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8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8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18)     

神箓58 金靈蓮果


  第二更!下周就木有首頁推薦了,所以看書的童鞋,滑動鼠標【收藏】一下吧,要不以后就找不到這本書了……
  ——
  百草大殿。
  “還不到時間,等等吧,應該只差一炷香時間,這顆金靈蓮果就將成熟墜落,你要做的就是在它沒有墜地之前,用真元把它吸入丹田之內。”
  在滅殺了李淮之后,季禺便即再次出現,指著那株金靈神蓮,侃侃而談:“待你的神魂修煉至神識層次,就可用得上這顆金靈蓮果了。”
  神識層次?
  據陳汐所知,拋去那些逆天級別的天才不說,一般的紫府境修士擁有念力,黃庭境修士擁有靈念、兩儀金丹修士擁有神念,涅槃境界方才擁有神識。
  因為識海中擁有伏羲神像,陳汐自然不在一般的行列,他如今雖只是先天圓滿境界,可神魂已凝結出念力,完全能夠與普通的紫府境修士抗衡!
  陳汐好奇道:“金靈蓮果究竟有何妙用?莫非是補益神魂之力的寶貝?”
  季禺卻是避而不答,只是說道:“你現在知道也是無用,還是安心修煉,把神魂之力提升起來才是正事。”
  陳汐無奈,還是自己了解的東西太少了啊,怨得了誰?
  “唔,這處靈泉也不可浪費了,趁現在多搜集一些靈液吧,按我估計,金靈蓮果成熟的那一刻,會把附近所有的靈氣抽空,到那時可就什么都得不到了。”季禺看了看靈泉,提醒道。
  這一刻,陳汐突然發現身邊跟著一個生存百萬年的洞府之靈,還真是一件令人高興的事情。
  若沒有季禺在,自己說不定早已把金靈神蓮連根拔起帶走了,也就根本就不可能知道,金靈蓮果成熟時,竟會把附近所有靈氣抽空……
  陳汐摸出儲物戒指的八角宮瓶,開始蹲在靈泉旁邊搜集靈液。
  這尊八角宮瓶內部分作八個巨大空間,其中一個裝著近五百斤的玄冥煞氣凝聚的液體,還剩下七個空蕩蕩的空間,加起來足可容納下百萬斤的液體。
  “可惜,只有一炷香的時間了,等金靈蓮果成熟了,這處靈泉也會隨之跟著枯竭,早知道來之前就開始搜集靈液了……”
  陳汐暗叫一聲可惜,按照靈泉涌出靈液的速度,在金靈蓮果成熟前搜集到一萬斤靈液已經不錯了。
  “貔貅幼崽、金靈神蓮……這個洞冥仙人雖是一介散仙,手段可是驚人之極,竟能尋覓到如此神物,當年恐怕也是一名擁有大氣運之輩。”
  季禺看著金靈神蓮,似是有感而發,感慨道:“可惜,都便宜了你,若論氣運之盛,這個洞冥仙人還是比不過你啊。”
  陳汐一怔,搖頭道:“怎么可能,在松煙城他們都叫我掃把星的。”
  “人不可無傲氣,但也不必妄自菲薄。”
  季禺不屑道:“說你是掃把星的都是一群蠢物,你若是掃把星,能得到我家主人的一尊真身烙印?能從星辰秘境中走出?在以后,只要你不斷努力修煉下去,只要不出什么意外,完全可以闖過天峰所有試煉之地,繼承我家主人的衣缽成為一代強者。”
  說到這,季禺目光直勾勾地望向陳汐,問道:“現在,你還覺得自己是掃把星嗎?”
  “不是。”陳汐果斷搖頭,季禺所說的確是事實,若再出口否認,那就是矯情了。
  季禺嘿然道:“當然不是,并且你如今又擁有了貔貅幼獸在身旁,你的氣運只會越來越好。”
  陳汐被夸得有點赧然,正打算轉移話題,驀地想起一件事情來,已經過去半個時辰了,蘇嬌和柴樂天他們的混戰恐怕已結束了吧?
  這個念頭甫一冒出來,陳汐心中不由一緊,他此時已不去思考如何偷襲柴樂天了,柴樂天只要不死,隨時都可以去殺了他,但金靈神蓮的果實成熟墜地的時間卻只有一瞬,相比而言,還是眼前的金靈神蓮更為重要。
  “準備好,該要成熟了!”
  季禺的聲音在耳旁猛地炸響,陳汐再不敢胡思亂想,真元灌注掌間,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金靈神蓮花。
  絲絲縷縷的花蕊包裹下,那顆嬰兒拳頭大小的金色果實仿似會呼吸一般,表面出現一圈圈金濛濛的漣漪。
  嘩啦啦……
  旁邊的靈泉猛地噴出一股匹練般的水柱,朝金靈蓮果奔涌而去。百草殿內所有的靈氣也猶如嗅到血腥的鯊魚一樣,瘋狂地朝此涌來。
  而那枚金色果實則如同一個無底洞一樣,來者不拒,隨著汲取的靈氣越多,它表面的金色光芒便是越來越濃,越來越刺眼,宛如一枚小太陽一般。
  轟隆隆!
  仿似觸動了什么,整座百草殿猛地劇烈晃動起來,金靈神蓮周圍的虛空也蕩漾起一層層透明的波紋,仿似下一刻就要破碎一般。
  與此同時,一股無法言喻的恐怖威壓從四面八方襲來,身處金靈神蓮旁邊的陳汐感覺更為強烈,喉嚨猶如被扼住一般,令他呼吸一窒,差點控制不住體內蠢蠢欲動的真元!
  好恐怖的異象,聽說但凡一些靈寶現世,必然伴隨著種種異象,這金靈神蓮雖不知道有何妙用,但顯然也是極為神異的存在!
  雖被無窮的威壓擠壓得呼吸困難,陳汐的眼眸卻是越來越明亮,神經更是緊繃到了極致。
  嗡!
  一聲猶如龍吟般的清越聲音響起,從低不可聞,漸漸變得高亢嘹亮,最終化作滾滾音潮震蕩在百草殿每個角落。
  便在這時——
  金靈神蓮的莖干、枝葉、花瓣……皆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焚化一空,而花蕊包裹中的金靈蓮果微微一顫,旋即朝下掉落!
  刷!
  幾乎在金靈蓮果掉落的那一刻,陳汐掌間早已蓄勢已久的真元,化作一道匹練霞光,瞬間包裹住金靈蓮果,被他張口吞進丹田內,動作之快,幾乎在剎那之間便已完成,仿似早已練習過無數次一樣。
  成功了!
  陳汐有點不敢置信,不過當感受到在丹田內安靜漂浮的那顆金靈蓮果時,他終于確信,自己的確成功了。
  此刻,在他的丹田內,九片真元凝聚的云朵呈梯形層層直上,而在最低處,金靈蓮果安靜懸浮,表面不斷吞吐著絲絲縷縷的金芒,整幅畫面看起來非常和諧,并沒有出現什么異常之處。
  這也令陳汐放心了許多。
  嘭!嘭!嘭!……
  靈草殿晃動得越來越厲害,一塊塊足有百丈長的巨大堅石從頭頂崩塌而下,四周的墻壁也是如同蛛網一般寸寸剝離碎裂,濺起滾滾的煙塵飛灰,地面上更是裂開無數條綿延無盡頭的深深溝壑。
  “果然如此,金靈神蓮乃是這座大殿靈力匯聚之地,同時又維系著整座大殿的平衡,此刻金靈神蓮消亡,靈力也是枯竭一空,整座大殿失去支撐必然轟然崩塌。”
  季禺目光一掃四周,飛快說道:“趕快離開!”
  在季禺說話時,陳汐便已察覺不妙,此刻還哪還敢猶豫,撿起地上的八角宮瓶,便即朝大殿外發足狂奔。
  轟!
  甫一沖出大殿,陳汐身后足有千里范圍的百草殿便即轟然倒塌,一時之間巨石飛濺,煙塵沖天,逸散出的氣流猶如呼嘯的颶風一般,刮得陳汐臉頰生疼。
  “陳汐!”一道清冷如冰的聲音驟然響起。
  陳汐抬頭一看,卻見在百丈外的地方,赫然站立著柴樂天等人,杜清溪、端木澤、宋霖也在其中,唯獨缺少了風凌學院的那對雙胞胎兄弟杜泉和杜奎。
  并且他們一行人眉眼間盡是難以掩飾的疲態,衣衫上也沾染著一塊塊血跡,也不知是自己的血,還是敵人的。
  看到這一幕,陳汐已經明白,典藏大殿內的混戰已經結束,若是猜測不錯的話,杜泉和杜奎兩人必然在混戰中丟掉了性命。
  不過陳汐并不關注這些,杜清溪、端木澤、宋霖三人還活著,令他心情疏朗許多。
  “你沒事就好。”此刻,杜清溪正在朝這邊望來,神色復雜,似是憤怒、似是惘然……不一而足。
  陳汐不由一呆,她是在無聲的怪責自己嗎?
  “陳汐,干嘛要害我們?虧我還把你當做兄弟看待,卻沒想你這人如此無情寡義!”端木澤終究沒忍住,言辭嚴厲道。
  旁邊的宋霖也是搖了搖頭,卻是沒有說什么。
  我無情寡義?
  陳汐心底沒來由涌起一抹憤怒,指著柴樂天,問道:“既然把我當做兄弟看待,當日他把我丟入深淵,為何不見你替我出頭?不僅如此,你還一直跟隨其左右,我倒要問問你,有什么資格說這話?”
  端木澤神色一滯,啞口無言。
  而杜清溪和宋霖在聽到陳汐的話后,神色也是變得不自然起來。
  “我知道,這性柴的背后有一個冥化境老祖撐腰,為了替自己家族考慮,你不敢也不能得罪他,這些我都能夠理解。”
  “但是,誰來理解我?難道僅僅因為我身份比不上其他人,就完全不用在乎我的感受?”
  “還有,我僅僅只是說了一句話而已,根本就不確定能否造成混戰,目的也很簡單,就是為了趁機殺掉柴樂天,就因為這個你就指責我無情寡義?”
  此刻的陳汐顯得激動異常,簡直跟以前沉默寡言的性格判若兩人。
  不過,這也說明一件事,無論陳汐自己承認不承認,他的內心早已把杜清溪三人當做朋友看待了。
  他自幼被人罵做掃把星,同齡人中幾乎沒人把他當做朋友,杜清溪三人是他人生十六年來結交的第一批朋友,雖說只是普通朋友,還無法達到那種可以交心的程度,但是對這份友誼,他也是珍惜異常。
  也正因此,陳汐才會變得如此激動。
  杜清溪三人沉默無言,陳汐的話令他們無法生出任何辯解的欲望。這是事實,他們無法否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