華峰的事情,理應由他自己來解決,何必再去麻煩其他人。
  但還不等他說出口,安珂已風風火火地離開了,根本就不給他拒絕的機會。
  “罷了,此事先回西華峰才是當務之急。”陳汐搖了搖頭,當下全力施展星空之翼,整個人化作一抹流光,轉瞬已消失不見。
  ……
  西華峰。
  火莫勒等人萬萬沒想到,才只過了幾個時辰,那杜軒竟再次殺回來,還帶著一群東華峰弟,將西華峰上下各大洞天福地給霸占了!
  “哈哈哈,這個洞府不錯,竟有靈泉三十道,地心火種一處。”
  “別搶,這個洞府是我的!”
  “老天,西華峰弟簡直是暴殄天物啊,如此多的靈材藥圃,竟然無人采摘!”
  “只等杜軒師兄解決了那陳汐,以后,這西華峰就是咱們的地盤了。”
  遠處,一陣陣喧嘩聲此起彼伏地傳來,有人在搶洞府,有人在肆意踐踏靈藥,有人更是在商議著,如何瓜分了整個西華峰。
  這一切,都令火莫勒等人的臉色難看異常,氣得胸口起伏不定,雙目直欲噴火,然而他們卻已再無法動彈分毫。
  因為就在剛才,杜軒突然殺至,將他們師兄弟七人身上全都下了禁制,渾身酸軟,根本使不上任何力氣。
  “杜軒,你言而無信,簡直就是一個十足小人,根本就不配五大真傳弟之一的稱號!”火莫勒咬牙,憤怒叫道。
  “我此來,可不是為了和陳汐開戰,只是帶著師兄弟們找一些潛修之地。”對面,杜軒搖頭輕笑,慢條斯理說道。
  “你……欺人太甚!”
  “這西華峰又不是你東華峰的地盤,憑什么你們要尋覓潛修之地,跑來我西華峰撒野?”
  “你們這么做,若被掌教知道了,就不怕遭受處罰嗎!”
  見杜軒避重就輕,用心如此之卑劣,直氣得火莫勒、盧生、奕塵、段易等人火冒三丈,紛紛怒喝不已。
  聞言,杜軒卻是抱臂冷笑不已,那目光就像看著一群白癡似的,透著一股輕蔑和可憐之色。
  半響,等火莫勒等人罵夠了,他才說道,“忘了告訴你們,日后宗派高層,不會再插手咱們弟之間的事情,換句話說,你們就是叫破天,也沒有人會理會你們!”
  什么?
  火莫勒等人神色頓時一變,不敢相信這是真的,然而當看到杜軒那有恃無恐的模樣時,他們卻隱隱感覺到,杜軒并沒有撒謊。
  這一刻,他們的心不自覺間已跌入低谷,師尊柳瘋離開了,西華峰上只剩下他們師兄弟幾人,宗派的高層若再置之不理,那他們以后可該怎么辦?
  遠處,東華峰的弟依舊在爭搶一處處洞天福地,爭搶一塊塊靈田藥圃,就像把西華峰當做了自己家園般,發出一陣陣得意大笑。
  笑聲落入火莫勒等人的耳,卻是那么的刺耳,令他們憤怒之余,禁不住又感到一陣惘然,宗門高層……怎么會做出如此無情的決定?
  “杜師兄,那洗劍池靈氣氤氳,乃西華峰最佳的潛修之地,我等特意給您留了下來,就當做您日后的起居之地吧?”便在這時,一名東華峰弟興沖沖跑來說道。
  “哦?早聽聞那洗劍池,乃是萬年前我派華空真人的悟道之地,神異非凡,留給這些廢物使用,和暴殄天物也沒什么區別。”杜軒輕笑說道。
  “杜師兄所言極是,此等寶地,也只有您這樣的身份才配得上。”
  那名弟不屑地瞥了火莫勒等人一眼,然后扭過頭,望向杜軒時,臉上已掛上一抹諂媚之色,說道,“杜師兄您稍等,我去幫您將那洗劍池清理一遍,開辟一個獨門小院,把一切安頓好了,再恭迎您前往下榻。”
  說著,他扭身就飛快而去。
  “這家伙,倒也算勤快。”杜軒搖了搖頭,心卻是頗為受用,在他看來,自己能夠讓其他弟如此討好巴結,本身也是一種實力的象征,不是嗎?
  “那洗劍池乃是我等為小師弟所留,你不能將其霸占了,否則我豁出去,也要和你同歸于盡!”見此,火莫勒等人目眥欲裂,憤怒大叫道。
  “陳汐?就是他來了,也保不住這洗劍池!”
  提及陳汐,杜軒眸驀地閃過一抹冷厲殺意,他想起了自己那被陳汐打成重傷的弟弟杜冠,心已是恨不得現在就抹殺了此。若非如此,他也不可能會在柳瘋剛離開,就折身殺上門來。
  “杜軒,今天你敢染指我西華峰一草一木,定斬不饒!”便在這時,一道冷冽肅殺的聲音倏然響起,隆隆響徹在西華峰上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