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6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6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6)     

神箓601 領取任務

感謝各位兄弟投出的寶貴月票和捧場打賞支持!拜謝了,名字太多,就不一一列舉了,總之,拜謝了!謝謝兄弟們的支持!
  ————
  千柳城。
  一座地處玄寰域偏遠地帶的小城市,臨近一片無邊無際的海洋,物產豐富,在那臨海附近的群山中,矗立著許許多多的門派在此修行。
  但是,自從出了“烏風盜”之后,千柳城一帶的宗門幾乎全被洗劫一空,覆滅一空,到處彌漫著血腥之氣。
  烏風盜是一個邪修組織,其內全都是十惡不赦的邪修、嗜殺成狂的惡人,約莫有三十余人,自從將千柳城的所有勢力剿滅,烏風盜就一直盤踞此地,為禍四方,無論是城中修士,還是凡夫俗子,都是苦不堪言。
  此時,在千柳城一座富麗堂皇的大殿中,邪氣橫空,直沖斗霄,一個個面如猙獰的邪修在大殿四周逡巡游弋。
  這里原本是千柳城第一宗派的盤踞之地,如今卻成了烏風賊的老巢。
  “人生得意須盡歡,美人們,且歌之舞之,與本公子盡享天倫之樂,莫等閑,蒼老了年華,只能對鏡垂憐,哈哈哈……”
  在這豪奢的大殿中,一個風度翩翩的公子,正在飲酒作樂,在他身前,一群貌美如花的女子在小心伺候,一些金丹境邪修在阿諛奉承,一臉諂媚。
  這公子便是烏風賊首領章蓋,他本身乃是一具僵尸白骨得道,性情狠戾乖張,無惡不作,收攏了大批邪修魔頭,專門洗劫正道中人。
  這千柳城大大小小上百個宗派,便是悉數葬送在他手中,令人發指的是,這些宗派中的女弟子,皆都被他強行掠奪,霸占為女奴,供他為所欲為。
  甚至他還用邪法,將城中諸多童男童女都活生生祭煉!
  這些年來,不知有多少修士想找他的麻煩,但他依仗自身那強大的涅槃境修為,以及狠辣無比的邪惡法訣,硬生生將所有來犯之敵全部鎮殺,兇威滔滔,能止小兒夜啼。
  同等級別的涅槃修士,單獨去找章蓋的麻煩,絕對會被活生生鎮殺祭煉掉。
  “嘿嘿,公子,這些年來,咱們在千柳城縱情享樂,兄弟們雖舒服了,可奈何手癢難耐,都眼巴巴希望再去其他地方洗劫一番呢。”
  “是啊,公子,小的聽說在那附近的魯堯城有一個傾國傾城的絕代佳人,乃是玉華派宗主的女兒,這樣的女人,才配得上公子您啊!”
  “對,一定要將那小妞抓來,貢獻給公子,能夠伴隨公子身邊,那可是她八輩子都修不來的福氣。”
  一眾邪修七嘴八舌說道,談及洗劫之事,一個個都興奮的眼眸發光,摩拳擦掌,直恨不得現在就出發,將那魯堯城玉華派給踏平洗劫了。
  而那一群貌美侍女則一個個嚇得花容失色,噤若寒蟬。她們都是被強掠而來的女子,遭受無盡折磨和羞辱,深深明白,眼前這一群邪修手段有多么的殘忍和血腥。
  “公子還是要小心些為好,最近許多大宗門都注意到了公子的存在,對您發出了追殺令。”有人小聲提醒道。
  “追殺令?哼,本公子又沒得罪大門派之人,他們憑什么來管本公子的事情?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閑事。”
  章蓋不屑說道,拎起案牘上的白骨酒杯,一飲而盡,而后森然說道,“即便真的有大宗派的弟子前來,本公子也要將其活活折磨蹂躪而死,我倒也看看,以后哪個門派再敢來找本公子的麻煩!”
  說罷,章蓋仰天大笑,顯得囂張無比。
  然而就在這時——
  唰!
  一抹寒光乍現,突然之間,大殿內所有邪修的眼瞳驟然擴張,凝固無比。
  因為他們赫然看到,一道無聲無息的劍光,憑空而出,就在這眾目睽睽之下,一劍斬落了那章蓋的頭顱,血噴如柱!
  那囂張無比的笑聲還在大殿內裊裊,而章蓋自己卻已是被一劍摘掉首級。
  這一抹劍光,實在太快了!
  快得超乎在場所有人的想象,簡直如同瞬移般,在章蓋話音剛落,就一閃而出,將其頭顱一斬而落。
  大殿中的所有邪修,甚至差點反應不過來,還以為是自己的幻覺……
  “烏風賊,盜寇三十七人,首領章蓋……沒錯了,就是你們。”便在這時,一道平淡漠然的聲音悠悠響徹在大殿中。
  旋即,那些被強掠而來的貌美侍女就看到,那一眾邪修的頭顱,倏然和身體分開,就像被人拎了起來一般,面容上依舊帶著一抹驚恐不敢置信之色,連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。
  嗤啦!
  濃稠滾熱的猩紅血水從脖頸中噴灑而出,像一道道血色噴泉,綻放在這富麗堂皇的大殿之中,凄美而令人心悸。
  “烏風賊死了!”
  “這些惡人全部都伏誅了!”
  “老天有眼啊!”
  那些侍女頓時從震驚中清醒過來,忍不住發出一聲聲尖叫,那是激動喜悅的尖叫,響徹在大殿內外。
  這一天,千柳城陷入一場莫大的轟動中。
  大街小巷上,人們奔走相告,激動沸騰一片,為惡多年的烏風賊全部被殺,就像撕裂了籠罩心頭的黑暗,令所有人重新看到了光明。
  千柳城外,一道峻拔的身影飄然而去,他隱隱聽到了從城內傳出的喜悅喧嘩聲,唇邊也不禁浮起一抹微笑。
  與人為善,何嘗不是一種修行?
  ……
  近一個月來,像這樣的事情,不止發生在千柳城,還發生在玄寰大世界其他地方,引起了一場場轟動。
  不過,玄寰域實在太大了,浩渺無垠,光怪陸離,而像這樣的事情,也大都發生在極為普通的區域,卻是并沒有引起大勢力的注意。
  “還差最后一個任務,就可以返回宗門了……”
  陳汐長長伸了個攔腰,深呼吸了一口氣,眉宇間那濃濃的疲憊之色卻是揮之不去。
  這些天來,他的時間幾乎全部都用在執行任務上,進入傳送陣、抵達目的地、執行任務、離開……這樣的循環周而復始,甚至一天之中,他都要跑上數千萬里之地,抵達七八個南轅北轍的城市,以他的修為和體力也是大感吃不消。
  慶幸的是有傳送陣代步,若非如此,光是這樣的路程,都足以讓他跑上一年半載了。
  “陰隍城,鬼蜮荒嶺,采集幽鬼魂珠……這個任務倒還簡單,等完成了再會宗派休息也不遲。”
  陳汐打開最后一個任務令牌一看,便即騰身而起,如同一抹流虹,瞬間已消失在原地,杳渺無蹤。
  ——
  PS:被灌醉了,腦袋暈的想撞墻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