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7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7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7)     

神箓593 必殺無赦

感謝兄弟“wkai”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和兄弟“劍劫風暴”的888打賞捧場支持!
  ————
  一擊誅殺了黑雉七妖中的一名大妖,這等強勢果決的手段,頓時震驚全場。
  這些月拓城的修士,哪曾見過這等兇悍的存在,殺人如殺雞般輕松,讓他們甚至懷疑,那是否是真正的黑雉七妖……
  要知道,這些兇名昭著的大妖,可是肆虐這片大地多年了,罕有敗績,前來誅殺他們的人,更不知道有多少,可結果都以失敗而告終。
  漸漸地,在眾人心中,早已把黑雉七妖當做了不可戰勝的存在,哪曾想到今天會見到這等震撼人心的一幕?
  “七弟!”
  “找死!”
  “一起動手,殺了這小子,為七弟報仇!”
  那二妖尹雄等人,一個個驚怒悲呼,面露猙獰之色,看向陳汐的目光已是殘忍憤恨到了極致。恨不得生啖其肉,將其給生吞活剝了。
  下一刻,這還剩下的四位大妖,已全部出手。
  轟!
  一股股如同血海般的光暈,從他們身上暴涌而出,充斥著森然、陰邪、血腥的駭人氣息,濃稠如同實質。
  而在四人頭頂,各自懸浮出一截烏黑無比的骨頭,只有巴掌大小,通體烏黑,泛著一圈圈烏黑的罪愆光暈,綻放騰騰殺氣。
  唰!
  下一刻,那四根烏黑骨頭,騰空,組成四象陣法,迅速朝陳汐鎮殺而來。
  “小四象噬靈血陣!”人群中發出一聲驚呼,顯然認出了這一擊的來歷。
  黑雉七妖,其本體皆是黑雉妖所化,這烏黑的骨頭,就是他們本命之骨,被祭煉了不知多少年月,乃是他們最為強大的法寶。
  最為厲害的是,他們還精通組合殺陣,有兩人配合的“小兩儀碎陰奪陽陣”,有三人配合的“小三才斬魄陣”等等。
  當他們七個大妖聚在一起,甚至可以施展出“小七星滅魂戮靈陣”,能夠輕松滅殺掉冥化修士!
  此時,他們所施展的“小四象噬靈血陣”雖然沒有“小七星滅魂戮靈陣”厲害,但威力依舊強大的驚人,尋常涅槃修士遇上,瞬間就會被鎮殺,吞噬掉魂魄,抽干全身精血,最終化為一張人皮。
  唰!
  陳汐身影一動,避開這一擊,這幾個大妖雖說修為皆不如自己,但手中這一組法寶卻不簡單,蘊含著能夠攝人心魄的罪愆光暈,絕對是大殺器,遠超尋常意義的天階法寶。
  像這樣的一組法寶,起碼要殺數十萬的生靈,汲取其神魂精血,方才能煉制到這般地步,光光是其上所釋放的罪愆氣息,都足以勾走人的三魂六魄,邪惡詭異之極。
  嗤!
  一道烏黑骨頭破來,只有巴掌大小,卻釋放出無窮的罪愆光暈,像是地獄深處騰起來的一道罪愆神光,殺氣滔天。
  鐺!
  陳汐彈指,震在這烏黑骨頭上,發出一聲尖利沉厚的聲響,將之震飛,但卻沒有擊碎,讓他不由感到一絲訝然。
  要知道,以他如今的實力,足以輕松擊碎掉天階極品法寶了,但卻擊不碎這骨頭,由此就可見這骨頭被祭煉的多么厲害了。
  同一時間,其他三塊烏黑骨頭先后斬殺而來,烏光滔滔,如洶涌決堤的洪水,將這片天地都籠罩在一片黑魆魆的霧中。
  那霧氣,竟都化作一串串的骷髏頭,一頭頭猙獰慘叫的鬼物,鋪天蓋地,將這里映襯得宛如一片陰森鬼域般。
  嗤啦!嗤啦!
  附近的建筑、街道、草木……甫一被籠罩在黑霧中,頓時被急劇腐蝕掉,千瘡百孔,滿地瘡痍,可怖無比。
  附近那些紫風門的弟子、以及觀戰的眾人,都駭得連連躲避,生恐被那滾滾如鬼怪的黑霧沾染上了。
  有人躲之不及,只稍稍呼吸了一絲黑霧,全身肌膚頓時一片片坍塌凹陷,骨骼寸斷,整個人在一瞬間就化作一灘濃稠烏黑的汁液,死相凄慘無比。
  “哈哈哈,小子,你如今已被困在小四象噬靈血陣的鬼霧中,不出片刻,就會被腐蝕全身,神魂、精血統統都會被徹底祭煉掉,化作一縷冤魂,永生永世不得好死!”
  “聽說你是九華劍派的弟子?像你們這樣的宗門,自詡名門正派,以誅邪滅魔為己任,最見不得無辜之人受害。”
  “那好,我就告訴你,哪怕你能破開鬼霧,可卻無法徹底磨滅掉這些由罪愆光暈所化的鬼霧,相反,這些霧氣會擴散四面八方,所有被波及到的生靈,全都會化作一灘膿水,而他們的神魂,則會被我等所掠奪,提升我等的實力!”
  “所以,為了替全場其他無辜之人著想,你還是放棄掙扎,乖乖受死吧,哈哈哈……”
  見陳汐陷入到濃濃鬼霧中,那四位大妖皆都忍不住猙獰大笑起來,面容扭曲而得意,這是他們的殺手锏,憑借此招,他們不知滅殺了多少的生靈。
  畢竟這功法太過邪惡霸道了,一經施展,方圓千里之地,人畜不留,寸草不生!即便稍稍沾染上一絲鬼霧,也會瞬間化作一灘膿水,斃命當場。
  他們倒不是擔心別人的死活,而是擔心施展此術,無意間傷害到不該得罪的人,那后果就是他們無法承受的了。
  若非因為七弟曲穆的死,他們也不敢在這月拓城中隨意施展此術。
  “這些混蛋,竟然在我的地盤上施展‘小四象噬靈血陣’!”
  遠處,一直關注這邊戰斗的伍知崇臉色頓時變得陰沉如水,火冒三丈,簡直恨不得一巴掌拍死這些不知輕重的蠢貨。
  尤為令他憤恨難平的是,這些黑雉妖們,一個個在自己地盤上暴露蹤跡,被其他人察覺到,以后還讓他紫風門如何在月拓城立足?
  若是被九華劍派知道,他們的一名弟子慘死在自己地盤上,又該讓自己怎么辦?
  真是一群白癡啊!
  伍知崇直恨得牙齒都快咬碎了。
  旋即,他無力地嘆了口氣,喃喃道:“罷了,真不行,將今日見到這一切的人全部滅口就是了……”說到最后,眸中已是殺機畢露。
  是的,這時候,不止是那四個大妖,就連伍知崇也認定,陳汐身陷那由罪愆光暈所化的鬼霧中,已是必死無疑。
  然而——
  突然,在那烏黑滾滾籠罩天地的鬼霧中,驀地綻放出一片璀璨奪目的金光,直沖斗霄,宛如一輪熾盛的太陽冉冉升起,浩瀚之極,
  這是……
  那四個大妖一呆,臉上的猙獰笑容變得凝固。
  伍知崇也渾身一僵,面露一抹驚疑之色。
  就連那些早已躲在極遠處的紫風門弟子和其他觀戰眾人,也同樣看到了這一幕,畢竟,這一道金光太過浩大,煌煌如日月,奪目之極,想不注意到都難。
  轟隆!
  一聲驚徹九天十地的巨響,在那滾滾鬼霧中,驀地升起一座金燦燦的蓮臺,大如山岳,飄散璀璨金光,其中還衍生出縷縷梵音禪唱,如諸神的輕吟,大道的轟鳴。
  一時之間,整個天地間都涌動著一股抹除諸惡,蕩平萬邪的宏大氣息。
  而在那蓮臺之上,赫然立著陳汐那峻拔卓然的身影,衣衫獵獵,長發飛揚,宛如腳踩蓮臺而生的神子一般。
  這家伙,竟然沒有死!
  見到這一幕,包括那四個大妖以及伍知崇在內的所有人,皆都倒吸一口涼氣,目露駭然之色。
  嗤啦!嗤啦!
  蓮臺甫一出現,籠罩天地之間的烏黑鬼霧,頓時如黑夜遇到了陽光,如冰雪遇到了沸水,發出一陣陣刺耳之極的凄厲尖叫,似是在嘶聲求饒,又像是要掙扎逃散掉。
  然而,在那蓮臺金光普照下,這一切都是徒勞。
  所有人都清晰看到,那鬼霧所化的一串串骷髏、一頭頭鬼物全都被鎮殺、焚化、磨滅掉,別說逃,連一絲鬼霧都無法逃離蓮臺金光的籠罩。
  而這,正是《十二品蓮臺渡厄道法》的威力所在,用以對敵,或許和其他道法沒什么區別,但若是滅殺陰邪鬼物,卻是一件超乎想象的大殺器,威力無匹,驚人之極。
  只一瞬間,那所有的鬼霧都滅絕一空,只留四根烏黑的骨頭仍舊在苦苦掙扎,但可以清晰看到,這些骨頭內所蘊含的罪愆光暈,正在以極快的速度被磨滅,用不了多久,就會徹底失去所有威力。
  “該死,怎么會這樣?”
  “好可怕的的蓮臺金光,竟然天生克制萬邪!”
  “不好!快收回自己的本命之骨,遲則不及!”
  那四個大妖被這一連串的變故搞得眼花繚亂,腦袋都懵了,此時見自己辛苦祭煉不知多少年月的本命之骨都快被磨滅,頓時被驚得亡魂大冒,全都出手,欲要收回來。
  可惜,已經晚了。
  陳汐抬手憑空一抓,那四根烏黑骨頭頓時像被雷劈中一樣,當空齊齊齏粉爆碎掉,被蓮臺金光焚化一空,連渣滓都沒剩下。
  “噗!”
  那四個大妖頓時噴出一口精血,臉色蒼白透明,身體搖搖欲墜,本命之骨碎裂,令他們也遭受到了重創。
  然而,他們此時已顧不得這些,陳汐那可怖的手段,早嚇破了他們的膽子,多年廝殺戰斗的經驗,令他們幾乎下意識就朝遠處逃竄而去。
  唰!
  一抹寒光乍現,蒼穹中,一道鋒利之極,裹挾著天地之威的劍氣涌現而出,斬殺虛空,朝著那四個大妖一斬而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