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6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6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6)     

神箓577 無法無天

唰!唰!唰!
  由于速度太快,陳汐的身影在虛空中拖出一道道殘影,每一步踏出,都能精準無比地閃避開重重攻擊。
  那超越十倍音速的瞬殺劍氣,如今根本就沾不到他的衣角,更別說再傷害到他了。
  那等情景太過震撼,就像陳汐早已提前推測出,哪里會出現瞬殺劍氣一般,總能提前一步避開,恍若在萬千密匝匝的劍雨中閑庭信步,令人心驚。
  這……在他身上究竟發生了什么?怎么閉上了眼睛,反而令其脫離危險,變得游刃有余起來了?
  好可怕!那瞬殺劍氣可是一部道法,運轉周天之力,無跡可尋,并且速度也是奇快無比,他竟能在其中輕松閃避而開,簡直讓人無法相信啊!
  快看,其眼睛雖閉上了,眉心之間卻有一道豎目,或許這一切都跟那一只豎目有關!
  豎目?這似乎是一部神通吧?
  這手段,簡直就是扭轉乾坤,絕境重生啊,之前,誰又能想到他能夠逆轉局面?
  見到原本快要被徹底擊垮的陳汐,突然之間,竟如同天神相助般,連連避開決殺劍氣的圍殺,毫發無損,越來越從容不迫,周圍眾人都不禁一呆,旋即嘩然不已,一個個臉龐上寫滿了不敢置信之色。
  正如其中一位弟子所說,誰都萬萬沒有想到,陳汐竟能在如此岌岌可危的絕地中,重振威勢,扭轉局面。
  也正因為沒有想到,所以才令人震撼。
  那好像是……
  龐舟悚然動容,驚疑不定,再無法保持淡定,陳汐眉心的豎目,令他隱約間猜到些什么,卻因為答案太過驚人,令他不敢確信。
  沒錯,應該就是那部神通!
  冷秋眸中寒芒翻滾,緊緊盯著陳汐的身影,如薄薄刀鋒似的唇中輕輕吐出一句話,聲音中竟有著一絲震驚之意。
  怎么可能!?
  聽到冷秋那擲地有聲般的答復,龐舟面色終于變了,腦海中,不禁浮現一副畫面,一尊遠古神魔嘯傲天地,對戰三界強者,眉心眸子睜開,一道道黑色光束沖出,破滅諸天法寶,所向披靡!
  禁法之光!那部傳說中的無上神通竟然真的存在……
  夏毅眸光灼灼,堅毅的容顏上竟罕見地投出一股狂熱之色,身為一名意志堅定若磐石的煉體者,也只有遇到那傳說中的無上神通,才能夠令他動容。
  姐姐,那一只豎目究竟是什么神通啊?見那一個個位列五大真傳弟子的家伙都面色凝重起來,安珂愈發好奇,心癢難耐,拉著姐姐安薇的衣角,低聲問道。
  若我沒有看錯,那應該就是……神諦之眼。安薇怔怔說道,清美而古典的容顏上,罕見地泛起一抹波瀾。
  陳汐的表現,令她已不止震驚一次了,可當見到這一幕,尤其是見到陳汐眉心涌現出的一只豎目時,心中仍舊禁不住一顫。
  在遠古時期,那等神通可是一種類似禁忌般的存在,早已湮滅在無盡歲月中,成為了一個傳說。
  如今,竟然又重現人間了,并且還出現在一名來自小世界的年輕人身上,這若傳出去,只怕要掀起一片軒然大波!
  蒼穹之上,杜軒的臉色漸漸變得難看起來,他哪能想到,這個剛加入宗門的新人,竟像一只打不死的蟑螂般,反而越挫越勇,如今竟開始要扭轉局面了!
  怎么會這樣!?
  杜軒心中充滿驚疑和不甘,但旋即,一股怒火自心底深處迸發,令他的眸光變得愈發森寒狠戾。
  自己身為五大真傳弟子之一,又依仗賴以成名的道法,竟快要無法壓制一名剛加入宗門的新人,這若傳出去,以后自己還如何在宗門中立足?如何在玄寰域立足?
  決不能讓這家伙翻盤了!
  否則,自己今日只怕要身敗名裂……
  一想到這,杜軒深吸一口氣,神色凝重中隱隱透出一抹瘋狂,而在他手中,凝結手印的速度越來越快,玄金之氣越來越熾盛。
  無數細密若發絲的瞬殺劍氣,似狂風驟雨般,倏然從四面八方的虛空中涌現而出,嗡嗡如潮水,震蕩八方風云,山石草木顫抖,方圓萬里內的飛禽走獸都簌簌趴倒在地,哀鳴不已。
  遠遠一望,那整片天空都像被洞穿成了篩子,全部都是細密若針眼般的窟窿,密密麻麻,令人心驚膽顫。
  這是杜軒的全力一擊,已竭盡所有,他自信,就是冥化修士在前,也只會被瞬間輕易抹殺,落得身魂俱滅的下場。
  而陳汐,又能閃避開嗎?
  別怪我下手無情,只怪你逼我逼得太狠了……
  杜軒心中喃喃,他原本并不曾打算殺掉陳汐,畢竟同門相殘乃是宗門大忌,若責罰下來,他也承受不住。
  可這一刻,他已不在乎了,陳汐的表現太過驚人,已遠遠超出他的預估,若任由他這樣成長起來,以后必然會成為自己的心腹大患。
  所以,只有陳汐死了,他才能心安。
  至于宗門的懲罰,他也已想好措辭,就是失手之下,誤殺了陳汐而已,諒宗門也不會因為一名新人的死,而讓自己這個五大真傳弟子之一去償命了……
  就在杜軒使出這最后的絕殺一擊時,遠處的陳汐也倏然站穩身軀,眉心豎目就像要活過來一般,洶涌著一股漆黑到極致的烏光。
  那烏光,蘊含著一股禁忌之力,神秘而冰冷,充斥著一股仿似能禁滅萬法的可怖氣息。
  甫一涌現,陳汐身體四周的虛空,就像突然被禁錮住一般,一切都陷入一種詭異的絕對靜止狀態了!
  眾人震驚看到,那從四面八方爆殺而至的無數瞬殺劍氣,就像一條條被凍僵在冰層內的死魚般,再也無法挪動絲毫。
  要知道,那瞬殺劍氣速度奇快,鋒銳得足以洞穿萬物,竟然在一瞬間就陷入到靜止當中,那等視覺沖擊力,令得四周眾人都是頭皮一陣發麻,呼吸都為之一窒。
  一個蘊含著淡漠冷冽氣息的字,從陳汐唇中輕輕吐出,卻像天神下達的旨意般,幾乎在聲音響起那一剎那,那靜止不動的瞬殺劍氣,全部都轟然爆碎掉,化作虛無。
  這一下,阻擋陳汐步伐的障礙全部清除了!
  杜軒臉色一白,張口吐出一口血來。他那原本自信滿滿的臉龐上,被一股震驚駭然之色所取代,亡魂大冒,瞳孔擴張,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樣。
  怎么可能!你一個剛加入宗門不久的新人,怎會掌控如此可怕的神通!?
  杜軒嘴皮子都顫抖起來,失聲大叫,再無一絲驕傲的風度可言,反而像個瘋子般。
  眾人見到這一幕,神色都變得復雜起來,誰能想到,前一刻還叫囂著要狠狠蹂躪陳汐的杜軒,此刻竟會變成這般模樣?
  不過話說回來,這種逆差的確太大了,換做他們中的任何一個人,只怕也無法接受這等突如其來的局面了。
  怎么不可能,難道只允許你杜軒肆意羞辱別人,換做自己就受不了了?陳汐冷冷說道。
  剛才以神諦之眼洞察萬物,讓他敏銳感應到杜軒之前那一擊中的殺意,明顯是打算徹底殺死自己,這令他此刻也是心生濃濃殺機。
  不對!像你這樣來自小世界的家伙,怎可能掌握這等神通,你肯定是奸細!試圖混入我九華劍派,為禍宗門!
  杜軒面色變幻不定,眸光更是連連閃爍,突然暴喝出聲,對,肯定是這樣,正是我出手,才將你逼出了原形。在場各位師兄弟,大家一起動手,誅殺這個心懷鬼胎的賊子!
  聞言,在場眾人都是一呆,愕然不已。
  沒有人想到,杜軒此刻竟會說出這番話,這無疑是要硬編一個理由,讓大家一起對陳汐不利啊!
  當然,也有人心生疑竇,是啊,陳汐一個新人,剛加入宗門一天而已,這等實力未免太過可怕了,莫非真的是其他門派中遣出的一個奸細?
  更有人蠢蠢欲動,想要響應杜軒的號召,像那些之前在西華峰上大肆搶掠的東華峰弟子,都一個個目露兇光,躍躍欲試。
  他們自無法接受這等局面,因為若杜軒失敗了,那他們的處境必然也不會好了!
  所以,只有趁此時,聯合所有人的力量一起將陳汐抹殺掉,才能永絕后患。
  信口雌黃,無事生非!像你這等卑劣之人,必須受到懲罰!陳汐驀地一聲大喝,如龍象巨吼,帶著一股威儀不容侵犯的審判味道。
  大喝時,他眉心豎目涌現,倏然爆射出一束烏光,朝對面的杜軒抹殺而去。
  杜軒的存在,同樣令陳汐動了無窮殺念,像這樣心思陰毒卑劣的人若存活下來,終究是一個隱患,說不定日后還整出什么幺蛾子,必須將其殺了,才能以絕后患。
  大膽!在這九華劍派中,竟敢大開殺戒,殘害同門了,簡直是目無尊法,踐踏門規,必須以死贖罪!
  便在這時,云層一陣涌動,虛空破開,探出一只巨大如山岳般的手掌,如從天而降的一只神祗之手般,朝陳汐狠狠籠罩抓下!
  〖∷∷∷純文字∷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