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9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9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9)     

神箓615 仙石

包括冷秋、龐舟、杜軒三人在內的東華峰所有參加峰試的弟子被橫掃,全部淘汰!而做到這一切的,只是陳汐一個人!
  這一幕,震驚真武峰上下,無論是那些內外門弟子,還是其他真傳弟子,皆都議論紛紛,炸開了鍋,像目睹一個前所未有的奇跡誕生,給人心靈以深深的震撼。
  沒有誰能夠想到,這個剛加入宗派不到三個月的新人,竟然能做到這一步!
  真武峰之巔,平臺之上。
  東華峰參加試煉的弟子已經退出,只剩下南華峰和北華峰的弟子站立其中,望著那擂臺上的陳汐,以及另一側空蕩蕩的兩個擂臺,沒有人說話。
  氣氛有些詭異。
  那兩個空出來的擂臺,原本是屬于冷秋和龐舟的,不過,他們二人如今都已被淘汰,所以成了無主之物。
  而陳汐,歷經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戰,從外表來看,也已差不多瀕臨筋疲力盡的邊緣,似乎……只要再有一人前往挑戰,就能將其擊敗了。
  換句話說,峰試進行到這里,隨著那冷秋、龐舟的黯然退出,隨著陳汐體能的劇烈消耗,無形中,似乎給平臺前的參賽弟子空出了更多的機會!
  甚至,只要牢牢抓住這種機會,就可以獲得一個名額,成為一名種子弟子!
  這在之前,絕對是所有人不敢想象的,畢竟,每一屆的峰試,五個種子弟子的名額,幾乎都是給五大真傳弟子準備的,罕有其他人能夠染指。
  然而如今卻不同了,兩個擂臺空出來,另外一個擂臺上,還有一個猛人也似乎因為消耗過度,再經不起一戰。
  一下子,似乎多出了三個名額可以競奪!
  這也令得那些還未曾登臨擂臺挑戰的弟子,心中皆禁不住蠢蠢欲動起來,呼吸也變得急促了許多。
  “這個擂臺,我占了!”
  便在這略顯詭異沉悶的氣氛中,一道火紅的倩影倏然騰起,若一道火虹,瞬息已出現在其中一座擂臺上。
  她一襲火紅裙裳,秀發披散,面孔清稚妍麗,肌膚晶瑩潔白如羊脂玉,身段高挑曼妙,靚麗迷人,正是北華峰女弟子安珂。
  她所站立的擂臺,恰好毗鄰其姐姐安薇,姐妹倆雙雙立在各自擂臺上,容貌絕美,氣質各有千秋,形成了一道美麗的風景線。
  不過,平臺前的一眾弟子可沒心思去觀賞,反而心情變得有些糟糕。
  安珂的實力也算一流,雖無法和其姐姐相比,但在四大山峰的真傳弟子中,也是數一數二的存在,再加上其姐姐又是真傳弟子第一人,冠絕群倫,此時見到她出現在擂臺上,誰還有心思去挑戰她了?
  萬一因此得罪了安薇怎么辦?
  哪怕就是冒著得罪安薇的風險,前往挑戰,也很少人敢說就一定能將安珂擊敗了。
  所以,眾人一下子就明白過來,這座擂臺,必然已是屬于安珂的無疑,就是前往挑戰,只怕也難以扭轉局面。
  唰!
  就在眾人因為安珂的出現微微一愣神的那一剎那,又是一道身影掠去,朝那另一座空出來的擂臺掠去。
  這是南華峰的一名弟子,名叫車潯,來自荒古萬族中的夔虎一族,神魔煉體者,涅槃圓滿境修為,實力也是頗為剽悍。
  不過,見到車潯出現,眾人皆都暗松了口氣,這家伙的實力的確不俗,但并不像安珂那樣,還有一位強大的姐姐為依仗,并且眾人自認自己的實力并不遜色于車潯多少,所以已有不少人做好了去挑戰車潯的準備了。
  而另外有些人,則把目光投向了陳汐,神色猶疑不定,既想擊敗陳汐奪下擂臺,又擔心遭受到陳汐最后的反擊,反而把自己給淘汰掉了。
  面對這些目光,陳汐只是平靜立著,不言不語,從容不迫,沒有任何的緊張。
  “你們不是陳汐師弟的對手,莫忘了,他和我們一樣,還是一名煉體者。”便在這時,那另一座擂臺上,慣常沉默寡言的夏毅,突然目光一掃平臺前的南華峰弟子,開口說道。
  那些南華峰弟子約莫有二十余人,清一色都是神魔煉體者,聞言皆都是暗自一驚,這才猛地想起,傳聞中,陳汐在三個月前戰敗杜軒時,的確用的是煉體功法……
  若真如此的話,此時擂臺上的陳汐,即便真元枯竭,無法短時間內恢復,但他卻是可以用巫力為戰的!
  一想到這,一些南華峰弟子頓時熄滅了去挑戰陳汐的念頭,而是把目光望向了車潯所在的擂臺。
  不過,仍舊有一小撮南華峰弟子不服氣,對夏毅的話置若罔聞,依舊執意要在自己最擅長的煉體流上,去擊敗陳汐,奪得擂臺。
  “你們若是想去挑戰陳汐師弟,最好還是做好失敗的心理準備。”這時候,安薇也突然輕聲說道,聲音軟糯清冽,悅耳叮咚。
  說話的對象是那些北華峰的女弟子,她對陳汐的實力極為清楚,知道憑借《神諦之眼》這等神通,自己那些師妹們,注定占不到任何便宜。
  那些女弟子一怔,面面相覷,最終都選擇了聽取大師姐安薇的話,徹底熄了去挑戰陳汐的心思。
  相較而言,她們北華峰此次的收獲已經超出預期了,安薇、安珂皆都來自她們北華峰,若是都能成為一名種子弟子,她們也是與有榮焉。
  唰!
  一名南華峰的弟子最終還是沒能忍住心中渴望,下一刻,已是登臨陳汐的擂臺上,抱拳說道:“在下南華峰弟子謝奉,請陳汐師弟賜教。”
  謝奉相貌魁梧,面容剛毅,自身煉體修為也在涅槃圓滿境界,此時端立擂臺上,神色坦蕩,氣度沉凝,倒也頗為不凡。
  “謝奉師兄,請。”
  陳汐點頭道,下一刻,他周身血氣轟鳴,巫力倏然澎湃而起,釋放出一股蒼涼、神秘、磅礴之極的浩瀚氣勢。
  轟!
  見此,那謝奉眼眸一瞇,不過卻并不畏懼,而是踏步上前,出拳如龍,挾帶一股摧山裂海的氣魄,碾碎虛空,直接朝陳汐砸來。
  這一拳,剛勁直接,古樸厚重,一拳擊出,簡直如驚龍擺尾,籠罩八方,虛空中都發出龍象巨吼之音,震懾心魄。
  面對這一擊,陳汐身影晃動,握掌成拳,噴涌雷暴漩渦,若一道驚雷閃電劈下,直接和謝奉硬碰硬。
  砰!
  一聲悶響,氣流擴散,若海嘯地震崩發,那謝奉的身影不受控制地蹬蹬蹬朝后倒退出十余步,被震得右臂發麻,胸口都急劇起伏起來。
  再看陳汐,卻是立在原地,巋然不動,神色從容不迫,氣勢卻是愈發磅礴,宛如一尊無法撼動的巍峨大山,予人以強烈的壓迫感。
  只這一擊,就高下立判!
  能夠參加峰試的弟子,沒一個蠢物,相反一個比一個強大,目光毒辣,自是清晰判斷出,那謝奉絕非是陳汐的對手了。
  尤為令那些南華峰弟子吃驚的是,陳汐的煉體功法,竟然精純渾厚到了極致,比他們這些專修神魔煉體流的都要強悍三分!
  怪胎啊!
  煉氣修為都如此可怖,連煉體功法也都不逞多讓,這如何不讓人震驚?
  他們皆清楚,世間兼修煉體、煉氣的修士也大有人在,可能夠像陳汐這般,做到兩樣都出類拔萃的,卻是少之又少,萬中無一!
  “陳汐師弟,我不是你的對手。”謝奉臉色變幻不定,最終苦澀一笑,抱拳認輸。通過這一擊,令他清楚明白了和陳汐之間的差距,再戰下去,也是徒然。
  “承讓了。”陳汐遙遙抱拳。
  這一下,頓時讓那些本欲要挑戰陳汐的弟子熄滅了心思,轉而把目標放在了車潯身上。
  ……
  接下來的戰斗,與之前相比,明顯要枯燥寡味許多,陳汐、安薇、安珂、夏毅立在擂臺上,無一人挑戰,顯得冷清之極。
  而在車潯的擂臺上,卻不乏挑戰者,頻繁替換擂主,直至最后,終于被一個名叫余澤的南華峰弟子給霸占擂臺,贏得最后的勝利。
  至此,峰試結束。
  而陳汐、安薇、安珂、夏毅、余澤五人,自然無可置疑地獲得了成為種子弟子的名額。
  其實相較而言,在這五人中,那安珂、余澤的實力,都要比冷秋、龐舟、杜軒三人要稍差一些,可惜的是,冷秋他們挑戰陳汐而敗,導致最終喪失了成為種子弟子的名額,令人扼腕嘆息。
  或許,這就叫因果循環,報應不爽,正因為他們欲要對陳汐不利,才會最終釀成了這樣一種惡果。
  “安薇、安珂、夏毅、余澤、陳汐,你們五人隨我來吧,神華峰的一些長老,要見一見你們這些新晉級的種子弟子,而后為你們安排潛修之地。”
  峰試結束后,掌管刑罰的烈鵬長老,將陳汐等五人召喚了過來,叮囑了一番,便即帶著他們朝神華峰飛掠而去。
  “真是混賬啊!不過,這次倒也算略有收獲,起碼知道陳汐這小子身上,居然還有來自幽冥之地的彼岸、沉淪這等大道奧義……”
  望著他們離開,長老岳池的臉色顯得陰沉無比,眸子中冷光閃爍,也不知想起了什么,到得最后,唇邊竟泛起一抹若有若無的詭秘笑容。
  “小子,這只是剛開始,可不算完,若是我把這個消息透露給魔門六脈,再加上天衍道宗的冰釋天的話……呵呵……”
  ——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