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8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8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18)     

神箓619 玄煌靈脈

水藍色的道袍,烏黑而濃密的頭發,面容溫潤俊美,眉宇略帶凌厲之色,全身沒什么裝飾,非常整潔,像一個濁世翩翩佳公子。
  但其一對眸子,卻涌動白金盛光,燦然生輝,如刀似劍,投出一股仿佛能破除一切邪魔障礙,切割萬物的鋒利感。
  這對眸子太過可怖,異象紛呈,令人不敢逼視。
  這便是云野,一位種子弟子中的厲害人物,他天生異象,那一對眼瞳名為“白帝金瞳”,比起云空風氏的弟子風劍白所擁有的“魅影邪瞳”要更勝出一籌。
  傳聞,擁有“白帝金瞳”之人,天生能夠操縱天地的金之大道,切割萬物,斬破孽障,修煉起來的速度也比一般修士快出十倍百倍。
  但最吸引陳汐目光的,卻是云野背上背負的那一口道劍,長二尺,寬三指,通體赤青色,表面密布著無數玄奧符文,散發出一股古樸荒涼的氣息。
  劍在匣中,若龍蟄于深淵,雖未曾出鞘,但從劍身上所散出的一絲氣息,卻令陳汐都能感覺到,這絕對是一件神兵利器,威力必然不在半仙器之下!
  敢這么肆無忌憚地背負著一口神兵利器出現,毫不忌諱是否會引起其他人的覬覦,只能說明,這云野對自己的實力極其自信,骨子里也是一個驕傲自負之極的強橫人物。
  “竟然是云野師兄?他不是前往幽玄海執行任務了么?”
  “幽玄魔海,浩渺無邊,是魔門六脈之一幽玄魔宗的盤踞之地,那里有著無數窮兇極惡的魔頭,縱橫一方,禍害各地。云野師兄領取了誅殺幽玄十八大盜的任務,這才剛過去一個多月,居然已回到宗派,難道他已完成任務了嗎?”
  “幽玄十八大盜,一個個惡貫滿盈,十多年前,毒害了咱們九華劍派數位種子弟子,一直派人追殺,但都沒有成功,這次云野師兄他孤身一人前往,轉戰數十萬里地域,他如今既然安然回來,必然是已完成任務了。”
  不斷有一些種子弟子進入青云大殿中,見到云野出現此地,皆都震驚不已,低聲議論起來。
  青云大殿是神華峰上,專職管轄種子弟子的一個大殿,不僅幫新晉級的種子弟子安排修行之地和日常福利,同時也派發任務,由種子弟子來領取。
  甚至,一些隱居在神華峰上的輩分嚇人的老怪物,也常會選擇青云大殿為道壇,為眾弟子講經解惑,傳授妙法。
  “云野?你如此快就回來了,你可是擊殺了幽玄十八大盜?”
  幾個青云大殿的長老見到云野出現,也都一個個走了出來,目光中隱隱都帶一絲欣喜之色。
  “此事稍后再說,我只想知道,剛才,是誰擊傷了熊師弟?”云野朝極為長老點了點頭,態度甚至有著一絲倨傲。
  不過,那些長老卻渾都不在意,像云野這等種子弟子,地位和身份皆都極為尊崇,深受一些老怪物的賞識,他們即便都是長老,也沒誰敢把他當做晚輩看待了。
  唰!
  下一刻,大殿中的一些目光,幾乎都落在了陳汐身上,神色略帶古怪戲謔之色。
  他們之中大都目睹了之前陳汐擊垮“熊師兄”的一幕幕,見云野此時要替“熊師兄”出頭,興師問罪,自然樂得看一場好戲。
  “是你?”云野眸光開闔,若兩輪白金曜日閃爍,冷冷望向了陳汐。
  嗤啦!
  虛空碎裂,陳汐頓時就感覺到一股凌厲森然之極的氣流,籠罩而至,自己就好像被成千上萬柄利劍指著,渾身上下的皮膚都有一種被利刃切割的感覺。
  這僅僅只是一道目光而已,就有如此威勢!
  “這便是擁有‘白帝金瞳’之人的威勢么,果然厲害,比冷秋、龐舟等人都要強勢許多……”
  陳汐體內混洞世界稍一運轉,一股沛然的氣流涌遍全身,頓時就將全身那一股被切割似的感覺消除掉,神色如常。
  從這云野的表現中,讓他也明白,種子弟子的厲害,絕對不是自己之前所遇見的真傳弟子可比,絕對是一個比一個強,一個比一個可怕,自己想要在此立足,還真得謹慎一些了。
  “嗯?”見陳汐居然能輕松化解了自己的威勢,云野不禁微微一怔,旋即淡然說道:“你是剛晉級的新人?叫什么名字?”
  “陳汐。”陳汐答道,從容不迫。
  “和往屆的新人相比,你的表現的確很不錯。”云野說道,“起碼面對我說話時,還能保持鎮定,不像其他人那般,都沒膽量和我對視。”
  聲音雖然很平淡,但那種慢條斯理的口吻,理所當然的神態,以及那不經意顯露出的高高在上的姿態,卻將其狂傲自負的性情表現得淋漓盡致。
  “你我都是種子弟子,平起平坐,只是和你對視而已,又有什么值得大驚小怪的?”陳汐聞言,也不由一陣無語,這些種子弟子果然是一個比一個狂,都囂張到骨子里了。
  “哼!鎮定是一回事,可太過驕狂了,對你的成長可不利!”
  云野眼眸一瞇,寒光乍現,瞳孔中暴涌出縷縷熾烈白金圣光,讓他整個人的氣勢陡然拔高起來,如矗立天地之間的一柄巨劍,鋒芒畢露,不可撼動。
  轟隆!
  周圍虛空受到他這一股氣勢的逼迫,陡然發出一聲爆碎的轟鳴聲,像被萬千刀劍給硬生生劈碎了般。
  立刻之間,陳汐就感覺自己像置身在一片黑暗煉獄,處處都是鋒利森然的刀光劍雨,似要將自己徹底鎮殺一般,給人以強烈的壓抑感。
  “我陳汐驕狂不驕狂,可不是你說了算!”
  陳汐衣衫獵獵,腳步上前一踏,一股凜冽殺意如寒流蓬發,朝四面洶涌,直接將身體周身那無窮森寒威勢摧毀、絞碎、磨滅一空。
  云野的“白帝金瞳”釋放出的威壓雖然厲害,但又怎可能是陳汐所掌握的“殺戮道意”的對手?
  要知道,殺戮道意乃是本源大道,最具殺伐,以前陳汐根本就沒發揮其威勢,就像明珠暗藏般,不曾展露鋒芒。
  而如今則不同了,他以“符道”統馭周身諸多大道奧義,化殺戮道意為“乂”字符號,一撇一捺之間,將殺戮道意所具備的殺意發揮得淋漓盡致。
  以此來滅殺掉云野所釋放的威壓,簡直就是不費吹灰之力。
  當然,這僅僅只是兩人威勢之間的對碰,并不能代表云野的實力就不如陳汐了。
  “好!”
  云野見此,從嘴中冷冷吐出一個字,看似是稱贊,但卻是殺機森森,寒流涌動,令人瞬間就明白,他只怕已動了真怒。
  “陳汐,你剛進入神華峰,大概還不知道我云野的手段,所以才敢對我如此不敬。”云野瞳孔中白金圣光翻滾不休,若萬劍齊舞,森然無匹,聲音更是如刀子般寒冷刺骨,直刺人心,令周圍空氣都仿似變得冰冷起來。
  “人敬我一尺,我還人一丈,你和我一樣,只是種子弟子,又不是師門長輩,我為何要敬重于你?”陳汐淡然說道。
  “好骨氣!好氣魄!那我現在就讓你知道,你為何要敬重于我!”云野撫掌大笑,周身卻是金光沸騰,瞳孔中異象紛呈,似乎要立刻就動手。
  “好了,云野、陳汐、你們二人各自退一步,這青云大殿內,可是禁止動武的。”
  就在兩人針鋒相對,云野準備出手,把陳汐狠狠收拾一番,打得半死的時候,那旁邊的一位長老突然開口說道。
  這位長老,一襲灰袍,鶴發童顏,仙風道骨,周身流動著一股晦澀的仙靈之力,氣息如淵如海,深不可測,顯然也是一尊地仙老祖級的大人物。
  見他出面制止,青云大殿內那些準備看一出好戲的弟子皆都露出失望之色,不過他們倒也知道,青云大殿內,的確是禁制弟子大動干戈的。
  當然,出了青云大殿,這個規矩就會作廢,到那時,只要不被打死,別說是這些長老,就連隱居在神華峰上的老怪物們,也都懶得去管。
  “哼,真是掃興!”云野冷哼一聲,隨后一拋,一串血淋淋的人頭,滾落地面,仔細一數,居然有十八個之多。
  “幽玄十八大盜的人頭!”
  “老天,云野師兄真的完成任務了,他孤身一人,就誅殺掉了十八個惡貫滿盈的冥化境大魔頭!”
  “厲害,不出一日,只怕這件事會轟動咱們整個九華劍派!而云野師兄的名聲也注定將如日中天,揚名天下!”
  當看清那滿地的頭顱模樣,在場一眾弟子頓時嘩然起來,皆都震驚不已,顯然沒想到,云野居然真的完成了這個危險之極的任務。
  “這是幽玄海十八大盜的人頭,任務我已完成了,獎勵和酬勞,請諸位長老派人送到我的洞府中就行了。”
  聽著四周的嘩然震驚聲,云野唇邊不禁露出一抹矜持之色,旋即目光落在陳汐身上,冷冷一笑,指著地上那十八顆人頭,說道,“瞧,那就是對我云野不敬的下場!陳汐,你今日剛進入神華峰,我身為師兄,自不會為難你一個新人,不過以后你可要小心點!”