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7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7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7)     

神箓599 戰意如燃

感謝兄弟“西紅柿雞蛋面”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!
  ————
  若是從上空俯視,就會發現,整個九華劍派宗派所在地,那些原本安靜飄蕩在天地間的靈力、仙力此刻就像受到召喚一般,蜂擁而起,朝那西華峰上空匯聚而去。
  那等聲勢,宛如真正的八方云動,頓時就驚到了九華劍派上下所有人。
  “老天!這是哪位宗門前輩鬧出的動靜?”
  “太可怕了,竟然溝動天地之力,將八方靈力都化為己用,這等通天般手段,簡直令人不敢想象!”
  “傳聞之中,太古神獸鯤鵬,一呼一吸之間,就能將一片汪洋抽空,眼前這等聲勢,比之鯤鵬也不逞多讓啊。”
  一道道身影從九華劍派各大山峰飛臨空中,遙望西華峰方向,驚嘆連連,這等奇觀,的確太過震撼人心了。
  但很快,一面杏黃旗橫空而出,其上彌散可怖的仙靈之力,甫一出現,就釋放出一片片遮天神霞,垂落而下,將那西華峰方圓萬里之地全部遮掩住。
  其內的一切景物,都再也看不見了。
  “居然是混元玄黃旗!這是咱們九華劍派的鎮派仙寶之一!”
  “看來是掌教師伯出手了,只怕是擔心鬧出的動靜太大,招來不測。”
  “唉,什么也看不到了,也不知是誰引動如此大的異象,連掌教師伯都親自出手,祭出仙寶予以護法。”
  看見那橫空而起,遮掩八方的仙寶混元玄黃旗,九華劍派上下所有人皆都一愣,嘆息不已,知道再無法看到其中的一切了,紛紛離去。
  不過在他們心中,卻都有著一個揮之不去的好奇,那西華峰上的浩大動靜,究竟是誰引發的?
  ……
  “諸位,咱們也離開吧。”掌教溫華庭祭出混元玄黃旗后,瞥了一眼遠處的戰斗,便即淡淡說道。
  陳汐正在戰斗中悟道,不能被驚擾到,否則將是一個無法彌補的巨大損失,所以他才會祭出仙器,為陳汐作掩護。
  畢竟,悟道這種事情,對每個修士而言,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天賜機緣,寶貴無比,一旦被打擾,那等損失誰都無法承擔了。
  ……
  西華峰上空。
  白乾越打越是心驚,壓力也是越來越大。
  他的目光何其毒辣,幾乎一眼就看出,陳汐居然掌握了不下數十種道法,并且每一種的威力都奇大無比,放眼整個玄寰大世界,都絕對能算得上是一等一的道法傳承,絕非尋常道法可比!
  這家伙怎么修煉的?
  怎會掌握如此多可怖的道法?
  他不是剛進入玄寰域不久嗎?難道如今在小世界中,也有道法傳承了?
  一個個疑惑,不斷涌上心頭,令白乾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,甚至都以為自己是在做夢!
  要知道,他可是紫荊白家最杰出的弟子之一,耗費了族中大量珍稀資源,才能以如此年輕的年齡進階冥化境界,參悟掌握到寥寥三部道法傳承而已。
  而陳汐,一個來自小世界的年輕人,一個在之前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道法的家伙,如今居然掌握了數十種道法傳承!
  這……換做誰,只怕也不敢置信吧?
  白乾心緒跌宕起伏,久久無法平息。
  并且隨著戰斗的進行,他的壓力越來越大,不知覺間,已使用上屬于冥化境的力量,這才和陳汐戰了個旗鼓相當。
  這讓他感到有些羞愧,之前還信誓旦旦揚言,陳汐能在自己手中抗下百招,就算通過了考驗,哪曾想到,陳汐不但抗下了,甚至還逼得他不得不使用上屬于冥化境的力量,這才堪堪和陳汐打了個平手。
  不過讓白乾稍稍心安的是,陳汐僅僅只是涅槃境而已,戰斗力雖強,但奈何自身修為偏低,并且對道法的掌控也欠缺火候,用不了多久,就會因為真元枯竭而敗。
  所以,他同樣有信心,取得這場戰斗的勝利。
  然而接下來一幕,卻令他心中頓時一震,差點咬住自己舌頭,悟道!這家伙竟然在戰斗中,溝通天地之力,進入到一種悟道境界了!
  望著那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的靈力,源源不斷地涌入陳汐的體內,白乾的取勝的信心不禁動搖起來。
  這家伙太變態了!
  哪怕想要在修為上狠狠壓制他一頭,都不給自己機會!
  白乾心中不僅泛起一絲苦澀,旋即,他就重新振作起來,骨子里他也是個狂傲霸道之極的人物,自不會做出自亂陣腳的事情。
  他不再胡思亂想,竭盡所能,投入到戰斗中。
  但是很快,白乾就再也無法淡定了,甚至有些憤怒,面對處于悟道境界中的陳汐,他的壓力竟然又開始一點點變大起來了!
  甚至,他不得不拼盡十二分力氣,方才能維持住平手的局面。
  砰!
  便在這時,一尊拳印倏然從一側虛空中爆涌而至,在白乾略一恍惚的那一剎那,直接就轟在其右肩上,拳勁如洪水爆發,直接將其轟飛出千丈之外。
  混蛋啊!
  白乾咬牙,這一擊,打得他氣血都翻滾不休,若非及時化解,差點就受到了傷害。
  他怒吼一聲,身影暴掠,龍行虎步,腳踏虛空,道法傾瀉,浩瀚洪流破空而出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陳汐撲殺而去。
  砰!
  片片虛空都被打爆,他如一尊霸絕天下的王者,舍我其誰,行走在破碎的虛空中,雙手衍化出無可比擬的絕殺,威力剛猛絕倫。
  這是紫荊白家的鎮族絕學,九大道法傳承之一的“紫氣罡靈訣”,有鬼神莫測之玄機,殺伐威猛,震蕩九霄。
  那滾動如匹練的紫氣,匯聚成一條長河,貫穿虛空,瞬息已是鎮殺而下。
  這一刻,白乾已動了怒火,毫無保留,動用上了絕招。
  嗤啦!
  陳汐的身影停留在半空中,雙手一劃,頓時出現一道天塹鴻溝,那所有的攻擊居然都陷入那天塹鴻溝之中,泯滅于無形了!
  這同樣是一部道法,名為“虛光納川勁”,能夠劃分陰陽,化虛空為芥子,將一切攻擊都泯滅于無形,修煉到極致,甚至能劃出一道橫亙天地的鴻溝,將世間萬物都淹沒于其中,端的是可怕無比。
  “這混蛋!借助悟道之機,溝動八方靈力,真元生生不息,又掌握數十種道法,讓我拿什么和他斗!”
  白乾見自己的絕殺一擊,就這么泯滅于無形,頓時氣得直跳腳,若非怕耽誤了陳汐悟道的時機,他恨不得現在就扭頭而去。
  太欺負人了!
  借助悟道大勢,來壓迫自己,又不能出聲提醒他,這簡直就是拿自己當靶子來玩弄啊!
  白乾憋屈得只差仰天淚流了。
  他知道,除非陳汐從悟道境界中醒來,否則自己只能這么苦苦捱下去,因為這混蛋的“悟道”是建立在和自己對戰之中的!
  自己一旦輸了,或者扭頭離開,這混蛋必然會被從悟道之境中驚醒過來。
  轟!
  陳汐再次殺來,白乾顧不得多想,硬著頭皮迎了上去,兩者瞬間又激戰到了一起。
  許久之后。
  白乾耗盡了隨身攜帶的所有靈丹,在無法補充體內真元,最終又是憋屈又是憤怒地開口喊停了。
  沒辦法,若再持續下去,真元枯竭之后的他必然會被揍得渾身是傷,與其如此,倒不如及時中止這場戰斗。如此的話,也可以挽回一些顏面。
  然而,他想要中止戰斗,陳汐卻是不理會,依舊出手如電,攻擊如狂風驟雨,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。
  轟!
  白乾再次被轟飛,身影踉蹌,一頭赤紅頭發都變得蓬亂起來。
  “混蛋!你難道沒聽清楚我的話么?”
  白乾火冒三丈,恨不得生吞活剝了陳汐,然而不等他反應,陳汐的攻擊又已逼近,又是一掌打得他橫飛出去,衣衫破爛不堪。
  轟!轟!轟!
  就這樣,白乾努力喊停,陳汐都置若罔聞,攻勢沒有任何減弱,直打得白乾如皮球似的,在半空中飛來飛去。
  這種感覺,實在太憋屈了!
  白乾氣得肺都快炸掉,然而無奈的是,戰斗至今,他已耗盡了所有真元,偏偏陳汐借助天地靈力,依舊龍精虎猛,剽悍的不得了,打得他欲哭無淚。
  “他媽的!你再打我可以就捏碎這玉簡了啊!”被逼無奈之下,白乾終于祭出了殺手锏——那一枚奉命送來的玉簡。
  果然,一聽到這句話,陳汐頓時收手,眸子中的戰意如潮水般褪去,很快就從那悟道之境中清醒了過來。
  “不打了?”
  陳汐搖了搖腦袋,瞥了一眼遠處的白乾,臉色頓時變得古怪起來,甚至差點都沒認出白乾。
  衣衫襤褸,渾身焦黑,蓬頭亂發,鼻青臉腫……那模樣,簡直比世俗乞討為生的流浪者都凄慘可憐,哪還有一絲屬于紫荊白家弟子的傲然風度?
  “還打個毛啊!”
  聽到這句話,白乾唇角禁不住狠狠一陣抽搐,沒好氣地將玉簡丟給陳汐,說道,“好了,我先走了,你這家伙……還真是個混蛋啊……”
  說話時,他人已經扭頭就走,任憑陳汐如何呼喊,都不再留步,沒辦法,今天他的顏面丟得一干二凈,哪還有臉再多呆上一刻?
  他都恨不得永遠都不再和陳汐又相見的機會了!
  “這家伙,不就是被我揍了一頓么?這點打擊都受不了……”陳汐搖了搖頭,目光卻是落在掌中的玉簡上。
  白姨她……留了些什么東西給自己?
  ————
  PS:快月末了,求一切啊,也鼓勵一下俺這個在隆隆爆竹聲中毅然努力碼字的可憐人一下好么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