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3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3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3)     

神箓669 一步驚天

“找死!竟敢搶我的位置!”見陳汐的身影出現在擂臺上,杜軒不禁一怔,旋即臉色頓時陰沉無比,縱身而上,同樣掠上擂臺。
  “混賬東西,我不找你,你反而送上門來了!如此也好,現在就給我跪下吧!”杜軒一上臺,就暴喝一聲,搶先朝陳汐動手。
  轟!
  杜軒體內混洞世界運轉,周身噴薄璀璨真元,掌夾烏光,挾帶一股狠戾無匹的氣息,向前擊殺,氣勢狂暴之極。
  這一刻,他神威凜然,氣機與天地冥合,不要說是擂臺上,就是外界眾人都是心中一顫,感受到一股難以阻擋的威勢。
  冥化境界!
  眾人一眼就認出,此時的陳汐已經和三個月前不可同日而語,實力強大了不止一倍,一舉一動都裹挾了一股天地之勢,那是屬于冥化境的力量!
  嗡!
  幾乎同一時間,陳汐那里洶涌起萬千神霞,衍化成無數繁密符文,將他的身影映襯得如夢似幻,爆綻出無與倫比的真元波動。
  他身如驚龍,穿梭虛空,一掌按下,掌心浮現出一枚玄奧晦澀的符號,噴吐出一股欲要湮滅天下的氣息。
  轟!
  兩人掌力相撞,熾盛霞光迸發,若天穹炸開,幸好這擂臺上布置了絕頂大陣,能夠抵御地仙境的全力攻擊,否則非要在這一擊中被摧垮不可。
  “哼,三個月前所受之恥辱,今日你必須還回來!”杜軒一聲暴喝,宛若鷹擊長空,再次朝陳汐撲殺而來。
  一瞬間,兩人已激烈交戰在一起,不斷碰撞,爆發出無量光。
  在場誰都沒有想到,岳池長老剛剛宣布峰試開啟,那第五座擂臺上就爆出了一場驚天大戰,突兀而兇悍,給人以視覺上的強烈震撼。
  一個是五大真傳弟子之一,冥鴉一族的天才強者,早在涅槃境時,就曾手刃一名冥化修士,實力剽悍,殺伐果決,現在更是跨入冥化之境,實力暴漲不止一倍,那等威勢,簡直是沛然莫御,厲害之極。
  另一個是新加入宗派不久的西華峰弟子,名聲鵲起,干出過一件件震撼人心的大事,如今更是搶在杜軒之前,登臨第五擂臺之上,那等強勢絕倫的姿態,同樣令人印象深刻,心旌搖曳不已。
  而其他擂臺上,卻是靜悄悄一片,安薇、冷秋、夏毅、龐舟四人各自占據一座擂臺之后,竟無人敢登臺挑戰!
  這也令得在場所有人的目光,全都落在了陳汐和杜軒之間的對決上。
  嗤嗤!
  杜軒身影驀地變得飄忽起來,而在他身體四周,驀地爆綻出一道道凌厲無匹的劍氣,若狂風驟雨般,瞬息已沒入虛空中不見。
  玄氣瞬殺訣!
  和三個月前所施展的不同,此次杜軒甫一施展此道法,無窮盡的瞬殺劍氣,就像潮汐般,剛一出現,就涌入虛空,讓整座擂臺四周的空間都變得紊亂,就像一塊布帛被切割成了無數細碎的絲條。
  “知恥而后勇,上次的沉重打擊就是一塊磨刀石,將軒兒磨礪得越來越強大了……”遠處岳池目睹此幕,心中也是贊嘆不已。
  遙想當年,他像杜軒這般境界時,可絕不可能將一部道法的威力發揮到這等程度,這明顯就是達到了大成境界啊!
  “杜軒的確變得強大許多。”
  遠處的安薇、冷秋、夏毅等人,也都看出了杜軒實力的變化,心中也是暗暗感慨不已,明白這三個月內,不止是自己實力提升了,其他人也同樣有所進境。
  嗤嗤!嗤嗤!……
  瞬殺劍氣刺破虛空,發出蜜蜂振翅般的嗡鳴聲,那是速度快到了極致的表現,而后突然從四面八方爆射而出,從每一個角度朝陳汐斬殺而下。
  換做其他人,在這無所不至的絕殺之下,只怕舉步維艱,避無可避,只能活生生被切割成無數碎片。
  但可惜,這次的目標選錯了人。
  下一刻,陳汐周身倏然升起一朵紫色蓮花,邊緣綻放金光,形成一個光幕,將其籠罩其中,砰砰砰……瞬殺劍氣斬殺而下,卻破不開這一道光幕,反而被光幕上流轉的金光全部震碎一空!
  遠遠一望,陳汐宛如踏著紫蓮而生的神子,綻放金色光芒,萬物不能近身,所有攻擊都煙消云散。
  這便是道法——紫蓮金影罩!
  “怎么可能!我如今已達到冥化境界,掌控混洞世界之力,玄氣瞬殺訣更是修煉達到了大成地步,怎會連一個光罩都擊不破?!”
  杜軒眼瞳一縮,他原本以為,憑借自己如今的修為,逼迫陳汐當眾下跪還不是手到擒來,哪曾想到會發生這樣一幕?
  那觀戰眾人也都暗暗心驚不已,瞬殺劍氣何其凌厲,竟破不開陳汐周身的那一道光幕,令得他們也是不敢置信。
  只有一小撮眼力高超之輩看出來,陳汐所施展的那一道光幕,乃是一種防御極其強大的道法,品質應該遠超玄氣瞬殺訣不止一籌!
  換句話說,陳汐所施展的道法,很有可能是一部高階、甚至是巔峰級道法!
  意識到這一點,那些參加峰試的弟子,一個個面色都變得凝重起來,這樣的對手似乎比五大真傳弟子都不逞多讓,令他們也是感受到一股壓力。
  “再接我一擊!”
  杜軒猛地暴喝,神色狠戾決然,周身暴涌出洶洶真元,溝通天地,全力施展玄氣瞬殺訣,整個人的氣勢一瞬間飆升到了極致。
  “你也接我一擊試試!”陳汐見此,神色卻是淡然平靜之極,一聲輕叱,紫蓮遮體,瞬息消失原地。
  下一刻,他人已經來到杜軒面前,掌心中泛起一抹古樸晦澀的符號,一拍而下,直接震碎防御在杜軒身前的瞬殺劍氣,印在了杜軒的胸膛上。
  這一擊,速度太快,也太恐怖,只是一掌,就破掉杜軒所有防御,將其擊飛出了擂臺,墜落地面,連連咳血不止,臉色已是蒼白透明之極。
  同樣,這一幕發生的也太快,當所有人反應過來時,那杜軒已是墜落擂臺之外,倒地吐血不止了。
  “竟然一擊就將杜軒師兄擊敗了!”
  “剛才那一幕你們看清楚了么?陳汐師兄竟然無視了瞬殺劍氣,如瞬移似的,一下就擊飛了杜軒師兄,這簡直……太不可思議了!”
  “厲害,陳汐師兄果然名不虛傳,雖然只加入門派三個月時間,但這等實力,已足以傲視大多數真傳弟子了。”
  現場嘩然了,一道道目光凝聚在陳汐身上,皆都流露出驚嘆之色,這等實力,令得他們心中也是敬畏不已。
  只有岳池臉色陰沉無比,盯著重傷倒地的杜軒,心中都差點滴出血來,這個結果令他無法接受。
  因為在之前,他早已將杜軒當做了取得一個種子弟子名額的人選,如今卻被陳汐擊成重傷,這等于是直接和種子弟子無緣了……
  “岳兄莫要著惱,陳汐所施展的乃是他所獻出的四十九部道法傳承之一,巔峰級道法‘紫蓮金影罩’,敗在其手下,倒也不虧什么。”一旁刑罰長老烈鵬說道。
  “我知道,只不過是有些可惜,以軒兒之姿,足以選拔為種子弟子了,如今卻被擊敗,我這做師尊的也是有些替他難過啊。”
  岳池一驚,從憤怒中清醒過來,神色已恢復如常,感慨不已。話雖如此說,他的目光卻是有意無意地瞥了一眼平臺前的一眾東華峰弟子。
  那些弟子被岳池的目光一掃,一個個如夢初醒般,下一刻,全都一個個目光不善地望向了擂臺上的陳汐。
  就連冷秋和龐舟二人,也互相望了一眼,眸光閃爍不已。
  唰!
  一個東華峰弟子已是踏上擂臺,冷冷道:“東華峰祝東,請陳汐師弟賜教!”
  陳汐卻是抿嘴不言,而是目光一掃平臺前的其他東華峰弟子,又看了看另一側擂臺上的冷秋和龐舟二人,突然道:“接下來,是不是你們東華峰的弟子都要挑戰于我?”
  祝東一怔,似沒想到陳汐會問出這樣一句話,但很快,他就反應過來,嘿然冷笑道:“那就看陳汐師弟能夠在擂臺上堅持多久了!”
  這時候,在場其他人也都反應過來,望了望那些東華峰弟子,又望了望擂臺上形單影只的陳汐,皆都隱約猜出些什么。
  “這些混蛋,打算用車輪戰術,將陳汐拖死啊!”人群角落里,懶洋洋趴在青雨肩膀上的靈白不屑說道。
  “不會這么卑鄙吧?”青雨嚇了一跳,他目光一掃那些東華峰弟子,見足足有四五十號人馬,心中不禁一沉,頓時明白,若這些東華峰弟子全都排著隊去挑戰陳汐,還真有可能被他們得逞了。
  在場眾人,沒一個傻瓜,從陳汐和祝東的對話中,一下子就隱約猜到了東華峰眾弟子的用心,有人皺眉,有人搖頭,不一而足。
  但卻并沒有人多說什么,因為這就是峰試,按照規定,每個參賽的弟子,是都可以向五個擂臺上的弟子發出挑戰的。
  東華峰一眾弟子若是這么做了,并不算違反了規矩。
  就連掌管刑罰之事的烈鵬長老,見到這一幕之后,也僅僅只是眉頭一皺,心中輕嘆不已,他知道,東華峰和陳汐之間的矛盾,已激烈到了無法化解的地步,自己若是插手偏幫哪一方,都會惹禍上身。
  所以,他選擇了中立,只要不違反規則,也只能選擇袖手旁觀。
  “陳汐師弟,可敢接受我的挑戰?不敢的話,就乖乖離開擂臺吧!”見陳汐沉默不語,祝東唇邊不禁泛起一抹冷笑,大喝問道。
  ————
  PS:還是說一下吧,這次峰試不會寫很長,要加快情節了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