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7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7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7)     

神箓61 木奎


  第二更!新的一卷開啟,大綱還有很多細節需要完善,今天就兩更,明天繼續三更,求收藏,紅票支持!
  ——
  山浪峰濤,層層疊疊。
  一座座高近萬丈的大山繚繞在云端之中,山勢或高或低,奇形怪狀,仿佛是沉默盤踞著的一頭頭遠古巨獸。
  此時正值黃昏,夕陽余暉傾瀉下如血光霞,染透云靄,那莽莽巍峨大山沐浴在夕陽下,勾勒出一幅波瀾壯闊的雄渾畫面。
  “發生了什么事情?”
  “這里又是哪里?”
  一處險峻足有萬丈的陡峭崖岸前,一個少年正在喃喃自語,他臉頰瘦削清雋,眉目之間疏闊剛毅,帶著一股堅韌如鐵的氣質,赫然便是陳汐。
  飄渺如棉的云朵飄散在崖岸之上,置身云海之中,山風呼嘯,吹得他衣袂獵獵作響,仿似下一刻便要乘風而去一樣。
  不過此刻的陳汐卻是眉頭緊皺,眼眸中盡是思索之色,“我明明記得仙府崩塌之際,自己在瘋狂逃亡,像一只亂頭蒼蠅一樣,差點以為就要身死其中,怎會一眨眼間就出現在這里?”
  “不用想了,有大能者撕裂虛空救了你們。”季禺悄然出現,立在云海崖畔之前,神情間也是涌現一抹驚疑之色。
  撕裂虛空?大能者?
  陳汐倒吸一口涼氣,他實在想象不出,究竟是何等境界的強者,才擁有撕裂虛空的恐怖手段。
  半響后,他才注意到一件事,季禺說的是‘你們’兩字,不言而喻,柴樂天和蘇嬌他們也同樣獲救了。
  “可是那位大能者為何要出手相助?”陳汐問道。
  季禺搖了搖頭,嘆息道:“我也想不明白,或許他恰巧路過,見你們瀕臨死地,便順手相助,也是替自己積累一場功德吧。”
  積累功德,可也未免太巧了點……
  陳汐想不出所以然,便即不再思索,喃喃嘆息道:“僥幸脫身,卻有置身在這重重大山之中,山脈一座挨著一座,竟似沒有盡頭一樣,也不知從哪里才能回到松煙城。”
  “若我所料不錯,這里應該是十萬里南蠻山脈的腹地,你看那里,妖氣沖霄,凝而不散,明顯盤踞著一頭氣焰滔天的大妖。”季禺伸手指向遠處一座巍峨直插云霄的山峰。
  陳汐心中一凜,抬眼朝著季禺所指方向望去,果然,在那極遠處的一處山峰上,繚繞著滾滾黑霧,猶如筆直如云的狼煙一般,凝而不散。
  妖獸踏足先天,雖能蛻化人形,但身上的妖氣卻是無法抹除,并且修為越深,妖氣便越濃。
  遠處那座山峰上凝聚的沖天妖氣無疑證明,那里盤踞著一頭實力極為厲害的大妖,至于其實力如何,哪怕是季禺也無法精準判斷,更遑論陳汐了。
  “嗯?”
  季禺似是察覺到什么,眉頭一凝,靜默片刻之后,方才舒展眉頭,神色恢復如常,搖頭說道:“看來你的確跑進了妖獸肆虐的險惡之地啊。”說著,身子一晃已是消失不見。
  “竟然……是……人類!”
  還不等陳汐想明白季禺話中的意思,猛地一聲粗獷的聲音在遠處響起,言辭生澀,似是剛學會說話不久。
  陳汐立著的地方乃是一處險峻山峰的山頂崖岸之側,云霞繚繞,身后則是崎嶇不平的一塊巖石地。
  此刻,正有一個容貌丑陋身材精悍的黑衣青年立在那里,一對碧油油的眼眸里毫不掩飾地釋放出狠戾殘忍之色。
  “先天境大妖?”
  陳汐曾在南蠻山地中斬殺過一頭頭先天境大妖,早已非吳下阿蒙,幾乎在一眼之間,就看出了這名黑衣青年的身份。
  “唔,果然是人類,我木奎修煉了近千年,還是第一次碰到人類,聽說人類的肉質鮮嫩可口,也不知是真是假。”
  自稱木奎的黑衣青年自顧自說道,越說越是亢奮,還是不是伸出猩紅的舌頭舔舐一下嘴巴,露出一口森寒鋒利的牙齒。
  “想吃我的肉?妖獸終究是妖獸,哪怕是蛻化成人形,也難以改變其骨子里的嗜血欲望啊。”
  陳汐搖了搖頭,當即腳尖一沓地面,踩著天龍八步,身子猶如俯沖而出的獵豹,朝黑衣青年木奎悍然襲去。
  木奎萬萬沒想到陳汐說動手就動手,略一晃神便已被陳汐近身襲來。
  砰!
  簡簡單單的一記轟拳砸出,瞬間把木奎擊飛出去,然而還不等他身體落體,陳汐再次蹂身而上,屈肘甩臂,拳頭如鉆朝下一捶。
  轟地一聲巨響,木奎直接被砸進堅硬的巖石地面,身體深深凹陷其中,嘴角更是淌出一股股殷紅血水來。
  刷!
  陳汐再次抬起拳頭。
  “別打了別打了,我認輸,求前輩饒命,饒命啊!”木奎驚恐大叫道,眼底深處卻是滑過一道殘忍憤怒之色。
  想蒙我?
  陳汐心中冷笑不已,根本不理會木奎的求饒,又是連續數十拳砸下,每一拳都都是全力擊出,直打得木奎血肉破綻,骨頭已不知斷了多少根。
  一時之間,整個山巔盡是木奎凄厲求饒的哀嚎聲,聲音凄慘無比,令人聞之動容。
  “現在,你可還要吃我的肉?”不久之后,陳汐看著地上已經奄奄一息的木奎,冷冷問道。
  他其實并非是鐵石心腸,對妖獸也沒到那種趕盡殺絕的地步,不過這木奎卻是狡詐之極,在第一次認輸時,明顯是裝出來的,卻騙要蒙騙陳汐,若不把它打得打心眼里產生畏懼之心,說不定還發生什么事情呢。
  妖獸的世界其實比人類更為赤裸裸,從骨子里就一直奉行著強者為尊的生存法則,誰的拳頭大誰就說了算,根本就不講任何情理。
  “不敢了,不敢了,小的有眼不識泰山,還望前輩恕罪。”
  木奎語氣中透著敬畏和恐懼,他的臉頰被陳汐打的紅腫一片,本就丑陋的容顏顯得愈發慘不忍睹了。
  “好,我問你一些事情,若你能答的令我滿意,我就放過你,嗯,你先起來吧。”陳汐負手說道。
  “一定一定,小的保證知無不言,言無不知,務必令前輩滿意。”木奎強自掙扎著從地面上站起身子,強忍著渾身的劇痛連連點頭。
  “這里是哪里?”
  “回稟前輩,這里是南蠻之地十萬大山之中。此山名為抱月,乃是我修煉的所在。”木奎果然是知無不言,回答得異常干脆。
  “哦,你可知如何走出這里?”陳汐神色不動,繼續問道,令人看不出其內心真實想法。
  這副樣子落入木奎眼中就顯得高深莫測起來,心中愈發認定陳汐是一名誤闖此地的人類強者。
  不過陳汐的第二個問題,還是令木奎不由一呆,怔怔道:“前輩怎么來的,自己不知道嗎?”
  陳汐嗯了一聲。聲音中的不滿嚇得木奎激靈靈打了個寒顫,可還是一臉為難答道:“前輩,小的自幼在此修行,千年來根本不曾離開抱月山萬里之地,這個問題小的也是無法回答。”
  “好了,你走吧。”陳汐沉思片刻,揮了揮手。
  木奎不禁又是一愣,就這么輕易地放自己走了?他有點不敢相信,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是好。
  便在這時——
  一道雄渾沉悶如擂大鼓的聲音從山腳下傳來,“木奎小兒,我今天一定要殺了你不可,趕緊給你爺爺我滾出來!”
  聲音之大,隆隆炸響在整座抱月山上下。
  “完了,厲虎這家伙又來了……”木奎面色驟然一變,變得慘然無比,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樣。
  陳汐不由好奇道:“這家伙很厲害?”
  木奎有氣無力苦笑道:“跟我不相上下,可是我現在這種狀態,還哪里是他的對手?唉,若非剛才前輩……”
  “你是在怨我打傷了你?”陳汐冷冷打斷道。
  木奎悚然一驚,這才意識到身邊這位可是比厲虎更狠辣的角色,當即連忙解釋道:“前輩息怒,小的絕沒有這個意思,絕沒有!”
  “那厲虎為何要殺你?”陳汐只是嚇他一下罷了,見他如此溫馴,倒也不忍再令他難受。
  “還不是為了搶奪我的修煉洞府。”
  木奎咬牙說道,“前輩實不相瞞,小的洞府內有著一截極品靈脈,那厲虎也不知從哪里得到消息,便要霸占我的洞府,令我再無棲身之地。”
  “為何要告訴我這些,難道就不怕被我搶了?”陳汐大有深意地看了木奎一眼。
  木奎也知道自己的小心思瞞不過陳汐,痛快答道:“只要前輩能幫我殺了厲虎,這座修煉洞府送給前輩也是無妨。”
  “那你呢?”陳汐步步逼問。
  木奎砰地一聲跪倒在地,磕頭不已,大聲道:“我愿跟隨在前輩身前,成為前輩膝下靈獸,一輩子服侍前輩左右。”
  陳汐反倒是一呆,萬萬沒想到木奎竟會做出如此犧牲。
  妖獸認主,便即等于立下了天道心誓,一輩子只能跟隨在其主人身后,生死完全操縱于其主人之手,非特殊情況下,沒有哪個靈獸心甘情愿地這么做。
  “木奎小兒,你躲不掉的,趕快給我現身受死!”
  沉悶雄厚的聲音再次轟隆隆響起,在抱月山山腰附近,一道火紅的身影正在朝山頂狂奔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