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8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8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8)     

神箓670 神環繞體

感謝兄弟“悲傷的豬哥”“watchywq”“不朽的降臨”投出的寶貴月票和捧場支持!
  ————
  真武峰上下,一片寂靜,只有祝東那冷笑聲在回蕩,頗為刺耳。
  氣氛突然變得古怪起來,那前四個擂臺上,安薇、冷秋、夏毅、龐舟四人各占據一座擂臺,無一人敢上前挑戰。
  而陳汐這邊的擂臺前,卻有近一半參加峰試的弟子在排隊,這些幾乎絕大多數都是東華峰弟子,用心昭然若揭,完全就是打算以人海戰術,徹底杜絕陳汐晉級為種子弟子的可能。
  要知道,能夠參加峰試的弟子,修為幾乎都在涅槃圓滿境上下徘徊,實力毋庸置疑的強大,這么多人排成隊去一一挑戰陳汐,就是鐵打的身體,只怕也扛不住了。
  “霸道,實在太霸道了,東華峰弟子,這是要為杜軒報仇啊!”
  “早聽聞四大真傳峰弟子之間競爭激烈殘酷,原本以為只是傳聞,如今一見,倒是比傳聞中還要殘酷啊。”
  “陳汐這下完了,西華峰本就勢單力薄,憑他一個人,只怕很難扛得住這種人海戰術。”
  在場眾人心中皆都是暗嘆不已,一眼都看出,陳汐的處境變得岌岌可危了。
  沓!
  便在這一片沉寂的氛圍中,擂臺上,陳汐驀地上前踏出一步,就像一頭遠古魔猿腳踏大地,整個擂臺猛地劇顫起來,可以看到無盡的符文從他的腳下蔓延擴散。
  一瞬間,陳汐整個人的氣勢都變了,眸光如電,氣息如淵如獄,上映日月星辰,周身道音轟鳴,散發出一股君臨天下般的氣勢。
  “你們……”
  陳汐目光一掃祝東,而后落在擂臺前一眾東華峰弟子上,聲音冷漠而平淡,充斥著一股無與倫比的睥睨之氣,“一起上吧!”
  一起上吧!
  一起上吧!
  那淡漠的聲音,隆隆回蕩在真武峰上下,徹響九天十地,猶如君王發出的號令,驚得在場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倒吸一口涼氣,目露不敢置信之色。
  誰都不曾想到,在這種時刻,陳汐竟會說出這樣一句話,如此的霸道,如此的強勢,居然要孤身對抗所有參賽的東華峰弟子!
  震驚之后,那些東華峰弟子卻都嘿然冷笑起來,面露不屑之色,好大的口氣,也不怕牛皮給吹破了!
  冷秋和龐舟對望了一眼,皆都搖了搖頭,對陳汐這種行為曬然不已。
  “小家伙,還是太年輕,經不起激將啊。”岳池搖頭笑道,貌似灑然,心中卻是得意無比,他巴不得自己門下弟子一起上,將陳汐狠狠蹂躪一番。
  “的確有些太冒失了。”烈鵬沉聲道。
  他感到有些不悅,若非東華峰弟子如此相逼,陳汐又怎會表現得如此冒失?而如果不是你岳池授意,那些東華峰弟子又怎敢這么做?
  不過這一切,他都沒辦法說什么,畢竟這是峰試,有規矩可循,只要不違逆了,他也不好插手太多。
  “好!既然陳汐師弟如此大氣魄,我等豈有不遵從之理?”祝東眼珠一轉,就嘿然說道,他清楚,連杜軒都被陳汐一擊打敗,自己決然也不可能是陳汐的對手。
  不過,若是大家都一起上,那結果就不一樣了。
  唰唰唰!
  下一刻,那些東華峰弟子已都身影一掠,踏上了擂臺。
  “陳汐師弟,你實力雖然了得,但面對我等數十位師兄弟,只怕也再無取勝的機會,不若就此收手,自己離開擂臺,免得說我們以多欺少,欺負了你。”
  “是啊,陳汐師弟,還是乖乖認輸離開吧,沒什么丟人的。”
  “哼,你們啊,難道還沒看清楚?陳汐師弟這么說,只不過是為了輸的體面一些,畢竟是他一個人對抗咱們這么多人,輸了也不丟人。”
  這些東華峰弟子甫一登臨擂臺上,就七嘴八舌冷嘲熱諷起來,看向陳汐的目光中有不屑、有可憐、有戲謔。
  “這些混蛋還是真是恬不知恥,以多欺少本就極為不光彩了,現在還洋洋得意地跑上擂臺耀武揚威了,真是丑態百出,讓人不齒啊。”
  遠處,靈白見到這一幕,直恨得牙癢癢,恨不得跳上擂臺,將這些跳梁小丑們全都抹殺了。
  陳汐卻是神色不動,置若罔聞般,他的目光突然看向了擂臺另一側的冷秋和龐舟,淡淡道:“你們兩個,也一起上吧!”
  聞言,在場頓時掀起一片嘩然,一個個像看怪物般看著陳汐,不敢相信都到了這種時候了,陳汐居然再次擴大了戰局,將戰火蔓延到了冷秋和龐舟身上!
  冷秋是誰?五大真傳弟子之一,東華峰第一弟子,為人冷酷驕傲,比之杜軒都高出不止一籌,絕對是九華劍派真傳弟子中的頂梁人物。
  而那龐舟也不差,在五大真傳弟子中,實力和南華峰弟子夏毅都有得一拼,要知道,夏毅可是神魔煉體流,同境界中完全碾壓煉氣士,龐舟能夠和他并駕齊驅,其實力又怎可能會弱了?
  若是這兩人真加入和陳汐的對戰中,那陳汐這次絕對是必敗無疑啊!
  眾人驚疑不定,感覺陳汐就像在自暴自棄一般,知道無法取勝,所以要將冷秋和龐舟拉進來,這樣的話,即便輸了,也輸得不丟人,傳出去也好聽一些。
  “陳汐,你可要想清楚了,一旦落敗,只能等下次峰試去競爭種子弟子的名額了。”這時候,烈鵬也忍不住開口說道,聲音中帶著一絲勸解。
  “烈長老放心,弟子已想清楚一切后果。”陳汐拱手說道,他聽得出來,烈鵬是真心在為自己好。
  “唉,罷了,隨你自己做決斷吧。”烈鵬一嘆,不再多說。
  “陳汐,烈長老可是誠心為你好,要不你再三思一下?”岳池皺眉說道,聲音中,卻是有意無意地透露出一絲陰陽怪氣的味道,耐人尋味。
  對于這句話,陳汐直接給無視了,只留給岳池一個后腦勺。那傲慢無禮的態度,直氣得岳池心中邪火蹭蹭上揚,火燒火燎得難受,直恨不得一巴掌將陳汐給拍死了。
  冷秋眉頭一皺,冷冷道:“你確定?”
  龐舟莞爾輕笑:“若是我和冷秋師兄一起出手,只怕你會后悔一輩子的,畢竟這是場戰斗,刀劍無眼,免不了有傷亡的事情發生,身為師兄,我還是勸你莫要太目中無人,否則就是想認輸,只怕也沒什么機會了。”
  聲音中,已是毫不掩飾地流露出一抹深深的威脅之意。
  陳汐神色平靜,仿似一切都無法動搖其做出的決定,嘴中只輕輕吐出兩個字:“不敢?”
  不敢?
  冷秋和龐舟神色頓時變得冰冷起來,雖然只是聊聊兩個字,但卻像一種無言的宣戰和挑釁,他們若再猶豫,那可真就成了沒膽的慫貨了。
  下一刻,兩人齊齊出動,從各自的擂臺上,躍上了陳汐的擂臺。
  見這兩尊人物,居然被激得出手了,在場所有人都張大了嘴巴,滿是震驚之色。
  至于兩人離開后所留下的空擂臺,卻是無人敢染指,或者說,這時候沒有心思去搶奪擂臺了,因為在場所有人的心神,全都被陳汐那一邊徹底吸引。
  這樣的局面,只會發生兩種結果。
  一,陳汐在瞬間被打垮,直接被淘汰出局。
  二,陳汐獨自一人力挽狂瀾,將所有參加峰試的東華峰弟子徹底擊潰。
  但很顯然,第二種結果出現的可能及其渺茫,反而第一種結果的出現,才是正常的,也是絕大多數人都這么認定的。
  畢竟,那東華峰弟子可足足四五十號,其中更有冷秋、龐舟這等早已成名的厲害人物,陳汐孤身一人,實力雖強,但雙拳難敵四手,又怎可能取勝?
  擂臺上,陳汐遙遙和東華峰一眾弟子對峙,這片廣闊的擂臺上已是充滿了肅殺之氣,令空氣都凝固,不敢近前。
  嗡!
  擂臺大陣啟動,巨大的基石,宏大的圍欄,全都釋放出古樸而浩瀚的波動,防止戰斗的余波沖擊出來。
  “殺!”
  祝東暴喝,連同其他十多名弟子,一起動手,一瞬間,各種武學沖霄,熾盛無比,猶如一座座沉寂的火山于此刻突然迸發,聲勢浩瀚兇厲之極。
  “殺!”
  另一側,再次有十余名弟子聯袂出手,道音轟鳴,神霞騰空,如驚濤駭浪般從一側夾擊陳汐。
  “殺!”
  ……
  一聲聲暴戾的大喝傳出,這些來自東華峰的弟子,一旦決定戰斗,竟全都出動,絲毫沒有因為對手是孤身一人而留情,相反,他們彼此之間配合默契,從每一個角度向陳汐進攻,絕不留出一絲可供對手喘息的機會。
  那等橫掃萬鈞,兇威滔天的聲勢,直看得在場眾人一個個驟然變色不已,呼吸都為之一窒。
  砰!
  就在這鋪天蓋地的攻勢下,陳汐的身影動了,矯健如龍,朝前邁出一步,這一步跨出,簡直就像神魔擂起的戰鼓,又像雷神暴怒的喝叱,驚天徹地,震得在場所有人耳膜都幾欲失聰。
  擂臺上,無形的音潮如龍吟,似虎咆,轟然擴散四周,有一種席卷天下,無堅不摧的可怖氣勢!
  在一道道震驚的目光注視下,那從四面八方鋪天蓋地而至的所有攻擊,居然全都被撕碎、沖垮、徹底潰散掉了!
  而造成這一切的,僅僅只是陳汐邁出的一步!女生文學www.booksrc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