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7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7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7)     

神箓60 萬年的等待


  第一更!首頁最后一天,強烈呼喚一下收藏!
  呼!
  直至確定脫離了眾人的念力鎖定范圍,陳汐這才長長吐了一口濁氣,這才察覺身上的衣衫已被冷汗浸濕透了。
  剛才被柴樂天和蘇嬌兩撥人圍攏,可以說是深陷絕地,陳汐能夠安然脫身,并非純粹的僥幸。
  原因大概有兩點。
  其一,歷經典藏大殿一場慘烈的混戰,柴樂天和蘇嬌等人已處于精疲力竭的狀態,而陳汐能夠輕松手刃紫府境修為的李淮的事實,也無疑令他們忌憚重重。
  其二,柴樂天一伙和蘇嬌一伙彼此相互猜忌,擔心自己一方向陳汐下手時,被令外一方坐收漁翁之利。
  當然,還有其他諸多的因素,但相較而言,若非陳汐敏銳地洞察到以上兩點,并實施以具體行動,絕無可能就這么輕松地離開。
  甚至,在這個過程中一旦出現一個細微的失誤,都有可能令陳汐陷入萬劫不復之地。
  沒有再去思考,更沒有任何猶豫,陳汐開始發足狂奔。
  隨著時間的流逝,柴樂天和蘇嬌他們的實力也必然會漸漸恢復,在這段時間中,他若是不能找到一個安全的藏身之地,一切都將重新回到之前的危險局面。
  南蠻冥域與世隔絕,必須要等到三年之后重新開啟,方才能從其中走出。
  可以說,在這三年的時間里,陳汐要想躲開柴樂天等人的追殺,就必須尋找到一個誰都無法尋覓到的隱秘之地。
  然而令陳汐感到無奈的是,且不說尋找藏身之地,就是走出這座劍仙洞府,他也是束手無策。
  進入劍仙洞府的時候,憑借洞冥令,便可通過三才挪移陣傳送進來,但是出去呢?
  劍仙洞府內可沒有任何通往外界的途徑!
  陳汐在主殿核心之地,早已翻閱過整個劍仙洞府的地圖,極為確定這一點。
  如果說南蠻冥域是一個與世隔絕的小空間,那么劍仙洞府就是南蠻冥域中開辟出來的一個更小的空間,除了進入這里的三才挪移陣,便再沒有其他可供出入的途徑。
  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啊!
  陳汐思來想去,步伐已不知不覺朝劍仙洞府的主殿奔去。
  他被傳送進來時,便是出現在主殿之中,下意識里已把此地當做了自己的老巢。
  不久之后,陳汐重新回到了主殿之中。
  看著這只有一張床、一副案牘的簡陋房間,陳汐感覺安心許多,盤膝坐在床上,開始閉目休憩。
  從進入劍仙洞府到現在,才只過去不到半天時間,但對陳汐來說每一刻都是驚心動魄之極。
  搜尋珍寶、挑起混戰、斬殺李淮、收取金靈神蓮、從重重包圍中脫身……一件事接著一件事,一件比一件危險,猶如在刀尖上跳舞一般,一著不慎就是滿盤皆輸的局面,饒是陳汐的體魄已淬煉得強悍之極,也是大感吃不消。
  漸漸地——
  玉床上逸散出的絲絲清涼寒氣令陳汐的心神趨于寧靜,雜念皆無。
  識海內,散發著古老浩渺氣息的伏羲神像如往常一樣釋放著億萬濛濛毫光,陳汐的神魂盤坐在神像前,神態安詳。
  他緊繃的神經趨于平和,心神和體力也在一點一滴地恢復,渾然沒有注意到,就在他屁股下邊的玉床內,正有一個如霧般的黑影悄然出現。
  嗖!
  陳汐身體一僵,只覺身體內仿似多出一個東西來,正在以極快朝自己的識海內涌去。
  怎么回事?
  陳汐霍然睜開眼睛,然而還不等他明白一切,只覺腦海中嗡地一下巨響,而后一道尖利嘶啞的聲音轟隆隆響起。
  “桀桀桀……等了上萬年之久,終于讓我洞冥等來一副絕佳的好身軀啊,老天果然不負于我!”
  伴隨著聲音,一抹黑影倏然出現在陳汐識海中,他臉頰枯瘦蒼白,眼窩凹陷,眼睛卻是細長如刀鋒,明亮異常。
  “哈哈哈……只要擁有了這副身軀,我便可以重新修煉,擁有貔貅幼崽,又有金靈神蓮在手,何愁度不過那該死的第九重天階?”
  識海中,陳汐的神魂霍然起身,望著猶如憑空出現的那個黑衣人,大喝道:“洞冥仙人?”
  “不錯,想必小娃娃你也是貪圖我洞府中藏著的珍寶,方才憑借著洞冥令進來的吧?哈哈哈,可惜啊,你的神魂將被我吞噬,肉身也就屬于我了!”
  果然,如同一抹黑色霧氣的人影,赫然就是洞冥仙人的魂魄。
  “這一切都是你提前設計好的圈套?”陳汐神色不變,冷冷問道。
  “當然是!要不你以為我留下仙府,又把洞冥令送至外界就是為了你們瓜分我的寶藏?”
  洞冥仙人憐憫地望著陳汐,如同刀鋒般細長的眼眸里涌出一抹熾熱的貪婪,“小家伙,乖乖讓我吞掉你的神魂吧,肉身能夠被我洞冥所用,可是你一輩子都修不來的莫大造化。”
  “哼!即便吞噬了我的神魂,你也只不過是先天境界的修為,又如何能從這里走出去?外邊可埋藏著恨不得殺死我的諸多敵人呢。”陳汐大聲道。
  “小子,收起你的小伎倆吧,不就是想知道如何離開洞府嗎?”
  洞冥仙人不屑地瞥了陳汐一眼,冷笑道:“看在你將死的份兒上,告訴你也不是不可以,不過……”
  說到這,洞冥仙人眼眸中殺機一閃,驀地暴掠而起,化作一團滾滾黑霧,當頭朝陳汐罩去。
  “不過只有先吞了你的神魂,我才會告訴你的,哈哈哈!”看著明顯被自己嚇得不敢動彈的陳汐,那滾滾黑霧中傳出洞冥得意的大笑聲。
  “既然你不愿意說,那就給我死吧!”
  在洞冥仙人所化的黑霧快要籠罩住陳汐時,原本呆立不動的陳汐眼眸中驀地爆綻出一縷炫亮的寒芒。
  嗡!
  一聲仿佛來自亙古以前的蒼涼吟聲驀地響徹在識海中,隨即識海內憑空浮現一尊巨大的清癯老者形象,赤足麻衣、就那么跏趺坐于虛空之中,便仿似如同一尊歷經無數歲月也無法磨滅的巍峨高山,他的眼神更是深邃浩渺,周身籠罩在億萬神光之中,甫一出現,便即照亮整個識海。
  嗤!嗤!嗤!
  洞冥仙人所化的黑霧甫一被伏羲神像的億萬毫光籠罩,就如同冰融于水一樣,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一點點消亡起來。
  “啊!怎么可能,竟然是荒古時期大能者留下的真身烙印……”洞冥仙人的聲音中透著無盡的驚恐,凄厲尖叫起來:“不——”
  幾乎在瞬間,黑霧便即在億萬毫光中焚化一空,識海內兀自還裊裊飄散著洞冥仙人臨死前的余音。
  直至確定洞冥仙人徹底死亡,陳汐這才大口喘息起來。
  哪怕剛才面對的僅僅是洞冥仙人的一縷神魄,陳汐也感到無窮壓力,那是境界上的差距,令他差點就興不起反抗的欲望。
  “幸好,我擁有伏羲前輩留下的真身烙印,這次顯然賭對了,若非如此,自己這次恐怕絕難逃過此劫。”
  陳汐心有余悸地想著方才發生的一切,看著識海內那尊仿似亙古不變的古樸神像,心中涌起無盡的感激。
  轟隆隆!
  便在這時,一陣如同九天悶雷般的巨響驟然響起,整座主殿猶如地震山崩般的劇烈搖動起來。
  難道這座主殿也跟百草殿一樣,將要坍塌嗎?
  陳汐連忙站起身子,飛快地朝外奔去,然而令他駭然的是,無論他走到哪里,皆有著地動山搖的劇烈震動。
  珍寶殿、典藏殿……劍仙洞府所有的建筑都像沉睡千年的火山,在此刻醒來,爆發!
  “怎么回事?”
  “趕快逃!這座劍仙洞府要毀滅了!”
  “走!”
  此刻,無論是柴樂天等人,還是蘇嬌等人皆是面色一變,哪里還敢猶豫,飛快地穿梭在轟然傾倒的一座座建筑物中,狼狽奔命。
  劍仙洞府外,南蠻冥域的灰魘區、血腥山地、赤炎山脈……也如同被神靈的大手肆無忌憚地拍打著,地面上撕裂出一道道令人觸目心驚的巨大裂縫,蔓延在整個南蠻冥域。
  煞獸在逃奔,毫無靈智的它們處于求生的本能,倉惶驚恐地四處亂竄。然而無論它們跑到哪里,最終會被地面巨大的裂縫給吞噬掉。
  咔嚓!咔嚓!
  虛空仿似承受不到這種壓力,碎裂出一個個漆黑的裂縫,那些崩碎的山石甫一掉入漆黑裂縫中,便即無聲無息地消失不見。
  這一刻,整個南蠻冥域猶如末日來臨,地動山搖、虛空碎裂,仿似下一刻所有的一切都將會被毀滅一空!
  ……
  “咦!”
  南蠻山脈極深處,一名紫袍俊美青年立在一座懸崖之上,抬起眼眸朝那虛空中望去。
  他的身材頎長高挑,臉頰俊美異常,眸光似湖,瞳孔中宛如有兩團紫色雷霆在旋轉,如血夕陽余暉照在他臉上,為他平添一股妖異神秘的氣息。
  “有趣,這座空間裂痕中的廢墟之地要毀滅了嗎?”
  紫袍俊美青年的眸光仿似能穿越一切虛空屏障,能令他看到一些常人根本無法看到的景象。
  “唔,竟然還有人沒出來,嗯,這些日子殺生太多,雖說都是一些畜生,但被老爺子知道也非罵死我不可,罷了,就當做一些善事積累一場功德算了……”
  紫袍俊美青年摸了摸下巴,沉思片刻,當即伸手朝虛空中抓去。
  PS1:這兩天因為要找房子挪窩,上午要一家家去看房,只有下午和晚上才能抽空碼字,大家諒解一下。等穩定的時候,一定會嚴格按照書評區置頂的更新時間去做的。
  PS2:本卷到這里就結束了,下一卷妖族風云即將拉開帷幕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