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4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4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4)     

神箓589 罪愆滔天

“青雨?就是那個青鸞一族的廢物?”岳池一怔,問道。
  “回稟師尊,正是此人。”大殿外,再次傳來那名弟子恭敬的聲音。
  “陳汐呢?他竟然能忍住沒有現身?”岳池眉頭漸漸緊蹙起來。
  他原本還以為,陳汐會忍不住親自出馬,離開宗派,去完成任務,如此一來,他就可以聯系一些高手,在宗門外將陳汐給處理掉。
  哪曾想到,沒有逼出陳汐,反而逼出了一個廢物,這就有點出乎他的意料了。
  “聽說……陳汐正在閉關。”
  “閉關?”
  岳池眸中驀地閃過一縷冷芒,嘿然冷笑道,“明白了,這小兔崽子只怕是在為不久之后的峰試做準備呢。”
  “真是打的好主意,想要安靜潛修?門都沒有!”岳池冷笑一斂,眸中精芒閃爍,問道:“那青雨領取的是什么任務?”
  “石國,雉神嶺,誅殺黑雉七妖!”
  “石國?”
  岳池沉吟許久,抬手書寫了一枚玉簡,丟了出去,而后吩咐道:“去把這枚玉簡,交給紫風門門主,他自然明白該如何做。”
  “喏。”
  “你不出關,老夫就把你逼出來,老夫倒想知道,等抓了你師兄,你還能安心潛修嗎……”空曠的大殿中,岳池低下頭,臉頰上泛起一抹陰冷之色。
  ……
  星辰世界。
  星斗如珠,散發清冽朦朧的光輝。
  距離青雨離開宗門,已過去半個月之久,杳無音訊。
  而陳汐,也已在星辰世界,渾然忘我地參悟了一年多了。
  這就是星辰世界的奇妙強大之處,在其中修煉十年,外界才只不過一年時間而已,外界一個月,其中已是過去一年多了。
  呼!
  突然,陳汐從冥悟中清醒過來,呼吸之間,口鼻中噴吐出縷縷神霞,精氣如真龍般繚體而行,看起來很神異,氣息十分強大。
  在這段時間中,他全副身心皆沉浸在一種空靈無暇的狀態,觀摩太古蠻荒那波瀾壯闊的一種種景物,參悟《大羅真解》中的無窮奧妙。
  其對道法的理解,就像雨后暴漲的河水,不知覺間,已擁有了極為深厚的造詣。
  這還多虧了伏羲神像的妙用,令他的感悟力和神魂力量,早已達到了足以抗衡冥化修士的高度,參悟起道法來,自然是毫無滯澀,暢通無阻。
  否則換做其他人,只怕參悟數天,就會被《大羅真解》中的無窮奧妙擾亂心神,嚴重的甚至有可能走火入魔。
  而陳汐,足足堅持感悟了一年多的時間!這等感悟力,已達到了驚世駭俗的地步,若傳出去,絕對會驚掉一地下巴。
  甚至,陳汐有種預感,當自己進階至冥化境時,神魂力量將發生一場蛻變,將能夠與地仙老祖相媲美!
  “道法,原來這就是道法……”陳汐喃喃自語一聲,唇邊不由泛起一抹微笑,雙眸深邃,映照星河。
  “可惜,時間有限,如今距離峰試還有兩個月時間,必須趁這段時間,好好磨礪一下修為了,若能進階冥化境,應該能不懼任何人了。”陳汐搖了搖頭,不再胡思亂想。
  他沒有再逗留,大步離開了星辰世界,飛掠出試煉天峰。
  “嗯?我怎么忘了這寶貝……”不過,就在陳汐剛要離開的時候,驀地看到,在那試煉天峰一側,還矗立著一座黑黝黝的山峰。
  此山峰矗立大河中央,只露出一個尖尖的峰頂,時常被河水淹沒,若非仔細觀察,極容易讓人誤以為那是河水中的一塊礁石。
  不過陳汐可知道,那并不是礁石,而是一件了不得的寶物——玄磁峰!
  按照季禺的說法,此峰內擁有著玄磁神光,芝麻粒那么一點就重逾萬鈞,天生克制五行之精,即便放在荒古時期,這玄磁山也是極為罕見的煉器材料。
  并且,其內的玄磁神光,還可以拿來修煉一種名為玄磁之翼的神通,不但可以撕碎虛空,瞬息萬里,對敵時,翅膀輕輕一掃,任何五行法寶都得被刷掉靈性,化作一團廢鐵!
  論威力,絲毫不輸于荒古時期排名前十的五彩神光!
  而當年,僅僅只是為了攝取這座玄磁峰,季禺出手,都因為法力消耗太多,只能蟄伏于洞府之中,再無法現身。
  由此就可見,這玄磁峰是何等神異的一件寶物了。
  “雖說我如今還不懂神通玄磁之翼的修煉訣竅,但卻已擁有了星空之翼,若是汲取了這玄磁神光,是否也能發揮出獨特的妙用?”
  陳汐略一思忖,便即飛掠而起,來到大河中央,探手就朝玄磁峰抓去。
  “起!”
  一聲暴喝,陳汐周身巫力洶涌,一根根肌腱暴突,已是用上了全力,這一抓之下,十萬斤巨石都得化作齏粉不可。
  然而,這玄磁峰卻只是晃動了一下,并且還釋放出一股如同潮水般的波動,沉渾、陰冷、神秘……仿似蘊積著足以碾碎一切生命氣息的力量,令人不由自主心生悸動、駭然。
  最為可怖的是,這一股波動,就像奪魂攝魄的魔鬼,刺激得他體內真元蠢蠢欲動,渾身血液暴躁逆沖,想要紊亂。
  這一下,陳汐終于明白了玄磁峰的可怕,也終于體會到,當年季禺能夠收取這座玄磁峰,有多么的不易。
  像他如今煉體修為都已臻至涅槃圓滿境界了,徒手一抓之下,仍舊只能微微撼動一下玄磁峰,而無法將其拔起,光是這種力量,都足以令人感到絕望。
  “起!”
  不過陳汐是不會就這么放棄的,下一刻,他已施展法天象地,化身百丈高巨人,三頭六臂,渾身巫力澎湃如海,六只粗如石柱的臂膀,緊緊箍在玄磁峰上。
  轟隆隆!
  一陣轟鳴聲,玄磁峰劇烈晃動了一下,最終被陳汐給一點點從河水中拔了起來。
  唰!
  下一刻,他人已帶著玄磁峰,全力施展星空之翼,沖出了洞府。
  沒辦法,這玄磁峰實在太重了,芝麻粒大小都重逾萬鈞,而整座山峰可足足有萬丈高,抱在身上,那等力量差點將他渾身肌肉都給擠爆了,令他的五官都扭曲起來,青筋根根爆綻,頗為狼狽。
  他不得不先抓緊時間先把此峰給挪移出去,然后再稍作處置。
  ……
  唰!
  火莫勒等一眾師兄弟,正在商議著什么,驀地感覺一片陰影籠罩而下,抬頭一看,頓時目瞪口呆。
  一座萬丈山峰,竟懸浮在了半空中!
  “看,是小師弟!”
  “哦,是小師弟啊,害得我好緊張,還以為發生什么變故了呢。”
  “唔,小師弟竟然在拔山玩,他難道也跟咱們一樣,是個癡迷于拔山的怪胎?”
  “你才是怪胎,有你這么說話的嗎?”
  一眾師兄弟議論紛紛,見到那拔山飛掠的是自家小師弟之后,他們一個個都輕松起來,有說有笑。
  “不對,那是玄磁峰!老天,世上竟真的有這種寶物的存在!”
  大師兄火莫勒渾身一震,激動得竟失聲驚呼出來,他最為擅長的就是煉器,一眼就看出了那山峰的不凡。
  下一刻,他人已破空而起,周身繚繞熊熊火焰,他須發皆赤紅如火,此刻甫一立在半空,宛如一尊火神降臨般,威猛之極。
  “小師弟,千萬別丟下,玄磁峰太重,會把西華峰砸出一個大窟窿的!快,快,交給我處理了!”
  大喝聲中,大師兄雙臂一振,竟在一瞬間就打出成千上萬到晦澀古怪的法訣,化作一片遮天火網,將整座玄磁峰裹挾住。
  “收!”
  轟隆一聲,那令陳汐都無可奈何的玄磁峰,竟然在大師兄火莫勒的法訣下,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縮小起來。
  幾乎在瞬間,玄磁峰就化作了十丈高大,通體烏黑,釋放出一股逼人之極的可怖氣息,顯得神異無比。
  大師兄火莫勒踏步上前,拿出一個灰不溜秋的布袋,一下子就將玄磁峰裝了進去,輕輕松松就拎在了手中。
  陳汐此時已是氣喘吁吁,滿頭大汗,不過見到大師兄如此游刃有余地就將玄磁峰給搞定,他也不禁一陣愕然,不敢置信。
  “大師兄……你……好威猛啊!”
  陳汐怔怔道,心中也是震撼感慨,果然是術業有專攻,誰能想到,在外人眼中如同廢物般的大師兄,竟能做到這一步?
  要知道,當時連季禺可都耗費了巨力,才將玄磁峰收進了洞府中啊!
  “哈哈,小師弟,你莫忘了,師兄我是荒古萬族中的熔炎一族的后裔,天生掌握著強大的煉器道法,收服玄磁峰自然不在話下。”大師兄火莫勒哈哈大笑道。
  “煉器道法?”陳汐心中一動,問道:“大師兄,那你是否能將其中的玄磁神光給祭煉出來?”
  “自然可以,不過需要花費些時間……”說到這,火莫勒似突然想起什么,訝然道,“小師弟,你該不會要修煉神通玄磁之翼吧?”
  “正是。”陳汐也頗為好奇,“難道師兄還懂得這部神通的修煉法門?”
  “我雖然不懂,但是青雨師弟懂啊,要知道在那太古時期,神獸青鸞可是棲息在玄磁神山之中的,這部神通,也是青鸞一族的鎮族絕學。
  “可惜,玄磁峰在很早以前就消失湮滅,在整個玄寰域中,也很難尋覓得到,這一部神通自然就無人能夠修煉成功,若非如此,青鸞一族也不會沒落到連冥鴉一族也敢不把他們放在眼中了。”
  大師兄火莫勒唏噓感慨道。
  “原來如此。”陳汐暗道,也怪不得那杜冠敢如此肆無忌憚欺辱青雨師弟,原來是因為青鸞一族已今不如昔了……
  “對了,青雨師弟呢?”想到這,陳汐目光一掃,并沒有發現青雨師弟,不由疑惑問道。
  “和靈白一起,去執行宗門任務了。”火莫勒撇撇嘴,把半個月前,辛如海前來的事情告之了陳汐。
  聽完事情的經過,陳汐心中突然感覺一陣不對勁,隱約感覺,這其中似乎有著一絲陰謀的味道在其中。
  “不好了!陳汐師弟在不在?我剛得到消息,你那青雨師兄,被困在石國雉神嶺了!”便在這時,一道透著焦急的清脆聲音從那遠處天邊響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