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6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6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6)     

神箓596 神火幽水

感謝兄弟“山東黑社會”“文思如尿崩”“青東”“依舊榮耀”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和“悲傷的豬哥”的捧場支持
  ————
  嗤!
  那一抹從玄錚背后突然涌出的劍芒,泛著灰寂如深淵的氣息,不生不滅,不死不亡,令人憑生一股絕望、無助、頹然之氣。
  可怖無比!
  這一劍,猶如能寂滅萬物,令整片空間都仿似凝滯了一瞬,像是要陷入永恒的滅絕狀態中一樣。
  “嗯?”玄錚感受到一股極度危險的氣息倏然涌遍全身,心頭像壓著一座萬丈大山,令他呼吸都變得困難。
  唰!
  在這種瀕臨死亡的刺激下,玄錚幾乎下意識朝一側閃避而開,然而,還不等他稍喘一口氣,眼瞳中驀地有著一只大手迎面襲來。
  那大手,囊括滔滔冥河,洶涌澎湃,其中所蘊含的掌力更是一浪接著一浪,一掌比一掌的威力大,光芒璀璨,迫人心魂。
  它們的力量不斷疊加,不斷增強,重重疊疊,宛如一片掌海降臨,要淹沒萬物!
  這赫然是道法——冥濤萬浪掌!
  這是陳汐出手了,要跟那一道突然殺出的劍芒一起夾攻,欲要一舉殲滅玄錚。
  畢竟,那玄錚乃是絕世兇禽玄雉的后裔,血脈純凈,實力更是強大,已達到了冥化境界,若是廝斗,必然是一場激烈無比的大戰,陳汐擔心波及到青雨,所以務求在最短時間內,全力將此妖給鏟除了!
  而那一抹劍芒,自然是靈白,在陳汐踏入這萬丈地底的空間時,就收到了靈白的傳音,原來小家伙施展了一種斂身秘術,一直就躲在青雨一側的虛空中,打算伺機而動。
  陳汐的到來,頓時令他不再猶豫,略一商量,就決定一起出手,將這頭純血玄雉給徹底誅殺掉。
  所以,才有了眼前這一幕。
  “混賬!本座要吃了你們!”
  見自己竟在瞬間就被逼入危境,這徹底激起了玄錚骨子里的兇性,他厲聲暴喝,一呼一吸之間,整個人倏然爆發出一片熾盛光霞,居然衍化作一片世界。
  這片世界,光怪陸離,有山川河流,有日月星辰,無不充斥著一道道大道痕跡,此刻嗡嗡震蕩著,一股股玄奧可怖的力量,擴散而出。
  這赫然是冥化境修士才能掌握的力量——混洞世界!
  所謂混洞,就是在丹田內開辟出的一處通道,猶如溝通另一方世界的虹橋。
  而混洞中的世界,乃是由體內真元融合大道奧義所衍化,一草一木,皆蘊含著一股玄奧的世界之力,掌握的道意越多,并且悟道境界越高,混洞世界就越堅固,威力就越強大。
  據說修煉到極致,混洞世界中,還能衍生出空間、時間的變幻,衍生出種種生靈,儼然已可媲美真正的世界了!
  冥化修士施展道法時,戰斗力能夠翻倍暴漲,其根源就在自身的混洞世界中,混洞世界越強,戰斗力就越剽悍。
  太古時期的一些可怖生靈,在冥化境時,甚至一拳能打出數十倍的威力,絕對可怕無比。
  玄錚是一頭純血玄雉,修為更是達到冥化境界,此刻甫一施展出混洞世界,渾身上下都充斥了一種唯我獨尊的霸氣。
  轟的一聲,直接就將陳汐那一掌給硬抗了下來,而后混洞世界一卷,產生一股可怖旋轉力,將靈白從一側刺出的一劍也悉數給絞碎瓦解掉。
  寥寥一擊,就破掉了陳汐和靈白的聯手!
  “怎么可能?連道法都無法傷到他絲毫?”陳汐眼眸一凝,這才深刻體會到,涅槃境和冥化境之間的差距。
  尤其是那混洞世界,所產生的力量簡直太強大了,幾乎讓他有一種孤身和整個世界為敵的感覺。
  “哼,掌握道法,的確可以跨境界斬敵,可對本座卻沒用,本座已將水之大道掌握至圓滿境界,本身也掌握了玄雉一族的天生道法——玄冰九陰功,足以發揮出雙倍戰力,你們又怎可能是本座的對手?”
  玄錚哈哈大笑,得意猖狂。
  “陳汐,這頭孽障即便在冥化境中,也是數一數二的頂尖高手,絕非尋常冥化修士可比,不過對我而言,殺他還是易如反掌。”
  唰的一下,靈白那三寸高的身影憑空而出,立在陳汐身前,飛快說道,“你小心守護好四周,尤其是那一座火池,其他的就交給我了!”
  “你……行嗎?”陳汐猶疑道。
  “陳汐,我最恨的就是別人質疑我的能力,尤其是你!”靈白小臉一黑,狠狠瞪了陳汐一眼。
  “嗯?你這小東西是什么東西?莫非是荒古萬族中的矮靈一族的子弟?這一族似乎快要滅絕了吧?”這時候,玄錚也看到了靈白,見他只有三寸高,不由訝然說道。
  “孽障!哪來那么多廢話,給小爺死來!”
  靈白殺氣騰騰,一連串晦澀玄奧的吟唱,從他口中飛快念出,“天之無常,為災,地之無常,為禍,無怖寂滅,有怖無生……”
  伴隨聲音,突然從四面八方涌來一股恐怖的力量,匯聚于靈白身上,他的身軀開始節節暴漲,身上的氣息也是瘋狂攀升。
  一晃眼,便已化作一名英俊無匹的青年,眉眼冷冽,凌厲無匹,雙眸如淵如獄,枯寂一片,身上所散發的氣息寂滅而無情。
  “嗯?好奇特的寂滅道意……”
  看著靈白那枯寂如深淵地獄般的眼眸,感受著他身上涌散出的寂滅氣息,玄錚眼眸驟然一縮,心中閃過一絲驚悸。
  幾乎是沒有任何猶豫,玄錚全力出手,一呼一吸之間,周身混洞世界擴張,釋放可怖的玄奧力量,當頭朝靈白籠罩而下。
  “無災無禍,寂滅無生!”
  而就在這時,靈白舌綻春雷,雙手一并攏,整個虛空中的一切都仿似被抽空,寸寸塌陷崩散,一道灰白透明的恐怖巨劍凝聚而出。
  這劍氣寂滅洶涌,泛著似灰非灰,似白非白的熾盛光澤,一斬而下!
  轟隆隆!
  這一道可怖劍氣劈斬,整個虛空都爆起一陣刺耳巨響,一圈圈仿似枯萎衰敗的漣漪擴散四周。
  見此,陳汐頓時想起靈白的交代,頓時越空而起,抓住地上的青雨,而后來到火池之上,雙手一劃,涌現出一道紫色的蓮花光幕,將自己連同火池全部籠罩其中。
  這一道光幕,同樣也是一部道法,名為“紫蓮金影罩”,乃是一種極為強悍的防御道術,堪比玄武一族的護體大神通,修煉至極致,日墜星隕,萬世崩滅,都無法動搖這一道光幕的防御。
  轟!
  就在陳汐剛做完一切,遠處,那一道巨大可怖的劍氣,已斬在玄錚的混洞世界上,將其寸寸碾爆,其內的山川河流、日月星辰都紛紛崩潰瓦解,化作一縷縷精氣逸散。
  而那玄錚,則被震得連連咳血,眼眸大睜,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樣。
  怎么可能?
  自己可是冥化修士,掌握圓滿水行道意,又精通玄冰九陰功,能夠發揮出雙倍戰力,卻連對手的一劍都抵擋不下?
  “不可能!”玄錚怒吼,目眥欲裂,竭盡全身力量,不斷修補和完善那遭受破損的混洞世界。
  然而,任憑他如何掙扎,在這一道可怖的劍氣下,他那混洞世界不斷修復,又不斷地被劈碎掉,寸寸潰散,已快要徹底被瓦解掉。
  “此時不死,更待何時!”靈白大喝。
  轟!
  一聲驚天爆響,那一道劍氣,威勢暴漲,直接將混洞世界斬碎,余勢不減,最終狠狠鎮殺在玄錚身上。
  那一剎那,這萬丈地底之下的空間內,全部被無窮肆虐的劍氣充斥,光芒奪目,四處山壁轟然倒塌、地面如蛛網龜裂,發出咔嚓咔嚓的巨響,已徹底混亂一片。
  若從天空俯視,就能看到,整座神雉嶺仿似遭受致命一擊般,轟然倒塌,千里范圍內的大地直接裂開一道道裂縫,就像被天外隕石砸出的一個深淵似的,驚得四面八方的生靈都渾身一顫,瑟瑟發抖不已。
  也不知過了多久。
  這一切的動靜方才重歸寂靜,煙塵彌散而開。
  那神雉嶺所在的地方,已是化作一片廢墟,滿目瘡痍,而在萬丈地底下方,一片那火池完好無損,其他地方也是遭受了嚴重破壞。
  “死了?”陳汐收起道法“紫蓮金影罩”,略帶震驚地掃視了四周一眼。
  “這不是廢話嗎!”靈白已化作三寸高,飛落在陳汐肩膀上,大口喘息不已,英俊無匹的小臉略有一些蒼白,顯然之前那一擊,讓他也是消耗巨大。
  “玄錚死了,那他所祭煉的寶物……”陳汐有些可惜。
  “在幽水火池中。”
  靈白直接打斷道,抬手指了指腳下的火池,“這孽障,之所以抓了青雨,就是想要用青雨體內的精血,祭煉一對不知從哪里覓得的神獸青鸞的雙翼。”
  “神獸青鸞的雙翼?”陳汐一驚,他驀地想起,自己所要祭煉的五火七靈扇,青鸞雙翼不就是主材料之一么?
  “這家伙,該不會也是要祭煉五火七靈扇吧……”陳汐喃喃,有點不敢置信,目光已是牢牢鎖定在腳下的火池中。
  火池內熔漿滾滾,沸騰一片,釋放出的氣息卻寒徹入骨,浸入骨髓,其內隱隱有著一絲絲藍汪汪的神火流竄,顯得神秘之極。
  ————
  祝大家小年夜團團圓圓,合家歡樂!嗯,今晚不斷更,晚上還有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