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6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6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6)     

神箓614 種子弟子

感謝兄弟“回首又見她”“zhenjun7256”的打賞捧場支持和投出的寶貴月票!
  ————
  冥濤萬浪掌,來自蓮臺秘境中的巔峰級道法,乃是混沌神蓮扎根幽冥之地,從滔滔血河中所汲取的大道奧義。
  所謂幽冥有河,洗人心,消罪愆,萬浪如潮,鬼神莫之能抗!而這冥濤萬浪掌中所蘊含的大道力量,就來自幽冥輪回,六道地獄之中!
  如果換做其他人,或許只能參悟出冥濤萬浪掌的皮毛,無法得到其精髓,畢竟,人鬼殊途,幽冥中的奧義,極少有人間界修士能夠參悟掌控。
  但陳汐不同,他所掌握的彼岸、沉淪兩種大道奧義,皆都來自于六道輪回之中,以此施展冥濤萬浪掌,威力絕非尋常可比。
  轟隆隆!
  陳汐這一掌拍出,萬千掌影巨浪中,驟然涌現出一片花海異象,鮮紅如血,傾滿天地,遠遠望去就像用鮮血鋪滿的地毯,橫亙蒼穹,通向罪惡末途的地獄。
  彼岸道意——火照之路!
  那觸目驚心的赤紅花朵,是幽冥地獄中赫赫有名的曼珠沙華,又叫做彼岸花,如火,如血,代表著災難、分離、死亡。
  傳說人間生靈死后,靈魂就是在彼岸花的指引下,方能進入幽冥地獄,重歸六道輪回。
  “嗯?居然是彼岸道意!這家伙從哪里修來的這等罕見大道奧義?!”遠處,烈鵬臉色驟變,眸中泛起一抹冷芒,驚疑不定。
  達到他這等境界,對仙界、人間界、幽冥地獄的認知,遠非尋常人可比,自是一眼就看出,陳汐這一掌之中,竟打出了屬于幽冥地獄中的大道奧義!
  另一側,岳池同樣面露驚容,須飛揚,“彼岸道意,荒古時期幽冥大帝掌控的三種大道之一,這小子又是從哪里學來的?”
  轟!
  擂臺上,陳汐和冷秋、龐舟的攻擊,終于正面相交,若暴雷驚世,颶風火海與驚濤掌影同時爆綻,這個地方像是有一輪烈日炸碎了,波瀾洶涌,久久方才彌散。
  旋即,一副震撼人心的畫面出現在眾人視野中。
  冷秋和龐舟兩人,重傷咳血,腳踏擂臺邊緣,粗重喘息著,身影搖搖欲墜,竟只差一步就會被震飛出擂臺。
  而另一側,陳汐衣衫獵獵,腰桿筆直,一副完好無損的模樣,只是臉色蒼白幾欲透明,雖不曾受傷,但也是消耗甚巨。
  戰斗到這一步,局勢早已進入白熱化的最后階段,這時候,或許僅僅只是一招,就將分出最后的勝負!
  不過從眼前的形勢來看,冷秋和龐舟明顯要吃虧不少,因為他們儼然已身受重傷了……
  這一刻,真武峰上下齊齊寂靜無聲,落針可聞,氣氛沉悶寂靜的可怕。
  所有人都屏息凝神,忘了呼吸,目光死死盯著擂臺之上,望著那三道宛如少年至尊般的身影,唯恐錯過任何一個細節。
  “哈哈哈,陳汐,你可真是大言不慚啊!這一擊,我和冷秋師兄可依然站在擂臺上,并不曾落敗!”
  就在這一片寂靜中,龐舟猛地仰天大笑起來,聲音已是沙啞一片,他想起之前,陳汐曾說要將他們轟出擂臺,可現在,他們可都好好站在擂臺上,并未落敗!
  冷秋漠然,白衣染血,殷紅一片,只是目光中同樣也露出不屈不撓之色,決然森戾,鹿死誰手,尚未可知,他同樣也不會就此放棄。
  這兩人,倒也的確不愧是五大真傳弟子,名聲斐然,光是這份對戰斗的執著,就足以表明其道心有何等磐固了。
  同樣,他們能夠達到今天這般成就,也決非浪得虛名。
  “哦,是么?”
  對面,陳汐唇邊泛起一絲冷然,腰桿猛地一挺,轟的一聲,周圍天地氣流驟變,化作一片渾濁昏黃的大海,橫亙天地,濁浪滔滔,無邊無垠。
  與此同時,一股無與倫比的鎮壓之力,從大海中轟涌而出,洶涌咆哮,仿似有無數的神靈在吶喊“沉淪!”“沉淪!”,仿似要把整個蒼穹都鎮壓在這片大海汪洋之中。
  砰!砰!
  冷秋和龐舟猝不及防之下,瞬間就被卷入那渾濁大海,而后被轟飛出擂臺,簡直沒有任何掙扎的余力,就直接墜地吐血不止。
  這個變數生太快,誰都沒有想到,到了這個時候,陳汐居然還留有余力,只是心意一動,就牽動周天氣機,將冷秋二人徹底震飛出擂臺。
  “沉淪大道,果然,又是一種幽冥地獄的大道奧義!”烈鵬臉色再次一變,想起了荒古前一尊睥睨三界的大人物,心神都搖曳悸動不已。
  “彼岸、沉淪……他是否還掌握了傳說中令諸神忌憚無比的……終結奧義?”岳池眸光頻頻閃爍,望向陳汐的目光中,已帶上一抹異樣之色,似驚詫,似貪婪,似疑惑,似不敢置信,復雜之極。
  不過,當他見到被擊敗落地的冷秋和龐舟時,腦海中的雜念頓時被一股極度的憤怒所取代。
  自己苦心孤詣準備這么長時間,布下重重后手,居然仍舊沒能將陳汐拉下馬,這個結果令他憋悶得差點都吐出血來。
  “輸了,冷秋和龐舟兩位師兄竟然輸了……”
  “可怕,實在太可怕,陳汐師兄才只剛進入宗派不到三個月的時間,如今,竟然已一己之力橫掃所有東華峰弟子,這等實力,足以問鼎四大真傳山峰了!”
  “我甚至懷疑,如果安薇師姐登臺,又會否是陳汐師兄的對手?”
  短暫的沉寂之后,真武峰上下,頓時爆出一片嘩然聲,聲浪沸天,響徹九霄云外,有人在為冷秋等人惋惜,也有人在為陳汐而歡喜,氣氛一下子沸騰火爆到了極致。
  擂臺前,冷秋和龐舟二人掙扎著站了起來,目光望著擂臺上孑然而立的陳汐,透著一股不甘之色。
  可兩人都清楚,如今已經晚了,他們已被轟出擂臺,徹底被淘汰掉,即便再次站起來,也再沒有可能去挑戰擂臺上的陳汐。
  “想不到,我九華劍派竟出了這等人物……”冷秋深吸一口氣,搖了搖頭,轉身離開,倒也磊落瀟灑。
  “陳汐師弟,我等雖敗了,可接下來……”龐舟目光一掃遠處的南華峰和北華峰弟子,笑道,“希望你能夠堅持到最后,奪得一個種子弟子的名額。”
  意思不言而喻,峰試到此并不算完,因為除了他們東華峰弟子,還有南華峰、北華峰的弟子,你陳汐如今已瀕臨筋疲力盡邊緣,可別被一個無名之輩趁機轟出擂臺了。
  陳汐淡淡一笑,卻是并不多說什么。
  他自然明白龐舟話中意味,不過,他并不畏懼,因為他除了是一名煉氣士之外,可還是一位煉體者!
  ——
  ps:先寫到這里吧,鞭炮聲太吵,家里人長輩晚輩一大堆,鬧得不得了,實在靜不下心來碼字了。剛才算了一下字數,一個月,近21萬字,沒有斷更,在這年關最忙碌的時候,自己感覺都像一個不可能完成的奇跡。
  當然,雖然和之前幾個月的更新沒法比,但這已經是我的極限了,恬不知恥的說一句,年關將近,很多作者其實都斷更過年了的……所以,看在俺筆耕不輟的努力份兒上,可不可以厚著臉皮向大家求一下票票?
  最后,大年除夕夜,祝福大家開開心心,團團圓圓,每個人都有紅包拿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