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8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8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8)     

神箓597 混洞世界

火池洶涌,巖漿滾滾,泛著絲絲縷縷的幽藍神火,神秘之極。
  驀地,陳汐的雙手飛舞起來,打出一連串玄奧繁密的法訣,衍化成片片符文之力,像一張網兜,朝那火池中打撈而去。
  這是畢靈韻所贈送的那一枚玉簡中所記載的法訣,那玉簡中,不僅有煉制五火七靈扇的煉器手法,還有收取金焱火、木魂火、幽水火、離陽火、石鐘火這五種神火的法訣。
  每一種法訣都不一樣,各具玄妙,像眼前他所施展的法訣,便是收取幽水神火的法訣。
  嘩啦!
  熔漿滔滔,劇烈翻滾不休,很快,一縷縷藍汪汪的幽水神火被收攏,化作拳頭大小的一團,在網兜中掙扎不定。
  這種神火,奇寒無比,冰徹骨髓,就是涅槃強者稍稍沾染上一絲,也會被瞬間凍僵身軀,凍壞神魂,厲害之極。
  同時,它又是煉制五火七靈扇的必備火種之一,罕見無比,屬于那種可遇不可求的寶物,對一些煉器師、煉丹師而言,這幽水神火,絕對算是夢寐以求的圣品火種。
  “玄幽歸一,定!”
  很快,那一團拳頭大小的幽水火已被重重玄奧的法訣禁制住,在無法動彈,陳汐驀地張嘴,一口將那一團幽水火給吞掉,孕養在丹田中。
  這等神火,極難馴服,也只能暫時憑借法訣將其禁錮,而后慢慢馴化,方才能為自己所用。
  咕嘟!咕嘟!
  幽水火甫一被陳汐攝取走,那火池中的熔漿,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褪一空,只留下一個空蕩蕩的火池。
  而在那火池底部,倏然彌散出一股青色光暈和一股黑色光暈,如同神輝,釋放出一股浩蕩神圣的氣息。
  “咦,不僅有一對青鸞翼,竟還有一對玄雉翼!”靈白低頭一看,率先驚叫起來。
  陳汐眼睛一瞇,也是看到,在那火池底部,赫然靜靜擺放著一對青色的羽翼,和一對黑色羽翼,皆只有巴掌大小,神性彌散,釋放出熾盛璀璨的霞光。
  下一刻,這兩件珍寶已落入陳汐掌中,入手輕飄飄,輕若無物,仔細一打量,也不由感到一絲震驚,這兩對羽翼,竟都已被煉化,完全可以媲美半仙器了!
  “那玄錚倒也了得,竟然能搜羅到這等至寶,要知道,無論是這青鸞羽翼,還是這玄雉羽翼,皆都脫落于真正的成年兇禽身上,乃是煉制仙器的絕佳材料,稀罕珍貴無比”靈白嘖嘖稱奇。
  陳汐倒是知道,青鸞、玄雉都是太古時期最為強大的兇禽之一,功參造化,足可與真正的神明為戰!
  尤為重要的是,想要從其身上獲得一對羽翼,簡直比登天還難,恐怕連神明都辦不到此事,原因很簡單,這些血脈高貴可怖的兇禽,一方面自身實力強大無比,另一方面,哪怕能夠誅殺掉它們,其自身的羽翼也會自動毀掉,根本就不給敵人可乘之機。
  想要獲得其身上的寶貝,也只有等其坐化,脫落掉羽翼時,方才能獲取到,不過一般而言,即便脫落自身羽翼,這些絕世兇禽也不會留給人類,只會留給自己的子孫。
  由此就可以知道,這一對青鸞翼和玄雉翼有多珍貴了。
  并且按照古籍記載,像青鸞、玄雉、朱雀這等存在的羽翼,已可以稱之為神羽了,孕育著精華所在,論珍貴程度,也只比其體內的本命寶骨略遜一籌。
  本命寶骨更為罕見,絕世兇禽之所以天生掌控各種道法,就是源自于其體內的本命寶貴,其上烙印大道奧義,比它們的羽翼都更難得到。
  像陳汐手中那一塊鯤鵬寶骨,便是這等罕見的存在,而他也從中習悟出了“星璇雷體”這等強悍無雙的神通功法。
  “火翎扇乃是孔雀冥王的火翎羽所煉制,其中蘊含三昧神火,都已是半仙器,威力強大無比,也不知這青鸞羽和玄雉羽是否也有如此威力……”
  陳汐手指彈在青鸞羽和玄雉羽上,都鏗鏘作響,爆綻出縷縷神性光輝,有一種金石撞擊的聲音。
  唰!
  他輕輕揮動青鸞羽,瞬間涌出一片璀璨奪目的青色火焰,焚化虛空,霸道無比,光是這種威勢,都絕對能夠瞬間熔化掉天階法寶了。
  然而,他又試探了一下玄雉羽的威力,也同樣驚人無比,和青鸞羽不相上下。
  “原來如此,青鸞羽中蘊含青幽神火,而這玄雉羽中蘊含黑蝕神火,和火翎扇中的三昧真火也不差分毫啊……”
  陳汐當即就將這兩件寶物收入囊中,心滿意足。
  無論是青鸞羽,還是玄雉羽,都是煉制太古仙器五火七靈扇的主材料之一,若再算上手中的火翎扇,就只差鳳凰羽、大鵬羽、冥鶴羽、金烏羽這四種主材料了。
  而火種方面,他如今也搜羅到了幽水神火,還差金焱火、木魂火、離陽火、石鐘火這四種神火。
  只要一步步來,終究有一日就能湊齊所有材料和火種,煉制出真正的仙器五火七靈扇,那威力,只想一想都讓人無限向往。
  “呵,陳汐你的運氣還真是好到逆天啊。那玄錚辛辛苦苦搜羅來兩件至寶,本打算借助幽水神火和青雨體內的精血,將其融合為一,煉制出一件神兵利器,沒想到最后還是便宜了你。”
  靈白立在陳汐肩頭,笑嘻嘻說道。
  “對了,青雨師兄他怎么樣了?”陳汐也是笑了笑,旋即見到青雨依舊一副靈魂出竅般的呆滯模樣,不由皺眉道。
  “無礙,只是一種禁錮神魂的辦法而已,不出三日,他就能清醒過來了。”靈白說道。
  “那好,咱們這就離開吧。”陳汐這才松了口氣。
  當下,陳汐帶著青雨,和靈白一起,離開了這萬丈地底深處,而后馬不停蹄,朝石國之外的傳送陣飛掠而去。
  路上,陳汐也了解到,靈白之所以忍了數天都沒有出手救助青雨,原來是為了得到那玄錚手中的青鸞羽。
  換句話說,哪怕他不來,靈白也會在這幾天中出手,滅殺掉玄錚,而后帶著青雨師兄離開。
  ……
  當陳汐他們離開不久,那如今已化作一片廢墟的神雉嶺上空,空間突然泛起一陣劇烈的波動。
  唰!
  一道窈窕身影顯現出來,她秀發烏黑,披散于雙肩,容顏妖嬈,紅唇性感,舉手投足之間天生一股風流嫵媚的韻味,魅惑傾城。
  她,赫然是九尾狐一族的強者雪妍。
  “該死!竟然來晚了一步……”雪妍貝齒輕咬紅唇,嫵媚的眸子里泛起一抹惱怒,即便如此,依舊流露出一股動人心魄的誘惑,令人心跳加速。
  “這可怎么辦?大人他將此事交由我處理,若是就此回去,只怕免不了被懲罰了……”雪妍皺眉,輕聲喃喃。
  旋即,她似是發現什么,眸子不禁一亮,“不對,那小家伙應該離開不久才對,以‘鏡相還真’之術必然能推斷出其逃走的方向……”
  想到這,她探出一對修長瑩潤的素手,驀地打出一輪冰盤似的光幕,神霞流溢,瞬間已化作了一面煙霞繚繞的鏡子。
  鏡子中,開始出現一幕幕景物,那赫然是之前不久,神雉嶺上所發生的一切!
  很快,她就鎖定了一道峻拔的身影,然而,就當她施展法術,欲要搜尋出陳汐所離開的方向時,只覺心神一震,氣血逆流,猛地就噴出一口殷紅的血來。
  “怎么可能!這小家伙身上的一切,竟被天機所籠罩了!誰有這么通天的手段,能夠做到這一切?”
  雪妍擦拭掉唇邊血絲,秋水似的眸子中已是一片震驚。
  之前,她忍不住要窺視陳汐的命格和運數,竟然遭受到了反噬,若非及時中止施法,差點就令她走火入魔!
  “這小家伙究竟是什么人啊……”雪妍呆立許久,這才發出一聲幽幽嘆息,充滿驚疑和不甘。
  她沒有再逗留,撕開虛空,直接離開了。
  陳汐身上的異狀,令她突然發現,這個在她看來隨手就可以捏死的小家伙,似乎另有來頭,背后說不定有著一尊極為可怕的大人物在為其撐腰。
  要知道,能夠運轉天機之力的存在,可都是三界中極為可怖的至高存在,跺一跺腳三界都得震顫三分!
  所以,她必須回去,將這個發現告訴大人,由他在做出定奪。
  ……
  光芒一閃,傳送陣啟動了。
  幾乎不到一個呼吸的時間,陳汐已置身在九華劍派的宗門之外。
  “小師弟,你回來了!”
  “哈哈,我就說嘛,只要小師弟出馬,肯定能帶回青雨師弟的。”
  當陳汐帶著青雨抵達西華峰上時,頓時受到了大師兄火莫勒等人的迎接,尤其見到陳汐背上的青雨時,一個個都是笑逐顏開,喜悅不已。
  “陳汐,好久不見!”
  然而就在這時,一道冷冽的聲音倏然響起,只是一句普通之極的話,可從這一道聲音中傳出,卻透著一股無法無天,霸道囂張之極的氣焰。
  陳汐抬眼一望,就看見一個俊美邪魅之極的青年,赤發如火,眸光如電,孑然一立,自有一股狂傲霸道的氣勢。
  見到此人,陳汐不禁一陣恍惚,似是沒想到,時隔這么多年,竟會在這里碰見此人了!
  ————
  PS:小年夜,書評區好冷清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