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2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2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2)     

神箓575 勘破虛妄

感謝兄弟“我心有霞”“地方第十四”投出的寶貴月票和炎炎女神的888打賞捧場!
  ————
  從陳汐和杜軒開戰至今,才不過盞茶功夫,但兩者之間的沖突之劇烈,卻足以用驚心動魄來形容,令人震撼。
  尤其是現在,當看到杜軒被陳汐那一擊轟得宛如一個乞丐般,衣衫襤褸,披頭散發,所有人心中都不禁涌出一陣驚濤駭浪。
  要知道,杜軒可是五大真傳弟子之一,在這九華劍派數千真傳弟子中名聲斐然,戰績輝煌,更曾經誅殺過一名冥化修士,名噪天下。
  就是放眼整個玄寰大世界,杜軒也算是年輕一代中的風云人物了,然而如今,他卻被一名剛加入宗門僅僅一天的新人搞成這般模樣,如何不讓人吃驚?
  尤其是那些之前在西華峰上,曾大肆掠奪,揚言要霸占西華峰的一眾東華峰弟子,見到這一幕后,一個個都面色驟變,心神不由自主緊繃起來。
  若是杜軒師兄失利,那他們這些弟子又怎可能是陳汐的對手?
  而大師兄火莫勒等人,則一個個都長松一口氣,笑逐顏開,他們之前根本就沒想到,自家小師弟竟如此剽悍兇猛,連杜軒這等人物在他手中都討不到便宜,反而看情形,似乎吃了不小的虧。
  “我承認,之前我的確小覷了你,但現在,我會讓你徹底明白,你我之間的差距究竟有多大!”
  此時,杜軒的臉龐,已被凝重陰沉之色徹底取代,這一刻,他這才開始真正地將陳汐視作同等級的對手。
  “杜軒師兄,廢話少說,放馬過來吧!”
  陳汐深吸一口氣,腰桿一挺,周身倏然洶涌出一股蒼老、神秘、磅礴之極的巫力,長發飛舞,氣勢節節攀高!
  他那原本因為真元消耗巨大而蒼白的臉色,瞬間被一抹灼熱堅定的戰意所取代,仿似一尊遠古神魔般,氣勢如虹。
  “巫力!”
  遠處,來自南華峰的五大真傳弟子之一夏毅,目睹這一幕之后,堅毅如斧鑿刀刻的輪廓上終于產生一絲動容,似沒想到,這位新加入宗門的弟子,竟身兼煉氣、煉體兩種修為。
  不止是夏毅,那冷秋、龐舟兩人也是眸光一凝,對陳汐越來越重視起來了。
  只有安薇,仿似早已看穿陳汐的一切,古典清美的玉容波瀾不驚,只不過那一對清眸中卻有一抹好奇之色一閃即逝。
  她很想知道,陳汐究竟是煉氣修為強一點,還是煉體修為強一點?
  “神魔煉體?呵,想不到你還有這等底牌,怪不得有恃無恐呢,不過,這一切都無用,因為你遇到了我,注定必敗無疑!”
  杜軒眸中閃過一抹訝然,旋即面容一肅,一步跨出,雙手卻是緩緩的結出一道道玄奧奇異的手印,那手印,如利劍般,形態變幻復雜,散發出縷縷璀璨的玄金光芒,猶如點點星辰在其手上冉冉升起。
  嘩啦啦!
  在他凝結手印的同時,周圍的虛空猛地劇烈翻滾起來,天地變色,整片蒼穹都仿似將所有力量注入其雙掌之間,顯得驚人之極。
  甚至,四周眾人都敏銳察覺到,附近天地間的靈力,就像嗅到血腥的鯊魚般,瘋狂朝杜軒掌間涌去。
  稱得上是挾天地之大勢,化萬物為己用!
  這便是道法的威勢,出神入化,其中種種道意力量的變化,早已不拘一格,舉手抬足,盡顯一股獨有的可怖氣勢。
  “道法——玄氣瞬殺訣!”
  見到這驚人一幕,遠處觀戰的一眾弟子皆都驟然變色,顯然是認出了這部為杜軒贏得無數威名的道法。
  冷秋等人卻是眉頭一皺,面露一抹凝重,杜軒所參悟掌握的這部道法,威力絕不簡單了,就算是同為五大真傳弟子的他們,若是不全力對抗的話,恐怕也很難將其接下來。
  “姐姐,陳汐師弟他……能擋得住么?我可是答應過柳師伯,要照顧好他的……”安珂柳眉一蹙,有些擔憂道。
  “讓你照顧他?”安薇莞爾不已,旋即沉吟道,“等下看看吧,真不行……我再出手也不遲。”
  “姐姐對我最好了。”聽到安薇的回答,安珂甜甜一笑,清稚妍麗的臉蛋上已是一片輕松之色,有自己的姐姐守護一側,還有什么麻煩解決不了的?
  她歪著小腦袋,甚至已經開始在心中思索,等下姐姐救助陳汐之后,該如何向他索要一些好處了……
  “小師弟他還未曾參悟出道法,處境有些不妙了啊。”與此同時,火莫勒等人的心都禁不住再次懸了起來,焦慮擔憂無比。
  這一刻的他們,甚至開始痛恨起自己,恨自己無能,總是被小師弟救助,而自己卻一點忙都幫不上……
  不行!
  必須要改變!
  以后決不能讓任何事情都有小師弟一個人去扛了!
  今天的種種遭遇,就像一波又一波的驚濤駭浪般,給火莫勒等人的內心造成了一次次巨大沖擊,大起大落。
  而此刻,再目睹陳汐處境之艱難,令他們皆都不不禁開始重新審視自己的人生,他們覺得,從今天起,自己有必要去改變一下了!
  ……
  “終于要施展這部道法了么……”
  陳汐眼眸微瞇,臉上也是涌出一抹凝重之色,杜軒正是憑借這部道法,才跨越境界抹殺了一名冥化修士。
  并且聽柳瘋子說,此道法最厲害的地方就是瞬殺,以超過十倍音速的劍氣對敵,簡直令人防不勝防。
  轟!
  一瞬間,巫力轟鳴,陳汐化身近百丈高的巨人,三頭六臂,眉心神諦之眼開闔,與此同時,周身繚繞起一道道炫亮刺目的雷暴漩渦,噼里啪啦,震蕩九霄。
  遠遠一望,此時的陳汐簡直和遠古時期的神魔一般無二,身高比肩山岳,三頭六臂,雷暴洶涌,有一種氣吞山河、挪移八極的大氣魄。
  嗤!
  然而就在陳汐剛剛做完這些,只覺心神猛地一顫,后腦皮發麻,極速躲避,一縷比頭發還細的銳利劍芒刺殺而過,貼著他的臉頰,斬落成片的發絲,那可怕的劍氣竟讓他的臉上出現一道血痕,淌下血珠子。
  “劍氣化絲!”
  陳汐輕語,“劍氣化絲”是比“劍心通明”更高的境界,號稱一劍破萬法,不拘你有什么法術,有什么寶貝,一劍斬去,把什么都劈碎,自然無可阻擋!
  簡單點說,這“劍氣化絲”就是將劍氣凝練成劍絲,銳利更勝劍氣百倍,堅韌百倍,無堅不摧,什么法術、寶物,都要被劍絲斬開,可怕之極。
  很顯然,那杜軒正是憑借道法“玄氣瞬殺訣”方才悟出了這“劍氣化絲”的境界,以十倍音速斬殺,鋒銳之氣又比劍氣犀利百倍,威力絕對可怕之極。
  就在剛才的一擊中,陳汐若是再慢一點的話,就會被剖開腦袋,那時候,即便他是煉體者,也必死無疑。
  嗤嗤嗤……
  一陣奇異的破空聲響起,超越音速,因而并不顯得尖銳,反而像蚊蚋之音,細微之極,正暗合了“大音希聲”的妙諦。
  這些聲音,皆是有一道道化作細絲的劍氣從四面八方瞬殺而至,由于速度太快,倒像是從四面八方的虛空中突然涌現出來的一般,可怕之極。
  瞬殺,瞬殺,便在在一瞬間,抹殺敵人。
  這道法“玄氣瞬殺訣”,裹挾天地之勢,運轉萬物之力,而后經由杜軒施展而出,的確就像鋪展而開的一道天網,疏而不漏,無孔不入,詭異刁鉆中透著決然肅殺之意,換做尋常涅槃修士,只怕早已被抹殺掉性命了。
  不過這次陳汐有了防備,全力施展星空之翼,如一抹躍動在空間和虛無之間的流光般,頻頻閃爍不休。
  他身高百丈,比肩山岳,此刻卻突然做出如此輕靈迅捷的動作,宛如瞬移般飄忽不定,看得四周眾人皆都是一陣目瞪口呆,簡直不敢相信這世上竟還有這等足可以超越劍光的恐怖身法。
  在之前,陳汐就曾推測過,若自己竭盡全力施展星空之翼,完全可以和十倍音速相媲美,和空間瞬移之術也沒什么區別了。
  而這“玄氣瞬殺訣”快雖快,但使用在杜軒手中,也只能比十倍音速快上一點,這樣的話,只要小心謹慎寫,他完全躲避得及。
  嗤嗤!
  然而,令陳汐心中一沉的是,他還是低估了《玄氣瞬殺訣》的厲害,那細微若蚊蚋般的劍氣破空之音,就像來自地獄的催命音符般,幾乎將陳汐所能閃避的空間全部覆蓋,不僅軌跡刁鉆狠辣,密度更是宛如瓢潑大雨,無孔不入,令他躲避起來,極為吃力。
  只一個呼吸之間,他身上已出現了不下上百道血淋淋的傷痕,皆都是被那瞬殺而至的劍氣給劃傷的。
  也慶幸他躲避的快,否則只在這一個呼吸之間,他都足以死掉上百次了。
  并且,他身上的傷,只是皮外傷而已,白光一閃,傷口就自動愈合了,這也要歸功于煉體修為的強大,不過若如此下去,他遲早會因巫力枯竭,而被硬生生給磨死!
  “不行,四周空間已被瞬殺劍氣所封鎖,若不能打破僵局,自己只怕就成甕中之鱉,活活被困死了。”
  陳汐一邊竭力躲避那無處不在的瞬殺劍氣,一邊在心中閃電般飛快思忖著,就像一只落入蛛網的蟲子,正在思慮如何突出重圍。
  ————
  ps:上個月欠下的,終于還完了!哈哈……唔,先碎覺去了,手中還有票票的兄弟,趕緊砸給勤奮努力的俺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