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0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0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0)     

神箓586 天工來人

感謝兄弟“悲傷的豬哥”的捧場支持和兄弟“蟲二先生”投出的寶貴月票。
  ————
  天工殿,乃是九華劍派頒發宗門任務,考核弟子貢獻的地方。
  九華劍派的宗門任務,也分成兩種。
  一種是考核任務,是要求弟子在規定時間內必須完成的,以此來考核弟子的修為和實力,據此來分配福利和資源。
  另一種是獎勵任務,誰都可以領取,只要完成某一項任務,就可以獲得相對應的獎勵,并且根據困難程度的不同,這些獎勵任務也分作了不同的等級,相應的獎勵也各有不同。
  此時,辛如海前來,為的就是西華峰一眾真傳弟子必須完成的考核任務。
  不過說起來也很荒謬,自從大師兄火莫勒等人加入宗派之后,這些年所積攢下的考核任務幾乎一項都沒有完成,若非有柳瘋子出面壓著,他們早就被轟出門派了。
  原因很簡單,火莫勒等人都癡醉于自己的道途上,足不出戶,與世無爭,也根本不擅長戰斗和廝殺,而宗派所頒布的任務,大多都和外出歷練有關,并且也大都都離不開戰斗。
  在這種情況下,讓火莫勒他們去執行任務,跟送死也沒什么區別了。
  “唉,師尊一離開,怎么一切都變了呢?”火莫勒愁眉苦臉嘆息,他知道,若是柳瘋子還在,辛如海的態度絕對不敢如此強硬。
  但如今說這些顯然沒多大用處,畢竟,那些考核任務,是宗門中每個弟子都必須完成的,他們在柳瘋子的庇護下,已享受了多年的特殊待遇,面對辛如海的強硬態度,他們也不能抱怨什么不公平了。
  “要不,我去執行任務吧。”這時,木奎見火莫勒等人一個個愁眉苦臉的,心中頗為不忍,便忍不住開口說道。
  “你?”辛如海有些不悅,搖頭道,“你可不是我九華劍派的真傳弟子,沒資格去執行任務。”
  木奎眉頭一皺,正待說些什么,卻被火莫勒等人攔下來,“木奎,辛師兄所說的確是實情,這任務是為考核我等的修為和實力,不能由其他人協助。”
  “你們明白就好。”
  辛如海點點頭,說道,“諸位師弟,師兄我也不是故意為難你們,這乃是長老所命令,我只不過是奉命行事罷了。”
  “理解,理解。”火莫勒等人說道。
  “那你們就做好準備,抽空去天工殿領取任務吧,記住,一個月內必須完成所有拖欠的任務,否則……宗門長老若怪責下來,師兄我也幫不到你們的。”
  辛如海吩咐了一句,便待離開,旋即突然想起什么,猶豫片刻,說道,“其實,這些任務若交給陳汐師弟,以他的實力,應該可以輕松完成的。”
  “小師弟他正在閉關,哪能再打攪到他。”火莫勒搖頭道。
  “果然如此。”辛如海眸中泛起一抹奇怪之色,喃喃自語一聲,再沒有多說什么,轉身離開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果然如此……這話是什么意思?難道他早已知道我家主人在閉關修煉?”望著辛如海消失的身影,木奎不禁皺眉說道。
  “誰知道呢。”
  火莫勒等人有些意興闌珊,一個個無精打采的,對于完成宗門考核任務,他們可一點興趣都沒有,
  但沒奈何,從辛如海的態度中,他們已看出,這次若在一個月內完成不了那些拖欠的任務,只怕真要遭受懲罰,從真傳弟子直接被貶為內門弟子了。
  “你們這些呆子,此事再簡單不過了,有什么好愁眉苦臉的?”便在這時,一道清脆的聲音響起,靈白一掠而至。
  他一襲白衣,雖只有三寸高,但腰脊筆直,眉目英俊,漂浮在半空中,倒也有一股逼人的氣勢。
  在西華峰上呆了半個月,靈白早和火莫勒他們混熟了,所以說話也沒什么顧忌。
  “哦,靈白小友可有什么解決辦法?”火莫勒等人頓時精神一振,問道。
  “很簡單,在你們中找一個人出來領取任務,然后我陪他一起去完成任務,一切不都迎刃而解了?”靈白說道。
  “可是……這考核任務是不允許外人插手的啊?”火莫勒等人撓頭道。
  “笨!”靈白毫不客氣道,“只要悄無聲息地完成任務就行了,誰知道是我幫你們完成的?”
  “好,這辦法的確不錯,就由我陪靈白走一趟就行了。”青雨豪氣干云說道。
  他已清楚,如今小師弟陳汐閉關,愛莫能助,而憑自己師兄弟等人的力量,也根本不可能在一個月內完成所有拖欠的任務,所以,也只有借助靈白的力量,或許才能將這個難題給解決掉了。
  “痛快,聽說你是青鸞一族的弟子,倒也有點擔當。”靈白大喇喇贊賞道。
  青雨被夸得頓時有些不好意思,他一直感覺自己就是青鸞一族的一個異數,沒有半點屬于青鸞一族那驍勇善戰的血性。
  所以他才一直躲在西華峰上,鉆研自己喜歡的東西,怡然自得,不用再擔心是否給青鸞一族丟臉,給祖宗蒙羞。
  當下,青雨收拾了東西,前往天工殿領取了一個任務之后,就和靈白一起,離開了西華峰上。
  ……
  就在青雨和靈白離開不久,東華峰上,一座名叫“星穹殿”的巍峨殿宇中。
  富麗堂皇的殿堂內,長老岳池端坐中央主座,他一襲黑袍,一頭烏發梳理得一絲不茍,眸若冷電,開闔間泛著縷縷神芒,威儀十足。
  而在他對面,同樣也坐著一位老者,身穿羽衣,臉膛紅潤,舉手投足之間都有一縷縷仙靈之力飄逸,氣息毫不遜色于岳池。
  他,赫然是掌管天工殿的長老莫裕,一尊地仙九重境的大人物。
  “這次,可真是麻煩莫兄了,莫兄放心,這份恩情,岳某記下了,來日一定有重酬報答。”岳池笑說道。
  “岳兄太見外了,這本就是我天工殿分內之事。”
  莫裕笑著揮手,旋即眉頭一皺,猶疑道,“不過話說回來,那小子如今可是我九華劍派炙手可熱的人物,連掌教和其他長老都對他青睞有加,視若掌上珍寶,岳兄你這么做,似乎有些……”
  話沒說完,但其中意思,只要不是傻子,都聽得出來。
  “莫兄多慮了。”岳池心中有些不悅,嘴上卻笑著搖頭道,“在這種時候,我怎么可能和那小子計較?
  頓了頓,他繼續說道:“更何況我這么做,也只不過是有些看不去罷了,畢竟,咱們宗門的考核任務,可是每個弟子都必須完成的,而那西華峰憑什么可以享受特殊待遇?若這么下去,只怕會引起其他峰弟子的不滿,鬧得怨聲載道,那可不利于咱們九華劍派的發展和團結。”
  “老狐貍!”莫裕在心中暗罵了一聲,“你都把老子拖下水了,還惺惺作態,真不是東西啊!”
  兩人沒有聊多久,莫裕便告辭離開。
  “哼,什么東西,還教訓起我來了!”待莫裕離開不久,岳池臉色頓時變得陰沉起來,冷笑連連。
  “岳長老何必和他慪氣呢?”
  就在這時,從那大殿的陰影中,倏然涌現出一道窈窕身影,她秀發烏黑,瓊鼻挺翹,貝齒如玉,紅唇性感,天鵝般的雪白頸項,配上那曲線起伏讓人血脈噴張的身段,呈現出一種足以顛倒眾生的誘惑。
  此女,輕移蓮步,舉手抬足之間,天然有一股風流嫵媚韻味,就像魅惑傾城的禍水,眼波盈盈,仿似一眼都能把人的三魂六魄給勾走了。
  見到此女,岳池心底也不禁升起一絲燥熱,口干舌燥,但一想到此女那毒辣的心腸和殘忍的殺人手法,他頓時就清醒了過來,再不敢有任何非分之想。
  “雪妍姑娘,請你回去告之冰前輩,陳汐此子,我定會將其驅逐出九華劍派,交由你們來處置。”岳池笑說道,面對這魅惑無窮的美麗女子,他聲音中居然還帶上了一絲若有若無的尊敬味道!
  “那還要等到多久呢?岳長老也知道,奴家只不過是一個跑腿的,您可不要為奴家哦。”雪妍眸光流轉,笑盈盈問道,嫵媚的眸子,鮮艷的紅唇,瑩白的貝齒,組合在一起,蕩人心魄。
  “狐貍精!”岳池心中暗罵一句,連忙深吸一口氣,按捺下心中蠢蠢欲動的燥熱,說道,“雪妍姑娘你也看到了,如今在這宗門內,我也沒辦法立刻對陳汐下手,此事,還得徐徐圖之,不能操之過急啊。”
  “哦?那您可千萬別讓奴家失望,要不奴家會很傷心的。”雪妍眨了眨眼睛,貝齒咬著性感的紅唇,可憐兮兮說道。
  “一定,一定。”岳池長老連忙再次深吸一口氣,心中不禁埋怨,冰釋天派個什么人來不好,偏偏派個九尾狐一族的妖女,媚術天成,簡直是迷死人不償命啊。
  “那奴家可就等岳長老的好消息了。”雪妍笑嘻嘻說道,聲音軟糯沙啞,聽在人耳中,就像百抓撓心似的,令人血脈噴張。
  聲音還未落下,她人已帶著一縷香風飄然而去,消失不見。
  “妖精!若非知道你是冰釋天的身邊人,老子非好好收拾你一頓不可!”
  許久之后,岳池長老咬牙切齒,在心中狠狠罵了一句,眼底深處那一絲不易察覺的欲火,也是隨之消失無蹤。
  “啟稟師尊,西華峰弟子青雨,已在剛才領取了一個任務,離開了宗門。”便在這時,一名弟子匆匆來到大殿外,恭聲說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