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6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6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6)     

神箓573 湮滅無極

感謝兄弟紫悟楓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和兄弟荼x毒、想不起名了的打賞捧場支持!
  ————
  唰!
  一縷流光劃破蒼穹,由于速度太快,摩擦得虛空都產生一陣劇烈漣漪,發出一抹刺耳之極的爆音。
  旋即,一把峻拔的身影顯現在西華峰之上。
  終于來了嗎……
  杜軒抬頭,狹長如刀的眸子里,泛起一抹冷厲之極的殺機,此次前來西華峰,他等的就是陳汐!
  而此時,那些正在搶奪洞天福地的東華峰弟子,也都一個個停下手中動作,目光齊刷刷望向空中那一道峻拔身影。
  他們知道,這次杜軒師兄帶他滿來,雖說是為了霸占了這西華峰,但最終目的,還是要為其弟弟杜冠報仇雪恨。
  所以當看到陳汐終于出現時,他們的眸中不禁都流露出一抹亢奮戲謔之色,那模樣就像守株待兔多時的獵人,終于等到了獵物掉入陷阱了般。
  “小師弟!”見到陳汐,火莫勒等人又是焦急又是擔憂,杜軒可是五大真傳弟子之一,曾斬殺過冥化修士的狠角色,他們焉能不擔心陳汐的安危。
  “各位師兄,讓你們受委屈了。”陳汐抿嘴,一字一頓說道,聲音中投出一股決然之極的殺意,毫不掩飾。
  他的確已憤怒到了極致,因為他看到,大師兄火莫勒等人一個個身影狼狽地跌坐在地,神色頹敗,萎靡不振,明顯之前曾遭受過許多的羞辱。
  他看到,整個西華峰上下,狼藉一片,一處處洞天福地被洗劫,一塊塊靈田藥圃被踐踏,一片烏煙瘴氣,簡直就像被一群強盜燒殺搶掠了一番,場景令人痛心而憤怒。
  而造成這一切的,都是那杜軒!
  這一刻,陳汐已動了殺機,快要出離憤怒,神色卻是愈發的平靜,愈發的漠然,熟悉他的人都知道,他這是已動了真怒。
  “呵呵,好大的口氣,動你西華峰一草一木,就定斬不饒?嘖嘖,這口吻還真是比誰都囂張啊。”
  杜軒輕笑出聲,眸光乜斜著陳汐,透著一絲冷厲殺機,但更多卻是不屑。
  一個剛加入宗門的新人而已,竟敢這么跟自己說話,陳汐還是頭一個,這讓他感到有些可笑。
  “杜軒,可敢上來一戰!”陳汐眸光冰冷,大喝道,聲如驚雷,震蕩八方。
  他已看出,杜軒此次前來,為的就是替其弟弟杜冠出頭,既然如此,他哪還有心思與之廢話。
  “哈,這家伙這么著急找死?”
  “早死早超生嘛,這家伙分明已是打算破罐子破摔了。”
  “我看他就是白癡一個,若是他乖乖認栽,杜軒師兄倒也不會為難他,畢竟,杜軒師兄可是個信守約定的人,要教訓他也是在三個月之后的峰試上。可惜呀,他偏偏現在就撞上來,這不是自尋死路嗎?”
  “這一下,杜軒師兄想不教訓他都難了。”
  聽到陳汐在空中大放厥詞,東華峰弟子一個個都是冷笑不已,神態之間透著說不出的輕蔑和嘲諷。
  “怎么?現在就著急和我動手了?若柳師伯知道,只怕會怪我以大欺小呢。”杜軒雙臂抱胸,冷笑道。
  “我就問你,可敢上來一戰!”空中,陳汐神色愈發平靜,冷冷說道。
  “好拙劣的激將法,若你有信心擊敗我,只怕早已動手了,這么大吼大叫,只會讓別人懷疑你是虛張聲勢。”杜軒不為所動,輕笑不已。
  “你說錯了,選擇空中對戰,我只是不忍西華峰的一草一木遭到你這樣的敗類玷污罷了。”陳汐平靜說道。
  “此時此刻,竟還敢如此尖牙利嘴,真是找死!”
  杜軒眸中冷光乍現,身影一縱,如一頭蒼鷹般掠空而去,直接出現在陳汐前方,雙眉一挑,身上涌出一股磅礴煞氣,山崩海嘯般轟涌而出。
  一剎那間,他整個人仿佛化身一座山岳,巍峨高聳,上接日月,在他面前,讓人有種如螻蟻般的感覺,令人震撼。
  感受著杜軒身上氣機的變化,陳汐心中一凜,卻并無任何畏懼之色,自進階涅槃圓滿境界以來,他已甚少與同輩強者對戰,至于那杜冠、冬啟之流實力太弱,根本讓他發揮不出全力。
  而杜軒雖然也只涅槃圓滿境,但明顯不是杜冠一流可比的,更何況,他能躋身五大真傳弟子之列,本身的實力必然也是極為驚人,不容小覷。
  并且柳瘋子曾言,這杜軒參悟了一部名為《玄氣瞬殺訣》的道法,一劍出,宛如瞬殺,速度超過音速十倍有余,防不勝防,也正是憑借這部道法,他才在一次外出試煉時,將一名冥化修士抹殺掉的。
  所以面對此人,陳汐倒也不敢托大了。
  而此時,西華峰周圍,不知何時已出現了許許多多的弟子,人影綽綽,大抵都是來自東華峰、南華峰、北華峰的弟子。
  那東華峰的冷秋、龐舟,南華峰的夏毅也都赫然傲立其中,被一眾弟子眾星拱月般擁簇著,醒目之極。
  顯然,他們都是聞訊而至,欲要一睹陳汐和杜軒這一戰了。
  雖說陳汐剛加入九華劍派才只一天功夫,但名聲卻已是傳得人盡皆知,就算是其他峰的真傳弟子也都知道了陳汐這一號人物,但真正見過他的人卻并不算多。
  “那位就是陳汐么?據說他才剛加入宗派,竟然就敢和杜軒師兄這等五大真傳弟子叫板,真是后生可畏啊。”
  “你知道什么,據說此子可是從太古戰場而來,名列武皇戰魂碑第一名,實力和天賦都強大無比,他的本事,可不是尋常真傳弟子可比的。”
  “太古戰場?那可是諸神征戰的地方,陳汐能從中脫穎而出,的確不容小覷了。”
  “不過可惜,杜軒師兄可是來自冥鴉一族的天才,咱們九華劍派五大真傳弟子之一,那陳汐今日只怕要踢到鐵板了。”
  “唔,其實,陳汐師弟還是挺帥的啊,他若是輸了,那可就太讓人傷心了……”
  “呸!花癡!”
  一陣竊竊私語聲不斷在西華峰四周響起,眾多來自其他峰的弟子都把目光投向了陳汐和杜軒二人,議論紛紛。
  其中也不乏一些來自北華峰的漂亮女弟子,低聲私語之間,不時發出一些清脆調皮的笑聲,令得氣氛顯得愈發火爆了。
  不過對這一切,陳汐卻是置若罔聞,他的心境冷靜如雪,如井中映月,所有念頭都集中在杜軒身上,心中只有一個想法,那就是徹底擊垮此人!
  “陳汐師弟,既然你要與我為戰,那我也只能接下了,可千萬別說師兄我不守信約哦?”杜軒伸了一個懶腰,目光一掃四周眾人,輕聲笑道。
  來這么多人觀戰,正中他下懷,只要擊敗陳汐,將其狠狠蹂躪羞辱一番,不出一日,整個九華劍派就會知道,敢得罪他杜軒的人,下場就跟這陳汐一樣!
  “像你這樣的人,還有信譽可言么?”陳汐平靜說道,不為所動。
  “哈哈,天大地大,實力最大,陳汐師弟,有些事,光靠嘴皮子可不行的!”杜軒仰天一聲大笑,旋即眸中冷芒翻涌,一步跨出,抬手就劈出一掌。
  這一掌,勢如龍蛇盤走,似左而右,似上而下,似直而曲,似慢而快,平平淡淡的一掌,卻包藏了無窮變化,道意轟鳴,仿似能克制天下間任何武學,對手無論如何應對,都能搶先一步,將其牢牢克制。
  這一掌,稱得上是籠罩四極,鎖定八方。
  掌風還未靠近,其中蘊含的可怖力量,已將四周虛空都震得寸寸塌陷,云層崩散,化作一片片的亂流尖銳嗡鳴不已。
  “掌納八方!”
  那些觀戰的弟子中,都眼眸一凝,這一招“掌納八方”可以說是杜軒獨有的絕殺秘術,令人聞風喪膽,發揮到極致,可以掌控天地,拘囿鬼神,鎮殺一切。
  沒有人想到,杜軒甫一出手,竟已動用上殺招了,顯然是打算在短時間內徹底將陳汐給打趴下了。
  “湮滅山河!”
  然而,面對這近似無所不在的一掌,陳汐卻是不躲不避,身影如驚龍出世,游走虛空,同時右拳如落天巨錘狠狠一拳砸出。
  轟!
  拳風呼嘯,泛著漆黑得令人心悸的光澤,就像一頭地獄兇獸出現人間,所過之處,空氣、光線、虛空、氣流……所有一切都被徹底湮滅,化作虛無。
  “這是什么拳法?”如此異象,實在是叫人震驚,那種感覺,就仿佛陳汐的右拳上,乃是通往死亡的大門,能夠將一切都給滅殺掉了!
  “湮滅道意!這是一種罕見的大道奧義!傳聞之中,湮滅一出,萬事萬物都將化為虛無,永恒滅絕!”
  “不錯,正是這種道意,想不到啊,陳汐竟能參悟這等無上道意,怪不得敢跟杜軒師兄叫板呢。”
  目睹這一拳所造成的可怕毀滅力,許多人都在以神識交流,驚疑不定。
  轟隆!
  在這一記大湮滅拳之下,那杜軒的一掌之力頓時被轟得紛紛潰散,其上蘊含的真元、道意全都被湮滅一空。
  狂暴可怖的湮滅之力涌來,剛才還氣勢如山岳,雄霸天下的杜軒眼眸一凝,步伐濃縮,暴退不已,同時探手一抓一撕,這次將這一股湮滅拳勁化解掉。
  不過,此時他人已被逼到了千丈之外,雖然安然無恙,可仍舊讓他的臉色變得陰沉許多,他沒有想到,一個剛入門的新人,非但抵擋住了自己的一記絕殺,甚至還將自己逼退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